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內卷的藍龍

第1章 內卷的藍龍

「我一定是被詛咒了,唔!」

龍巢下庭的池塘邊,泰德望着水中那約莫只有成年布偶貓大小的倒影,一屁股坐在涼涼的地面上。

他仰天惡狠狠的咽下路上順來的駱駝臀肉,一回想起穿越至今跌宕起伏的遭遇,便彷彿就此帶上了一副痛苦面具。

......

關於一閉眼一睜眼自己就變成了『大號兒蜥蜴』這件事,起初泰德在平復了一會兒起伏的心緒后也是木然的接受了現實,可在看到那條叼回獵物的藍色巨龍一口驚雷噴射而出,將屍體瞬間烤的外焦里嫩時,這種超自然的現實畫面不由讓他懵了。

龍息!

那激蕩的思緒讓他本能的喊出了自己的龍之真名,泰德·利休斯·瓦里諾安,突如其來的龍之傳承便如同一塊超級硬碟般狠狠的砸進了他尚且年幼的腦袋裏。

若不是及時把持住了自己那旺盛而危險的好奇心,恐怕他就要淪為托瑞爾第一個剛喊出真名,下一秒就被自家傳承知識沖成白痴的真龍了。

不過即便只是窺探到了那浩瀚知識與繽紛世界的冰山一角,也讓原本已經心如止水的他莫名心潮澎湃起來。

他,泰德,居然來到了一個有着劍與魔法的異世界,還一步到位成了食物鏈頂端五色巨龍之一的藍龍!

那一刻,他由衷感受到了某種突破過往所有桎梏與枷鎖的自由!

然後下一秒,他就被身後同樣自由的『兄弟姐妹』們當場淹沒。

初來乍到的泰德尚未來得及體會到異世界的美好與魔法的玄妙,倒是先一步領略到了來自腳丫子與大屁股的濃厚味道。

別看這些幾乎都和他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藍雛龍們個頭不大,動作也笨拙的很,力氣卻絕對堪比成年人類。

不知被哪條死冤種一腳踩到側腹的泰德好懸沒把剛吃下去不久的蛋殼給吐出來。

痛,太痛了!

僅僅片刻,身上傳來的痛楚與腹內越加明顯的飢餓感就讓泰德迅速認清了一個現實:

他必須搶到自己新生后的第一份食物!

這將關係到他第一次沉眠時所需要的營養儲備。

相較於其他喜歡獨居的巨龍而言,藍龍們在整個巨龍社會關係解體后依舊保留着某種社群結構:

一群藍龍會奉某位實力強橫的年長者為宗主,並在其認可下扎堆生活在同一座巢穴中,他們往往會在某個發情期結束后,再將產下的龍蛋一同存放至位於龍巢最深處的下庭,並用細砂埋好。

如此,藍龍蛋便會在某個時間點集中孵化而出,前後相差不會超過兩分鐘。如果有雛龍無法自行破開蛋殼的,負責看護龍蛋的長輩甚至還會幫忙敲開,所以藍龍蛋是所有龍蛋中孵化率最高的。

而同樣是基於這個原因,藍龍間的競爭,也從所有雛龍破開蛋殼的那一瞬間就開始了。

他們所面臨第一項任務,便是學習成為一條龍:

這包括保衛食物、獲得巢穴和理解自己的能力。

這裏面每一項攤開來講,都是先輩們無數年來爭鬥積累下來的智慧與血淚史。

而泰德首先要保證的,就是自己破殼后第一次進食的權利!

只有吃夠了,吃好了,才能發育的更敦實,以此在後續的進食中擁有一席之地並逐漸奠定這種次序,並順利奪取一個屬於他的巢穴,從而無需自己耗費體力重新開挖一個新的,有更多的時間通過傳承知識理解自己的能力,如此環環相扣,

一步落後,便步步落後,直到在後續的試煉中慘遭淘汰,曝屍荒野。

藍龍的世界,便是這樣一個極為講究階層與秩序的殘酷社會,每一條藍龍在族群中所有的地位與權力,都是如此一步步爭奪獲取而來的。

絕大多數的藍雛龍也許並沒有意識到這些,卻在一代代的競爭淘汰中將這種本能刻進了DNA里......

