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想什麼來什麼,求錘得錘

第307章 想什麼來什麼,求錘得錘

李典和士卒們承受不住壓力,終於潰敗。

在衛兵的保護下,李典帶著眾人終於無力地向南逃走。

那些糧草也只能白白的放棄,留在原地。

當李典放棄這些糧草往南跑的時候,心裡就已經知道這一次攻擊荊州是完全的失敗了。

旁人不清楚,但是離點卻心裡門清,南陽郡已經沒有能力再提供第二批糧草。

這一批糧草已經是瘋狂的搜刮之下,提供出來給於禁和夏侯惇解燃眉之急了,也希望在剩下的這些時間能取得突破性的戰果。

但是現在是徹底的沒有機會了。

趙雲綴在李典隊伍的後面放著冷箭,消磨著敵軍的力量。

那匹白馬,趙雲的白袍在李典的士兵的眼裡像閻羅一樣。

他微微一靠近,就要帶走一些人的生命。

剛才短暫的抵抗,他們就感受到趙雲那如同暴雨刷梨花的槍法是多麼的富有威力。

李典不停地被追殺,但是在衛兵的保護之下,他自己的安全沒有威脅的。

趙雲要不停的殺光這兩千士卒,最後一個死的才是他。

所以他才有功夫在潰逃的路上胡思亂想。

先不去想著這次吃了敗仗,回到曹操那裡要受到什麼樣的懲罰?

李典甚至有些悲觀的覺著,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離開荊州。

畢竟趙雲可是從自己北邊殺過來的呀。斷了自己的後路。

新野那裡又沒有能力在派出援救的兵馬。

或者說,即便是派出一部分兵力,又怎麼能撼動得了眼前這個威武的白袍神將呢?

眼前這威風凜凜的敵人,也就是兵力不夠多。雖然能每戰必勝將敵軍擊潰,但是卻不能全部殲滅。

如果只是有他在,李典與夏侯惇、于禁匯合之後,多方軍力之下,也不怕他。

但是眼前的敵人哪裡只是他一個?

這麼大的一個荊州,實力也算得是雄厚。

雖然看起來十分的膿包,被夏侯惇帶著這麼點兵馬就打的不敢出城。

但是這樣的膿包不敢親自挑大旗戰鬥,難道還不敢痛打落水狗嗎?

李典的心裡十分的悲觀。

看來這一次是真的要在兩方的夾擊之下全軍覆沒了。

畢竟還不是一個身經百戰的老將。

沒吃過什麼敗仗,第一次敗得這樣慘,讓李典的心裡十分難受。

悲觀和絕望籠罩了他。

李典幾乎想要直接放棄逃走,在他看來,被雙方夾擊還是一個死。

但到底是捨不得真的這樣洒脫的死去。

哪怕是面對百分百死亡的局面,心裡也會抱有一些僥倖。眼前的局面,還不到必死無疑的絕路。

也許會有轉機?

