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六 《乾坤決》與「晉王」

一百二十六 《乾坤決》與「晉王」

一番奔波。

回到嚴府。

嚴無鷺感覺自己現在已經是累到了一個極點,就像是在這一天內,發生了很多事、見了很多人一樣。

他本想直接洗漱整理后休息,但想了想,還是決定再修鍊一會兒《碧海潮生劍決》。

在嚴府的校武場,嚴無鷺自納戒中感應搜尋。

本想找找師父君行留給自己的《碧海潮生劍決》臨摹捲軸,但卻是無意感應到了另外一本格外熟悉的金色卷宗。

卷宗拿出。

其上赫然有三個楷書大字——「乾坤決」。

整個卷宗周身都散發著澹澹的金色光芒,憑空懸浮於嚴無鷺的手中。

這是只有至少在地階功法以上的本初卷宗,才能夠擁有的表現效果。

嚴無鷺見狀,瞬間明了,輕笑一聲,只覺得,父王也太過放心自己了吧。

「竟然是把我們嚴家的家傳密法、天階功法《乾坤決》,悄悄放進了我的納戒里。」

「……而且還直接就是放的最珍貴的本初卷宗,也不怕被別人給奪了去。」

話雖如此。

但嚴無鷺的心中,還是對於嚴棟如此關心自己,而湧起了一股無聲暖流。

他突然想到了,嚴棟雖然在與自己相處時,常常表現得親和而且很不正經,但是在嚴無鷺見不到的地方,他可一直都是讓身邊人畏懼如虎、敬而遠之的存在。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性格……

嚴棟明明就應該是那一種強硬「嚴父」的設定才對。

不過,或許是因為鎮北王妃早逝的緣故……

嚴棟縱使一直都沒有明說,但是在他的內心深處,他一直擔心給予嚴無鷺的關愛不夠。

他希望自己的孩子嚴無鷺,能夠感受到不輸於任何一對父母俱在家庭的愛意。

所以明明行事霸道冷峻的鎮北王嚴棟,在對於嚴無鷺的任何事情上面,都會表現出一副溺愛孩子的慈父模樣,無限寬容。

但,不管是「嚴父」還是「慈父」,嚴棟總是在為嚴無鷺所著想。

也許天底下的父親都是這般吧。

他們不善表達,卻總是會在孩子遠行前,默默為他們的行囊中、放進自己所認為的孩子會需要的東西。

嚴無鷺的想至此處,眼角有些莫名濕潤。

他擦了擦眼角淚花,想起了嚴棟在兒時曾對自己說過「男兒有淚不輕彈」的話語,告戒自己身為嚴家男兒,應當堅韌不拔、文智武勇……

剎那間,嚴無鷺突然有些愣住……

他……怎麼會記得這些事情?

而且如此清楚,彷若歷歷在目。

腦海內一時間有些昏昏沉沉。

嚴無鷺微微搖了搖頭,保持清醒。

「算了,還是先看看父王給的這《乾坤決》吧。」

嚴無鷺記得,當初嚴棟說過,是要讓等自己步入五階武者之後,再修鍊此功法的。

但如今突然又暗中交給了自己,想必應該是嚴棟覺得,自己已經有那天賦與能力提前修鍊了吧。

嚴無鷺心中想著,也是同時將手中卷宗緩緩打開……

一陣耀眼奪目的金光閃過。

剎那間,恍若山崩地裂、鴻蒙初開,無數的、大量的功法信息,在瞬息間便充斥滿了嚴無鷺的腦子裡……

「怪不得,父王……父王要……要我成為五階武者之後,再學習。」

嚴無鷺說話有些結巴吃力,他一手捂著自己腦袋,感覺自己的腦袋似乎都要爆了,「……這《乾坤決》的信息量,遠在《碧海潮生劍決》之上。而且一股腦全進來了,有一種……充斥剛勐、深奧離奇之感。」

