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蒼穹之怒

第22章 蒼穹之怒

聽見身後來自『宿敵走狗』的咆哮與威脅之音,感受著藍龍卡戎那即將燃燒殆盡的薪火,時間所剩不多的巴托拉洛斯也顧不得薇薇安娜就在身後逼近的路上了,一咬牙告訴了條泰德來自無底深淵高層的『秘辛』:

「你的憂慮其實毫無意義,美坎修特雖然看似無比強大,但她最強大的地方,卻是源自她召喚『盟友』的能力。」

「但她的這份強大的基石,正在崩潰瓦解。」

「無底深淵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劇變,所有的惡魔也是一樣。」

「美坎修特已與烏黯君主格拉茲特爆發了明面的衝突,與惡魔王子迪摩高根的關係行將難以維繫,近年前往申迪拉維爾向美坎修特朝拜獻禮的惡魔領主越來越少。」

「你知道......這一切都意味著什麼嗎?」

這意味著你會嗝屁的更快啊老哥。

泰德心中雖然對無底深淵的異變有些驚異,但看向這位心眼實誠的老哥的眼神卻是越加憐憫。

如果這名巴洛炎魔之王所言為真,假如魅魔女王又真的如對方所言的那樣越來越虛弱,那麼那傳言中宛如深淵天堂般的申迪拉維爾,必將淪為眾矢之的!

無論是對其虎視眈眈的格拉茲特,曾經如膠似漆的迪摩高根,還是傳言中那位不死君王奧咯斯,亦或是各路深淵領主,都絕不會放過這塊身為位面戰略要地的香餑餑。

畢竟傳言魅魔女王這層層域還鏈接著不少物質位面呢。

屆時,那裡必將淪為深淵戰場爭奪最焦灼的核心要地之一,淪為自血戰戰場之後第二個惡魔絞肉機。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屆時就在這深淵大戰戰場隔壁的炎魔之王所面臨的命運,恐怕不是被其他領主先行攻佔,用來增兵劍指申迪拉維爾的橋頭堡。

便是被魅魔女王派出屬下先行潛伏,乃至提前控制住,以此作為保衛領地的最後緩衝地。

總之這位老哥的未來,滿目破敗。

而且深淵魔龍那是什麼奇葩玩意兒?渾身冒火,所過之處,遍地礁岩嗎?

真跟這樣的傢伙在這樣的時候去深淵發展,那不是12年趕著去宮裡當太監嘛!

真就退一萬步說,以無底深淵的混亂時間而言,哪怕這一切可能還需要很漫長的時間才會發酵爆發,他是腦子有病才跑去深淵發展啊!跑去血戰戰場和魔鬼一起墳場蹦迪嗎?

深淵除了魅魔小姐姐有些看頭,還有啥子好?

就算營養好體力勉強跟得上壓榨,但無論是身為巨龍的他還是那些魅魔小姐姐都是時間悠長的長生種,他泰德倒是自認絕不會變成像利休斯那樣闔上泄殖腔就不認人的渣龍。

但人家魅魔小姐姐也是會有追求,時間到了自然需要尋求晉陞的好不好?

萬一時隔幾十年他就擱巢里睡了一覺,又或是帶人去打了場位面戰爭回到家,那原本身著短裙制服每日辛勞服侍自己的魅魔女僕,就陡然升格成了一頭四五米高、體重兩三噸的坦克猛男(迷誘魔),上下夾著那兩雙足以噶斷耐瑟魔導炮的雙鉗,滿目深情的站在巢穴門口捏著嗓子震天撼地的大喊著:

『泰德哥哥,人家可終於把你給盼回來了』......

那時候,自己是要做個受魔唾棄的『不是男人』呢,還是做個比男人還男人的真男人呢?

當然滿腦袋跑火車的泰德原本就沒這意願,只不過真要這麼跟這位炎魔老哥說那估摸著說不得惱羞成怒之下一把火把他給烤了可就糟了。

當即只能試試緩兵之計:「實在抱歉,此事關係重大,更是事關前途命運,要不這樣,巴托拉洛斯閣下,您先行回深淵等待片刻,待我返回藍龍堡,與族中長者商討一二,再做決定,您看可以嗎?

