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遺物

第一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遺物

「可憎」與「反逆」全部丟在瑪斯納身上,八位怪人當即便有一些混亂。

這原本是李閱用來處理曼德納的一個備案——豺狼人一家人數眾多,如果給曼德納貼上這兩張卡牌,必然會對他們的戰術造成影響,甚至引發全家自相攻擊。

可剛才一是時間緊迫,李閱不確定能用卡牌命中曼德納,二則是欺瞞之杖的各種空間欺瞞的效果,讓李閱不敢隨意出手。

等曼德納一死,遛著瑪斯納,李閱自然就不客氣了。

此時此刻,場間一切魔物只覺得八個怪人中有一個長耳朵的怪人十分可憎,陣型有一瞬間向這處戰場轉移,八個怪人之間也彼此攻伐起來。

長耳怪人擅長用耳朵收集聲音,嘴巴製作音爆,可是在「反逆」的影響下耳朵漏風、嘴巴也是來回顫抖,倒像是「異變」失敗后的畸變一樣。

而李閱知道他成功了,而且相當成功——曼德納身後的人皮與怪人拼圖、騙徒瑪斯納製作的人皮融為一體,成為了一件新的惡魔遺物。

雖然還不知道確切效果,但是單單看怪人動作速率的加強和不斷變幻著的形態……就知道這件惡魔遺物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

再之後,便是眼魔豺狼人艾拉納的石化光線……因「可憎」的效果打了過來——但還沒等光線命中,八個怪人已經打得頭破血流,其中瑪斯納所在的長耳怪人最為凄慘,大大的腦瓜都已經要被另外七個怪人拆了下來……

【怎麼會……我的殺手鐧……】

長耳怪人將死,一身肌肉與皮囊都劇烈蠕動,竟然從中破體而出很多拷問器具!

李閱覺得眼熟,知道在豺狼人一家的拷問處里見過這些——鋼鐵處女、剝皮機、榨肢機……瑪斯納是把這些玩意都藏在了自己的皮下?

蠻能裝的嘛……

如果李閱有一點點大意,不依靠陣法親身殺上的話,倒是真的有可能被皮下突然彈出的拷問器具關住,痛遭怪人們的圍攻,

只不過此時,鋼鐵處女撐破了長耳怪人的肋骨,張開了一半,鋼刺牢牢嵌在肋骨之間,刮下了一層厚厚的血肉,顯然傷到了內里的瑪斯納;榨肢機則塞著一大截骨頭,李閱甚至一時間分不清楚那是瑪斯納的臂骨還是腿骨。

換句話說,在「反逆」的影響下,長耳怪人皮下的瑪斯納正在經受數種酷刑,甚至不用李閱再出手,就死定了。

李閱對這件惡魔遺物更加期待了——這不是自己夢寐以求的皮膚么?

有了它的話,只要披上,無論外表擺出什麼樣子,都能在皮子底下藏不少好東西……

再也不用擔心骷髏的胸腔里裝東西被魔物看見了。

於是李閱清場,務必要拿下這件詭異的惡魔遺物,看看它的具體效果——四座殺戮海蝶的小陣展開,李閱也釋放骨河,隔空收回了「可憎」卡牌,以減弱對這件惡魔遺物的破壞。

驀然回復清醒的豺狼人獵手們不明就裡,但也知道瑪斯納已經死定,調轉方向沖向殺戮海蝶,進行最後的抵抗。

而李閱壓根都沒看他們——剩下六座殺戮海蝶陣法轉動,將侵入陣中的豺狼人獵手絞殺;未侵入陣中的隔絕在外,供李閱專心收拾殘局。

斗獸場中海蝶起舞,將戰場分割成了三塊區域——一塊是李閱驅動四小陣困殺瑪斯納,一塊是六陣逐漸擴散絞殺圈,漸漸將艾拉納與弗萊納圍攏在裡面,也順勢為正在「異變」的布迪博格護法,剩下的一塊則供加拉瑞克與豺狼人首領和牛頭人自由搏擊,

