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臉

第四十一章 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臉

那拳挾裹著紅與黑的慘光襲向了戴門本本的頭臉,卻在探到頭蓬下的一瞬間彷彿被摺疊了一般倏然消失,然後又突兀地出現在波什自己的面前。

砰!

波什被這一拳打得半張臉溶解,一些像是眼珠與碎骨一樣的東西崩了出來,濺到了李閱身上,又粘又燙,劃破了晶瑩剔透的骨。

李閱後撤一步,又驚又喜——顯然那聲音施加了什麼咒法,讓波什攻向戴門本本的拳頭打在了他自己的臉上,打掉了半張臉……

這就是封閉戰訓時「禁止傷害」?剛剛粘稠的空氣就是一種法術?

李閱覺得彷彿拿到了免死金牌。

「恭喜你,為自己贏得了一個滿月的禁閉。」戴門本本嘻嘻笑說,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參加封閉戰訓,早就了解到自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

但聽著戴門本本的嘲諷,李閱又升起了些許疑惑——一個滿月的禁閉?封閉戰訓不是總共才一個滿月么?一旦動手,就禁閉一輪游?

彷彿是被戴門本本噁心到,那令人頭痛的聲音沒有按照小惡魔書記官預言的來:「我想……你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魔王司令的子嗣,惡魔遠征軍的騎軍指揮官,波什……」

伴隨著那如同剜骨的聲音響起,光芒將地面鋪滿,干擾著李閱感知的模糊感也瞬間消散,讓李閱感知到了此處的環境。

空蕩蕩的一間石室,四面封閉,唯有西側正中的一個燭台微微發光;那光雖然閃閃爍爍,卻能照亮石室中最黑暗的角落,也讓李閱終於得以認識到這一期封閉戰訓的「同學」。

剛剛動手的波什全身紅皮,背生雙翅額上帶角,是一副標準的肌肉惡魔的長相,此刻半邊臉還處於溶解狀態,隱約看得到被打得不成型了的眼眶,和剩下的半張臉上顯露出的深深的怨恨。

波什身後的兩個親衛也是一樣表情,個頭上只比波什矮上一點,大概也有兩米五所有的高度,加上他們的翅膀的話,無疑是同學堆中最高大也最站地方的三人組。

而且李閱在觀察他們的時候發現,波什身後的兩個親衛臉頰比波什窄一些,線條也稍微柔和一些,尤其是身上的甲胄並未像波什一樣完全包裹,而是露出了腰間,有可能是女性?

三人組對面,當然是剛才一直出言挑釁的戴門本本,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臉,不斷抖動著的鐵鏈……

此刻終於光亮,戴門本本看著波什那溶解了一半的臉,突然嘻嘻笑了起來,然後抽出羽毛筆和羊皮卷,就這樣開始速寫了起來?!

「嘻嘻嘻蠢屎……太好笑了,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臉……像是魔繭生你的時候遭遇了火山爆發……」戴門本本迅速記錄,波什的表情也愈發精彩。

那瀰漫開來的憤怒似乎都影響到了李閱,讓李閱不由自主地生出一股狂躁之意,想要用手中的骨劍劈開戴門本本的臉,或者破壞眼前一切所見之物。

這是波什的某種特質或者法術?李閱勉力壓下腦海中的破壞欲,努力平復心情。

「哦我親愛的波什大人,您是否需要治療?價錢十分合理哦?」波什身後的大肚腩胖子邁了兩步,于波什的面前低頭行禮。

李閱只看得到胖子的長相如同蛤蟆一般,整張臉綠油油的,一雙大嘴咧到臉的兩邊,差一點觸碰到一雙小耳旁的兩個巨大的耳環;同時,胖子的手上也戴滿了各式各樣的寶石戒指,有大有小、有獨戴有疊戴,一副暴發戶的樣子……

幾乎所有能夠佩戴飾品的地方,

都被胖子推滿了各式各樣的寶石與金銀,就差在頭頂加上一頂冠冕。

「哦還沒有自我介紹,我是惡魔商人賣賣,假如隨您出征的話,我就是您的鑒定官。」綠蛤蟆咧嘴笑說,「如果您需要治療,找我的話……您只需要付出一顆完整的魔石作為酬勞,如果您覺得貴的話,三顆魔石的渣滓,我也可以為您推薦能夠幫您治療的人選……」

