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提案與祈求

第九十章 提案與祈求

自從進入鐵門,李閱沒有一刻放鬆,始終以感知遍佈周遭的空間。

李閱雖然無需回頭,但也要強忍住轉身的衝動,方才發現背後不知不覺中浮現了一個人類老者的身影。

那老者穿着法袍,魔杖拄地,手持一顆佈滿污漬的心臟,說着本應由布迪博格說的話,一步步從李閱身後行至身前。

「我很好……我吸收到了額外的魔力……有助於恢復……」老者從李閱身側掠過,一邊說着一邊回頭,直到脖頸轉了一百八十度,也沒有移開目光。

老者就這樣扭頭盯着李閱,同時手上動作不止,打開第八藏書室的門走了進去,就像是出現在李閱腦海中的一道幻覺,又像是要在第八藏書室進行什麼瘋狂的實驗。

緊接着,藏書庫中層的天花板驀然掉了下來,如同垂墜在半空的冤魂一樣——只不過這個冤魂是實實在在的實體,空間中有濃重的土元素波動。

土元素張開了嘴巴:「我很不好……我明晚還要……去斗獸場……」

繼而壁上的燭火活了,牆板也活了,不斷有身影在幾個藏書室之間進進出出——那些身影有些是人,有像剛剛從李閱身邊經過的老魔法師,也有披掛金甲的勇者,甚至還有一條遍身銀鱗的大魚,鱗片摩挲著空氣與地面,痴傻地在廊間「遊動」。

而它們的目光都落在李閱身上,聲音也混在一起,逐漸變成合聲:「你……為什麼要問?」

李閱強作鎮定,字跡在書頁上浮現:「惡魔之子們的衝突不斷擴散……我想問問……接下來……我應該怎麼辦……」

李閱一邊拖延時間,一邊觀察著走廊中來來往往的身影,驀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傢伙!

他身披布袋,周身聚滿蚊蠅,正摟着那位金甲勇者,緊緊倚靠在走廊的牆邊——蚊蠅不斷從金甲勇者的口鼻進進出出,卻好像絲毫沒有對勇者的行動造成影響,二者互相糾纏着,有說有笑……

歐基布基!

不,是「從前」的歐基布基。

李閱回看惡魔圖鑑中有關布迪博格的相關記錄,找到了「技能」中那行「念力實體化」,終於確定此刻廊中所見的一切……都是布迪博格「想像」出來的!

不需要再問門托,李閱猜也猜得到垂落的土元素、行走的老魔法師、摩挲地面的銀鱗巨蟒……都是布迪博格想像中的存在,沒有靈魂也沒有意識,唯一的主人就是布迪博格。

也許這些身影都與布迪博格有一段「曾經」,並將以布迪博格想像中的樣子繼續存在——這就是腦靈之主的真正姿態,也是布迪博格一直以來「回到上層就安全」了的信心來源。

李閱毫不懷疑假如在此處動手的話,那魔法師、勇者、銀魚,甚至是歐基布基……都會發揮他們最大的力量,將自己撕成碎片。

無法確認想像物的實力,李閱當即放棄了在此處動手的打算。

「你覺得……應該怎麼辦?」銀魚從第九藏書室的正門進入,後門繞出,只一隻眼木然盯着李閱。

【你的說法……有很多與以前不一樣……你還是你嗎?】

布迪博格的真實意圖在惡魔圖鑑中顯露無疑,李閱一瞬間知道他是在是試探自己——即便是通過字跡交流,即便自己已經竭力不在溝通中添加主觀因素,但還是引起了布迪博格的疑心。

李閱並沒有過多苛責自己——速戰是不得已的選擇,自己也沒有辦法提前了解到書魔的所有回憶,

所以布迪博格的懷疑也在李閱的預計之內。

只要還有「隱匿」,就有周旋的餘地。

「我覺得……大人應該快些回復到最佳狀態,防止被斯科爾瑞克趁機而入……」李閱寫了一行廢話。

【斯科爾瑞克對我有莫名的惡意……不知緣由的惡意……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布迪博格已經儘力發散思路,但還是無法還原事情的脈絡,只覺得極度不安。

