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還可以演

第三十七章 還可以演

「發生……了什麼……」終於,布迪博格的聲音在李閱的腦海中響起。

再之後,李閱就看到通向藏書庫上層的大階梯瞬間被陰影籠罩,湮滅了月光與燭火。

「斯科爾……瑞克……?」腦海中的聲音無絕,伴隨著一股威壓,李閱看到一個不規則的坨狀物體出現在了大階梯之上,緩步移到了第十三藏書室的門口。

當坨狀物體被月光和森森白骨映照,李閱也終於看到了布迪博格的全貌——那是一個被重重死屍與骷髏環抱、包裹著的黑褐色腦靈。

死屍與骷髏們彷彿還殘留著意識與情感,在布迪博格發問的同時,擠出了痛苦與疑惑交加的表情,紛紛開口詢問,讓那疑惑聲回蕩在整個藏書庫的中層。

「斯科爾瑞克……什麼……瑞克……發生了什麼……你在幹什麼……干……混沌之門還沒有打開……你不應該出現在這裡……這裡……」聲音交疊、悲戚,富含了無限怨恨。

李閱注意到環抱著布迪博格的死屍不僅僅有人類,也有魔狼、小惡魔,甚至是女魔,只不過它們都自布迪博格的本體上輪番出現,彷彿被統一了意志。

「關你……什麼事?嗯?布迪博格?」李閱驅散腦中的恐懼,以最大的意志力穩定情緒,咯咯說道,「我來這裡等待……混沌之門的開放,你有什麼疑問嗎?」

布迪博格沒有回答,這讓李閱感覺很慌——這位腦靈之主一定是察覺到了發生在這裡的震蕩,所以親自過來查看一番。

好在斯科爾瑞克的碎骨已經失去了光芒,看不出太多曾經存在的痕迹,而且骨劍也在李閱手裡,「召喚」按鈕也在李閱腦中。

「剛才……做了個噩夢。」李閱努力表演著斯科爾瑞克的驕傲與不羈,「你這破地方……真應該好好修整一下了……」

「噩夢……嗎?」布迪博格的聲音再度在李閱的腦海中響起,「骷髏……也會做夢?」

怎麼回?李閱還真的不知道骷髏兵們會不會做夢。

「不要再用你卑微的意念,污染我的腦袋……」

李閱學足了斯科爾瑞克的語氣,不耐地打斷布迪博格,針鋒相對。

布迪博格沉默片刻,驅動身體周遭的屍體,喃喃和聲:「我卑微的意念……?」

【惡意+382】

「你……真的是……斯科爾瑞克嗎?嗎……」高低不平的聲音徹底將李閱環繞。

「怎麼?是嫌我的排場還不夠大?想給我安排多一點僕役?還是想讓我叫出骷髏王來,跟你好好談一談?」李閱見對方起疑,只得搬出斯科爾瑞克的後台。

雖然李閱連骷髏王的名諱都不知道。

搬了一半李閱還是有點怕分量不夠,窮極所有的已知為布迪博格施加壓力,便補了一句:「或者等你明晚去斗獸場的時候,我找骷髏王大人見一見你?」

【惡意+463】

「嗯……」布迪博格明顯有所猶豫,但惡意的數量讓李閱覺得它還沒有出手的意願——還可以演。

同時,李閱也將意念集中,企圖用惡魔圖鑑分析布迪博格的心態。

【解析中……3.2%……】

出乎意料的是,即便李閱已經將腦靈收錄至惡魔圖鑑,但也沒有第一時間得到布迪博格的情報,顯然這位腦靈之主已經超脫了腦靈的範圍,有了獨屬於自己的「名」。

「你的氣息……有所紊亂……」布迪博格說話只說一半,亦不確定李閱的狀況。

李閱卻知道氣息紊亂的原因……也許是剛剛斯科爾瑞剋死時的爆炸,也許是單獨面對高位惡魔時的緊張,急忙鎮定心弦,努力從斯科爾瑞克的人設中想辦法。

高傲執著、骷髏美男子、愛音樂、懂釋魂曲……

「我不奢望你能理解骷髏的修行……」李閱依舊提著骨劍,同時拎起了一旁的魯特琴,「更不會向你解釋什麼是釋魂曲,什麼是凋零之歌……」

聽到「凋零之歌」,環繞著布迪博格的骷髏一動,手掌瞬間血紅,但很快隱去。

「如果你沒有別的什麼屁要放了的話,就滾吧,希望你能活過明天晚上。」李閱嘗試下一下逐客令,對布迪博格的離開也有一點把握——作為骷髏王的肋骨所化,即將參加封閉戰訓的惡魔之子,布迪博格沒有理由對斯科爾瑞克發起攻擊。

而且布迪博格即將去到另一個強大惡魔的地盤,按道理說他現在應該十分緊張才對,不會在一些不知所謂的地方浪費精力。

最重要的是,布迪博格的惡意始終沒有達到要出手的程度,這也是李閱敢放心演下去,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召喚」的原因。

雖然李閱也不知道自己能「召喚」出什麼。

「唔……」布迪博格沉吟一聲,似乎不想再受到李閱的精神攻擊,便離開了第十三藏書室門口,由來路退卻。

不過布迪博格雖然退離了中層,那股壓迫著李閱的意念卻沒有退散,依舊將李閱牢牢包裹——布迪博格沒有結束凝視。

惡魔圖鑑的持續解析也證明了這一點。

李閱不慌不忙,先隨口罵了句「蠢貨」,然後癱倒在大沙發上,放下骨劍,依照著記憶彈奏起了「凋零之歌」。

演嘛,演足全套。

彈奏聲響起,月光變幻,直到循環至第四遍的時候,李閱的解析進度也達到了5.6%,那股壓迫感終於消逝於無形——布迪博格真的離開了。

【解析中斷……保存記錄……失敗……】

【是否覆蓋原有記錄?】

惡魔圖鑑彈出了新的提示,李閱轉念一想,發現了問題——此刻系統中保存了魔王的、小惡魔書記官,以及「奴隸主」博德科利的解析進度,已經達到了3條……

難道3條是上限?

刪誰?

魔王的肯定不可,畢竟遇見他的次數不多,記錄也最為珍貴,剩下的兩人……李閱思索片刻,覺得只有「奴隸主」博德科利的解析難度不大,可以不保存;布迪博格是藏書庫的主人,早些解析掉他必然會對近期的行動幫助最大……

於是李閱刪除了博德科利的紀錄,保留了魔王、小惡魔書記官以及布迪博格的紀錄,對惡魔圖鑑的邏輯也更了解了一些——激勵寄宿者收錄更多惡魔,提供幻化變身甚至是召喚異界惡魔的功能,但也有能力有限的時候。

比如保存記錄,比如幻化出的形體雖然是實體,但也不完全「真實」——按照李閱對凋零之歌的了解,這種釋魂曲對骷髏一族的骨骼是有洗體效果的,不過彈奏時,幻化出的骨骼卻對凋零之歌毫無反應,顯然李閱沒有辦法通過這個辦法提升。

確定布迪博格不再注視自己后,李閱停下彈奏,撿起剛剛掉落廊下的魔法徽記,再回頭看看沙發邊的骨劍,檢視起了這次的戰利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七章 還可以演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