第一百九十五章 雖遲蛋到

第一百九十五章 雖遲蛋到

這一瞬間,李閱隱約發現斗獸場的空間似有震動,而這種震動……與上層初見祭壇時的破碎極為類似!

【欺瞞……】

曼德納果然發動了欺瞞,李閱依舊是晚一步察覺。

一晃神間,李閱見到了豺狼人營地附近的景象,愕然發現……那洞口皆是荒土!斗獸場的荒土!

真火傾瀉到了荒土之上,燒熟了一隻真正的野豬,散發著香氣……

聯想起曼德納的「換位」欺瞞,李閱不由得猜測曼德納直接將禁忌森林的一部分……摺疊到了斗獸場?

誤會了,格局不小——李閱是帶惡魔之子參戰,曼德納則直接把主場搬了過來?

接下來洞口荒土與場間森林微微重合,野豬顯形,正是心靈豺狼人曼德納——鬃毛也化為了欺瞞之杖,被老豺狼人捏在手中,老豺狼人即將掙脫影影的束縛,只需後退一步,便能退到豺狼人營地的洞口。

唯一的好消息是,骨劍的死氣纏繞著曼德納的大腿,依舊不斷擴散;只不過在曼德納邁出退向洞口的那一步時忽然收斂,逐漸有變淡的跡象。

逃?

顯然,如果被曼德納退出了這一步,凋零之刺的效果也即將結束——接下來,曼德納可以選擇回到斗獸場參戰,或者深藏洞中,不再給李閱下一個殺死他的機會。

好強的惡魔遺物……

「扔蛋……」李閱只來得及向影影傳出這麼一個意念。

同樣的空間破碎,李閱選擇同樣的處理方式,只看蛋蛋能不能心領神會。

而曼德納可以交換空間,影影也一樣可以像禁忌森林那樣,於一剎那把蛋蛋送到老豺狼人身邊——李閱心想……這也是一種雖遲蛋到。

「一個都別想走!」蛋蛋早就經歷過一次,定海神針一般出現在了曼德納身邊,在經受風雷與真火洗禮的同時,牢牢壓住了空間的破碎。

【嗯?】

終於有一次,李閱即時收到了曼德納的心緒。

他慌了?

【他們……與布迪博格是一起的……惡魔之子!】

【惡意+7444】

而另一側,豺狼人首領的狼牙棒與加拉瑞克的八棱棍再度相交,發出爆響的同時,也震裂了布迪博格的那一副殺戮海蝶。

深褐色的腦靈滴溜溜從石貝殼中掉了出來,腦溝抽搐著到處逃竄……

可奇怪的是,沒有任何一隻殺戮海蝶前去營救,就彷彿那是一隻最普通的腦靈一樣。

【布迪博格……那是布迪博格……嗎……難道……是這個?】

曼德納無法理解腦靈們的行動——明明所有的腦靈都承認那是布迪博格,可卻沒有營救,這隻能說明……布迪博格已經不再是藏書庫的主人!

而當曼德納把目光移到面前那顆不羈的骷髏頭上時,才隱約明白這一戰的主導者是誰。

這只是電光火石之間心靈豺狼人的心念電轉,此刻知道選錯了對手的他,除了保命之外已經沒辦法再做他想。

【沒辦法了……只好……欺瞞……死神……】

即便把禁忌森林的一角搬到了斗獸場,曼德納也沒有辦法找到任何一個幫手,只能獨自面對不斷席捲而來的死氣,爆發最後的力量——欺瞞之杖再一閃爍,曼德納褪去了豺狼人的皮囊,在一瞬間骨骼畢現,就像是換了一個物種。

可李閱骨劍在手,第一時間動用虛位權柄壓制住了這種變化——即便李閱分辨不出誰是死神,但骨劍知道。

「你選錯了欺瞞對象……」李閱傳念,

章魚觸手包裹全臉,以防曼德納魚死網破,同時手上加勁,骨劍刺透了心靈豺狼人的大腿!