誰知道呢,反正先逃命去吧。

李典一心往南逃,被趙雲帶著兩百多人一路追殺了幾十里。

而趙雲剩下的幾十人則原路返回。

這些人將留在原地的糧車拉走幾車。

將糧食拉到山腳下的密林里藏好。

畢竟趙雲絕北道,還需要用糧食。

這留下的糧食就是大家是接下來的口糧。

隨後,這些人再折返,將剩下的帶不走的糧食全部用火點燃。

趙雲追了幾十里便不再追,也趕回來和大家匯合,繼續藏身於密林之中尋找機會。

……

樂安縣的周圍有一座古田山。

這座山,因為山畔有田,山中深處有古森林,

林中有古田廟,故名古田山。

不過這些名號都是後世給他加上去的。

放到現在,在張飛的眼裡,這就是一座無名野山。

和周圍許許多多沒有名字的山頭是一個樣的。

這山林相結構複雜,植物種類繁多,層次分明。在植物種類組成上兼有南北的景色。山上林木蔥蘢,遮天蓋日。

正因為如此,張飛等人潛伏於此山之中,沒有人能發現。

古田山尤以山勢險峻,景色優美著稱。東北兩面群嶺聳峙,西南方向崗嶺環抱,山陡地險,岩石嶙峋。

中間大小瀑布有幾十處。

什麼地方能這樣盛產瀑布?那自然是陡崖發育較多的地方。

由此可知,這最高不過區區千米的荒山,是如此的險峻。

山嶺與山嶺之間留出的峽谷,剛好可以讓董襲他們行走。

董襲剛帶兵進入這座山林,看看眼前的地勢,不由自主的就謹慎了起來。

又派出兵馬和兩邊的周泰、賀齊進行聯繫,讓他們也多加小心。

打仗打得多了,心裡就有經驗,見到什麼樣的地形,就知道該如何在這裡作戰。

進入這個還不叫古田山的山林。董襲不由自主的就想要在這個地方打一場漂亮的伏擊。

這個地方山高林密,鬱鬱蔥蔥,正是藏人的好地方。

而且地勢陡峭,山路狹窄,難以快速通行。

兩旁的山坡居高臨下。輕而易舉的就能將山路上的敵人打的抬不起頭。

想要反擊都十分的困難。

正是因為如此董襲不敢耽擱,催促士兵加速前進,趕快翻過這座山。

這樣的險峻的山路,最合適的還是穩健的前行。

但是五個將軍,三路兵馬,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加快速度。

從軍多年,能活到現在的都不是蠢貨。

多在這樣的山中一刻,就多一分危險。

而行走在山林里,幾個將軍不知怎地,心裡就不停的在打鼓。

也許是因為緊張。畢竟這裡離樂安縣越來越近了。

他們心裡這樣安慰著自己,因為他們其實也覺得都是身經百戰的人,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緊張成這個樣子。

