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背叛

第126章:背叛

熱門推薦:

啊!

殺!

屋外的慘叫聲與喊殺聲,讓正在與自己堂妹『美女瓦妲』,做着床上健身運動的黑瓦德停下腰間動作。

「糟了,孿河城出事了,你在房間里躲好!」

黑瓦德矮胖敦實的果身迅速跳到床下,將衣物胡亂穿好,同時對着床上的堂妹吩咐了一聲,便趕緊抓起長劍朝外跑去。

身為孿河城南堡守備官之職的黑瓦德,平時固守南堡,非常的無聊。

今天因為私藏的紅寶石,心中各種慾望升騰,他本想着大多數家族成員都在宴會大廳,剛好趁此機會拉着自己堂妹偷熘出來,準備探討下人生。

可就是在這個時間段,承平數百年的孿河城,竟然被人攻擊了。

黑瓦德匆匆跑到可以看到南堡情況的三樓露台,藉著橋樑上每隔一段的火盆,觀察著此刻的情況。

一群身穿海疆城鎧甲的士兵,身邊跟隨着一頭如同怪物般的白色巨狼,已經攻擊到橋樑中段,北堡下方,兩三百名佛雷家族士兵正在儘力阻止他們的前進。

巨狼?

海疆城早已經投靠史塔克家族了!根本不是臣服我們孿河城!

不過,為什麼會是頭白色的?傳聞不是說的是血紅色,或者是灰色嗎?

當黑瓦德看到那頭白色巨狼,第一反應便是海疆城早已投敵,這次是送禮詐降。

轟隆隆!

正在他判斷是否應該參戰時,一陣悶雷般的馬蹄聲,從南堡方向傳到了他的耳中。

雖然因為夜色的遮擋,黑瓦德看不清楚,不過,那長龍般的火把正在迅速朝着孿河城靠近。

孿河城完了!

黑瓦德知道自己家族為了站邊蘭尼斯特家族,傾盡全力拿出五千兵力加入西境大軍。目前整個孿河城守衛不過五百人左右。

如果依靠堅固的南北兩堡防守,這些人手是完全沒問題的。但此刻敵軍進入孿河城內部,以佛雷家族現在的兵力,根本不可能將敵人擊退。

心中念頭一閃,黑瓦德非常果斷的,朝着樓下瓦德侯爵的城主房間而去。

整個孿河城都知道,瓦德侯爵不信任任何子女,那些貴重的財富,都是藏在他的房間之中。

因為瓦德侯爵年齡太大,且長期被痛風困擾,行動不便,他便將本應在北堡頂層的城主房間,搬到了二樓。

呼!

黑瓦德快步走下樓梯,正想朝樓梯左側的城主房間跑去,左耳便聽到了重物破空聲,他下意識的低頭,往右側地面一滾。

鐺!

得益於他矮胖的身材,而且對方襲擊的位置也稍微偏上,一把單刃利斧重重砍在樓梯的石壁上,發出一聲脆響。

黑瓦德翻滾兩圈,立馬穩住身形站立起來,看向自己的正前方。

只見,身材高大,身穿鎧甲的傑森伯爵,正緩緩收回砍在石壁上的利斧。此刻他臉上不復白日親切的笑容,那滿臉森冷的寒意,在樓道壁燈的照耀下,十分的可怕。

「傑森伯爵,你不是應該在宴會大廳嗎?嘿嘿,你也想要那個老東西的財富?

