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靈魂契約

第二十三章 靈魂契約

「你是說……只要查閱昨天殺戮杯參與者的靈魂契約,就能得到腦靈的靈魂信息……就能找到他?」博德科利的左半邊嘴開闔,問人皮。

「對!靈魂契約上記載了它的靈魂……」博德科利肯定道,「它也許能夠改變外形,也許能夠改變氣味……但絕對沒有辦法改變它的靈魂!」

李閱聽到這裡,卻是稍稍鬆了一口氣——媽的老子穿越時就是在斗獸場,靈魂有所改變豈不是很正常?

「那靈魂契約呢?」博德科利自問自答,「還在斗獸場,我沒拿……」

「等著。」博德科利左眼一跳,圍繞身邊的蠅蟲一陣振翅,似乎是在召喚著遠方的什麼。

等待歐基布基取出靈魂契約的這段時間裡,藏書庫大廳陷入一種詭異的沉默——書魔合起書頁靜止不動,奴隸學者莫名其妙用木桌將自己與巨犬們隔開,米尼米妮們瑟瑟發抖,李閱則像所有腦靈一樣緩緩漂浮於空中,內心忐忑。

博德科利和蠅群就像是正流著口水的深淵巨口,此刻雖然停留於暗處,但是下一秒就會張開血盆大口,啃噬上來。

布迪博格的聲音沒有再出現,但所有魔物都有一種感覺——這位藏書庫的腦靈之主此刻依舊注視著這裡,等待博德科利的人皮搜魂。

從某種脆弱的邏輯來推斷,李閱雖然知道當下身軀里的靈魂絕不是簽訂契約時的那個,但也有些害怕殘存了一些靈魂碎片,從而被那人皮感知到什麼。

當藍色的魔力沙漏漫過方寸之距,一群刺耳的嗡鳴聲也自走廊響起——藏書庫的眾位生靈將目光投向門口,便見幾百隻大蒼蠅托著一張薄薄的羊皮卷,正耀武揚威地攤開。

到了揭盅的時候,博德科利沒再廢話,一手抖落人皮,瞬間將其扯碎!

人皮由數百個不同的人構成,此時一經撕開,馬上有四散而逃之勢;博德科利另一手長鞭痛甩,抽中了空氣,也帶來「啪」地一聲裂響!

四散而逃的人皮倏然合攏,乖乖地湊在羊皮卷前各自摩挲……

李閱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一旦有針對自己的惡意提示彈出的話,便會果斷「召喚」一隻異界惡魔造成混亂,然後藉機幻化成骷髏兵逃跑。

但莫名的,李閱不覺得人皮真的能通過搜魂找到自己——越是強大的法術越會嚴謹,他歐基布基找的是簽靈魂契約的那15個第五藏書室的腦靈,關我李閱什麼事?

李閱是異類,即便在魔物中,也是異類。

作法許久,散落的人皮像是滿廳飄散的飛雪,在大廳中反覆飄動了數十個來回;期間博德科利額上現汗,甚至還有某隻心大的米尼打起了瞌睡。

「然後呢?」博德科利的左眼瞪得都要裂開。

「你們所尋找的靈魂……並不在這裡……」布迪博格的聲音適時響起,宣告了歐基布基這次行動的失敗,「此間的腦靈……沒有一隻曾經從屬於第五藏書室……」

「回去吧……」布迪博格逐客。

「歐基布基大人……這不對,那靈魂的氣息就在這裡,一定是附近的腦靈太多,才會讓我的奴隸們產生了錯亂……」博德科利寧願去面對斗獸場前一百的王牌角鬥士,也不想再停留在這尷尬的此刻,「或者是它有什麼辦法……改變了自己的靈魂……」

逃走無門的博德科利勉力解釋著,說的是對的。

「啪!」歐基布基撐爆了博德科利的左眼,露出一隻紅色的蒼蠅,深深地嵌在那空洞的眼窩之中。

「改變靈魂?你給我改變個看看?」歐基布基諷道。

「歐基布基大人!一定是干擾太大!逃走的腦靈一定會露出馬腳的!我願意守候在藏書庫!永遠守候在這裡!一旦它犯錯,我就會找到它!叫它付出代價!」博德科利非常了解歐基布基的行事作風,盡最大的努力求一條生路。

李閱聽著這位角鬥士的哀求,並不覺得今天之後……他還有辦法找到自己。

「哼……付出代價嗎……」歐基布基不置可否,「可是下一場殺戮杯……就在三天之後啊……」

在昨天殺戮杯中蒙受損失的貴族、惡魔、書記官……這些都需要歐基布基儘快安撫,又如何等得到博德科利守株待兔,逮到李閱?