因此在搶奪食物時,也顯得格外兇殘......

「這也太卷了吧!」

自傳承知識中了解到這一切的泰德,還未來得及感慨自己的命途多舛,就被一條擠不到前面來就快要饞哭了的好兄弟一口咬在他屁股墩上。

強烈的痛楚混雜着一絲無由來的怒火讓泰德瞪圓的雙瞳湧現出猩紅的血絲,他拼盡全身力氣強撐起身體,張開雙翼,當場便將壓在身上撕扯著駝肉的幾條雛龍給掀飛了出去,仰天發出一聲怒吼:

「昂!!!」很快這聲怒吼便被宛如夏日裏的悶雷聲所替代。

一道刺目的雷霆自泰德口中噴吐而出,落在洞穴的穹頂之上,又化作無數銀色的電蛇沿着石面肆意蔓延,與泰德嘴角仍舊不住散逸的電芒交相輝映。

「龍息!」

這突然降臨的雷霆當即讓整個龍巢下庭都安靜了下來,一眾原本被飢餓所俘獲左右的藍雛龍們也本能的停止了爭搶,對這雷霆的來源紛紛側目望去。

藍雛龍雖然龍生經驗尚且一片空白,但智商卻絕對不比人類低,有着龍之傳承作為參照的他們能夠很輕易的分辨出危險源頭。

一條剛破殼而出便覺醒出噴吐武器的好兄弟,要麼天賦異稟,要麼血脈強大,無論是哪種狀況,都絕對值得雛龍們將他們快要被飢餓全部佔據的大腦分出一部分區間,以用來銘記這個重要的競爭對手。

泰德也沒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迅速的就『掌控了雷霆』,被憤怒與腎上腺素輪番上沖的腦袋依舊有些懵懵的,但雛龍們各異的眼神很快也讓他意識到了,這是一個奠定自己進食次序與龍巢地位的絕好機會。

就見他在一眾雛龍的矚目中,沿着雛龍們讓出的過道款款踱步至那頭依舊冒着青煙的獵物前,抬起兩隻前爪撐在身前的駱駝臀上,極力讓自己的神情保持一種傲睨自若的威嚴模樣環視四周。

直到一條條被自己所凝視的龍崽子或是挪開目光或是低垂下頭顱,泰德方才緩緩咧開猙獰的嘴角開口說道:

「吾名泰德,泰德利休斯,你們所有雛龍共同的兄長,好好記住這個名字吧,當然記不住也沒關係,因為在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好好教導你們,要如何禮敬兄長的。」

一眾雛龍面面相覷,一些沒能搶到前排的已經在本能的驅使下開始考慮站隊抱大腿的問題了。

眼前這群初生的龍崽子們果然服軟,泰德方才滿意的用力撕下一大塊最鮮嫩的脊肉咽入喉中,頓時瞪圓了雙眼:

「媽耶!這烤肉可以的啊!」

是真的可以,也不知道是不是穿越之後味覺器官靈敏了不少,分叉的舌尖舔舐被雷電炙烤到三分熟的肉塊上時,不僅能夠品嘗到其潤澤細膩的口感與鮮甜風味,甚至能夠感受到其在美拉德反應下散發的油脂芬芳。

是的,他居然通過舌頭聞出了氣味,甚至能夠準確判斷出這頭駱駝嗝屁了多久。

被這種頂級感官享受所衝擊的泰德,當即不管不顧的大快朵頤起來。

眼見泰德這位剛樹立下滿滿威嚴的『大哥大』開始進餐,暫且被懾服的藍雛龍們方才再度恢復原本亂糟糟的爭搶模樣,就差沒把屎給打出來。

遠處負責此次投喂的雌性青年龍饒有興緻的盯着正在進餐的泰德審視着,自前胸鱗片的縫隙間掏出一顆黯淡的記憶水晶,將泰德此刻這幅自認威嚴但在塞琳眼中卻顯得極為滑稽的模樣給定格了下來:

