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我發射我自己

第二百二十章 我發射我自己

「還成嗎?」李閱原路返回拍賣廳後排,向影影傳念。

「有點難受,不過沒關係,等安全了砸了就好了。」影影吞下的拍品含有惡魔市集的封印,此刻有點鬧肚子。

「好了!好了!」蛋蛋的顆粒在李閱的頭骨里亂擺,催促李閱拿出來魔導炮玩玩,「試射!試射!」

「不要急,走掉了再說……」第一步和第二步都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撤退。

「怎麼回事?」李閱回到葛朗台的皮囊中,微微起身,望着警鈴聲傳來的方向。

身旁的阿貝德當然更加茫然:「不知道,剛剛枱子底下好像出事了……」

「很抱歉地通知各位,今夜的拍賣暫時無法繼續進行,麻煩各位不要有任何動作,我們需要進行一輪檢查……」拍賣師依舊滿臉堆笑,但廳中的競拍者們見到甲胄湧入拍賣廳,四周的封印變得有若實質后,自然都知道出了事。

「放心,我們對這種情況早有預防,請大家稍安勿躁,很快就能找到擾亂拍賣場秩序的傢伙……」伴隨着拍賣師的言語,升降台重新升起,不過這次出現的不是任何拍賣品,而是李閱剛剛在下面遇到的那位管家。

管家周身纏繞污泥,一步一步走到台中央,邁向競拍者們所在的坐席。

「怎麼回事!」「為什麼封起來……」「該不會是被搶了吧?」

競拍者們略有躁動。

「告訴大家也無妨,就在剛剛,有不長眼的傢伙,搶劫了我們今夜的拍品……」管家步伐堅定邊走邊說,手中的匕首明晃晃的,「不過我們對這種情況早有預防,也有很多年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情了,正好可以作為大家的餘興節目,看一看搶劫者的死亡……」

「哈哈哈,好玩。」哥德瑞克咯咯笑道,卻絲毫沒有引起管家的反應。

李閱立知不妙,猜想拍賣館佈置了某種追蹤措施——明明是以哥德瑞克的樣子引發的「矚目」,結果上來之後管家看都不看這骷髏一眼?

「被搶劫了?那我的魔導炮怎麼辦!?」雪國商人不是很淡定,畢竟用掉了全部身家,

要是帶不回魔導炮的話,可如何向國王交待?

「我的惡魔商人……」阿貝德剛才親眼看到拜因賣被帶了下去,不確定是否也是一樣被搶掉了。

「被鎖定了……嗎?」影影感知了一番管家的行動路線,發現正好指向李閱的所在。

「嘖……果然沒有這麼簡單。」李閱嘆了一聲,算了算管家的行動速度,再看了看他手中的小刀,估摸著還有幾分鐘時間準備。

也不知道這刀捅在身上會是什麼感覺?

「諸位請放心,鎮長正在趕來的路上,很快就能有個結果喲!」拍賣師躲到甲胄們的身後,目光也在管家的行進方向上游移,觀察著所有競拍者的反應,「顯然,這是一次競拍者的作案,讓我們看看誰是最幸運的那位吧!」

競拍者們的目光也被管家所吸引,望向了他步伐所指的方向。

「這位呢,是拍賣館的保鏢,直接受惡魔市集管轄,也代表了惡魔市集的意志……」拍賣師見管家的速度挺慢的,也繼續炒熱氛圍,介紹起了管家的來歷,「被他手中的匕首刺中的話,將會從此成為惡魔市集迷霧中的一員,生生世世永永遠遠為惡魔市集效力,保證所有交易的順利進行……」

「該死的……哪個混蛋搗亂……是我們這個方向呢……」阿貝德有些發抖,想要起身避開,卻又怕管家有所反應,到時候百口莫辯。

【解析中……9%……】

解析速度很慢,也果然是高階惡魔的水平——李閱慶幸自己坐在了最後一排,不至於管家一亮相就被捅上一刀。

「走嗎?」「打嗎?」

影影與蛋蛋各問各的。

「一分錢不出,就像拿到拍賣館第一夜的拍品,這個傢伙也太不知好歹了……」阿貝德絮絮叨叨的,念到一半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的形容有些熟悉,激起了某種回憶,於是扭頭望向李閱。

