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你像1條毒蛇

第七十五章 你像1條毒蛇

作為穿越者,李閱不覺得自己的表現天衣無縫——這個世界有太多無法理解的力量,沒辦法針對性地遮蔽,並且血河中自己的作為門托都看在眼裡,甚至還生出了疑問。

為什麼不深入?

這是門托第一個關鍵問題,而李閱的答案其實也很簡單——我是人類,即便知道是假想,也會下意識地迴避屠戮平民來增加優勢。

那麼明知如此,明知李閱不是典型的惡魔作風,門托還是進行了「賜福」,甚至還是六合一的賜福……

門托的目的又是什麼?

李閱思來想去,覺得結論只有一個——這位魔王導師並不一味追求殘暴,也不在意自己的戰鬥方法和真實身份,甚至還頗感興趣。

所以才有了那句反問。

「你好像……對我很感興趣?」李閱知道門托有能力查看「禁閉」中的魔物,但不認為他會費神與波什或者是芬利交流。

而目前,李閱能夠猜測到門托對自己感興趣的內容僅有兩個——穿越者的身份,惡魔圖鑑的存在。

會是哪個?

結合門托的詢問,李閱猜想答案是前者,至少也與前者有關——身份可以決定選擇,惡魔圖鑑只是工具,無關所謂「道路的決定」。

「你很聰明,也很愚蠢。」門托沒有回答李閱的問題,反而評價了一句。

李閱心向我特么當然愚蠢,不然也不會代入感那麼強,死了一大群米尼米妮都要暴怒如雷,還想反殺惡魔軍團長波什……

「你同情弱者,不畏強者,敢於行險……」門托終於不再諱莫如深、說那些讓人摸不到頭腦的話,而是緩緩解釋了起來,「斯科爾瑞克……布迪博格……波什……你反抗他們,偽裝他們,像是一條毒蛇一樣尋找著他們的弱點,伺機而動……」

李閱一時間失去了言語能力——門托居然完全看透了自己來到藏書庫之後的一舉一動……這是怎麼做到的?

明明在封閉戰訓開始前,魔王導師根本沒有理由注意到一隻反叛的腦靈才對。

「這裡是我製作出來的空間,這裡的『時間』由我決定。」門托似乎看穿了李閱的疑惑,重讀了「時間」二字。

李閱放棄掙扎,假想門托可以回溯時間,查找到來到藏書庫的每一個「李閱」,也就自然看到了自己所有的作為。

「你是一個很特別的魔物。」門托抬頭,言語重重地點在了李閱的腦海。

對,在這個世界的認知中,無論李閱做了什麼,其本質上,都是一副魔物的身體。

「所以我覺得你很有潛力。」

「成為魔王的潛力。」

「我想要一個很特別的魔王。」

「所以我會凝望你。」

「對,凝望。」

「我不會真的做什麼,也不會要求你做什麼,而是為你指一條路。」

「你會不會死在這條路上……那是你的故事。」

「所以,我再問你一次,你決定了嗎?」門托下巴上的蠕蟲分開兩側,「一條充滿憎恨與戰鬥的路,還是一條隱匿而不被查知的路?」

李閱有一種再度穿越了的感覺,此刻彷彿在門托的左右身邊看到了兩個手掌,掌心中分別窩著一粒紅藥丸和藍藥丸。

信息量很大,李閱能聽懂門托的話,卻無法從這些話中讀出一個條理。

門托期待一個很「特別」的魔王,為什麼?

為什麼是自己?

為什麼不是自己?

不被時代局限的視角,

加上莫名的「能力」……李閱也承認了門托的的「另眼相待」。

門托提供了兩條路,一條就像是可憎、矚目、反逆那樣兇險,一條則像是隱匿、汲取、補完那麼低調?

對應的,門托會指出路徑上的特定節點,傳授一些技藝,讓自己有走到底的可能?

前者是龍傲天,後者是悶聲發大財?

假如沒有惡魔圖鑑的話,李閱一定會選擇後者,但現在有,李閱全部都想要——此刻李閱還不確定門托是否察覺到了惡魔圖鑑。

「有關你來路不明的能力……我不感興趣。」門托再一次看穿了李閱的想法,「我是老師,不是小偷,我希望每一個學生都有強大的可能性。所以你那來路不明、不屬於腦靈的能力……是我此刻出現在這裡的一個原因,但那並不重要。」

李閱腦筋抽動,終於聽到門托點破了自己的本質。

「你的選擇才重要。」門托毫不在意,兜兜轉轉又繞了回來,「哪條路?」

「我不選。」李閱猛然抬頭,「我走哪條路,最終成為什麼,都不會與你有關。」

李閱還記得在選擇賜福時與門托的交談——不要與惡魔討價還價。

那麼在李閱的認知中,更不應該與惡魔達成任何契約——即便是聽起來最實惠最有好處的那種,可能背後的代價,也是自己無法承受的。

門托的蠕蟲狂擺:「你不怕死?」

「你不會殺我,至少現在不會。」李閱早就確認了這一點,話語也更加坦然。

「你好像對『晉級學』很感興趣?」蠕蟲緩緩抽動,像是惡魔在招手。

李閱沉默,不喜歡這種被看透了的感覺。

「你好像……很關心兩隻米尼米妮?」蠕蟲靜止,門托凝望李閱。

李閱腦溝一抽。

「你很聰明,也很愚蠢……」門托再次說出了他的結論,「你的戒心非常幼稚,但,我可以理解……」

李閱的確覺得自己很幼稚——也許魔王導師動動念頭,就可以侵佔自己的靈魂為所欲為,而自己還守著一條明明守不住的線,忤逆門托的意志。

不過這是李閱的堅持,也是李閱盡最大的努力,在心靈上保持獨立。

「我承認,你學習得很快。」沉默片刻,門托放鬆了些,「知道不要與惡魔討價還價,也不要與惡魔做交易?看來我的賜福還是有些用處……」

李閱知道門托是在揶揄自己——明明接受了全部的賜福,卻要在此刻彆扭。

「好吧,這不是一次交易,這是施捨。」門托攏起雙手,「這樣,你還會拒絕嗎?」

「那要看你施捨的是什麼。」李閱都彆扭到現在了,自然要彆扭到底。

「哈哈哈……哈哈哈……」門托笑、停頓、再笑,然後靜靜盯著李閱,彷彿是要記清楚當下這個情景,過後反覆回憶。

「你不是想學晉級學?我可以現在教你。」門托攤開手掌。

開小班?李閱腦筋一轉,不確定門托是不是要坑自己,也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被坑的價值。

「這不是什麼秘密,」門托似笑非笑,「腦靈脆弱不堪,根本無法與純血惡魔、影子惡魔等天生強大的惡魔相比,更加沒有已知的魔法儀式和晉陞道路……」

李閱的心涼了一半——沒有那種能夠驚動天象的儀式?也沒有描繪著終點的餅?連晉陞道路都沒有?這要怎麼才能確定自己要走的路?

彷彿是感知到了李閱的低落,門托補充了一句:「不過身為腦靈,卻也有獨有的優勢……」

「而且還從來沒有過腦靈可以成為魔王,所以這才有趣……」門托上下打量李閱,「結合我的經驗,和我所看到的,可以給你一些晉級方面的建議,至於要不要相信我,你自己判斷。」

砒霜還是蜜糖?

可能所有的「選擇」,最終都會以此收尾。

「教我吧,」李閱真摯,「老師。」

只要吃在嘴裡的當下是甜的,能飽腹、能殺波什,過後再想辦法解毒便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十五章 你像1條毒蛇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