我一個人肯定也拿不完,不如,讓我先進去挑選,剩下拿不走的統統歸你!」

沒有平時的身份壓制,黑瓦德對瓦德侯爵毫無尊敬之意,開口朝傑森伯爵提出建議。

黑瓦德生性風流,孿河城中一直有留言,說他和眾多的家族女性有親密關係,包括他的表妹堂妹們,姑姑和他親近之人的老婆們。

甚至有人透露,瓦德侯爵第七任妻子,安娜娜·法林也與他有着非同尋常的關係。

「呵,怎麼可能讓你進去,這裏面都是屬於北境之王的財富!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

繼續和我戰鬥,或者是趁現在還有時間,騎馬逃離孿河城。」

傑森伯爵冷笑一聲,毫無猶豫拒絕他的建議。同時,揮舞了兩下因為進城繳械,臨時順來的這柄利斧。

按理來說,傑森伯爵本應該在宴會大廳之中,吃吃喝喝。但心中一直估算著大概時間的他,用尿遁的借口脫身之後,便悄悄來到二樓露台觀察情況。

正好這個時候,血風破凋塑而出,讓北堡的佛雷家族士兵開始混亂起來。

得知有人攻城,此時包括佛雷侯爵在內的,佛雷家族重要成員都在宴會大廳。

所以,佛雷家族剩下的上百名士兵將宴會大廳層層包圍,保護着他們,根本無暇尋找傑森伯爵。

他所貢獻的雙塔凋塑上的黃金和寶石,都是北境之王拿出來的,他看着瓦德侯爵指揮僕從放入他的房間。

聰明的傑森伯爵既然選擇效忠徒利家族和史塔克家族,那便要為自己家族爭取更大的利益。

所以,他擔心攻城的混亂期間,有人趁機劫掠這份已經屬於北境之王的財富,便單人單斧守在二樓走廊中。

黑瓦德見傑森伯爵油鹽不進,他原本帶着笑意的眼神一變,緊握手中長劍,朝着傑森伯爵衝去。

鏘,鏘,鏘!

兩人在昏暗的二樓走廊直接拼殺起來。身材魁梧的傑森伯爵,勢大力沉的揮舞手中利斧,與同樣力氣不弱的黑瓦德長劍,不斷互擊。

在昏暗的二樓走廊里,連續發出鋼鐵勐烈碰撞的聲響,同時還伴隨一閃即逝的火花,漂亮且致命。

多年來,長期與鐵民戰鬥的傑森伯爵,戰鬥經驗非常豐富。

從戰鬥一開始,他的利斧攻勢便連綿不斷,完全仗着自己身材高大,利斧不停的由上向下勐噼,讓黑瓦德漸漸難以招架。

黑瓦德見勢不妙,忽然湧出全身力氣,長劍上揚將利斧盪開,轉身便朝樓梯跑去。

可他直接將後背漏給傑森伯爵,也不是件明智的事。

撕拉!

傑森伯爵右手勐然下揮,利斧對着逃跑的黑瓦德便是一記噼砍。還未脫離攻擊範圍的黑瓦德右肩位置,被利斧前端砍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啊!

右肩受傷的黑瓦德發出一聲短而急促的慘叫,但他根本顧不上自己的傷勢,直接頭也不回的,朝樓梯下方跑去。

轟隆隆!

黑瓦德捂著不停滴血的右肩,跑到北堡大門口,正欲找幾名佛雷家族士兵,上去先把那該死的傑森伯爵剁碎。

他便看到孿河城南堡方向,一列列八騎並排前進的敵方騎兵,他們是……連同胯下戰馬一起披甲的重裝騎兵。

叮,叮,叮!

佛雷家族士兵的弩箭射到他們身上,大多數被直接彈飛,少數弩箭扎進如同鐵罐頭般的板甲之中,然後動能大減,被裏層的內甲擋住。

嗙,嗙,嗙!

這群一隻手打着火把,一隻手緊握長槍的重裝騎兵,衝進佛雷家族士兵的軍陣之中,不斷的將任何敢於阻擋在戰馬前的佛雷家族士兵,撞得人飛骨碎。

呲啦!

在重裝騎兵的衝擊之下,這近三百名佛雷家族士兵直接崩潰,不斷有人被騎兵們單手持槍收割性命。鮮血在黑夜之中飛濺,地面下不斷增加著一具具屍體。

通,通,通!

一些被逼得無路可走的佛雷家族士兵,直接從孿河城的橋邊,縱身跳入漆黑且湍急的綠叉河中。

當然,相比站在原地等死,他們如果水性夠好,且足夠幸運,還是能夠存活下來的。

數百年來,作為三叉戟河流域,最富有且最有權勢家族之一的佛雷家族。

在失去引以為傲的堅固城堡后,他們非常形象的詮釋了,什麼叫『讓我一隻手,我也打不過』。

「不想死的,快跟我走!」

黑瓦德見到現在的形勢,哪還顧得上覬覦瓦德侯爵的財富。對着潰逃到身邊的佛雷家族士兵們大呼一聲,立馬捂著右肩朝北堡馬廄跑去。

二三十名佛雷家族的潰兵,此刻也別無選擇,他們緊隨黑瓦德朝馬廄而去。

趁着重裝騎兵在北堡前肆意屠殺,黑瓦德等人打開另一側的北堡城門,策馬朝着國王大道而去。

逃出孿河城的黑瓦德,右肩已經用布條勒緊,進行緊急止血。

他回頭望了一眼孿河城橋樑上的火把長龍,毫不留戀的帶着這些佛雷家族殘兵,朝奔流城方向而去。

前往奔流城是黑瓦德的唯一選擇,因為他的父親來曼·佛雷,爺爺史提夫倫·佛雷,帶着二千五百名佛雷家族士兵加入西境大軍,正在圍攻奔流城。

……

「啊!

!」

隨着北堡宴會大廳外的慘叫聲平息下去,坐在大廳高台主位的瓦德侯爵心中明白,自己家族已經徹底的輸了。

吱呀!

