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被偷家了

第二百零四章 被偷家了

就如同李閱趁著腦靈之主去殺戮杯,就用煉獄之心炸了他的家,難道其他的惡魔就想不到嗎?

想要入侵藏書庫的話,有什麼時機比腦靈之主去參加殺戮杯更好?

就算腦靈之主有惡魔之子幫忙,可今天是滿月,封閉戰訓的畢業大課,又怎麼會有惡魔之子守在藏書庫?

想通了這一點,李閱甚至猜到了今夜的危機何來——不就是歐基布基?這布袋惡魔……可能在逼迫布迪博格參加殺戮杯的時候,就有這種想法了。

這樣就算布迪博格能在決賽里活下來,家也被偷了。

他魔繭的……難怪歐基布基非要搶欺瞞之杖——有了斗獸場的魔力滋養,再加上藏書庫的權柄的話,連欺瞞城主都有可能……

李閱猛然起身,殺氣騰騰。

「呵呵……應該已經有角鬥士打到你家門口了吧?」門托抬手放行。

「對了,最後一個問題。」離去前,李閱轉身一問,「你是魔王城的哪根支柱,哪個權柄?」

李閱看著門托下巴上的蠕蟲,總懷疑這位魔王導師與深淵巨口脫不了干係。

「我的權柄不在此處,不在這個世界。」門托笑笑,示意李閱別猜了,快滾吧。

李閱看了看正在定格的影影與蛋蛋,沒耽誤它們的畢業大課,轉身跑回了混沌之門——無論來的是排名多少的角鬥士,李閱都要他們化作肉泥。

見李閱飛走,門托捋了捋下巴上的蠕蟲,憑空掏出了另外三張卡牌——卡面上依舊各有蠕蟲,一隻隱身看不見,一隻戴著學士帽,一隻拿著小鎚子修修補補。

想了想,門托抽出了戴著學士帽的那張,塞到了蛋蛋的蛋殼裡。

……

李閱回到藏書庫時,看大門的加拉瑞克已經被打成了一地殘骨碎屑,差點連骨灰都揚了,只是不知道靈魂寄宿處有沒有壞掉。

加拉瑞克也盡到了自己的守門職責——即便粉身碎骨,也攔阻在了入侵者的腳步前,

看得李閱一陣默然。

一層的血腥迴廊也已經被米尼米妮們激活,此刻嚴絲合縫地壓著三位角鬥士的屍體,讓他們不斷留下的鮮血……滋養著藏書庫的土地。

三具屍體中,有一個雙手牢牢握著飛翔匕首,即便凍成了血塊,還是想要把這件惡魔遺物塞入私囊。

藏書庫的大門外,另有四個角鬥士忙碌著——他們背著一大袋儀式材料,想要在閉合的血腥迴廊挖一條隧道,通向上層,進行竊取權柄的儀式。

而在他們身邊,自然也有一群蒼蠅圍繞,不斷為他們擺出惡魔通用語中的「死」字,催促著他們快點。

四名角鬥士中有兩人正在挖洞,雙手沾滿鮮血與膿液,不住抱怨——土層里遍布骨刺和魔狼之牙,稍微挖一挖就會被割破造成「流血」效果,極大的延緩了他們的行動。

而剩下的兩個角鬥士也不幫忙,各自在身後看著,彷彿並不適合這種力氣活——入侵的角鬥士一共有七位,各個長相怪異,李閱不知道他們的排名,但結合他們的外表與分析惡魔的經驗,李閱大概看得出他們都肩負著怎樣的任務。

死在血腥迴廊里的三個都是戰鬥型,此刻被砸成肉泥一了百了,自然不必多說;剩下的四個裡面有兩個戰鬥型,挖洞的那兩個都是身穿魔甲,應該與「巡行之劍」帕拉丁差不多,都是墮落到斗獸場的人類,地位也比較低下,適合挖洞這種力氣活。

