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金髮的證言

第二十一章 金髮的證言

吩咐了幾個米尼米妮拉來了四個奴隸學者的屍體,在藏書庫大廳的邊緣擺成一排,如同四根髒兮兮的火柴棍。

再吩咐幾個腦靈查驗奴隸學者的屍身,書魔攤開一頁紙張,自動記下了他們的死因。

「死者七百八十三,心臟老化死亡,停止跳動。」

「死者七百八十四,頸骨斷裂,窒息而亡。」

「死者七百八十五,溺死。」

「死者七百八十六,頭骨破裂,腦部受損……」

李閱的心提著——假如他有心的話。

「證言:聽到爭執聲,廁所發生打鬥,隨後證人們被趕出第六藏書室;片刻后證人們回歸,見到死者七百八十四自縊……?」

書魔寫下問號后,年輕的金髮奴隸學者低著頭,走去了書頁旁邊,手指按上了那個問號。

「呀……」金髮學者驚叫一聲,手掌滲出血液,留下了一枚掌印,問號也隨之消失不見。

「上報惡魔遠征軍,請求補充奴隸學者……5到10位……凱歷299年……第三滿月……」書魔很快完成了報告。

「呲啦——」書頁自行被扯下,在切開了四人鐐銬之後包裹住了四人的屍身,將他們拖到了藏書室大廳的門口。

「狗屎……狗屎一樣的規矩……」書魔剩餘的書頁微顫,咒罵的字樣反覆在剩餘的書頁上浮現、塗抹、再浮現。

「會有收屍人來收屍的,幹活!」書魔又是一聲號令,場中的奴隸學者、米尼米妮以及腦靈們都各回原位,而四位奴隸學者的死亡事件,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那種漠然,既讓李閱長吁一口氣,又令他有些許憤慨。

就這樣?這就是藏書庫最寶貴的資產、奴隸學者們死亡后的流程?

可能也只是因為死去的是奴隸學者,所以書魔還多廢了一絲精力,記載了他們的死因——李閱相信假如腦靈是被某本書的詛咒致死,肯定不會有一樣的待遇。

不過好在還是結束了——李閱相信,就算有最厲害的偵探,也無法還原第六藏書室和廁所中所發生的一切;而桌上的那枚六芒星刻印也已經黯淡,或許幾百年後還會被激活,但李閱知道到那時候……自己已經不會再困於此處了。

想著,李閱回到書桌,卻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老學者死了,那自己和米尼米妮翻譯給誰?

書魔恰到好處地解決了李閱的疑問——只見它書頁一次開闔,煽動兩張書桌合而為一,而最接近李閱的奴隸學者的腳步被帶動,來到了兩組腦靈的中間。

「你,翻譯兩份。」書魔來到桌前,將一行觸目驚心的字跡展現給那位奴隸學者。

奴隸學者手上的羽毛筆一哆嗦,然後便見原本屬於老學者的紙張……也都被堆在了他的面前。

面對突如其來的工作量,奴隸學者無從拒絕,目光凄慘;同時,旁邊組的腦靈對這個安排沒有異議,直接開始了向奴隸學者傳念。

奴隸學者感受著書頁的鋒銳,放棄了思考,馬上奮筆疾書,承受起了翻倍的工作量。

李閱也沒有可憐他的資格,見米尼米妮抬高了那本《死亡小鎮德斯勒》,也像午休前的那樣向新的學者傳念……

兩組腦靈以默契的節奏各自翻譯著面前的書,奴隸學者寫完一句轉換紙張寫下一句,沒有一絲可以停留的空隙,在一片錯亂中勉力翻譯起來。

書魔見工作踏上了正軌便不再留難,一騰身去到下一章桌子,

如法炮製。

李閱暫時沒有空閑去閱讀《死亡小鎮德斯勒》的書籍內容,而是藉機完成了對書魔的解析。

【解析完成,惡魔圖鑑收錄No.1113——書魔】

【書魔;分佈:藏書庫;壽命:100-1000年;習性:高傲、懶惰,只是單純地對接觸過的文字進行複製;愛好:書寫/禁忌片段;技能:紙刀/夾擊;行動預判成功率:91.332%;弱點:裝訂線】

與腦靈和米尼米妮一樣,書魔的編號也處於「11」序列,這讓李閱對惡魔圖鑑的排序稍微有了一些猜想;也與惡魔圖鑑中描述的那樣,書魔的習性高傲而又懶惰,完全不在乎腦靈,也根本沒有用心分辨四位死者真正的死因。

當然了,李閱也不害怕它深究,不然也就不會費了那麼多周折,偽造出一個在他能力範圍內的完美現場了。

【圖鑑收集數達到「6」種,獲得「1」點惡魔點數,解鎖「召喚」功能……】

李閱正在品讀書魔的弱點,卻發現系統面板的迷霧倏然被撥開,露出了右下角的一個按鈕,按鈕上標明「召喚」二字,甚至還點綴著一雙惡魔翅膀。

與此同時,【惡意】數值下面的空位也被激活,顯現出了新的數據——【惡魔點數】,此刻為「1」。

這是李閱沒有預料到的驚喜——惡魔圖鑑的功能……會依據收錄數量開放?

