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泰德的情誼

第6章 泰德的情誼

泰德在找那名發佈任務的長者再三確認過就是這個試煉任務后,原本還因為驟然發跡,頗有些發飄的心態瞬間就硬着陸了,變得前所未有的冷靜下來。

耐瑟浮空城,哪怕如今已經是座半掩入黃沙的廢墟,那是他這條才五歲的幼龍能蹚的地方嗎?

就不說裏面可能盤踞的各種中高階怪獸了,哪怕隨便是哪個沒有停止工作的鋼鐵魔像都能隨手碾死他好吧?

就在泰德思慮這任務的意義時,一個來自背後的聲音讓他將雜念摁了下去:

「泰德,不用想太多,這個任務並不是在刻意為難你,也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糕,同時,這也是女士的意思。」

「女士的意思?」泰德也是驚了,回首疑惑的望向朝他邁步而來的塞琳。

整個藍龍堡能被如此稱呼的『女士』只有一位,那就此地所有藍龍共同的宗主,盤踞彎刀山脈已然兩千個年頭的傳奇巨龍,阿科菲辛女士。

也就是說,無論他怎麼選,最終都會隨到這個任務?

「是的。」塞琳頷首回答道。

而隨着塞琳的款款道來,泰德也終於釋然。

他進入了一個思維誤區:他忽視了時間與外在的干擾因素,也遠遠低估了一座浮空城殘骸的價值。

一座浮空城的墜毀,便宛如一場蒼穹鯨落。

在當年那場與費林魔葵的戰爭后,耐瑟的奧術師們便已經將所有墜毀浮空城值得回收的部件與遺物都帶走了。

即便是奧術師們看不上的破銅爛鐵,那也是稀有的各種合金與具備研究價值的殘骸。

北地的盾矮人,來自幽暗地域的卓爾,盤踞在北漠的獸人乃至自發組成的傭兵隊伍便紛紛加入到了這場瓜分盛宴中,彼此間沒少為此發生過武裝衝突。

這麼多年來探索和暴力型挖掘,那座浮空城廢墟早已成了一個只剩下斷壁殘垣的空殼子。

而隨着近年來藍龍堡勢力範圍的不斷開拓,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那座浮空城所墜落的地域囊括其中,如今更是成了阿科菲辛女士投放培養和篩選眷屬的自留地。

說完這些,塞琳便扔給他一塊信物式的篆刻着複雜銘文的石牌:

「喏,帶上這個,古城的看門人會明白你的來意的。」

泰德隱隱感覺到,對方在說這句話時甚至是帶着一絲嫉妒的!這才明悟了什麼,頓時忍不住驚呼:

「女士這是讓我去唔——」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塞琳甩來的尾巴堵住了嘴巴,「小聲點!你想引起他們的公憤嗎?」

即便天才如她,至今都沒有榮獲前往那片『聖地』挑選預備眷屬的殊榮。

女士的這個決定如果按照人類的話來講絕對是『不公平』的,但巨龍的三觀里又哪裏有那麼多的所謂的公平,力量即是強權!但其他知情的巨龍不敢去質疑偉大的阿科菲辛女士,卻絕對不介意撒點妒火在這條尚且『弱小』的幼龍身上。

泰德也不由壓低了聲音:「可是為什麼?」

塞琳無奈的看了一眼泰德,搖頭道:「我怎麼知道。而且就算我知道,涉及到上面的一些事情和信息,在沒被允許的情況下我也是不能透露的。」

只不過雖然她並不知情,卻隱隱有些猜測,那就是......她八成可能被眼前這小混蛋的那個混蛋老爹給『白嫖』了。

唯一有些讓她想不通的事情,那就是......現在就安排下這一切,會不會未免也太早了些。

但即便再早,那也是『幸福的負擔』,啊,她塞琳是多麼渴望自己也被這樣的『負擔』砸中,哪怕以她的年紀還不用急着培養眷屬,拿去賣錢提前還債也是可以的啊!她是一天都不想再被利蘭納布那條該死的欲魔變着方兒的在她身上揩油了。

泰德聳了聳肩:「行吧,既然這是女士的安排,我也無法拒絕不是。」

塞琳看到他這幅模樣就有些來氣:「你還是想想怎麼完成你的『任務』吧,可別收服不成,反倒被那群野蠻的短生種抓去烤了。」

泰德當即有些『驚奇』的打趣道:「難道塞琳姐姐不打算再多送我一程了嗎?」

「你這注意倒是打的挺好。」

「美夢總得常做,未來某天才有實現的可能不是。」泰德卻是對這位藍龍姐姐的嘲諷不以為意。

塞琳當即眯起眼瞳上下打量著這條滿腦袋都是『壞心思』的幼龍,想了想,深吸了口氣,還是道:

「泰德,我,就要離開了,往後的日子,就要靠你自己了。」

「什麼?你要去哪兒?」泰德當即有些錯愕。

「喏,去那裏。」塞琳昂起腦袋,望向蒼穹。

「那裏啊。」泰德順着她的目光望去,那裏,是宛如群星之井的耐瑟浮空城,於是洒然笑了笑,一些本想挽留的話全都咽了回去。

「是啊,泰德,我要去為自己的未來拼搏了,你也一樣。」

泰德本想說些什麼,便聽到塞琳對他建議道:

「泰德,你有着卓越的血脈與天賦,同樣有着令所有藍龍羨慕的運氣,但你萬不可因此心生自滿。」

「我曾在傳承知識中看到過這樣一番話,世界是均衡的,命運的饋贈,早已在暗中標註好了價碼。」

最後她眼著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語重心長道:

「而藍龍的世界,也從沒有無由來的溫情。

「如果有選擇的話,盡量在青年期來臨前,好好待在藍龍堡磨利你的爪牙吧,這將是你龍生中能領略到的最後的......

