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瀕死

第六十九章 瀕死

「弱小,等同於罪惡。」李閱現學現賣,直接將影影的總結丟給了布迪博格,意念一刻不離「召喚」按鈕。

「真的嗎……我弱少嗎?」布迪博格借博德科利說話,嘴巴開闔,偏偏漏風,難聽難懂。

「是的,你很弱。」李閱通過惡魔圖鑑的解析速度判斷出了布迪博格的狀態,知道他眼下連魔狼芬迪斯亦是不如。

不過……對上腦靈的自己還是可以完全碾壓,所以絕對不能露怯,不能讓布迪博格發現自己是腦靈,「斯科爾瑞克」要演到底。

「那麼你可以死一死……」博德科利的語聲還不是很連貫,其間夾雜著惡犬的嗚咽,「攻擊一隻惡魔的同時……要有死亡的覺悟……汪……」

李閱一想的確如此,血河中魔狼芬利就是這麼死的。

「剛剛發生了什麼?你吸收了全部腦靈?」李閱一邊拖延時間解析布迪博格,一邊評估自己未來的安全程度。

「少了……一隻……」布迪博格還沒有積攢出離開此地的力氣,或者是已經足夠了,但正在用於防備面前的骷髏。

「哦,那隻腦靈,歸我了,我吩咐它去收集骨頭……」李閱正好解釋自己的去向,「或者已經死在了哪裡吧。」

【解析中……26%……】

「下一個綠時就會有答案……」布迪博格恢復的速度極快,博德科利的嘴巴已經不再漏風,「如果它死掉了,下一個綠時會在藏書室中復生……」

「那麼你呢?假如你死了,會在這裡復活?第七……藏書室?」李閱至今也不確定布迪博格的來歷,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了第七藏書室的門口。

「也許吧,你要試一試嗎?」布迪博格終於重新懸浮起來,環抱著他的死屍、博德科利、惡犬們同時望向李閱。

「也許……我真的會試一試。」李閱一抬手,藉機招來了第十三藏書室門口的骨劍,但其實也僅止於此了。

但同一瞬間,博德科利與三隻惡犬爬出了布迪博格的腦子,隔在了李閱與腦靈之主中間,防備之意盡顯,卻有些力不從心,惡犬口中流膿。

場面劍拔腦脹,李閱咯咯一笑,耍了個輕靈的劍花別回腰間:「以我對歐基布基的了解……這位斗獸場之王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就算你活過了今夜,但斗獸場里還是有無數個角鬥士、無數場戰鬥在等著你,直到你死亡。」

一邊心戰,一邊拖延,全是試探。

【解析中……41%……】

「關於這個……」布迪博格的腦筋抽動,「我已經在『它』的腦袋裡……找到了答案……」

言語間,博德科利突然伸出手指,指著自己那依舊有些凹陷的腦子說:「下一個滿月之前……布迪博格都會贏……但贏得很艱難……而下一個滿月的殺戮杯決賽……第五場……就是腦靈之主的死期……」

那被吸收了一半的奴隸主,以歐基布基麾下角鬥士的口吻,訴說著當下這副身體主人的死期——李閱感受著面前荒誕的一幕,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評價。

原來……布迪博格甚至可以從博德科利的腦袋中撬出情報。

「所以……或許……斗獸場……可以變得很適合我……」布迪博格換回自己的語氣,「在下一個滿月之前。」

布迪博格這番話有太多李閱不解的事物,卻又沒辦法直接發問——以斯科爾瑞克的性格,不會對腦靈的能力或者打算有太多好奇,對布迪博格產生惡意已經是它最自然不過的反應,

說多了的話,很可能會引起布迪博格的懷疑。

所以李閱沉默。

【解析中……63%……】

「你可以滾了。」沉默片刻,李閱意識到無論接下來主動做什麼,都不是「斯科爾瑞克」的作風——要麼當即動手,要麼叫布迪博格離開,不可能與腦靈之主一直閑聊,聊到惡魔圖鑑收錄完畢。

而顯然李閱不打算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對布迪博格出手,更不打算引起他的懷疑,所以寧願錯過這一次分析的機會,也要儘快結束這次「交談」。

正好,也可以試探出布迪博格的真實狀態——到底是要逃還是要打?

