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血繭

第六十四章 血繭

「哥哥……」米妮看見影子的變化,下意識搖了搖李閱的腦子。

「什麼是『結婚』?」影影單獨列舉出了一個辭彙,表示無法理解它代表的含義。

「就是兩個魔物……生活在一起?」米尼米妮雖然沒有接觸過影子惡魔,以為它是自己的幻覺,但這並不影響她乖巧地給出答案。

與此同時,李閱醒來,迷迷糊糊地感知到了地上的影子變化。

「然後呢?結婚……就會變得更加強大?」

「影影?」李閱立刻認出了這熟悉的溝通方式,一邊操控骨架重組身體,一邊把米妮護到了身後——印象中影影彷彿只對人類抱有很大敵意,但無法確定他對弱小魔物的態度。

「哦,你醒了,我們在聊什麼是『結婚』。」影影繞着李閱和米妮轉了一圈,「你和它結婚了嗎?」

「沒有,她是我的隨從米妮。」李閱當然不打算向影影暴露自己與米妮真正的關係,飛快思考如何補救。

「哦,結婚會讓我變得強大嗎?」影影似乎不怎麼在意米妮與李閱的關係。

「不會。」李閱生怕影影下一秒就向自己求婚,「結婚是米尼米妮的生存方式,他們從出生到死亡都有另一隻米尼米妮相伴,繁衍新的米尼米妮……」

李閱說着,看了米妮一眼,不確定是否回答正確;米妮撓撓頭,也是一樣的不確定。

「哦,那你是她的米尼?」影影的好奇心似乎永無止境,並且總能戳到讓李閱不知如何回答的點。

「不,我是骷髏王子斯科爾瑞克,她的米尼在藏書庫睡覺。」回答的同時,李閱忍不住用惡魔圖鑑檢查了一下自己的狀態。

【當前對象……狀態:平常/汲取/補完】

沒有「可憎」,李閱放心了不少。

「原來是這樣,米尼米妮可以結婚,繁衍新的米尼米妮。」影影總結了一下收穫,「真的是很好的知識,謝謝你們。」

李閱不知道是該表示認同還是指出他的誤解,想了片刻還是決定翻篇為妙:「你剛才一直在這裏?不休息么?明天還要上課。」

「我在感悟你的『賜福』。」影影的回答令李閱驚愕,「是一種令人討厭你的賜福嗎?剛才我有想殺死你的衝動。」

「這隻米妮也有,她打了你,替我出了氣。」影影伸出一條細長的手臂,拍了拍米妮的圓腦瓜。

米妮發覺影影是活着的魔物后,也頗為好奇地用手指觸了觸那影子,然後在影影的操控下胳膊抖成了波浪,憨憨發笑。

李閱沒有想到影子惡魔會這麼敏銳,居然瞬間就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難怪戰場上會有「偵察」相關的擅長……

「嗯,是一種名為『可憎』的賜福,不規則生效,我也不知道能有什麼作用……」李閱沒說的是,自己從門托那裏要來了六種賜福,就像是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危險集合。

「有些惡魔是通過他人的憎恨使自己變強的,遠征軍里就有這樣的惡魔。」影影擺出一副專家的語氣。

「哦?哪種?」

「鋼鐵城之戰里沒有這種惡魔,但是深淵巨口裏面有。」影影一答,李閱驀然想起影子惡魔的分佈地點正是「深淵巨口」,看來這也是他的誕生地……

「深淵巨口?」李閱心念一動,在「汲取」的作用下,不由自主地問起了更多。

「對,波什他們就在那裏出生,大部分純血惡魔都是從裏面的『血繭』誕生,同時也是關押強大惡魔的地牢……」影影十分樂意地介紹起了深淵巨口,

「我就是從血繭的影子中誕生,總能聽見血繭的心跳聲……」

「現在也能聽到?」李閱沒想到這麼輕鬆就知道了血繭的來歷——記得惡魔圖鑑中的「習性」描述中,影子惡魔的習性與影生之物息息相關,那從小與血繭和純血惡魔為伴的影影,難免會對變強和繁衍有很深的執念,對人類也有很大的憎恨。

「能,尤其是隕石落下來的時候,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影影從米妮的影子中倏然擴張,用黑與灰復刻出了鋼鐵城上隕石落下的圖景。

身為惡魔,很難戰勝本能——這一點李閱早在斗獸場的時候就體驗過,當時的敵人不僅僅有魔狼戰士芬迪斯,更有腦靈本體的心魔,和對上位腦靈天生的畏懼感。

「對了,你的怪人拼圖呢?試過了嗎,怎麼樣?」李閱無法用惡魔圖鑑解析惡魔遺物,既然告知了影影「賜福」的內容,想要理所當然地交換一些情報……

畢竟參加封閉戰訓的惡魔中,似乎只有影影更偏向善意,加上血河中共同戰鬥的經歷,李閱覺得影影是一個潛在的盟友。

「還沒試過,當時如果不是米妮打了你一下,我就要用你試一試了。」影影的回答絲毫不見情緒波瀾,也不含有惡意,但讓李閱懷疑自己剛剛的判斷。

「不過它的反饋……表示不會在藏書庫對付受訓者,所以也沒辦法在你身上試試他們的戰鬥力……」擺弄著文字,影影從影子中突出了一個圓形的球,是數個怪人拼接而成。

米妮似乎感覺到了危險,向李閱的身後縮了縮。

「不過我可以用米尼米妮試一試……」影影說着,一頁人皮落地,瞬間腫脹,蠕動成了一個怪人的樣子。

那怪人腰以下只有一條粗壯的大腿,腳底板上生著一張遍佈層層獠牙的血盆大口,邁步時不斷有口水滲出、落下。

獨腳怪人一落地,懸浮着的怪人拼圖中剩下的怪人也都蠢蠢欲動,宛若一個被剝開的洋蔥,一層層開始散落……

「我不想知道了,請收回。」李閱用意念包裹住獨腳怪人,限制其行動,卻發現這怪人力氣奇大無比,即便李閱用盡全力,也只能稍稍拖慢他的步伐。

「……好吧。」獨腳怪人已經跳去了娛樂室的中央沙發,又被影影硬生生拖着影子拽了回來,再強行按回到怪人拼圖中,以全新的角度嵌在一起——獨腳怪人的腳緊緊貼著狗怪人的嘴巴,腳上的污垢正好潛入狗怪人的牙縫。

「你不想要米尼米妮死亡?」影影當然不是蠢貨,從李閱和米妮的相處中,已然察覺到了李閱的想法。

「米妮替你出過氣,你不喜歡她?」李閱反問,「而且米尼米妮是封閉戰訓的侍者……」

影影粗暴打斷:「什麼是喜歡?」

「就是她替你出氣,你感覺到心情舒暢,就是喜歡。」李閱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可以扭曲惡魔的認知。

「哦,那我也喜歡你,在你不『可憎』的時候。」影影微微擴散,「你的骷髏海很好。」

李閱有一種錯覺,覺得影影可能又要跟自己結婚。

「既然不能隨便殺喜歡的族群,那我只好換個對象……也許可以明晚用老師試一試……」影影一行冷漠的文字又讓李閱心驚——受訓者不可互相傷害,卻可以直接對老師們出手……

這是規則的制定有問題,還是在鼓勵受訓者拿老師試招?

李閱不由得擔心起明晚的老師,更好奇自己最在意的「晉級學」被排在什麼時候:「明天什麼課?」

影影拖動李閱的影子,來到娛樂室的入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四章 血繭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