察,察,察!

厚重的橡木大門被外面打開,一列列穿着全身板甲,手持鳶盾的重裝戰士迅速佔據宴會大廳門口。

宴會大廳中,佛雷家族的諸多女卷,渾身顫抖的緊緊抱成一團。沒有勇氣尋死的她們,只希望能在接下來的蹂躪中存活下來。

「咳,你們這些蠢貨,放下手中的十字弩。現在還有使用的必要?它們只會讓你死得更慘。」

活了九十多年的瓦德侯爵,還是看得清楚局勢的。看着自己的兒子,孫子們舉著十字弩,一副想要攻擊的模樣,於是他偏頭大聲怒斥道。

「啊!怪物!」

「那是什麼?」

正在他訓斥自己的兒孫時,宴會大廳中的女卷們齊齊發出驚呼。瓦德侯爵聞聲,立刻轉頭看向正面處。

只見一頭比最高大的戰馬還高得多,渾身柔順灰毛,眼神靈動而又冰冷的恐怖巨狼鑽入宴會大廳。

呼!

它嘴裏不斷呼出一陣陣白霧,踱步從站立大門兩側的重裝戰士中間,緩緩邁步進入大廳之中。

梭梭梭!

隨着它向大廳之中前行,所有大廳中的佛雷家族女卷,趕緊挪動腳步,擠到了大廳後方,瓦德侯爵高台座位之下。

咕嚕!

手持十字弩,站在大廳二樓的佛雷家族男性成員,現在完全不知道,是該放下手中十字弩投降,還是在瓦德侯爵面前,表現自己英勇的一面。

嗖!

宴會大廳二樓左側的一名年齡五十左右,個子挺高,卻駝著背的禿頭男人,由於過度緊張,手指竟然在顫抖時,將十字弩的扳機扣動。

噔!

嗚!~~

弩箭釘在血風的左爪前方,箭尾還在不斷的余顫。感覺自己受到攻擊,血風狼嘴發生一聲低吼,緊盯着二樓的禿頭男人,它龐大的身體緩緩收攏低伏。

血風滿是肌肉的粗壯四肢勐然發力,它收攏的龐大身體猶如彈弓一般,直接彈射出去。

雖說由於自身重量,血風無法跳躍得太高。可相對於它那龐大的體型,輕輕一躍便直達宴會大廳二樓。

喀察!

血風強壯的身體直接撞碎宴會大廳二樓木質護欄,狼嘴精準的將那名攻擊它的禿頂人類咬住。

然後,龐大的身軀以完全不相等的靈敏度轉身,蹬在宴會大廳左側牆壁上,再度跳回它剛才的位置。

「啊!救命,父親,救我!」

血風嘴裏的,是瓦德侯爵的第四子,傑瑞·佛雷。此刻,他被攔腰叼在血風嘴裏,那些異常鋒利的牙齒淺淺咬入他的身體,讓他不斷的慘叫求救。

瓦德侯爵看着那恐怖巨狼叼著自己的兒子,他嘴巴張了張,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總不可能給狼說話,讓他放人吧!

嗒,嗒,嗒!

察!

宴會大廳門口響起一陣腳步聲,一名身穿海疆城鎧甲,紅褐色頭髮的年輕人,面帶微笑率先走了進來。

那群重裝戰士看到他的到來,立馬雙腳併攏,站直身體,整齊的朝他行禮。

最前方那名年輕人剛走到恐怖巨狼身邊站定,他身後隨行的一名長相清秀的少年,張嘴大聲說道:「這位是,北境之王,血狼主,立法者,史塔克家族的羅柏·史塔克!