「對……回復到最佳狀態……你要幫我嗎?」李閱說中了布迪博格的心事,這位腦靈之主突然打起了書魔的主意。

【更多的魔力補充……你的魔力也源自這裏……你的魔力我可以用……】

【惡意+1444】

李閱沒想到布迪博格的思維如此跳躍,又或者說再度低估了惡魔的對其他魔物的漠然——這貨居然這麼快就想要吸收書魔療傷了?

怎麼辦?

「我可以幫助您……尋找斯科爾瑞克的行蹤……隨時向您彙報……」這是李閱唯一能夠幫書魔想到的、活下去的理由。

「發現了……又怎樣?」布迪博格的膽怯已經刻在了骨子裏。

【殺掉斯科爾瑞克……會不會惹怒利德瑞克……】

【殺掉斯科爾瑞克……會不會惹怒第十三藏書室里的那位存在……】

李閱腦筋一抽,突然發覺藏書庫的情況遠比自己想像中要複雜——第十三藏書室中有與骷髏一族相關的存在?

難怪斯科爾瑞克要提前蹲守在混沌之門前,還要對着第十三藏書室彈奏凋零之歌……

李閱回憶與斯科爾瑞克的交談,想起凋零之歌是骷髏一族晉陞的某種儀式,卻完全搞不懂為什麼會與第十三藏書室產生交集。

結合布迪博格想像出來的藏書庫樣子,第十三藏書室與第七藏書室對調,是否也說明了第十三藏書室曾經發生過某些變化,並不符合布迪博格對藏書庫的「想像」?

好在無論是刺殺斯科爾瑞克時,還是殺芬利時,第十三藏書室都沒有什麼動靜,暫時可以放心……

李閱強行忍住想法的發散,重新把念頭聚焦在布迪博格身上——腦靈之主已經動了要吸收書魔的念頭,延著這個話題繼續深入可能會撕破臉,下一句話是決定事態走向的關鍵。

「只要得到您的允許……發現他的話……我可以嘗試將他困住……或者送回混沌之門……」李閱結合布迪博格的心聲,給出了斯科爾瑞克的處理建議,「而您……就不需要在中層與下層……現身了……」

「斯科爾瑞克是一隻行蹤隱秘、實力詭異的骷髏……」李閱順着思路編織著一個強大骷髏的形象,「他的骨劍是惡魔遺物,他能夠自我治癒,也能夠用骨海將魔狼王子芬利絞殺……」

「有這麼一個傢伙遊盪在藏書庫,實在是很危險。」既然布迪博格膽怯至極,那麼李閱就是要嚇到他不敢下樓。

廊中的想像物再度齊望李閱,思索起了李閱的提案。

【或許可以試一試……就算你死在斯科爾瑞克手上也沒關係……你殺掉它也沒關係……我只要殺掉你……就能夠平息利德瑞克的怒火……】

李閱心中叫好,很樂意承受如此的蔑視——這證明這次與布迪博格的接觸比較成功,並沒有喚起他更多的警覺,且確定了一件事情。

不能在藏書庫上層對布迪博格動手。

至少在他想像物俱全的情況下,不可以。

【最好你能夠限制住惡魔之子的行動……讓我安全償還掉歐基布基的那張靈魂契約……】

對於腦靈、米尼米妮和奴隸學者以外的魔物爭端,布迪博格完全沒有插手的念頭。

「那麼……就這樣……你可以離開了……」博德科利再度開口,走廊盡頭,第七藏書室門縫中的那團污泥也有漸漸回縮之勢。

「布迪博格大人……在控制事態方面……我希望能夠得到您的幫助……」李閱作為腦靈之主的僕從,向主人祈求起了力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魔王城偽裝怪物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十章 提案與祈求

0%
目錄
共22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