「夠了……我給過你們機會……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人……離開吧……」布迪博格再下逐客令,「還有工作……需要腦靈們儘快完成……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區區腦靈,能有什麼重要的事!」博德科利的左臉面露猙獰。

「惡魔遠征軍……」布迪博格念出一詞。

歐基布基則好像想起了什麼,一時間沉默不語。

李閱漸漸放心,知道自己安全了,也稍微弄懂了一些眼前的情況——腦靈之主布迪博格欠歐基布基什麼,所以不敢硬剛;歐基布基則是欠了巨款,把殺戮杯提前到了三天後,想要猛賺一筆,這才一定要找到自己。

原本歐基布基當然是無所顧忌,不惜收押所有的腦靈也要完成捕捉,哪知道「惡魔遠征軍」需要藏書庫的腦靈們完成「某件事」,歐基布基得罪不起,投鼠忌器之下也沒辦法來硬的……

那怎麼辦?李閱想不到歐基布基除了「退卻」之外還有什麼辦法,至於它欠其他惡魔們的賬……最好是足夠壓死這位斗獸場之王才好。

不過話說惡魔遠征軍怎麼會跟腦靈扯上關係?李閱還記得在翻譯《凱歷259年貴族名錄》的時候,這個詞語好像出現過。

「惡魔遠征軍……就想阻攔我?不不不,我想你是有什麼誤解……」歐基布基語出驚人,居然依舊沒有要離開的意願!

「我剛才說過了,我今天,一定要帶一隻腦靈離開。」歐基布基的蠅群倏然散開,籠罩了整座藏書庫的大廳。

「嗯……」布迪博格沉吟一聲,未做出直接回應。

那廂李閱卻是又緊張了起來——這是要抽籤?六十分之一的概率,不會抽到自己吧?

不,假如把範圍釐定到第五藏書室的十五隻腦靈的話,還會更危險。

李閱很不喜歡這個概率,但完全搞不懂布迪博格在想什麼——明明不敢真的與布迪博格撕破臉皮,又沒辦法精準地找到自己,為什麼還要死死堅持?

【當前對象……狀態:暴怒/不甘……】

歐基布基的信息已經被收入惡魔圖鑑,李閱下意識地對其進行分析,而後便想起歐基布基的「行動預判成功率」只有坑爹的1.873%,完全無法推定。

【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全部……去他魔繭的惡魔遠征軍……全部殺掉……斗獸場暴亂……】

布迪博格的思緒混沌不堪,李閱甚至不知道他哪個想法是真的,哪個想法是假的。

又或許……全部是真的。

「我決定了……」歐基布基借博德科利的身體說。

「布迪博格,你跟我走吧!」

「你來參加兩天後的殺戮杯,你欠我的那一次,就一筆勾銷了,靈魂契約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

布迪博格沉默,假裝沒聽見。

「布迪博格,你跟我走!」歐基布基高喊。

【讓布迪博格假裝普通腦靈……買他贏……最後再買他死……】

「一筆勾銷……嗎……」布迪博格沒法再假裝沒聽見,喃喃回應,「那麼我要求……魔王大人到場觀戰……」

「嘿嘿嘿,怕我下黑手嗎?」歐基布基心情舒暢,「可以啊!」

【到了我的地盤,魔王就能保護得了你嗎?反正你又沒說是哪一場……】

李閱就這樣一直讀著歐基布基的內心,展開了一幅猙獰畫卷,至於後面兩位惡魔討價還價的過程……李閱就沒有太認真去聽了,反正與他無關——他更擔心有關惡魔遠征軍的「工作」。

終於,布迪博格與歐基布基協商完畢,天花板上的蒼蠅也重歸博德科利身邊,盈盈圍繞。

活下來了——李閱內心的壓力輕了一絲。

「那麼……兩天後見。」紅色蒼蠅依舊嵌在博德科利的左眼眶中,甚至哼起了小曲,「我是賭魔歐基布基~從不玩公平的遊戲~」

「我敬愛的斗獸場之王,歐基布基大人……我情願留守此處,生生世世,為您捕捉腦靈。」博德科利一語,李閱又覺得有些煩悶。

「怎麼可以?腦靈之主的殺戮杯首秀,需要一個足夠分量的對手才行……」紅色蒼蠅沒有一點離開博德科利的意思,驅使著斗獸場排名281的角鬥士,一起離開藏書庫。

博德科利無法再發出任何言語,更不知如何熬過兩天後與布迪博格的一戰,離開時掃視廳中所有的腦靈,鞭梢如蛇,目光如火,恨上了所有的腦靈。

李閱的心情,則像是激烈的過山車后,終於走下了一道漫長的緩坡——歐基布基找到了替死鬼,找到了回本的方法……短時間內不會在意自己了。

魔王城的腦靈生活,回歸「正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三章 靈魂契約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