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好可怕的骷髏

第八十六章 好可怕的骷髏

「動靜還是太大了……」李閱翻找備案,目光在布迪博格與魔狼芬利之間游移。

布迪博格也是驚疑不定——他想不通為什麼短短几天的時間,藏書庫會發生這麼多極其突然的變化。

雖然封閉戰訓開始了,不少背景雄厚的惡魔聚集於此,添亂在所難免……但從前他們都是在混沌之門裡面鬧,怎麼這回跑到了外面?

又偏偏是在自己被歐基布基脅迫參加斗獸場、受了這輩子最重的傷的時候?

【骷髏殺了純血惡魔……骷髏還要殺魔狼芬利……好可怕的骷髏……幸虧那次逃得夠快……】

布迪博格下意識想要退縮。

魔狼芬利也是同樣驚疑不定——對腦靈不甚了解的他,不知道布迪博格是敵是友,更不知道這位傳說中的腦靈之主會如何應對這種場面。

【它就是布迪博格?它來幹嘛?給腦靈報仇嗎?】

魔狼芬利雙腳撐地,打或逃只在一念之間。

而這些心理活動落到了李閱腦海中,馬上放鬆了即將按下的「召喚」按鈕,瞬間分裂成了七個完好的「斯科爾瑞克」,以數量造成壓力。

於是第十三藏書室門口,八個斯科爾瑞克,八雙黑洞洞的眼睛望向布迪博格,釋放著無窮無盡的殺意。

「天靈靈地靈靈!」八個斯科爾瑞克展劍,齊指腦靈之主布迪博格。

布迪博格倏然一驚,爛泥變形,那剛剛重有人形的博德科利拔腳就逃,攀爬著眨眼消失在了通向上層的階梯。

【回去上層就不會死……】

而聽到了布迪博格心聲的李閱若有所思,愈發好奇藏書庫的上層到底有什麼布置——兩次了,布迪博格都覺得回到上面就不會死……

也許要找機會上去……看看布迪博格的底牌……

不過眼前還有一個目標——李閱借著剛剛蓄起的勢頭,八柄骨劍齊刺魔狼芬利的下腹,其中一把烏光凌厲,另外七把徒有其表。

以魔狼芬利的戰鬥直覺,當然能夠察覺到哪把骨劍最具威脅,調轉身軀以手撐地,以遠超惡魔親衛的速度反擊李閱本體!

李閱本體被一爪擊裂,剩餘的七把骨劍雖然也刺中了芬利,但僅僅留下了幾道血痕。

芬利頗受鼓舞,針對著李閱的本體扭轉身軀,狼爪從各個角度紛至沓來,很快打得李閱站也站不穩。

「還是太容易失衡了……」戰鬥中,李閱再度發現了這副身體的弱點——要是能把骨頭連接在一起,可分可合就好了……

等下,不是有裝訂線?

可惜現在再嘗試這個不太來得及……

當然了,李閱可以換一副身體與芬利纏鬥,但沒必要。

當魔狼芬利的狼爪自上而下劈落,那能夠擊碎李閱頭顱的一擊襲來,李閱釋放骨河,轟隆隆地倒轉,碾向半空中撲擊下來的魔狼;而真正的骨劍就如同骨河中的一根致命的針,隨時都會絞爛魔狼的下腹!

芬利感受到了危險,變招捂住下腹,繼而被骨河擊飛,四肢著地落在了第十一藏書室的門口;李閱不給芬利反應的時間,自身也融入骨河,順便換了一個狀態相對較好的頭骨,如潮水一般卷向走廊上的芬利。

芬利一邊揮舞狼爪擊打浪頭,時不時爬上中層走廊的天花板、側牆,始終保持著自身的行動範圍,不被骨河抓住——能佔滿禁閉室的骨河填不滿中層的走廊,似乎很難追上行動迅捷的魔狼芬利……

但這是李閱故意留下的破綻——殺惡魔要講方法,

打不過的要嚇跑,打得過的嘛……則要讓他相信他也打得過。

芬利看準機會,一頭探入骨河,狠狠咬向那遍布焦痕的頭骨!

在芬利的認知中,這顆頭骨就是李閱的本體,咬碎它,戰鬥就結束了;而頭骨本身自然是李閱故意為之,藉機抓准了魔狼芬利的行動線路,將一縷烏光隱藏在流淌於地面的骨頭細流中,直到芬利咬上頭骨,才倏然挺直、刺出!