結果布迪博格沉默了。

「很遺憾……我還不想離開……」布迪博格居然選擇主動留下。

這不禁讓李閱懷疑他還沒有回復行動能力,此刻也與自己一樣,是在拖延。

於是氣氛陡然之間變得微妙起來,場面也有些滑稽——一個打腫臉充胖子,假裝殘暴,似乎想要獵殺腦靈之主;另一個明明傷重未愈卻硬擺空城計,假意聊天。

隔著屍體、骨劍、頭骨,實際上卻是兩個腦靈面面相覷。

【解析中……77%……】

「封閉戰訓……已經開始……你還在中層遊盪……是要……做什麼……」布迪博格轉換話題,聽得李閱愈發認定腦靈之主走不了路。

「關你屁事。」李閱指了指第十三藏書室門口的沙發,「讓我過去。」

可是布迪博格保持漂浮已經竭盡全力,想讓路也做不到。

「還有一些時間……如果你一意要呆在外面的話……或許我們可以互相幫助……」布迪博格突然談起了互助,李閱不知道他是真的有求於斯科爾瑞克還是藉機拖延,但是結合當下微妙的氣氛,想來是後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不過這倒是令李閱想到了一個此前沒想通的問題:「歐基布基說你欠他一次,欠他什麼?」

這也是李閱最後的試探——解析即將完成,腦靈之主即將被收錄至惡魔圖鑑!

當初歐基布基來藏書庫抓人,提到「欠的一次」后布迪博格當即屈服——李閱想不通惡魔與惡魔之間還有什麼無法反悔的交易,巧了兩隻腦靈都想拖延,現在不問更待何時。

「啊……那是一百多年前了……你可能還只是一具屍骨……」布迪博格嘆了一聲,居然非常配合地講起了故事,「當時我還沒有名字……還只是一隻弱小的腦靈……遊盪在這裡……遭遇了拉蒙特家族的勇者……」

【解析中……84%……】

故事泛善可陳,無非就是當年弱小的布迪博格陷入險境,-恰好撞上歐基布基,歐基布基為布迪博格解圍的同時,也藉機簽訂了一份惡魔契約——當然了,是布迪博格償還3次債務,如今已是第三次,只要布迪博格熬過斗獸場,就再也不欠賭魔什麼了。

本來簡短的故事被布迪博格講得冗長,然後李閱就充分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布迪博格何至於如此拖延?

這貨一定還沒有痊癒!

假如真的被他回復了狀態,會不會進而對自己產生新的惡意?

畢竟周旋到現在,李閱靠的可全都是內心的勇氣、「召喚」按鈕的底氣,和熟練扮演斯科爾瑞克的演技……

一旦局勢再發生變化,很大的可能性會向對李閱不利的狀況傾斜……

看來只能刺激一下布迪博格了——李閱聽腦靈之主娓娓道來,如此想道。

而也就在此時,惡魔圖鑑彈出了提示。

【解析完成……惡魔圖鑑收錄No.1101——布迪博格】

【當前對象……狀態:瀕死/恐懼】

李閱暫且略過圖鑑的介紹,直接望向布迪博格的當前狀態,也終於得到了答案——恐懼?瀕死?

恐懼眼前這位骷髏王子?

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那還等什麼?

李閱靈機一動,卯足全力,意念外放、單劍指天。

然後……念出了一串能想到的,最為詭異的咒語。

「天靈靈地靈靈!急急如律令!」中文,布迪博格一句沒聽懂。

李閱橫劍、前指,擺出一個劍訣,骷髏頭陰森發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九章 瀕死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