巴托拉洛斯都還未有回應,身後正在急速飛來的輝耀修女薇薇安娜卻已經在狂飆來自深淵的家鄉話:

「巴托拉洛斯你個連生殖器都退化的玩意兒也敢公然誹謗女王陛下!你就老老實實回你的領地等死吧!」

「小泰德!你可千萬不要相信這頭死閹種的話!真以他賜予的力量獲得深淵升格,你可就變成小閹種了,所有深淵乃至位面的姑娘都會鄙視你的!」

「......」泰德。

「小泰德,聽你薇薇安娜姐姐的,乖乖跟我回申迪拉維爾面見女王,有我薇薇安娜的引薦,女王陛下絕對會對你刮目相看破格提拔的!」

得,感情你先前只是假傳聖旨呢。泰德當即無語,心說果然女人的話不能輕信,魅魔的話更是如此,就聽見這位魅魔小姐繼續對他畫著大餅: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你將可以自由出入『撕裂之心』,要知道那裡可是匯聚了來自萬千位面的各族美女噢!上到奔放之野的愛刺天使,下到戰爭中被從巴托地獄俘獲過來的欲魔,帶翅膀的、長尾巴的、身上有著天然彩繪紋理的姑娘們,只要是你在街道上看上的任何一位姑娘,都可以任意邀請,而她們也絕對不會拒絕你噢。就算是看上了先前那條六臂蛇魔,你薇薇安娜姐姐也遲早可以抓來給你做打手兼可以為所欲為的侍女喲。」

「就算這些你都看不上,我也回去可以跟姐妹們商量商量,讓你獲得隨意出入大教堂各位輝耀修女寢宮的權利噢。」

「只要你想,就算是我薇薇安娜——乃至是至高的魅魔女王美坎修特陛下......也不是,不可以喲。」

啊這,聽著還真有些令龍心動啊有沒有!

聽著這一連串來自惡魔的低語,泰德一時間腦海彷彿只剩下了魅魔小姐姐那豐滿惑人不住開闔的紅唇,還有那一句句撓龍心癢的哦噢喔,和腦袋中各種打滿馬賽克不可描述宛如天國的美好畫面。

可這種只能想想的遐想下一秒就被一聲終於按捺不住的低吼打破了:

「不要再被那粉紅的血肉陷阱所迷惑了,燃燒的征途,才應是我們身為戰士的歸宿。」

「這便隨我前往無底深淵吧,小傢伙......」

眼見這頭巴洛炎魔眼見『招聘條件』拍馬也比不上就準備上手搶龍了,即將飛抵的魅魔小姐不由暴怒:

「放開我的小甜心!巴-托-拉-洛-斯——」

「哎。」面對即便『原形畢露』也要耍賴逮他走龍的兩頭惡魔,泰德無奈的嘆了口氣。

然後,他不在猶豫,而是仰天對著那烏雲之上的存在吼道:

「你們再待在那繼續看熱鬧,我可就真要被擄去無底深淵做只快樂的小惡魔了!」

「還有這狗屁試煉已經『嚴重超閾』好幾次了吧?」

「你們再不收工!我是真扛不住了啊!」

空氣中沉凝了一瞬。

「......咦,居然被你這小傢伙給發現了嗎,這份感知倒是不錯,這個也記上去。」

「給那傻大個兒來上一發,送他回深淵見媽媽。」

隨著一道充滿成熟甚至帶點霸道之感的御姐之音於高空響起。

無論是臨空飛行的薇薇安娜還是伸手前探的巴洛炎魔,俱是震驚莫名的凝視著山坳上空。

就見原本才剛因雷暴行將散去的烏雲直接被一道可怕的魔能聚焦蒸發,朝著四面八方的天際排散開來。-

浩遠無際的夜空中,如同亮起了一朵晨星。

他們所有人還未來得及看清什麼,一道宛如神罰的魔能之柱便降臨世間,貫穿了試圖抬手抵抗的巴洛炎魔,落在了山坳最中心。

下一刻。

整個山坳,便彷彿真的火山爆發了......

一如......

蒼穹之怒!

驟然膨脹爆發的魔能之海如同傾瀉的洪流四處掃蕩。

「不!!!」完全免疫火焰的巴洛炎魔當即化作四濺的烈焰。

「該死的,哪來的浮......」魅魔薇薇安娜的化身也在強光的來臨下直接蒸發。

「WDN——」即便離山坳能量爆發中心最遠的泰德,也如同被颱風拂過的蚊子,被拉著一同於凌亂的狂風中起舞。

急速旋轉的混亂視角中,泰德與遠離戰場而倖存下來的兩隻卓爾終於看到......

群星都彷彿正在被蔓延的黑暗所吞噬。

不,那是一座城。

一座橫壓天際,踏雲而來的......

耐瑟浮空城!

......

PS:不知道是不是APP改版的原因,每次按照大伙兒的提示對錯字、病句和排版施工時,有時會碰到改完后章說直接消失的情況......甚至連重置都找不回來,也不知道是不是改變了文本字數的原因。以前好像頂多只會跑到其他行啊。昨天一位提醒巫妖命匣形式,還有前陣子也有幾位......在此跟這幾位書友說聲抱歉,也感謝每一位幫忙抓蟲科普的同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章 蒼穹之怒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