「哈!」芬利竟然早有防備,扭身堪堪避過,並嚼碎了李閱的頭骨——無數骨質爆出、散溢,可骨河依舊氣勢洶洶。

【咬我的狼屁股……不是這個骨頭……】

魔狼芬利發覺自己無法完全分辨李閱的本體,知道除非把骨河完全吞噬,否則沒有辦法殺死李閱。

【合作……回去與波什合作……】

一個正確的念頭在芬利腦海中回蕩,魔狼的目標也從擊殺骷髏變成了回歸混沌之門。

李閱知道不能再耽誤,默默嘆了一口氣,交出了一張底牌——亡靈詠嘆。

李閱當然可以第一時間發動「亡靈詠嘆」,只不過原本的計劃中就有很大「隨機應變」的成分,所以不得不盡量保留手中的底牌;不過此刻魔狼要逃,逃走就可以把這場戰鬥的所有情況告知波什……

這與李閱的戰略目標相違背,所以不能再節省。

魔狼芬利緊抱下腹,一頭扎入了骨河,從左下側衝破了阻礙,只要再一發力就能竄去混沌之門。

可也僅止於此。

燭火明滅,無數冤魂自石縫、廊間湧現——它們有的抓向了芬利的身軀,有的在芬利耳邊囈語,有的瘋狂撕扯著芬利的靈魂,直接將這位來自禁忌森林的魔狼王子壓到在地。

對於惡魔來說,冤魂們並不陌生,但是如此大規模的出現依舊超過魔狼的認知和處理範圍,導致他的狼毛根根直立、狼口長嗥,卻無法對冤魂們造成任何影響,很快陷入了絕望、混亂與恐懼交纏的境地,無法行動。

「翻過來……」骨河的流淌漸緩——無主的冤魂們是自死靈界直接召喚而來,耗費的都是李閱自身的魔力,差點在一瞬間便將李閱抽干。

要不是李閱已經將自愈之骨與骨劍變成了自己的感應物,此刻就算魔狼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李閱也沒有一點辦法傷害到他。

遵從「虛位權柄」的號令,冤魂們像是托死屍一樣將魔狼芬利翻了個面;李閱動念,緩緩舉起骨劍,挪移到了芬利那凹陷的下腹之上。

像是一根無力的手指,企圖在地面留下臨死前的意志,又像是一個縫紉機,釘著桌上動彈不得的布料——骨劍勉強地一下下輕點,毫無規律地亂划,將無法動彈的魔狼芬利開膛破肚,將他腹內的腸子扯爛,將他身軀中剩餘的每一點血液榨乾。

魔狼芬利的仇恨、驚駭與絕望隨著血液侵染地面而漸漸消散,最終化成一團狼屍;而狼屍上蘊含著的魔力突然波動,緊接著血骨肉被魔力挾裹,與書魔一樣升上了天花板,消失在了李閱的感知之中。

李閱皺起了腦溝——藏書庫的魔力都由腦靈之主掌控,就連新死的也算?

不過雖然魔力被抽干,李閱的腦海中依舊收到了惡魔圖鑑的提示,知道這一趟也不算白忙。

【擊殺高階魔物,獲得1惡魔點數,材料「魔狼之牙」,請確認。】

李閱收起一排尖銳的狼牙,也在一瞬間得知了魔狼之牙的特殊效果——自愈之骨可以不斷自愈,「魔狼之牙」則能夠在受擊的血肉上附加「流血」效果……

咦?要麼……換一口魔狼之牙?

李閱沒想到殺惡魔還有這種意外收穫。

望向藏書庫中層的一片狼藉,李閱重新梳理腦海中的計劃——書魔已死,腦靈接替了米尼米妮,波什親衛的兩條命也不在,魔狼芬利也不會窺探自己的脖子……

前兩步棋的目標達成,形勢順遂。

雖然亡靈詠嘆幾乎抽幹了李閱魔力,但是凋零之刺還可以使用,甚至還收穫了「裝訂線」與「魔狼之牙」這兩種材料。

惡意重回五千,是用來補充自愈之骨的數量,還是開發新材料?

惡魔點數積累到了3,也許可以消耗一些,開放新的惡魔圖紙模板?只有一副身軀已經不夠了。

下一步……要重整旗鼓,迅速把新獲得的材料換算成戰鬥力——比如改改模板,比如武裝一下小夥伴們……

李閱想著,正在構思一個全新的自己,卻忽然受到了「矚目」。

「你殺了……我兒子……?」

【惡意+4999】

果然,殺人家孩子,爸爸就會看過來……

李閱已經有點習慣了。

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巨大的狼頭,李閱得知了對方的姓名——魔狼王芬特烏斯。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六章 好可怕的骷髏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