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擁抱死亡

第二百零二章 擁抱死亡

,最快更新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最新章節!

在布迪博格的回憶下,全勝時期的腦靈之主皮膚終於再現藏書庫上層,大號。

而且經過了蛋蛋與影影的出謀劃策,這位腦靈之主除了一顆巨大的腦子以外,還被縫上了三隻殺戮海蝶、一個重裝猛男、十六條章魚觸手,外加四五個遍布「魔狼之牙」的腦溝,腦子下方還像是某種爬蟲類一樣,爬滿了數十對熔岩右手……

能用的材料都用上了,裝訂線縫了好幾層,才勉強縫好了這些。

功能性並不是最優解,但是看起來倒是夠熱鬧的。

扯開腦靈之主的外皮,裡面還能塞不少好東西——核心處李閱堆放了一個大號的殺戮海蝶,夠裝一整個「不羈的骨感潮男」,完成了套娃的套娃的套娃。

這下這「腦靈之主」不僅李閱能穿,蛋蛋和影影也可以用顆粒和影子操控,布迪博格更是可以直接用意念勉強拖動。

當然了,裡面的機關對他們來說有點複雜,像是熔岩右手和章魚觸手這種有額外效果的,都需要李閱來進行操控。

不過這也足夠了,只要移動不成問題,李閱處在一定範圍內,就能讓「腦靈之主」發揮百分百的戰力。

「朋友,你玩夠了,你出來,該我們了。」蛋蛋就在催促布迪博格離開腦靈之主,自己要跳進去玩玩。

布迪博格隱身而出,囁嚅問李閱:「主人……明晚的殺戮杯……我可以不去嗎?」

「不行。」

「那我可以……穿著這一身去嗎?」

「不行。」李閱搖了搖頭上的觸手,「明天能不能活下來,就看你的造化了……我建議你還是放棄那些無用的幻想,好好熟悉一下怎麼逃跑。」

雖然布迪博格重新找到了感應物,但李閱也沒覺得他有價值令自己再度犯險——大不了死了重來,興許還會對逃亡有著更深的感悟。

【逃……明晚要逃……戰鬥開始就逃……】

布迪博格認清了現實。

「往好處想,至少你參加了明晚決賽的那一刻,

就不再欠歐基布基什麼了,可以安心在藏書庫生活。」李閱也安慰一下布迪博格,「也算是你對佔據了腦靈晉陞通道這麼久的一次贖罪,坦然些,擁抱死亡。」

李閱趕走布迪博格,最後試駕了一次腦靈之主,微調了一下操控手感后出來,確定這皮囊已處於完美狀態。

長得丑,但很有用。

接下來的時間裡,李閱一邊默默算計著明晚魔王城可能出現的變化,一邊整理了一番藏書庫的書籍,整理出了戰鬥、軍陣、養殖和混沌料理相關的書籍,留待明晚後為腦靈和米尼米妮們開設新的課程。

既然「勇者學」的伊薩克說魔王城也許會發動新一次遠征,無論藏書庫在惡魔遠征軍中處於什麼樣的地位,加強自身的戰力也依舊是勢在必行。

可以叫加拉瑞克教戰鬥,皮哥教惡魔料理。

整理書籍的同時,李閱也是在整理自己的思緒——晉級學上搞清楚門托的態度,搞清楚會不會發動遠征,搞清楚魔王城當前的局勢……

藏書庫的權柄是什麼級別,「勇者學」結業課上看到的高高權柄都有什麼作用,斗獸場之王到底想要怎麼樣……

李閱有很多問題要問門托,夠列出一封長長的信件了。

期間,惡魔商人賣賣也如願帶著收益歸來,扣除掉瑞德寇特的部分和賣賣的分成后,藏書庫的資產達到了二十七萬金幣,乖乖堆在廚師長的胃袋裡——十萬是藏書庫本身庫存的收益,另外十七萬則主要來自於瑞德寇特的本金。

李閱也有些驚訝這紅袍……紅袍主教有這麼多值錢玩意,隨便掏一掏就超過了整個藏書庫的全部身家?