「打,打一炮就走。」李閱向蛋蛋與影影傳念,可不打算等德斯勒小鎮的大軍集結再脫身,也不打算成為惡魔市集迷霧的一份子。

「告辭。」李閱轉動昏黃的眼珠,對阿貝德點點頭,然後站起身來。

「這位顧客,請不要亂動哦……」半魔拍賣師縮在甲胄後面,遙遙招呼李閱,同時指揮其他甲胄圍上。

李閱則摘下兜帽微笑,抖了抖長袍,然後撕開了胸腔與腹部,從肚子裏扔出了一副魔導炮,轟地架在了地上!

「叮叮叮……」魔導炮的支架上纏滿了無數成股的柔韌細線,釘入地面、牆壁,如同在拍賣場的後方突然展開了一蓬層層疊疊的蛛網,只留炮口對着半高處。

【什麼時候……這特么……是啥……】

葛朗台的表現完全超出了阿貝德的理解——這位來自沙國的商人被無數細線供開,不確定自己的靈魂是否還保持完整。

而那些迅速逼近的甲胄也被細線阻斷了拼接處,散落一地。

「準備發射,三,二,一……」李閱沒入影空間,周遭只余裝訂線。

剛剛管家緩步而來時,李閱就一直在研究魔導炮的用法,然後決定進行了一次大膽嘗試——用裝訂線固定、纏好魔導炮,拿蛋蛋當炮彈,魔力驅動魔導炮射出,再在蛋蛋被射出的同時,把魔導炮拉近影空間。

一套「我發射我自己」的騷操作。

詢問過影影得知可行后,李閱也將自己的構想傳念到了蛋蛋與影影的意識中,三魔一致贊同,並且覺得很開心。

至於目標嘛……當然是那遙遠的鎮外。

管家的步伐無法加快,行進過半時,李閱已經完成了所有的準備工作,從一蓬血肉化作了一門魔導炮。

拍賣館外的迷霧似乎是預見到了接下來的炮擊,於某一處凝得厚重無比,並且開始了緩慢的旋轉——旋轉中,天空竟有些破碎,烏雲與月光都以一種不規則的方式作用着,就好像成為了一個萬花筒。

同時,迷霧也迫不得已地分出去一部分保護拍賣場中的競拍者,以及市鎮廣場上的各路交易者。

再之後,就是拍賣館、乃至整個市鎮廣場的一聲劇震!

「轟!」拍賣館崩塌了一半,但迷霧托著搖搖欲墜的建築,強行銜接了回去!

阿貝德感受到了撲面而來的熱氣,以及崩裂的牆壁、地板,都向自己襲來;迷霧則似為他和所有的競拍者鍍上了一層膜,掩蓋住了那震耳欲聾的炮擊聲,以及四散飛射的碎石碎木。

而一枚炮「蛋」自炮口射出,它的影子則帶着一蓬線,一門魔導炮隨蛋而飛,一剎飛出了拍賣館,飛向那處厚重的旋轉迷霧!

「諸位沒事吧?諸位請放心,迷霧可以摺疊空間,不被允許而離開的話,只能在裏面永遠飛行,直到力量消散……」拍賣師安慰著前兩件拍品的主人,然後就自拍賣館天花板的破洞中,看到了原本應該反覆、延長的空間在蛋蛋落入時被驀然嵌合!

然後在一記巨大的搖動之中,市鎮廣場上的人與魔們……目送著那顆蛋消失在了天邊。

鎮長跑到半路,也呆住了——什麼東西飛出去了?

唯有拍賣館內的管家調轉方向,握著匕首,依舊步伐堅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百二十章 我發射我自己

0%
目錄
共22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