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劍劈出個聖地,消息傳九洲

第六章 一劍劈出個聖地,消息傳九洲

李長生話音落下,全場一片嘩然。

「天啊,這就是胭脂榜副榜嗎?感覺不輸主榜啊!」

「公孫大娘公孫蘭?沒想到神秘的紅鞋子組織首領竟然是一個絕世美女!」

「不僅是美女,還是一位絕世雙手女劍客,長生公子特意將公孫蘭和玉娘子張三娘並列,其劍術怕是不輸玉娘子!」

「天機老人還有個孫女?天機老人實力莫測,要是娶了孫小紅,就抱上粗大腿了!」

「騎最快的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菜,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殺最狠的人……我的天,世上還有風四娘這樣的奇女子,真想一睹風四娘的絕世風情!」

「小夥子,風四娘這樣的女人水很深,你把握不住,還是讓老夫來吧!」

「滾!你個老不修!」

「長平公主也上榜了,早就聽說大明長平公主美麗絕倫,清雅高華,雖出生皇家,卻堪稱江湖俠女,沒想到還是青竹幫程青竹的弟子!」

「驚鴻仙子好美,感覺完全有資格上主榜!」

「自信點,把感覺去掉,驚鴻仙子絕對有主榜之姿!」

「可惜主榜名額有限,不然驚鴻仙子肯定能上主榜!」

「還有蘇櫻!」

「雖說排名不分先後,但蘇櫻明顯是大明胭脂榜副榜之首,連長生公子都親口說了不輸主榜美人!」

「魏無牙那個獐頭鼠目的噁心傢伙竟然也能養出蘇櫻這樣的絕世美人,真是令人吃驚!」

「我感覺蘇櫻都能媲美邀月宮主了!」

「聽長生公子的描述,蘇櫻外觀氣質似乎跟邀月宮主很像,不過兩人性格完全不同!」

「其實很正常,你也不想想蘇櫻義父是誰?」

「魏無牙那狗東西人長得丑,但想得還挺美,一直覬覦移花宮邀月宮主,曾經還跑去移花宮提親!」

「什麼?魏無牙一隻臭老鼠,還敢跑去移花宮提親?真是色膽包天啊!」

「魏無牙怎麼想的?他心裡就沒點兒逼數嗎?邀月宮主能嫁給他?」

「真是痴心妄想!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結果不言而喻,魏無牙被邀月宮主打斷了雙腿扔出了移花宮,從此魏無牙龜縮在龜山幽谷!」