往左右兩邊看看,確實看不見敵人的蹤影。

而且不管怎麼說,別人也不應該料到自己在這裡進行奇襲。

也許真的是這裡的地形太危險了吧。所以幾個將軍才不約而同的都感覺到心慌。

就這樣一邊深呼吸,一邊在心中暗示自己平復心情。一邊催促著士兵加速前進。

轉眼間,東董襲,賀齊他們就已經在這山路中行走了三分之一,長長的隊伍像尾巴一樣甩在後面。

後面約摸著還有一半的兵馬還沒有進入這座山。

隊伍甩得太長了,顧頭不顧尾,但是這也是特殊的地形導致的,並不能以人力而轉移。

董襲越往前走,心裡越跳的厲害。

似乎是因為天氣太熱,似乎是因為爬山太累,總感覺自己在不停的盜汗。

皺了皺眉頭,眯了眯眼睛。去除眼中滴落汗珠帶來的不適。

抬頭看一看天。帶著光暈的太陽。晃得人有點發暈。

董襲突然感覺有些耳鳴。

晃了晃耳朵,終於聽見轟隆轟隆的兩聲炮響在左右響起。

巨大的炮聲在山谷間回蕩,士兵們瞬間嘩然,亂成一團。

這聲音真的大家都有些耳鳴了,在耳邊仍仍的響。

但是這個時候,董襲卻突然清醒了。

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這是敵襲,果然求仁得仁,自己被伏擊了。

可是巨大的響動是從左右兩邊傳來的,先被伏擊的是左右兩翼,自己中路兵馬卻沒有受到影響。

但是隔著山裡,他也無法與兩邊的將軍聯繫。

只能為他們祈禱,希望他們能夠轉危為安。

董襲沒有時間胡思亂想,只能當機立斷,命令前隊變后隊,后隊變前隊,抓緊時間離開古田山。

士兵們還有一半沒有進入這座山中,先往後退是最佳的選擇。

可是董襲無論怎麼往後退,退了半天,似乎隊伍在行動,可是怎麼也沒退出去幾步。

隊伍甩得太長,首尾不能相顧,他自然不知道三支隊伍共同的後面發生了什麼。

即便是戰鬥力很強的丹陽兵馬,在被伏擊的時候表現出來的戰鬥力和平時也是完全兩個樣。

將軍們在前面或在中間,帶領著隊伍前進。

可他們的後面卻被廖化帶人偷了屁股。

幾個將軍都是才能不俗的人,遇到伏擊,第一時間整頓兵馬撤出。

雖然隔著山嶺,不能互通有無。但是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做出了正確的指令。

可同樣的,他們也面臨著同一個問題,那就是怎麼退都退不動。

自然是因為廖化從後面將他們堵住了。

廖化等人早已在此中進行伏擊。

探查得敵軍前來,已經半數進入山中,則廖化立刻帶人繞到後面包抄。

本來這個時候廖化不應該出手的。

應該等敵人全部進去,被伏擊打了一場,狼狽逃竄的時候廖化再出手。

畢竟現在這後面還留著眾人帶領的軍馬的一半兵力。

也算得上是實力不俗。

可是到底是因為離得太遠,互相之間的溝通不暢。

劉辟和龔都兩個人已經在山中發動了攻擊。

敵人已經知道是中了伏擊,廖化自然不能任由他們撤出。

所以只能打草驚蛇,將后軍困住。

可惜后軍他們也是迤邐排成長隊,推也推不動,被廖化用弓弩手死死的困住。

古田山外兩邊的矮坡上,已經全部站滿了廖化的人。

後背被攻擊,而且還不能形成軍陣。自然難以抵禦廖化。

所以後軍雖然想要變成前隊衝鋒,卻沖不動。

被廖化施加壓力,反而想要退縮,往古田山裡面去鑽。

這一下子,裡面的想要出來,外面的想要進去,都互相推搡,自然是進退兩難。

所以才導致了幾位將軍在裡面下的命令非常順利,身邊的人都跟著自己往外走,卻怎麼也走不動。

嘗試了好一會兒,董襲這邊也是出不去。

董襲心裡大致是明白了,估計後路也被堵上了,只能硬著頭皮往前鑽。

而周泰和賀齊兩支隊伍卻沒有董襲那麼幸運。

他們兩隊正在不停的被從山坡上甩下來的石頭和箭矢攻擊。

那從天而降的石頭比箭矢還可怕。

那件事如果射到盔甲上,還未必能夠透體而出,不過是受些皮外傷。

狼牙箭落在身上,還有機會活命,主要是看運氣。

運氣不好的自然被不知哪裡飛來的流失,偏偏就穿過自己盔甲的縫隙將自己射死。

可即便是這樣危險的箭矢,也比不了石頭雨的威力。

投擲石塊進行攻擊,只是從原始人開始就刻在人類基因里的。

即便是個半大的孩子,一塊兒石頭扔出去也會讓人疼痛難忍。

如果高空拋物的話,這石頭落在身上,非死即殘。

如今,周泰,賀齊這左右兩支兵馬面對的就是這樣危險的境地。

雖然劉辟和龔都並不是站在這裡的千米之上最高峰。

可即便是埋伏於兩邊的山坡,也居高臨下,有著十幾丈的高度。

在萬有引力的作用下,以及這些壯年士兵的投擲之下,山林里隨處可見的石頭成了死神的鐮刀。

這樣從高空帶著巨大動能的石頭。別說是普通士兵的盔甲,就是賀齊和周泰他們也害怕的要死。

這完全超過了盔甲的防禦能力之內。

這最原始的武器,使用了那麼多年,還是沒有過時。

退又退不走,只能往前鑽。

可是敵人已經在兩翼和後面都布下了伏兵,那前面唯一留下的生路,就真的是生路嗎?

不要說是以陳武的謀略,就是周泰這樣的莽撞人,也覺得前面一定是陷阱。

另一邊的賀齊和朱桓也不敢往前走。

正如曹操敗走華容道,眼前明晃晃的大路留給你卻沒人敢動。

但是往後退確實在是推不動,急得眾人滿頭大汗。

這個時候就是在拚命。

這個命是命運的命。

眼見的身邊的兄弟,說不定哪一個就突然倒下起不來了,卻根本沒有辦法還手。

無論是從大官湖上周瑜的水軍,還是丹陽郡這些奇襲的士兵。

這一招和劉備的軍隊打得都很憋屈。

從頭到尾就透露出一個「陰」字。

不停的在下套,不停地用詭計,不停的搞伏擊。

這些在整個都算的是是精銳部隊的丹陽兵,在這山中,顯得是那樣的無力。

被打的實在太慘了,沒有辦法了。周泰,賀齊他們只能放棄往後逃走的想法。

看了看眼前似乎是沒有埋伏但是卻十分可疑的前路,罷,罷!

眼睛一閉,就往前沖吧!

要麼說,聰明的人總是相似的,經驗豐富的將軍也會做出相似的判斷。

兩邊遭到伏擊的,此時此刻,又和中間的董襲選擇了同一條道路。

他們不知道董襲已經忐忑的往前走了。

他們也只能冒著要命的石頭雨,咬著牙,閉著眼,往前沖。

生死由命,富貴在天,誰被砸到了,只能自認倒霉。

https:///kaijuzuzhiguanyunzhangguowuguanzhanliujiang/16778190htl

(&039;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039;);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7章 想什麼來什麼,求錘得錘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