「泰德利休斯?有趣的小傢伙,只是利休斯這個父姓......」

她像是想起了什麼,琥珀色的瞳仁眯成了月牙:

「難道是......那位大人的孩子?」

這座歷史悠久的龍堡飛出過很多名震大陸的巨龍,利休斯也許不算最強大的,卻絕對算得上是最有名的藍龍之一。

當年的他義無反顧的踏上了封神之龍的道路上,偏偏還成功了,如今更是傍上了那位女士,所掌威能已與神明無異。

即便......他的名聲並不怎麼光彩......唔,甚至據說每次被邪惡龍母提起時都咬牙切齒併當做反面教材。

但能被龍母嫉恨上卻偏偏依舊能夠在主物質世界活的放浪滋潤的存在又能有幾位。

於是塞琳看向泰德的目光又多了一絲看晶石原礦的意味:

「這麼看來,你還真有可能給我塞琳帶來一絲好運也說不定呢。」

一條曾經為了職業道路上的升華,義無反顧的將畢生積蓄的寶藏一口吞下的狠龍,無論怎麼看也都比自家那位吝嗇到連欲魔工資都敢剋扣的老母龍要大方一些吧?

想到這裏,這條雌性青年龍朝着龍巢上庭的方向瞥了一眼,便不再理會那些為了食物打成一團的雛龍們,而是顧自伸出尾巴尖臨空劃出一道帶着魔法靈光的軌跡:

尊敬的利休斯·奧比利苟斯閣下。

這個名字剛剛書寫完的剎那,眼前的虛空便開始出現漣漪,那段名字也開始熠熠生輝,引起了魔網的共鳴。

這意味着她接下來所書寫的內容將直接經由魔網呈至那位大人的面前,當然,看與不看,便看那位存在的意願了。

這便是那位龍主所擁有的權能之一。

普通施法者所施展的傳訊術往往只能夠短距離傳遞,即便是擁有魔網部分授權的耐瑟帝國,內部政務消息的傳遞也需要經由各個中繼站。

正因如此,這位藍龍龍主也往往被視為那位女士的重要喉舌甚至是意志執行的『代理人』。

對方的權勢是如此強大,以至於第一次向這等存在傳訊的塞琳爪子都有些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但一聯想到萬一自己的消息成功取悅了對方,塞琳便開始重新振作,將自己的所聞所見以最簡練的句式敘述下來,想了想,又在末尾添上了自己的名字:

塞琳·辛德莉爾。

待眼前的傳訊術化作一片魔法靈光消散不見,這條雌性青年龍出於緊張渾身豎起的鱗片方才緩緩舒展下去,就像一位剛剛下注的賭徒,即便只是無本的賭博。

畢竟及時發掘優秀的龍崽並進行適當的投資,本就是藍龍們樂此不疲的興趣與壯大自身勢力的途徑之一。

而身為巨龍那漫長的生長周期與完全迥異於人類的擇偶觀,也讓類似幼龍養成的戲碼不失為一種喜聞樂見的可能。

那位龍主同樣也沒有傳出過什麼暴虐的傳聞,反倒是其風流放蕩的小道消息一直在巨龍與帝國中瘋傳。

若是能夠就此引起那位大人的注意從而察覺到自己的姿色......

一想到如果能夠與那位傳奇龍主也發生些什麼的可能,這條才剛步入青年期沒過多久小母龍便覺渾身有些發軟起來。

只是這條小母龍才剛因為意淫而有了提前步入發情期的趨勢,遠處因為爭搶食物都快要把龍腦子給打出來的雛龍群中當即傳來凄厲嗚咽的慘叫。

美好願景被驟然打斷的塞琳哪能有什麼好脾氣,當即扭過脖頸發出一聲怒吼:

「都給我好好吃肉,吵什麼吵!誰再發出怪叫,就別怪我抓出來當場噶掉!」

雛龍群當即噤聲,紛紛投去無辜、聽話但能吃的小眼神,但私底下互相下的黑手卻是一刻也不曾停下,只不過再痛也不敢吱聲了。

眼見『鶴立雞群』的泰德吃的歡快,塞琳的眼神當即柔和些許,便像是畜牧主看着自家籬笆里拱著白菜的小豬玀,滿滿都是期許,只等著賣出一個好價格了。

倒是可以考慮給他加點餐,塞琳露出一抹笑道:

「泰德利休斯,往後下庭的進食秩序就交給你來維護了,以我塞琳的名義,替我好好管教你這群愚蠢的弟弟們。」

泰德聞言想都沒想就順口答道:

「好的!塞琳媽媽!」

雌性青年龍的微笑當即僵在臉上,沒好氣道:

「叫我塞琳姐姐,你個蠢蛋!」

說罷便怒而轉身,一蹬雙腿,展翅朝着崖壁通道的方向飛去,只留給泰德及眾雛龍們一道曲線優美靚麗的背影。

直到莫名暴怒的小母龍離開,已經撐的快要從另一頭吐出來的泰德這才聳了聳那對與身體不太成比例尚未發育的雙翼,然後在一眾雛龍們鬆口氣的眼神中離開了那所剩無多的食物,自顧挺著個孕肚找了個最大最敞亮的洞穴躺下,以作為自己青年期前的臨時巢穴。

填飽了肚子,睡意便如滾滾潮水般湧來,逐漸模糊的視界也隨之陷入黑暗。

夢境,紛至沓來。

夢境中有着他身而為人時於那座鋼鐵叢林間不斷學習奮鬥拼搏的各種斷片畫面,也有不同的藍色巨龍攜著凜冽的風暴將自己的大名化作史詩間的一筆。

每當不斷切換的畫面中他在閱讀書籍或是他們在釋放絢麗的法術應敵時,泰德那混沌的思維中便會本能的浮現出對應的知識名稱,如瀑而下:

高等數學,秘法印記,近代物理,碾壓,光學,舞光術,聲學,聲音模仿,幻音術,理論力學,神導術,法師之手,熱力學,冷凍射線,閱讀魔法,提升抗力,魔法警報,命令術,防護善良,護盾術,虔誠護盾,貓之優雅,治療中度傷,偵測思想,失智之觸,風訊術,操縱死屍,深幽黑暗術,加速術,暗示,任意門,治療致命傷,動作自如,邪影擊,支配人類,高等命令術,窺視魔眼,痛苦徽記,死亡法陣,喚起死靈,高等解除魔法,瀆神之語,灰飛煙滅,虹光噴射,凋死術,旋風術......

它們中絕大多數都是出現后便很快消失不見,卻有個不太起眼的在連續出現過多次后便留了下來。

甚至到了後面還不止一次彈出過類似遊戲中屬性面板似的模糊界面,且每次彈出時,那不能再簡陋的界面總會跟擠牙膏似的拓展出一丁點。

可最終尚未成型的界面就像是突然斷電了似的,所有凌亂的畫面匯聚於一點,消弭沉寂。

躁動不安的泰德也終於睡安穩了,只是......好像剛填飽不久的肚子,又開始餓了......

時間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當他的意識隨着咆哮的飢餓感逐漸蘇醒時,只覺過分吵鬧,就像是成打的大漢圍在他的席夢思上反覆橫跳。

尤其是那聚焦在身上的被窺視感終於讓泰德猛地睜開了眼睛,怒視而去,便看到原本屬於自己的洞穴里竟是突然多了幾個闖入者,正不懷好意的盯着自己,甚至就連洞穴外也藏着不少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傢伙。

難道是想要搶奪自己的巢穴?可這些傢伙怎麼敢!?

很快驚怒不已的泰德便察覺到了不對勁的地方!

自己這些『好兄弟』......怎麼一個個看起來塊頭這麼大呢?

不,同時蘇醒的理智立刻糾正了他的思維邏輯:

不是對方塊頭太大了,而是他的個子太小了!

他在這龍生中至關重要的第一覺中......

居然壓根兒就沒長個兒!

這個瞬間,雙眼瞪圓的泰德,忽然有種在監獄浴室中不小心香皂手滑了的黑人既視感。

只覺世界,荒誕如斯。

「厚——禮——謝!」

PS:老七我又肥來了......大夥兒好鴨,搓爪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1章 內卷的藍龍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