大家都離得遠遠的不去打擾。

戰局過半,繞場的瑞德寇特已經收夠了靈魂,開始在荒土上點來點去,於身邊勾勒起了一座魔法陣。

期間也有不長眼的禁忌森林魔物靠近紅袍祭司,但都被瑞德寇特像是敲雞蛋一樣用拳頭敲碎了天靈蓋,然後掰開身體扯出了靈魂——李閱聯想起「勇者學」結業課上瑞德寇特的表現,心想果然……這紅袍祭司喜歡肉搏。

魔法陣成型,地上的鮮血開始被其吸引,穿過荒土汩汩流向那處,像是跳動在斗獸場中的一顆心臟,呼喚所有的血液迴流。

綜合來看,戰局的大方向上正按照李閱想象的那樣發展,唯有加拉瑞克那處戰場情況不是很順遂,骷髏騎士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是這本就是李閱對加拉瑞克的考驗,只要骷髏騎士能撐到李閱搞定瑪斯納的惡魔遺物,危機就可以解除。

勝利已在囊中,就看能不能收下豺狼人一家的惡魔遺物,以及布迪博格能否完成「異變」了。

「散!」當怪人們被四小陣的裝訂線裝訂成繭,鮮血流干,李閱示意剩下六陣擴大戰圈。

本體則繼續游弋,直到確認瑪斯納已經死亡,彈出了最後1444的惡意,並貢獻了1點惡魔點數。

李閱新做了一副「殺戮海蝶」,骨貝殼一張,像是收衣服一樣手下了那八張荒土獵獵作響的人皮——李閱見識過怪人拼圖的動作,不敢直接把它們貼著本體存放,拿殺戮海蝶當成保險箱,裝起了人皮,並用層層裝訂線綁牢,嚴絲合縫地扣上。

人皮不是很安分,還在骨貝殼中跳動著,似乎是想尋找新的血肉,可李閱也沒有時間研究它的特性——戰鬥還在繼續,目標是第一回合滅掉豺狼人全家,還有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拿下勝利。

甚至連欺瞞之杖的效果都沒有查看,李閱強忍著好奇心,加入了對弗萊納和艾拉納的圍獵。

這兩隻豺狼人已經陷入了某種迷茫加上狂熱的狀態——親眼看到了曼德納與瑪斯納的死亡,又無法從豺狼人首領那裡得到任何幫助,他們知道自己要死了。

可唯一的退路被李閱殺死,他們沒有任何出路,只能爆發著隨後的魔力與血液,與可恨的藏書庫一家殊死對抗……

於是他們也死了。

弗萊納被李閱抓住了飛行軌跡,殺戮海蝶「吐」出裝訂線,像是網一隻蜻蜓那樣將弗萊納扯落地面,然後李閱用觸手吸盡了空氣中的極寒,破開一條道路飄至豺狼人面前,以骨劍剖下了他的「翅膀」。

【你……我見過你……】

【惡意+944】

弗萊納死去,腋下兩根肋骨化作兩根匕首,飛翔匕首。

李閱則一股腦把飛翔匕首塞到了人皮所在的海蝶里,人皮立刻安靜,骨貝殼也寒氣森森。

艾拉納的死亡……則沒有弗萊納那樣順暢——李閱是硬生生用章魚觸手榨乾了眼魔的最後一絲魔力后,才送艾拉納一死。

到最後,李閱除了一根觸手頭髮是冰藍色,剩下的觸手都吸滿了石化光線變成了石灰色,艾拉納肩膀上的眼魔……也是只剩下鮮血流出,射不出什麼了。

直到這時,李閱才舉起蛋蛋,砸爛了艾拉納的頭,也砸破了眼球。

【都怪瑪斯納……當時我就應該稟報首領的……】

【惡意+944】

艾拉納肩膀上的眼魔掉了下來,乾乾癟癟的,李閱也將其一併收起。

再看戰場,只剩下豺狼人首領和牛頭人還在猛攻加拉瑞克,其他的豺狼人零散抵抗,進而被海蝶撕成碎片,鮮血全部貢獻給了瑞德寇特,染得他的長袍更紅了。

眼看戰場只有一處在動,眼看李閱像是屠夫一樣解剖了豺狼人,眼看更多海蝶盈盈圍去了豺狼人首領開始翩翩起舞……

觀眾席上鴉雀無聲,對藏書庫一家有了全新的認知。

閱讀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最新章節請關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異變的遺物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