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與惡魔的交易從不順利

第九章 與惡魔的交易從不順利

100點惡意是確認幻化為骷髏的消耗,至於後面的-1-1……其實是李閱的下一個新發現——在選擇了幻化骷髏之後,李閱發現幻化出的骷髏,可以根據自己的想法,對具體的外觀外貌進行微調!

伴隨著李閱對骷髏的骨骼粗細、骨質色澤等細節的調整,惡意也在相應消耗著。

也就是說,李閱在幻化骷髏兵時,可以選擇幻化成領頭的那個骷髏兵,也完全可以變成一個完全外貌完全不同的骷髏,十分方便。

當然了,眼下在測試階段,李閱沒有想太多,照著腦海中那位托著銀盤的骷髏的樣子,完成了幻化……

這時,腦靈強大的記憶能力得到了充分的體現——李閱甚至記得托盤骷髏大腿骨上每一道裂璺的細節!

見進展如此順利,李閱有些懷疑,懷疑「幻化」功能是為腦靈量身定製的——有這麼強大的偽裝能力,只要磨鍊演技,何愁不能在魔王城行走自如?

沉浸在對未來的聯想中,李閱完成了「幻化」的步驟,變成了一隻骷髏兵,站在了「菜地」的牢籠里。

無刀無甲,也不見了骷髏腰間的那串鑰匙——李閱確定,幻化並不能幻化出非是魔物自身的物件。

上下打量著自己,李閱感知得到腦靈的身體被幻化出的這副身體包裹住,意念能力沒有任何變化,卻能夠將骷髏的動作操縱自如。

齊步走……

李閱按照記憶,模仿托盤骷髏走了兩步,發現與印象中的毫無二致,不由得咯咯一樂。

緊接著,李閱走去那布滿荊棘花的牢門,用掌骨推之,紋絲不動——幻化出的形象具有實體,但力量不會得到任何增強,與腦靈本身無異。

只可以復刻外觀嗎……

李閱也忍不住升起了些許貪心,但很快被他驅散了——幾小時前,他還是一個斗獸場中的待宰羔羊,此刻有了對「未來」產生想象的資格,已是好運了。

想罷,李閱動念,收起骷髏外觀的同時也收到了一行系統提示。

【是否保存?】

是,於是,惡魔圖鑑的幻化欄中,多了一個李閱已經設置好的外觀。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而後的半分鐘里,房間里那孤零零的腦靈一會兒變成骷髏,一會兒回復成腦靈模樣,反反覆復十幾次,方才偃旗息鼓。

【惡意】還剩473,足夠李閱進行下一步嘗試——魔狼戰士的體型遠超這間牢房所能容納的極限,到時候會發生什麼?

撐破牢籠?

李閱放開感知,確認走廊靜悄悄的,看守「菜地」的骷髏們也許都去了斗獸場狂歡,短時間內似乎不會有人理睬自己……

但假如有呢?撐破了牢籠,下一步去哪裡?

李閱回憶來時的一路,反覆確認了逃往第五藏書室的路線,方才在惡魔圖鑑中找出了「魔狼戰士」的頁面,確認「幻化」。

【惡意-200】

這一次,李閱並沒有對魔狼戰士的形象進行微調,一是惡意並不充足,二是測試目的不同,儘快完成為妙……

下一秒,一隻魔狼戰士的形象瞬間撐滿了整座牢房,李閱甚至聽得到軀體中嘎嘎作響、進而被掰斷的骨骼聲!

牢房的大小沒有被影響分毫,就在狼頭被不斷擴大的軀體撐到腳踝處時,惡魔圖鑑彈出了提示。

【空間不足,幻化失敗】

李閱回復了腦靈模樣,一切像是沒有發生過。

但【惡意】沒有返還——李閱依舊是那隻被關押在牢房裡的腦靈,

只不過身上的存款少了很多。

還是要儘可能地收集惡意嗎……

得到了測試結果的李閱,也習慣性地聯想更多——幻化對於外部環境有要求,以後在用法上要酌情選擇。

解鎖了惡魔圖鑑的新功能,李閱理了理當下的思路,發現有了骷髏兵的身份……對於奪回那枚至臻魔石的幫助極大!

原本,李閱的設想是趁惡魔書記官不在的時候,去那抽屜偷拿至臻魔石,其中的難點就是找到「惡魔書記官不在的時候」;那現在有了骷髏兵的身份做掩護,完全可以假裝巡邏,然後趁機奪寶?