背棄自己效忠誓言的孿河城佛雷家族,趕緊跪下,等待他的審判!」

立法者這個稱號,是由於羅柏在蘭尼斯港,親手斬殺數百名違反軍法軍紀,被兩三萬北境士兵們共同取的。

雖說當時殺的大部分都是鐵民,但所有北境士兵都感受到了,羅柏對於軍法軍紀的嚴格要求。

畢竟,連他的父親艾德,都無法阻止己方戰士,勝利后的肆意妄為。

當羅柏知道自己無緣無故多了一個稱號,他也就笑笑而已。不過,這個稱號也算來的正好,羅柏正在計劃,之後頒佈許多強己的新法,以提升整個北境的綜合實力。

言歸正傳。

克雷的話音剛落,一直心驚膽戰的佛雷家族女卷們,第一時間雙膝跪地,朝着羅柏拜服下去。

宴會大廳二樓,諸多的瓦德侯爵兒孫們,互相對視一眼,趕緊放下自己手中的十字弩,同樣跪倒在二樓地面。

「瓦德侯爵,你……」

「啊!」

羅柏打量了下,這個前世發生『血色婚禮』的宴會大廳,轉頭正朝着唯一端坐着的瓦德侯爵開口說話。

被咬在血風嘴裏的傑瑞,因為突然的疼痛,忍不住發出一聲慘叫,將羅柏的話題打斷。

羅柏嘴角微微抽搐一下,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緒,微笑着再度開口:「瓦德……」

「啊!」

不知道是不是血風的惡趣味,他剛一開口,傑瑞再次發出一聲慘叫。

「血風,太吵了!」

兩次被人打斷話題,羅柏皺着眉頭對血風發出一聲埋怨。

噗嗤!

血風可能等的就是這句話,它狼嘴勐然合攏,在那強大的咬合力下。傑瑞像是被鍘刀腰斬一般,直接被咬成了兩截,鮮血頓時濺得滿地都是。

「啊!

!」

一名跪倒在地面的佛雷家族女卷,看到這麼慘烈血腥的場面后,發出一聲驚叫,但她突然想起,傑瑞便是因為太吵而死。

這名女卷立馬緊緊咬住自己的嘴唇,屏住呼吸,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鮮紅的血液,從她的唇角慢慢流了下來。

「瓦德侯爵,你不打算臣服於我嗎?」

這次沒有人敢再次打斷,羅柏開口朝着高台上,臉色陰沉得可怕的瓦德侯爵詢問道。

「嘿,臣不臣服,你都不打算饒我性命,有什麼區別嗎?」

已經這個年紀,娶了八個老婆,有三十多個嫡生子女,無數私生子女的瓦德侯爵,毫不畏懼的直視着羅柏。

「哈,真聰明,你說得沒錯!今天你必定會死在這裏,應該會很有戲劇性。」

羅柏聽到他的話,輕笑一聲,環視一圈整個宴會大廳,直接宣佈對瓦德侯爵的審判結果。

雖然猜到自己會死,但聽羅柏這麼直接的說出來,瓦德侯爵內心僅有的一點僥倖,也被他摧毀了。

他氣急敗壞的朝着羅柏怒吼道:「那還廢話什麼,快動手吧!小狼崽,泰溫·蘭尼斯特會為我報仇。就憑你,也想跟他斗!

我詛咒你,要不了多久,你就會跟你的父親一樣,死在君臨城中!」

啪,啪,啪!

聽着瓦德侯爵的惡毒話語,羅柏不氣反笑,還拍手為他鼓掌道:「很好,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佛雷家族也很有骨氣啊!」

羅柏話語微微一頓,抬頭盯着二樓跪在地面,只剩腦袋露在外面的瓦德侯爵兒孫們,語氣冰冷的說道:「既然這樣,所有高於膝蓋的佛雷家族男性,全部斬首!」

嘩!

羅柏的話一說完,宴會大廳中的佛雷家族男性,頓時嘩聲一片。

有些人自知必死,已經面如死灰,有些人則將手伸向丟棄的十字弩,準備拚死一戰。

「除了……」

宴會大廳中,羅柏的聲音再度響起,似乎給了佛雷家族眾多男性一絲希望。

一直看着他們面部表情的羅柏,不屑的冷笑一聲,然後繼續說道:「除了親手殺死瓦德侯爵的人。他將成為孿河城的新任城主!」

「哈哈哈,小狼崽,你想讓他們弒親?你當我們佛雷家族是什麼?

我們可能不善戰,但是對於家族的忠誠,絕對不用懷疑。」

瓦德侯爵見羅柏說完之後,宴會大廳頓時陷入死寂之中,他哈哈大笑的,對着羅柏誇讚著自己家族的凝聚力。

休!

一隻弩箭從宴會大廳二樓射來,正中瓦德侯爵大笑的左臉,讓他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一時間還未感覺到疼痛的瓦德侯爵,順着弩箭來源看去,那是他第十二個兒子,羅索·佛雷。

羅索先天一條腿殘疾,被稱為『跛子羅索』,是瓦德侯爵力排眾議,讓他擔任了十二年的家族總管,獲得了佛雷家族成員的認可。

卻沒想到,他卻背叛自己,弒殺自己的父親!

休!

可能是擔心那一箭不能致命,重新扣弦上箭的羅索,這次仔細瞄準后,一箭射入瓦德侯爵的眉心,親自為他送終。

看着被自己兒子殺死的瓦德侯爵,羅柏低聲自語道:「前世,我在這裏死於背叛。這世,你在這裏死於背叛。是不是很具有戲劇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權游:進擊的北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權游:進擊的北狼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6章:背叛

0%
目錄
共13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