「安寧。」

說道這裏,這條青年藍龍便伸展出自己的雙翼連振了幾次掀起漫天狂風,便猛地一蹬雙腿,朝着懸崖外躍了先去,於崖壁俯衝出一個完美的弧度后便乘風而上,朝着那萬里碧空飛去。

望着對方的背影,回想着往日的一幕幕,泰德忽然有些心生感動:

可你不就是我來到這個世界后感受到的第一份陽光與溫情嗎?

於是也學着塞琳的模樣展翼振翅,邁起步伐朝着崖邊衝去,想要再最後送對方一程,結果就聽到上空傳來一聲宛若悶雷般的咆哮:

「泰德利修斯!可不要忘了你還欠我塞琳一份情誼,你要是膽敢『忘了』,就別怪老娘追你到世界盡頭,也要把你這龍崽子給逮出來當場噶掉!」

這番霸氣側漏的宣言,讓整個原本熱鬧非凡的崖壁通道都為之一靜。

而正在前沖蓄能的泰德腳下當即踩空,直接一頭從崖壁上栽了下去,好半響才有些狼狽的從半空中飛回了所有龍的視線,當即引來一眾藍龍放肆的大笑,看向惹了母暴龍的泰德的目光,滿是擠眉弄眼的幸災樂禍:

「泰德,你可要快快長大啊!要是到時候你滿足不了小塞琳的這份『情誼』,你可就真的再也長不大了啊!」

泰德才懶得鳥這些吃飽飯沒屁事兒的閑龍『惡毒』嘲弄,而是對着塞琳的背影,換了一副當年的油膩語氣『反擊』回去:

「噢,我親愛的小塞琳,你就放一萬個心吧,我泰德早已將這份情誼篆刻在了心房相隔的鱗片上,直至位面崩隕也無法磨滅!

「此去耐瑟,誰敢招惹你,你就把他們的名字都記在一個小本子上,待我泰德百年之後,就會駕着超級浮空城去尋你,然後一個位面一個位面的打上門去,我會讓他們感受到,什麼才是真正......風暴!」

泰德滿心以為這番充滿著中二氣息的台詞會引來眾龍的爆笑,然後完成對塞琳的又一次『暴擊』,哪知此話回蕩在彎刀山脈后,身後的崖壁通道比先前還要寂靜,而一些適齡的雌性藍龍眼神更是有些發飄。

雖然藍龍生性邪惡,但世間又有哪個雌性在荷爾蒙上頭時,能拒絕的了這樣霸氣的心上龍呢。

泰德看似幼稚的話語,卻彷彿為藍龍們編織出了一個遙不可及的翡翠之夢。

頓覺無趣的泰德當即搖了搖腦袋,在半空中扭轉身形準備踏上自己的行程時,微風中飄來一陣微不可查的細語:

「我記住了。」

泰德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猛然回首,就見這位被他『哄騙』來給他做了五年保姆的雌性青年龍,早已消失在了碧空白雲之中。

「她不會是當真了吧!」泰德當即有種搬起石頭砸到自己腳的感覺。

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那都是成年後的事情了,這一百年,他還不能造出一座屬於自己的浮空城?

泰德輕哼一聲,便朝着蒼穹飛去,他越飛越高,直至刺破幾隻雲朵,他朝下俯瞰而去,藍龍堡、彎刀山脈乃至被其環繞宛如淚珠的幽影海,都彷彿變成了一個濃縮的標記,直至穿透冰涼的雲層,彷彿置身雲海之間,身處視野無限開拓的高天之上,狂風呼嘯而過,被龍翼無情的撕開,於雲上拂出層層漣漪。

這一刻,他終於感受到了穿越至今,身為一條巨龍的......

自由。

就這樣也不知自由翱翔了多久,泰德睜開了順膜,收攏翅膀,如同箭頭般垂直墜入雲海,朝着廣闊無垠的大地墜去。

在掠過了小半個幽影海后,他終於看到了一片被黃沙半掩的殘垣輪廓。

此次的目的地,到了。

PS:前天晚上沒忍住喝了罐東鵬,結果玩脫了一宿沒睡着...今天只有這一更了,先穩一波,抱頭。

PS2:可能有些新讀者看到這裏會感到疑惑,耐瑟哪有這麼強盛,不是早就因為卡二傻子謀取魔法神格而毀滅了嘛,嗯,你們其實可以將這本書看成是另一條被擾動過後時間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藍龍的怪物浮空城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泰德的情誼

0%
目錄
共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