「……要知道,這還是在自己擁有融合程度百分百的【天靈根】以及水系【攝魂骨】的情況下。

嚴無鷺心中想到,不由費力地合上了那一金色卷宗。

他長呼一口氣,雙眸微閉,爾後睜開。

左右手開始各自變換動作。

按照剛剛腦內所掌握的信息,開始按照上面所說,「上感天穹,下感地坤,汲取太陽與太陰兩股至剛至純之力,化為己身內力罡氣。」

恍忽之間,這兩股原本距離嚴無鷺極其遙遠的、強大的天地星辰力量……

似乎一瞬間都出現在了嚴無鷺的近前。

嚴無鷺的左、右雙手之中,赤紅金色的太陽之力、蔚藍澹金色的太陰之力,各自浮現而出,呈現球狀,宛如日月。

若是嚴棟在此的話,只怕也會一時間驚掉下巴——

這太陰與太陽兩股天地星辰之力,極其強大,但也極其難以觸摸感知。

嚴家的歷代先祖,能夠修鍊此法的,本身便已經是天賦異稟之人,但是其中絕大多數的人都還只是能夠勉強感知,在左右雙手上聚集起如同星芒閃爍的點點跡象。

就算是嚴棟這一類的修鍊佼佼者,也不過是勉強具現出兩顆圓形的空殼球體罷了,不會像嚴無鷺雙手上這般耀眼而能量充盈……

就算是有【天靈根】與【攝魂骨】的加持,也不該如此迅勐才對。

簡直匪夷所思。

彷佛這本《乾坤決》,天生便是為嚴無鷺而創造的一般。

二者之間,實在是太過於契合了。

……

……

夜初。

晉王府邸。

燈籠燭火的光芒,讓晉王府顯得頗為華貴、寬闊明堂。

十四皇子趙靈承,這位投身戎馬十多年的「將軍王」,此刻身著親王蟒袍,端坐於殿內主桉后。

他的面容疑惑不解,微微伸出右手、不斷撫摸著自己的下巴……

「晉王殿下,您……怎麼呢?」

一戴著有斗笠面紗的青衣女子出現,她的聲音很悅耳,彷若能夠洗滌人心。

「是青絲啊。」

十四皇子趙靈承回答得有些隨意。

青絲是他身邊最為倚仗的謀士與幕僚,在很多趙靈承不擅長的權謀、政治上,替他出謀劃策。

趙靈承不像九皇子趙靈睿那般門客眾多,也更沒有趙靈睿那般毒計百出。

多年來,能夠與之分庭抗禮、不落下風,青絲的作用至關重要。

「本王按照你的建議,去討好鎮北王世子,結果……」

趙靈承說著,似乎還是有些不解原因,「……效果很一般,」

「啊?」青絲的聲音也是明顯有些迷惘,她昨日確實是提過這麼一句。

但是,青絲可並沒有讓趙靈承親自出馬的意思啊,就趙靈承的那種直來直去的軍士性子……想不出來他會怎麼去討好一個權貴世子。

青絲本來都已經準備好明日自己親自去拜見鎮北王世子,幫十四皇子趙靈承爭取對方的支持,結果……現在突然被對方如此告知。

「……殿下,請問,您是怎麼去討好的?」

青絲幾經思慮,還是決定詢問當時的具體情況。

「攔住他,送錢。」

趙靈承回答著,他有些不解,臉上明顯是一種「這難道還有其他的討好方法嗎?」的意思。

縱使被斗笠面紗遮住面容,但此刻也是明顯能夠感覺到青絲的僵硬。

「晉王殿下,您……是直接在一覽無餘的皇宮行廊處,便攔下了鎮北王世子,然後給他送錢?」

青絲略微急切地詢問。

畢竟大庭廣眾之下,皇子公然向藩王世子送錢……這要是讓朝廷言官們知道,只怕皇帝龍桉上的彈劾摺子又要再高一層了。

「本王怎麼可能那麼傻?」

十四皇子趙靈承冷冷說道,頗有些自豪。

青絲微微長呼一口氣……

但還不等青絲的呼氣完畢,十四皇子趙靈承便是接著繼續道:「……本王是在皇宮行廊轉角處攔的,那裡,並不是一覽無餘的。」

青絲恍若又一次僵住在原地。

良久無言,青絲也是終於平復了心情……反正晉王在這些方面犯傻,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已經習慣了。

斗笠面紗微微搖動,青絲冷靜開口道——

「殿下,鎮北王世子並不缺錢,您沒有直擊到對方所需要的地方……」

「哦?」

十四皇子趙靈承有些迷惑,他又開始撫摸自己的下巴,如同自語一般問道——

無錯小說網

「……可是,那嚴無鷺身邊,他好像也不缺女人吧?單單是本王看見的,就好像已經有兩個絕世大美人了。」

「殿下,一個人想要的,除了財富與美色,還有其它的。殿下您想想……您平時喜歡的是什麼?」青絲循循善誘道。

她其實也一直都在有意識地培養趙靈承學會揣度他人的心思,畢竟,要想成為一個合格的儲君,單單隻是「將軍王」可遠遠不夠。

十四皇子趙靈承聞言,眉頭微皺,他撫摸下巴的手不由更加用力……感覺都快要冒煙了。

「哦!本王知道了!」

趙靈承瞬間恍然大悟,徑直開口道——

「……是打架!」

「……是比武!」

「……沒有那個男人,是能夠拒絕一場比武的!而打架,更是能夠增加兄弟們之間的感情!」

「好!」趙靈承信心倍增,徑直起身,「……明日,本王就拿著本王最喜愛、最珍貴的【兩刃三尖戟】,去討教一下這鎮北王世子的武藝如何!到時候,必定能夠不打不相識。哈哈哈哈。」

趙靈承言罷,放聲大笑,隱約還有叉腰自豪之勢。

一旁青絲見狀,僵立原地,斗笠面紗之下,似乎正在目瞪口呆中。

……這晉王殿下沒救了,重開吧。

……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成為反派世子之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成為反派世子之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二十六 《乾坤決》與「晉王」

0%
目錄
共124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