「閉嘴。」波什咬碎了一顆即將脫落的獠牙,向身邊的親衛使了個眼色。

親衛從口袋掏出了一枚魔石扔到了賣賣的手中,賣賣一口吞下,嚼了嚼,眼中露出滿意的神色。

只見賣賣的戒指倏然亮起,一團柔和的白光包裹了波什溶解的半邊臉,很快止住了溶解的態勢,並且肉眼可見地回復了原樣。

這位惡魔商人的身上很有貨——李閱如此想著,瞟了賣賣一眼。

賣賣彷彿感知到了什麼,突然回頭,咧嘴笑笑,看了看李閱手中的骨劍。

「嘖嘖,多狠呀,為什麼要治療?你們純血惡魔不都是硬漢?不是最喜歡帶傷上陣了嗎?」戴門本本還穩穩拉著波什的仇恨,搞得李閱甚至覺得這位備選的惡魔書記官身上……也有一個惡意收集系統。

波什「哼」了一聲,狠狠攥了攥拳頭,然後環視四周……

【惡意+299】

這是連觀眾也恨上了?李閱不由覺得欣喜,挺直了搖桿。

「商人、骷髏、夢魘女魔、魔狼、祭司、影子……」波什強壓怒火,無視掉戴門本本的挑釁,一個一個掃過這一期封閉戰訓的同學們,一臉不滿意的樣子,「未來的惡魔遠征軍……就由你們這些廢物構成嗎?那叫魔王城如何君臨凱歐斯大陸?」

李閱的感知也伴隨著波什的眼神挨個掃過場中高矮不一、胖瘦各齊的魔物,發現同期的同學共有十一位,除了惡魔書記官戴門本本以外,都是第一次來參加戰訓的樣子,相比較與波什別苗頭以外,更在乎此地的環境。

而也就是在波什掃過眾魔物后,一個極具神聖氣息的白袍身影倏然出現在了燭台的火苗中,毫無預兆,冷冷凝視。

火焰忽明忽暗,焰內白袍升到了外焰處,隨後內焰似乎有無數張惡魔的臉孔升起、變幻,互相吞噬著,讓燭台亮起強光。

蠟燭飛速融化、蠟液開始滴落,先是如同傷口處湧出的膿液,而後竟然如瀑布一般由焰芯一股腦滾落下來,絕不與蠟燭本身體積成正比!

緊接著,蠟液固定成了一座城堡的模樣,上面禁錮著無數種惡魔的臉龐;燭火熄滅,光芒轉而從城堡蠟像中散發。

而白袍的身影一步跨出了燭火之外,此刻就站在城堡的蠟像旁邊,斗篷下露出了尖銳的下巴,下巴旁是上百隻蠕蟲盤虯錯節,半邊身子鑽進下巴中,剩下的半邊不停擺動。

李閱腦溝一緊,頸骨嘎嘎作響,無可抗拒地低下了頭,深深向那白袍行了一禮。

其他所有的魔物也是一樣,無論是嬉皮笑臉的戴門本本,還是怒髮衝冠的波什,在這股威嚴下都毫無抵抗之力,唯有低頭。

這讓李閱猜到了這位白袍老者的身份——第21任魔王的老師,封閉戰訓的主導者,晉級學的課程負責人,門托。

「禁止傷害,違者禁閉……」門托下巴上的蠕蟲突然嘶叫了起來,而那千百種嘶叫聲重疊,竟然組成了一句完整的惡魔語。

門托重申了一下封閉戰訓的第一原則,李閱也強忍著不適,深深將本體藏在自愈之骨的頭骨下,甚至不敢將念力投向門托。

「戰訓開始……你們的第一課……是進入血河……」門托緩緩念著他的惡魔語,「這姑且……這也算得上是……你們的一次測試……」

開學測驗?李閱一驚。

「我們將從這場戰爭中……了解你們每個人……的狀態……和能力……以決定賜福……」

沒聽老米尼說過啊?哦不對老米尼沒有參加過這個流程……

李閱覺得自己也許還是草率了。

而且「賜福」又是什麼?難道是什麼珍稀的獎勵?

應該是的吧?畢竟面前的這位是魔王的導師,拿得出手的必然是稀罕貨,興許就能幫助自己在魔王城更好地存活……

「請……不要死去……」門托下巴上的蠕蟲瞬間枯萎。

不等李閱繼續思考,門托話音一落,封閉的石室突然從所有的接縫處冒出汩汩鮮血,挾裹著所有的受訓者一起,進入了血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怎麼會有這麼好笑的臉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