【骷髏……權柄……斯科爾瑞克!】

【腦靈成了骷髏的奴隸……嗎……】

【惡意+5444】

這是曼德納最後的念頭——緊接著,就是死氣蔓延至這位心靈豺狼人的全身,一步步完成對他的吞噬和分解。

「沒有辦法欺瞞死神哈?」李閱咯咯一笑,收下了這份惡意,再加上豺狼人一家的惡意。

【擊殺高階惡魔……】

在惡魔圖鑑的提示中,曼德納充分凋零,逐漸生成析出物;李閱變換頭上觸手的角度,擴大了風雷與真火的籠罩範圍,盡量不讓其他豺狼人打擾。

蛋蛋也在裡面洗了一個歡脫的澡,知道接下來就隨便殺了。

這些都只是短短時間內鬥獸場內發生的變化——觀眾們只看到影子中突然出現了一顆蛋,野豬就變成了一隻佝僂著背的老豺狼人,然後在一片雷火交加中死去。

老豺狼人死去后,場間的林木也重新化為荒土,還帶來了一隻香噴噴的烤野豬——欺瞞之杖的法術效果消散。

李閱抓緊時間,帶著骨貝殼一同「咬」向曼德納,在殺死他的同時,連帶著也要將欺瞞之杖和他掉落的材料收入囊中。

可就在這時,異變突生——那一直被曼德納披在身後的人皮……猛然竄出了風雷的籠罩範圍,飄向了荒土上一個不起眼的人類!

影影則在一瞬控制再加上轉移蛋蛋后陷入了沉默,無法幫助李閱定格人皮。

李閱知道,那是豺狼人騙徒瑪斯納,那位有著「怪人的皮」掉落的瑪斯納——人皮是他的?發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戰鬥也終於進入了白熱化的正面階段,加拉瑞克與豺狼人首領打得乒乒乓乓,不斷散溢骨質;豺狼人一家則依舊相信深褐色的腦靈就是腦靈之主布迪博格,兩百隻,一起展開了圍獵。

紅袍祭司瑞德寇特則是才剛剛做好儀式的準備,此刻口中念念有詞,逆時針繞場走了起來;而那隻第二順位被影影放開的牛頭人,此刻似乎終於找到了目標,撲向了正與豺狼人首領打得激烈的加拉瑞克。

戰鬥全面展開,而李閱也完成了對弗萊納、艾拉納和瑪斯納的定位,只想快點把曼德納背後的人皮搶回來,順便也拿到瑪斯納的「怪人的皮」——雖然李閱沒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但肯定這兩副皮子都是好東西。

對於李閱來說,剩下的戰鬥難度不大,殺戮海蝶們的陣法也已經練習了半個月,只要稍加提點就能發揮出最大效果,反而……收取戰利品才是最重要的。

豺狼人一家的惡魔遺物,掉落的材料……都要收下。

當李閱擊殺曼德納,開始在場間忙碌,觀眾席上的諸位也終於不需要歐基布基的實況轉播,終於如願看到了一場血漿橫流的大戰——不斷有騙徒的皮膚被撕裂,豺狼人被大卸八塊,也有骨貝殼在豺狼人的撕咬下搖搖欲墜,嵌在荒土上如同死亡。

總體看來,好像豺狼人處於劣勢,就像是一群趴伏在荒土上的蟲子,用鮮血留下一行又一行的控訴;唯獨有一隻腦靈正在被二十隻豺狼人追趕,反覆把豺狼人引入六隻骨貝殼組成的殺戮地帶。

那是布迪博格,專註於逃跑的布迪博格。

唯獨有幾隻特別的豺狼人和一隻牛頭人打得不錯,其中一隻豺狼人會飛,不斷凍斷那些似乎看不到的血線,減緩著骨貝殼們的行動;還有一隻豺狼人與肩膀上的眼魔似乎是一體,能發射各種光線……

只可惜每一道都被一顆蛋擋住,打得那蛋發出叫聲,歡脫的叫聲。

「嗯?布迪博格?換了玩法?」歐基布基不太確定場中亂竄的那個是腦靈之主,愈發看不懂這場殺戮杯的戰鬥。

而李閱本人追瑪斯納追得起勁——曼德納的人皮已經被瑪斯納披在了身後,殺一得二,一定要拿下……

奇怪的是,人皮似乎與瑪斯納皮膚……發生了某種程度上的融合,魔力涌動之間,也讓李閱愈發焦急。

該不會是「異變」吧?

而另一邊,已經有「異變」在發生了。

閱讀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最新章節請關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五章 雖遲蛋到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