至於越獄的手段……也發生了一絲絲變化,從搶奪鑰匙、強行突破,轉變成了搶奪鑰匙、偽裝離開。

雖然從字面上來看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達成的效果卻是皆然不同——模仿骷髏兵好處多多,至少短時間內不虞引發騷亂,可以從容離開……

李閱從來沒有想過等待歐基布基「提審」自己,或者是在下一個滿月被押去斗獸場對上什麼可怕的惡魔,又或是讓狂歡而回的骷髏兵騰出手摺磨自己——越獄的時刻,就是下一次見到鑰匙的時刻!

就這樣,李閱反覆打磨著越獄計劃,直到其愈發趨向完美。

不知是意念高度集中而帶來的疲憊,還是腦靈本體的生物規律作祟,李閱漸漸進入了一種近乎於冥想與睡眠之間的狀態,緩緩回復精神力。

而殺戮杯的狂歡還遠遠沒有進入尾聲——骷髏們在斗獸場正中點起了巨大的火把,圍著火把跳舞,口中「咯咯」聲無絕;觀眾席上的歐基布基已經喝得酩酊大醉,如同一團爛泥一樣,半身癱倒在王座上,欣賞著台階上的女魔錶演。

在那似乎永恆不變的月光之下,一個披著斗篷的身影繞過火櫃,邁過纏綿在地的魔物身體,湊到了歐基布基身邊,冷冷地盯著這位斗獸場之王。

站了半晌,身影見歐基布基並沒有理會自己,輕輕咳了一聲,頸間一枚金色的護膚閃閃發光。

「人類?甘貝爾家的?」歐基布基早就注意到了這個人影,只不過不太想與他交流罷了。

「貴族,甘貝爾家族。」人類掀開斗篷,露出了臉上的面具——面具上鍍有金箔,臉頰上很抽象地刻畫著一枚籌碼。

「永不滿足哈……」歐基布基呵呵笑。

「這次我們損失了不少。」貴族透露了來意,「說好的,第二回合,腦靈死光……」

「喂喂喂……我也損失了很多啊!」歐基布基整個身體膨脹了一圈,驚得貴族後退了半步。

「咳咳……」貴族似乎覺得有失身份,又覺得自己沒什麼好怕這位「合作者」的,於是重新站回了歐基布基的面前,「那下個季度的貪婪之蠅……需不需要減少供應數量?」

這是明示,也是一種談判——貴族覺得自己有這個資格。

「呵呵……不用嗝……」歐基布基的臉上爬過幾隻蒼蠅,「我已經想好了幫你們回本的辦法……甚至還能大賺一筆……」

「說說你的計劃。」貴族沒有就這麼輕易買單。

「當然是先把它關起來,然後再放出來參加斗獸場,安排它先贏幾場,再一場輸掉嗝……就像我們之前做的那樣……」歐基布基臉上的蒼蠅越聚越多,似乎是有些不快,「我準備把殺戮杯的下一場比賽定在三天後開始,這樣,那隻不知死活的腦靈……可以在下個滿月之前打滿五場,然後我們就可以躺在財寶中狂歡啦……」

「如何確保勝負?」貴族沒有滿足。

「哦……你想知道這個呀……」歐基布基張大嘴巴打了個哈欠,「叫他贏很簡單,我是斗獸場之王……確保他輸嗎……當然就是找最強大的腦靈……把它碾死咯……」

「腦靈之王布迪博格……他欠我一次,會幫我們賺這一筆……」歐基布基的嘴巴都快咧到了耳邊,「意念、魔力……布迪博格都是腦靈中的王者,更妙的是,除了少數高階惡魔以外……沒有人見過他的真身嗝……」

說話間,一隻紅色的蒼蠅毫不起眼地從布袋裡飛出,卻在貴族頸間的那枚金色護符的阻擋下無法近身。

「如何碾死?」甘貝爾家的貴族還在逼問。

「就像這樣……」蠅群一動,瞬間遮蔽住了貴族頸間的金色護符,而也就在同一刻,那隻紅色的蒼蠅從貴族的右耳蝸鑽入,剎那間便使其凝固在地。

一抹血色充斥了貴族的右眼,隨後那隻紅色的蒼蠅從他的眼窩鑽出,渾身沾滿體液,慢悠悠地飛回了布袋之內,彷彿耗盡了所有的力量。

「下次多押一點兒嗝……」歐基布基揉了揉肥大的臉頰,哂對貴族叮嚀了一聲,「永不滿足哈……不自量力的家訓……」

「好……的……」貴族機械式地回答,木訥地轉身離去——離去時,頸間的護符已經與那群蒼蠅一起,煙消雲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 與惡魔的交易從不順利

0%
目錄
共235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