有了這二十七萬金幣,足夠李閱在惡魔市集上揮霍一把了——李閱的初步構想是尋找一些能夠提升藏書庫整體戰力的器具或是材料,默默期待起了惡魔市集之行。

順便,在交付瑞德寇特的收益同時,李閱也用惡魔圖鑑將「紅袍主教」解析完畢,發現整體上與紅袍祭司差不多,詢問時之後,李閱得知瑞德寇特掌握了更多的儀式,下一步想要「晉級」的話,該尋找信徒了,同步構思自己的教義了。

可不想被瑞德寇特安利,李閱抓緊時間快溜,順便遞給了瑞德寇特一塊自愈之骨做成的骨牌,上面刻著一個頭蓬的形狀,準備馬上試一試通訊。

「欺瞞之杖?」當李閱前腳剛走,後腳又從骨牌中現身時,精通各種儀式的瑞德寇特還是眼睛一亮,讀懂了李閱的魔法。

「對,以後如此聯絡。」李閱急忙掐斷施法,並心疼藏書庫的魔力流失——李閱只傳了一道身影,藏書庫今日份的魔力卻被瞬間抽干,沒剩下一絲。

欺瞞瑞德寇特只需要兩成,李閱猜想剩下的魔力消耗可能是「混沌之門」造成的,對欺瞞之杖的理解也更深了些。

不過好在實驗成功,李閱心情還算不錯,一邊看蛋蛋、影影駕駛著腦靈之主玩得不亦樂乎,一邊製作了很多骨牌。

骨牌上有的刻下了鎖鏈,有的刻下了翅膀,有的刻下了豬頭,有的刻下戒指……李閱準備拿這些作為封閉戰訓的畢業禮物,分發給「倖存」的惡魔之子們。

這樣就算封閉戰訓結束了,李閱依舊可以與惡魔之子們保持通訊,通過他們了解魔王城的大事小情……

甚至還可以隔空進行交易。

相信他們也不會吃掉這張詭異的骨牌。

當月亮圓滿,凱歷299年第四滿月終於到來,布迪博格如期趕赴斗獸場參加殺戮杯決賽,如同赴刑場;李閱則和蛋蛋、影影一起進入混沌之門,各懷鬼胎,參加封閉戰訓的畢業大課。

李閱是有一肚子的疑問要問門托,蛋蛋和影影則期待魔王導師能有點不一樣的「結業」玩法,再薅點好東西、好營養品之類的。

晉級學還未開始,惡魔之子們齊聚一堂等待開課,李閱也藉機分發了一下骨牌。

「我……是第一個拿到的?」瑞德寇特見到那一張張熟悉的骨牌,表情有些異樣,「難道……我們是朋友了?」

「不是,你別想多了。」李閱有點怕瑞德寇特那個要獻祭朋友才能完成的儀式,搖頭解釋。

「原來『朋友』是這種感覺……」瑞德寇特像是沒聽見一樣,摩挲了一番袖子里的骨牌,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拿到骨牌,各位惡魔之子反應不同——皮哥直接吞了下去,好像不太想離開藏書庫的樣子;戴門本本和賣賣窮盡手段檢查了一番,沒有差到任何異樣,想不通斯科爾瑞克會如何拿這塊骨頭完成通訊。

「我一定會保存好的,保存在我最·重·要……的地方」內特媚兒則很膩歪,李閱就當沒聽見。

收好骨牌,紅時至,門托也如期現身,不等學員們們開口便分出七個,各自教起了惡魔之子,本體則對李閱揮了揮手。

「你,過來。」門托一打招呼,李閱乖乖走去,扯了扯自己的問題清單。

「你聽著,時間有限,非常有限。」出乎意料,門托竟然是有些焦急,但下巴上的蠕蟲卻是擺出了一副歡笑的模樣,讓李閱隱約覺得不對勁。

這老東西在開心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二章 擁抱死亡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