當下李閱收錄了魔狼戰士、骷髏、人類、歐基布基、腦靈以及書魔六種……也就是說,惡魔圖鑑在激勵自己收錄更多種類的魔物?

目的是什麼?

李閱發覺自己對惡魔圖鑑的了解還非常膚淺,然後又下意識地揣測起了新功能的作用。

顧名思義,「召喚」……是召喚些東西來自己身邊?

當李閱將意念落在「召喚」按鈕上時,腦海中驀然得到了這個功能的相關信息——【從異界隨機召喚惡魔……】

介紹只有短短几個字,卻在李閱心頭掀起滔天巨浪——異界之外還有異界,那麼對自己現在所在的這個世界來說,曾經的世界不就是異界?

所以會召來什麼東西?

李閱驀然想起了前世讀到的那些知名的吸血鬼、惡魔……心裡想,難道都可以成為自己的助力?

接下來的說明暫時制止了李閱的狂想。

【召喚異界惡魔不受驅使、不被限制,但可完成其執念並簽訂契約……】

李閱好像明白了——惡魔圖鑑為了豐富自身,開放了「召喚」功能,增加了所能遇見惡魔的可能性。

不過隨之而來的,當然是巨大的不確定性——召喚的惡魔很可能保有惡意,需要惡魔圖鑑的主人與之簽訂契約,方能收為己用……

讀過信息之後,李閱的意念在腦海中反覆摩擦「召喚」按鈕,也觸發了進一步的確認。

【是否消耗「1」惡魔點數,召喚惡魔?】

召喚?在這兒?

開什麼玩笑……

李閱忙不迭地選擇了【否】,心想好不容易安頓了下來,可不能親手葬送掉這局面。

藏書庫中「唰唰」聲不停,李閱的思緒飄了很遠,知道底牌又多了一張,只是不確定它是否真的會對自己有利。

……

金庫迴廊,「奴隸主」博德科利站在轉角,身邊還圍繞著那同一群蒼蠅。

長得與惡魔書記官極為相似的小傢伙倚在牆邊,玩弄著手上的鎖鏈。

「惡魔書記官大人……通融一下?有蟲子曾經來過金庫呢……」博德科利正和小傢伙打著商量。

「不行呢……惡魔級魔物進金庫需要預約,這是魔王大人定下來的規矩呀。」小傢伙無聊地甩著鎖鏈,「我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沒有腦靈來過。」

博德科利身旁的蠅群一陣擾動,似是非常生氣。

「您就不怕有蟲子偷了金庫的東西嗎?那樣您也沒法交待吧?」博德科利知道自己惹不起小傢伙,也惹不起身邊的蠅群,努力勸說,「我都不會進去,就在門口調查一下蹤跡就行,就一下下……」

「蟲子嗎,我看你們才是最大的蟲子……」小傢伙倚牆不動,「昨晚菜地暴亂,一隻小小腦靈,就算不是死在菜人手裡,也會死在骷髏隊長手裡啦!」

「該死的……啊!」蠅群突然狂躁,其中一隻紅色的蒼蠅從博德科利的耳朵鑽了進去,然後見博德科利大喝一聲,「叫你爸出來!」

「喲,斗獸場之王?好凶哦……」小傢伙臉上帶笑,「我不,有本事你叫?你敢嗎?不怕我爸叫你還錢?」

「該死的……該死……」想到還欠惡魔書記官一大筆錢,附身博德科利的歐基布基髒話連篇,卻又踟躕不前。

「歐基布基大人,這裡是死胡同……」博德科利的右眼珠突然轉了轉,然後右手撫了撫飄在半空的人皮,「雖然那個腦靈的靈魂在這裡出現過,不過氣息並不濃郁,足以證明此刻它不在金庫……」

「那它去哪裡了!」博德科利的左眼血紅。

「落單的動物最喜歡回到他們熟悉的地方,既然是腦靈的話……不如我們去藏書庫找找?」

「去!現在就去!我要叫布迪博格給我一個交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金髮的證言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