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綠龍:你這樣做禮貌嗎?

第41章 綠龍:你這樣做禮貌嗎?

酸液噴濺雖然是個0環戲法,但在整個魔法體系中卻依舊有著舉足輕重的重要意義:

它可能是幾乎所有施法者不約而同第一個選擇學習的戰鬥法術。

原因無它,在所有0環戲法中,酸液噴濺幾乎是和震顫電擊、霜凍射線並列具備殺傷力的戲法了。

幾乎沒有施法時間,只需一個簡單的施法動作,五到七米的法術近距射程,貼臉足以讓人當場毀容的殺傷力與威懾力,在古人前赴後繼無數次的修繕研究魔改之下,在0環戲法這個階段下已經變得趨近於完美。

掌握了它,即意味著一名施法者終於有了跟人剛正面『戰鬥』的能力,也好意思在外面自稱一聲法師學徒了。

有非施法者的戰士麻瓜這時候可能會喜歡酸上一句,這跟火球術一比那就是渣渣。

的確,相比起手握『手榴彈』的火球術來說,酸液噴濺無論是那蛋疼的射距還是殺傷力都差的太遠。

但別忘了,火球術那可是一個三環法術......

一個掌握三環法術的施法者,都不用自稱,那已經是名真正的法師了,哪怕扔到戰場上去也能當個一次性的『火炮』耗材。

即便是對於如今的泰德來說,這個戲法的威力簡直就是雞肋——他都不用吐息,反芻一口胃酸呸在對方臉上估計效果都差不到哪兒去。

但泰德在反覆確認自己的確是依靠自己學會了這個法術時,依舊激動的甩著尾巴將地板砸的啪啪作響。

如果說這個法術對於其他施法者是里程碑、是步入魔法殿堂的開端,那麼對於泰德來說,它就是敲開通往魔法本源大門的一塊敲門磚,也是奠定自己知識體系框架體系那萬丈地基的第一塊基石,也是泰德真正學習的開始。

於是接下來的時間裡,泰德便過上了『培訓中心』和魔法女神殿兩點一線的生活,白天全身心的撲在了這些五花八門的課程中,幾乎都快要將他選的『倒霉朋友摩古爾』給忘到了腦後。

畢竟相比起欺負一個隨時可以收拾拿捏的軟柿子,哪有學習來的快樂。

可相比起廢寢忘食的泰德,培訓中心的人反而還少了很多,原因也無外乎兩個:

除了第一天成功蹭到了免費的眾神公開課,第二天開始利休斯那條『利欲熏心』的黑心龍神便開始坐地起價了,那令人瞠目的『借讀費』足以讓任何一名中產都肉疼個十天半個月的,還特么是每天收一次。

有這錢一次性拿到自家神殿去捐獻,說不定都能讓當日負責舉行儀式的主教指點一二。

而隨著這些神明們的輪講后,很多咬牙舉債前來學習的人們就發現了一個很蛋疼的問題:

這些神明們教授的『知識』也許的確很有用,至少很具備指導和參考的意義,但祂們教授的內容實在太寬泛了,往往對理論大談特談,甚至有些都只是祂們自己都還處於驗證中的方向,卻對具體職業道路上可能遭遇的相關問題乃至施法技巧完全不屑一顧,甚至提都懶得提。

即便是唯一一個對浮空城偏愛有加的工藝之神,一直在試圖教會大伙兒真的學會怎樣徒手敲出一座浮空城出來,有天某位專精魔像、附魔鑄造方向卻上了年紀的傳奇法師依舊聽的當場腦溢血,被幾個手下的『奧術研究生』趕緊送去場外心肺復甦去了。

而一些同樣已經步入傳奇的人物亦是聽的捶胸頓足,抑鬱而去,後悔自己當初在踏入傳奇之前為什麼就不能慎重慎重再慎重一些,

以至於如今木已成舟,只能在一條註定沒有太大前途的道路上走到黑,成了歐格瑪口中那名迷惘浪蕩個幾百上千年的傳奇。

可偏偏那些還未確定自己未來道路的十六至十九級的大師、魔導師們,在面對這繁雜而又處處矛盾的道路與理論時,卻是徹底的迷惘了......甚至有位已入古稀之年的德魯伊當場就化作了狼人,將腦袋上所剩不多的白毛扒了個乾淨,嘭的一聲撞穿了龍廳圍牆,自此再也沒來聽過課了。

唯有少數聰明的老傢伙,直接將自家的學子們召回,亦或是讓他們只挑某一位神明或者就是自己信仰的神明的課程旁聽。

他們算是看出來了,這些課壓根兒就不是為了他們準備的,而是專為一個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為一條龍準備的。

天賦的上限在出生時便已經決定了,這世界上絕大部分『天賦平庸』的人,從一開始就確定一個方向堅定不移的走下去,反而有可能取得一些成就。

而如果硬要像『某些天才』那般什麼都敢教、樣樣都敢學,卻無法建立起有效的認知框架體系,即便是事後沒瘋,也只能落入平庸一流。

堂堂封神之龍利休斯又哪有那麼好的公德心啊!分明就是在誤人子弟!

而這一切都和泰德無關,自從依靠自己學會了第一個0環法術酸液噴濺后,泰德除了上課和在女神殿『睡覺』,便是在練習這個戲法,然後又花了半天時間,將它又優化成了更適合自己的法術。

由於不用依靠魔網,這個戲法直接從法術位施法變成了藍條施法。

雖然多了構建法術這一瞬間的步驟,卻也同樣意味它沒了冷卻時間的限制,理論上泰德只要有足夠的施法材料,就可以無限施展下去。

而偏偏他剛出生就從藍龍的傳承知識中『意會』了一個類法術:

造/腐水術,每天都憑空白嫖三次量大管飽的『施法材料』。

最後,泰德實在沒忍住又給這個0環戲法加了個點,將其從酸液噴濺變成了【酸液噴射】,又重新『編輯』了它的施法動作。

深吸口氣。

嗬!呸!

於是,泰德近乎可以完美模仿出一條少年黑龍的標準吐息:

酸液噴吐。

而如果將其加點歹毒的藥劑,同時控制一下噴吐時的震頻,它就又變成了另一種:

毒霧噴吐!

僅憑這一手,泰德給自己的鱗片刷層綠漆,便可以去至高森林裡去冒充綠龍了。

至少嚇尿那些還未成年的月精靈,綽綽有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41章 綠龍:你這樣做禮貌嗎?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