「想必魏無牙得不到邀月宮主,所以就找了相似的蘇櫻,將其培養成邀月宮主那冷漠高傲、孤僻絕塵的氣質。」

「卧槽!魏無牙玩得挺花啊,得不到邀月宮主,就自己養一個?牛逼!」

「不行,我要去拯救蘇櫻!」

「你莫不是也對邀月宮主有想法,求而不得,所以學著魏無牙覬覦蘇櫻?」

「你胡說!我沒有!我不是!」

……

七樓包間。

「我上榜了!」

孫小紅一雙勾人的眸子綻放前所未有的光彩,激動興奮道:「爺爺,我上榜了!」

「副榜而已,在爺爺心裡,我孫女才是最美的!」

孫白髮一臉寵溺道。

「副榜已經很不錯了,主榜上都是些變態,就連驚鴻仙子都沒有擠進主榜,我已經很滿足了!」

孫小紅笑容燦爛,並沒有絲毫嫉妒。

她雙手捂著胸口,腦海中回憶著李長生的評價,心裡滿是甜蜜。

「天真爛漫,溫柔活潑,容顏絕美,一雙眼睛格外勾魂……莫非長生大哥很喜歡我的眼睛?」

孫小紅白膩的臉頰浮現一抹醉人的酡紅,她跟孫白髮在長生書閣說書,她跟李長生的關係自然不錯。

「唉……」

孫白髮望著孫小紅一臉羞澀痴迷的的模樣,只感覺自家小白菜要飛了。

……

六樓一號包間。

「魏無牙這隻臭老鼠,真是找死!」

邀月冰冷孤傲的眸子殺機四溢,沒想到當年被她打斷腿的魏無牙竟然弄了個她的翻版。

即便是翻版,但也不可饒恕。

「待會兒我們去移平他的龜山,徹底滅殺這隻臭老鼠!」

憐星冷冷開口,想到魏無牙就犯噁心。

長得那麼丑,還敢覬覦她們姐妹。

當年魏無牙去移花宮提親,說是娶邀月,但憐星感到了對方對她熾熱貪婪的眼神。

顯然魏無牙不僅覬覦邀月,也覬覦她。

「十二星相中,如今就剩魏無牙這隻老鼠和神秘的龍了!」

憐星沉吟道。

之前她們來十方域就是追殺十二星相中的蛇——碧蛇神君。

結果不言而喻。

碧蛇神君被她們徹底解決。

十二星相中其他人之前都陸陸續續被殺光,只有不知身份,神秘異常的龍和龜縮在龜山的魏無牙還活著。

「不管龍是誰,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

邀月淡漠道。

她不想日後還有任何一個十二星相之人活著。

……

五樓十號包間。

「可惡,本郡主竟然沒有上榜!」

雲羅郡主張牙舞爪,氣得牙痒痒:「真是有眼無珠,本郡主哪裡不如別人了?」

「不就是武功沒阿九姐姐好嗎?不就是沒有阿九姐姐那麼有才華嗎?不就是……」

一旁的成是非聽著雲羅嘀咕,目光不由自主瞥了眼雲羅郡主胸口。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

雲羅郡主的目光剛好對上了成是非,然後低頭一看……

看到了自己腳尖,不,還有整個腳掌。

她腦海中立刻想到了雪中低頭不腳尖的魚幼薇。

立刻明白了成是非目光蘊藏的含義,顯然時鄙視她小。

「看什麼看?登徒子!!」

雲羅郡主怒了,揪住成是非耳朵就是一頓暴揍,嘴裡不斷罵著:

「無恥!下流!」

「啊啊啊,我給你說,你別太過分,我可還手了……」

「你還敢還手!」

「啊……好男不跟女斗……你別打頭……」

……

一樓大廳。

陸小鳳大拇指摩挲著嘴角一撇鬍子,饒有興趣道:

「想我陸小鳳見多識廣,竟沒想到大明江湖還有這麼多我沒見過的絕世美女!」

「紅鞋子組織首領公孫大娘竟然也是個大美人,若非長生公子道出,誰敢相信?」

而在陸小鳳旁邊不遠處一個佝僂的老太婆聽著陸小鳳以及周圍議論,清澈銳利的目光打量著李長生,暗暗驚駭:

「長生公子,果然名不虛傳!」

「竟然連我的底細都一清二楚!」

「這樣的人如果是敵人,簡直是噩夢!」

公孫大娘公孫蘭心中充滿忌憚和敬畏。

她擅長易容術,出門在外,從來不會展露真容。

她組織的紅鞋子都是一群苦命的女子。

讓她們能夠在這殘酷的江湖有一席生存之地。

沒想到她底細深淺,李長生了解得一清二楚。

……

高台上。

李長生目光掃過眾人,手中摺扇倏地一收,緩聲道:

「今日時候不早了,這一期就講到這裡,下一期再見!」

「長生公子,下一期除了講魔門兩個修仙者,還講什麼?」

「長生公子,我們大唐有沒有修仙者和修仙功法?」

「長生公子,之前劍神榜上風清揚得到我大宋一位絕世劍神傳承,才得以劍術大漲,不如排個大宋劍神榜吧!」

「長生公子,如今講了大宋、大明、大隋的修仙功法,下一期講那個地方的修仙功法?」

「長生公子,咱們十方域什麼時候講啊?」

「長生公子,下一期胭脂榜排哪個王朝?」

聽到李長生這一期講座結束,長生書閣頓時一片嘩然,他們還沒有聽夠呢。

他們都想知道下一期講什麼。

望著群情激涌的江湖豪客,李長生抬手虛按,眾人頓時安靜下來,灼灼目光望著李長生。

「下一期主講大漢修仙功法和修仙者、大隋胭脂榜主榜、大宋胭脂榜副榜、大宋絕世劍神,至於其他還講什麼,到時再說,這裡留個懸念!」

話音落下,李長生騰空而起,不給眾人詢問的機會,直接離去。

同時。

早就準備好的雪中第三卷被一個個侍女小廝搬了出來,贈送給長生書閣的客人。

而無極書店等書店也開始銷售雪中第三卷。

眾人望著李長生消失的背影,雖然遺憾,但一個個眼中卻是帶著激動和興奮。

長生書閣隨著李長生離開,頓時炸了鍋。

「今天聽得真他么爽,可惜長生公子短了點兒!」

「還沒過癮就完了,弄得心裡七上八下,很不得勁兒!」

「誰說不是呢?」

「不過也不錯了,這一期的消息真是太勁爆了!」

「馬夫人一人睡服了丐幫高層,聽得老子都想加入丐幫了!」

「卧槽!你聽了半天,就記住了這個?其實我也想加入丐幫,想試試馬夫人有多潤!」

「玄慈方丈竟然跟葉二娘有一腿,還有一個兒子虛竹就在少林,這次少林丟臉丟大了!」

「誰能想到武林泰山北斗的少林和丐幫,裡面竟然有這麼多齷齪事!」

「少林真是落寞了,蕭遠山和慕容博兩人藏身少林藏經閣三十年,想進就進,想出就出,竟然都沒有被發現!」

「可以想象,這次的消息傳開后,少林藏經閣不知道會引來多少人光顧!」

「我就想知道段正淳那狗東西一下多了這麼多女兒,會不會很開心?嘿嘿!」

「今天的消息,用不了兩天就能傳遍天下,不知道多少人一下名震九洲!」

「比如四處留種段正淳,拔掉無情段王爺!」

「誰說和尚沒有種,我是方丈有兒子。」

……

一個個江湖豪傑興奮議論著,並且通過各種渠道將這一期的消息告訴自己的好友或者勢力。

有丐幫少林的人將這一期的消息十萬火急傳回丐幫少林,讓丐幫少林早做準備,迎接接下來的風暴。

有丐幫少林的敵人興奮的傳出消息,他們準備花費大力氣替丐幫少林狠狠『揚名'。

有劍客激動的訴說著劍神榜上的絕世劍客。

有風流公子討論著胭脂榜美人……

……

二樓包間。

大宋四大惡人之一的南海鱷神岳老三背著一柄鱷魚剪,臉上依舊帶著震撼:

「想不到葉二娘竟然跟少林方丈有一腿,還有一個兒子!」

「怪不得葉二娘愛好那麼特別,原來是自己兒子被蕭遠山搶走了!」

「如今她兒子有消息,想必會很興奮吧!」

「我們趕快回去告訴葉二娘……咦,老四呢?」

「這傢伙跑哪兒去了?」

段延慶杵著雙拐站起身,用沙啞的腹語說道:「還能去哪兒?往生極樂了唄!」

「往生極樂?」

岳老三一愣,隨即想到之前李長生的話,猛然瞪大眼睛:

「老大,你是說老四就是之前李長生口中的小淫賊?」

「不然呢?」

段延慶冷冷道:「早就提醒他不要干傻事,他偏不聽,管不住自己身下那玩意兒!」

「要是他沒死,我都想一拐敲死他!」

「還好這次沒有牽連到我們!」

「走吧,去找葉二娘!」

段延慶杵著雙拐一馬當先,離開了包間。

岳老三緊隨其後。

至於給雲中鶴報仇?

呵呵。

他雖然智商欠缺,但又不是真傻。

李長生是他能夠對付的嗎?

他們根本不是一個級別。

就如同九天之上的神龍與地上的螞蟻。

想到雲中鶴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在李長生眼皮底下採花,他就心有餘悸。

還好李長生沒有遷怒他們。

否則他們已經死了。

想到自己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不說段延慶了,就是他都想用鱷魚剪剪下雲中鶴的腦袋。

他就不明白了,雲中鶴干那事真有那麼爽嗎?