可即便有魔甲保護,土層中的魔狼之牙還是給他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速度並不快。

剩下的兩位角鬥士則比較特別,一位身穿法袍,守著那一大袋儀式材料,顯然是準備好了一整套篡奪權柄的儀式,只等去到上層實施——袋子裡面甚至裝著殺戮杯第一場上,布迪博格被撕扯下來的血肉,儀式材料俱全。

墮在最尾的角鬥士則是一隻嵌著無數眼球的眼魔,一副不及待的樣子:「喂,你們還能不能行了?歐基布基大人叫我來,是來解除布迪博格想象物的,可你們速度這麼慢,什麼時候才能回去?還有不少女魔等著我幫她們檢查身體呢……」

「你再說一遍,怎麼解除……」負責儀式的灰袍似乎對這種事比較感興趣,「之前我沒聽懂。」

「再說一遍你還是不懂。」眼魔反正也沒事做,倒是不吝解釋,「腦靈之主擁有很多想象出來的幫手,只要讓他們意識到自己是想象出來的,它們的力量也會被削弱,聽明白了么?」

「沒有。」灰袍搖頭。

李閱卻是驚訝於歐基布基的準備——不僅準備好了布迪博格的屍體材料,甚至還想出了解決想象物的對策?

這貨覬覦藏書庫一定不止一天了。

「咬我的惡魔屁股……可是……腦靈之主居然還準備了這種東西……他是有所防備?」在蠅群的催促下,挖洞的兩位魔甲騎士改用劍劈斧砸,很快砸得土牆碎屑紛飛,侵入到血腥迴廊的中段。

「那當然了,畢竟執掌了權柄,哪個不會有所防備?」眼魔無數雙眼睛亂轉,四面八方觀察著情況,「我們七個是隱秘行動的最佳選擇,再多的話可能會引起不必要的注視,而且今天又是決賽,主人沒那麼多兵力分給我們……你們加把勁呀,不要讓歐基布基大人蒙羞……」

眼魔好像是在說給一旁的蠅群聽。

「對,我們要快一點,趁他死掉或者是回來之前,帶主人一起完成權柄更迭的儀式……」灰袍緊了緊斗篷,蓋住耳朵連聲催促。

身邊蠅群亂飛,急不可耐,似乎再看不到進度的話,就要鑽耳朵了。

時間有限,得知入侵者只有眼前這七個角鬥士后,李閱儘快解析掉隊伍最後方的怪異眼魔——四個還活著的入侵者中,這隻眼魔似乎是最特別的存在,動手之前需要好好研究。

於是李閱分析得到了「17」開頭的第一個魔物——No.1797,分佈在「研究室」的眼魔畸變體。

它的技能除了眼魔通用的透視和石化光線,還包括製造幻象、真實視域……其掉落也有了一個響噹噹的名號——畸變之眼。

來就來唄,還帶禮物?

正好殺眼魔艾拉納的時候沒掉下來眼球,這次剛好可以補上。

就在一層血腥迴廊即將被兩個魔甲騎士殺穿,遭遇第六藏書室的奴隸學者們時,李閱準備動手。

「哥哥,怎麼辦?教官死了。」藏書庫中層聚集了大量披著骨甲的米尼米妮,露露眼角帶淚,握著劍問——入侵者到來的第一時間,米尼米妮與腦靈們就被骷髏騎士趕回了中層,獨自直面七位角鬥士。

不僅是米尼米妮,腦靈們也逡巡在旁邊,等待著李閱為他們穿上「殺戮海蝶」。

「不用你們,我最恨這種趁亂偷家的混蛋,居然偷到了我的頭上,我要一個不留……全部殺掉,為加拉瑞克報仇。」李閱做好準備,喚來了昨晚才製作完成的腦靈之主座駕。

然後,李閱驅動藏書庫權柄挪動土層,回收了飛翔匕首,再將骨房會客室移到一層血腥迴廊盡頭,挑好了戰場。

魔甲騎士們的眼前豁然開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零四章 被偷家了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