還好他對女人沒興趣。

心中無女人,拔刀自然神。

「我的天,我沒看錯吧?麒麟山怎麼變成這樣了?」

「麒麟山變麒麟峽?你敢信?」

「怎麼回事?之前麒麟山還好好的,我就在長生書閣待了會兒,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這是被天神一劍劈開了嗎?」

段延慶和岳老三還沒有走出長生書閣,就聽到外面響起陣陣難以置信的驚呼。

「怎麼回事?」

兩人走出長生書閣,抬頭一看,只見百多裡外三千丈高的麒麟山從中間裂開了。

中間裂口筆直,就像有人用劍劈開的一般。

「我剛從麒麟山回來,那裡被人一劍劈開了,變成了一條深不可測的峽谷,峽谷中殘留的劍意恐怖滔天,即便天人境強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對了,在那麒麟山前,還有一具屍體跪在那裡,據說好像是大宋江湖四大惡人之一的雲中鶴,因為得罪了神仙,被一劍穿心而過,而殘餘劍氣則劈開了麒麟山!」

「此刻,那裡已經聚集了無數劍客,都在感悟那神仙一劍殘留的劍意!」

隨著從麒麟山過來的江湖武者開口,無數從長生書閣出來的江湖豪傑一愣。

緊跟著一片嘩然。

「我的天,是長生公子!」

「之前長生公子輕描淡寫說送了一個小淫賊往生極樂,我本以為就在無極城中,沒想到竟然在百裡外的麒麟山!」

「長生公子隨手扔出一劍,竟然在百裡外斬了雲中鶴,還劈開了麒麟山?殘留劍意連天人境強者都不敢深入?」

「長生公子真乃絕世劍仙!」

「千里之外,取敵首級!」

「走!我們去瞻仰長生公子這一劍的風采,要是能夠感悟到什麼就發了!」

……

無數江湖豪傑興緻勃勃,紛紛施展輕功,朝麒麟山趕去。

「老大,我們也去看看吧!」

岳老三對著段延慶說道。

他也很好奇這於百裡外劈開麒麟山的一劍。

「好!」

段延慶微微點頭,帶著岳老三前往。

「想不到長生公子端坐長生書閣,一劍竟然在百裡外劈開了麒麟山,真是恐怖如斯!」

陸小鳳大拇指摩挲著下巴,對著西門吹雪道:

「走吧,我們也去!」

西門吹雪沒有說話,但已經施展輕功快速朝城外而去。

作為劍客。

豈能不去看看李長生這驚天一劍殘留的劍意?

「長生公子的一劍?」

燕十三眼睛一亮,迅速跟了上去。

葉孤城、燕南天、江楓、步驚雲、劍雄、上官海棠、石之軒等無數強者紛紛趕往麒麟山。

百多里距離,對於大宗師、天人強者來說並不遠。

對於駕馭天地之力、御空而行的武皇來說,更是咫尺之間。

燕南天帶著江楓最先趕到麒麟山。

「嘶!」

當看到那高聳入雲的麒麟山被一劍劈開,感受那斷口處殘留的恐怖劍意,江楓心神顫慄,頭皮發麻。

真是太強了。

燕南天虎目精芒閃爍,劍意升騰。

「好可怕的劍意,蘊含雷霆之威,毀天滅地!」

作為劍道武皇,燕南天感受更深,激動道:「這峽谷中殘留的蘊含雷霆之威的劍意,生平僅見,對我都大有裨益!」

「二弟你若是能夠感悟幾分其中的雷霆劍意,踏入武皇將不是問題!」

「這絕對是劍客的無上寶地!」

「不僅是劍客,即便其他武者,若能感悟其中的雷霆之力,亦能實力暴漲,堪稱修鍊聖地!」

「大哥放心,我一定努力參悟!」

江楓一臉興奮,面對武皇的誘惑,誰能保持平靜?

「大哥,雲中鶴的屍體周圍怎麼圍了那麼多人?」

江楓望著雲中鶴跪在地上、面向麒麟山的屍體旁竟然擠滿了強者,很是奇怪。

「雲中鶴被長生公子一劍穿心而過,他體內殘留的劍意比麒麟山任何地方都濃!」

燕南天看了一眼,就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顯然這些武者也發現了雲中鶴屍體的不凡,所以擠在周圍參悟!」

「這麼說雲中鶴的屍體還成寶了?」

江楓感覺不可思議,隨即感嘆道:

「長生公子真是威勢無雙,不僅一劍殺了雲中鶴,還將其屍體變成了寶,甚至都沒有人敢動雲中鶴的屍體!」

「二弟,這你可猜錯了!」

燕南天搖搖頭,指著周圍倒地的屍體:「他們可不是其他人所殺,而是被雲中鶴屍體中殘留的劍意所殺!」

「這說明他們想要動雲中鶴的屍體,而且這麼多人被殺,顯然是發現了雲中鶴的屍體非凡,想要據為己有!」

「可惜雲中鶴屍體中劍意最濃,武皇之下的武者根本扛不住其中殘留的劍意,瞬間就會被劍意湮滅意識。」

「原來如此!」

江楓恍然,大哥不愧是大哥,別看平時大大咧咧,豪邁粗狂,其實心細如髮,觀察入微。

「雲中鶴屍體中劍意雖濃,但我們也沒必要跟他們搶,我們去峽谷找個好點兒的地方,效果同樣不差!」

燕南天說道。

「好!」

江楓跟著燕南天來到峽谷邊上,只見燕南天拔劍一斬,就在光滑的石壁上削出兩個能夠容納人的平台。

然後兩人一躍而上,盤膝坐在平台上,感悟峽谷中殘留的劍意。

緊跟著。

西門吹雪、陸小鳳、燕十三、葉孤城等人紛紛到來,他們驚嘆一番后,並沒有去搶雲中鶴屍體所在的位置,而是找了個其他地方參悟。

畢竟這裡也算李長生的地盤。

他們都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兒得罪李長生。

「長生公子真乃劍仙是也。」

劍雄提著烈血劍趕來,望著變成麒麟峽的麒麟山,目光迷離,腦海中不由浮現李長生的完美英姿。

良久。

劍雄才回過神,強壓下李長生的身影,感悟其中的劍意。

其實她對變強沒什麼執念。

她來此感悟劍意,只是因為這是李長生留下的。

「我滴個乖乖,老四的屍體竟然還成寶貝了?」

岳老三看到雲中鶴的屍體,經過一番觀察和周圍的議論,他也明白雲中鶴屍體周圍為什麼那麼多人了。

同時他望著被劈開的麒麟山,不由吞了吞口水,對李長生的敬畏無以復加。

「老大,你做什麼?我們不去找葉二娘了?」

岳老三看到段延慶朝前面走去,疑惑問道。

「我在這裡修鍊一番,要去你去!」

相比找葉二娘,段延慶更看重自己實力的提升。

大理段氏一陽指名震江湖,但段氏劍法也不弱,段延慶也有修鍊。

何況。

段延慶有種強烈的感覺,如果他將這殘留劍意中蘊含的雷霆之力感悟出來融入一陽指中。

他的一陽指威力將暴漲無數倍。

不再理會岳老三,段延慶找個人少的地方開始參悟。

「怎麼辦呢?我是在這裡參悟,還是去葉二娘?」

岳老三陷入糾結。

最後他看了眼段延慶,果斷加入修鍊大軍之中。

時間緩緩流逝。

如今被稱作麒麟峽的麒麟山不斷吸引著周圍武者加入,越來越多的武者留在這裡修鍊。

原本荒僻的麒麟峽,儼然成了一副修鍊聖地模樣。

而在越來越多的人來到麒麟峽修鍊之時。

長生書閣這一期的消息也是如同狂風驟雨般以長生書閣為中心席捲九洲大陸。

大明劍神榜,大宋胭脂榜主榜,大隋四大奇書的秘密,大明胭脂榜副榜……

少林方丈玄慈和無惡不作葉二娘不得不說的故事!

慈航靜齋祖師地尼竟然是魔帝謝眺的女人。

慈航劍典竟源自魔門魔道隨想錄。

丐幫馬副幫主之妻康敏睡服了丐幫眾兄弟,設計趕走蕭峰,揭開了蕭峰的身世。

少林藏經閣成青樓?蕭遠山慕容博想進就進,想出就出?

段王爺私生女霸榜了……

隨著一個個驚爆眼球的震撼消息傳出。

九洲大陸轟動了。

舉世嘩然。

天下震驚。

……

7017k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寫書成神:我真沒想武俠變玄幻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寫書成神:我真沒想武俠變玄幻啊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一劍劈出個聖地,消息傳九洲

86.6%
目錄
共9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