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三、痛並快樂!

一百一十三、痛並快樂!

咦?

陸千秋眉頭一皺,有些不太確定般的說道:

「這聲音似乎有些不對呀,我怎麼感覺,八弟在哭?」

陸千秋感覺有些不可思議,他竟然聽到了嗚嗚嗚的哭泣聲音,像極了陸千秀。

老八在哭,這怎麼可能?

陸千秀可是陸家的硬漢!

骨折都不皺眉頭的那種。

旁邊,陸千穆直接搖了搖頭,否定陸千秋的判斷,說道:

「大哥,你肯定聽錯了,這應該是雲主輔助八哥練功時,產生的異響,只是像是了哭聲罷了,八哥怎麼會哭?」

他頓了一下,回憶般說道:

「八哥可是鐵打的漢子,流血不流淚!

「你還記得吧,四年前八哥運送貨物被山賊劫道,後背被狠狠劈了一刀,那麼大的傷口,流了那麼多血,八哥眉頭都不皺,就讓大夫治療,那副場景我現在依舊記憶猶新,八哥,是真正的鐵漢!

「今天,只不過是讓雲主輔助他修鍊邪功秘籍罷了,雲主也說過,修鍊邪功秘籍只是有一點點痛,八哥不可能忍受不住的,你一定是聽錯了。」

最後,他又補充一句:

「你看,連雷主都能撐過修鍊邪功秘籍的痛苦,八哥難道還比不上一個小輩?」

實際上,陸千秋也是這麼想的,只是,剛剛密室里傳來的聲音,實在是太像陸千秀的哭泣聲了,這讓他不得不懷疑,但聽陸千穆這麼一分析,不由啞然失笑。

陸千秀是什麼人,他還能不了解。

鐵漢!他怎麼可能疼哭。

不可能的。

旁邊,聽到哭聲的陸冬主忽然用手掌捂住了面部,緩緩蹲了下來,肩膀瘋狂抖動,她是在笑,在瘋狂的笑。

別人不知道,但她清楚得很,自己的大伯陸千秋實際上沒有聽錯,八叔一定是哭了,走火入魔的滋味,別人不會了解,但她和陸雷主肯定知道。

那種痛苦,簡直難以言喻,沒法形容,只有親身承受過的人,才能體會。

這個時候,陸冬主陡然做出一個猜想:如果八叔真的堅持不住,忍受不住這其中的痛苦,不想修鍊的話,會不會也像她和陸雷主一樣,會被陸雲主揍一頓?

雲主哥哥,會不會真的打八叔啊?

可是,陸千秀畢竟是長輩。

關於這一點,陸冬主現在也沒法確定,魏方到底會不會真的下狠手,將陸千秀打一頓,所以,她決定等會要好好觀察一下,看看陸千秀面部會不會鼻青臉腫?

嘿嘿,這倒是很有意思。

……

……

一個時辰以後。

吱呀一聲,修鍊室的大門打開,兩道身影一前一後走了出來。

幾人看到,最先走出的竟然是陸千秀,陸千秋按捺不住心中的探究之意,立刻迎了過去,問道:

「八弟,你現在怎麼樣?

「修鍊邪功秘籍,有沒有效果?」

對於這個問題,陸千秀沒直接做回應,而是直接向眾人展示了一下他縮骨增高的能力,

這比說什麼話什麼都管用。

眾人立刻瞪大眼睛,變得興奮起來。

因為,他們已經知道,陸千秀現在已經是一位煉骨武者了,短短這麼半天時間,陸千秀就脫胎換骨,順利突破,看樣子也沒什麼後患,這也太神奇了。

接著,陸千秋視線移動,看向了隨後走出的魏方,目光立刻變得灼熱。

一個時辰,就讓一位困在瓶頸好多年、近乎晉陞無望的煉膜武者順利突破,這是什麼能力?這簡直可以量產武者了。

造化,這是天大的造化。

這是整個陸家的造化啊!

這一刻,魏方在他心中的地位直接拔高,甚至到無以倫比的高度。

哪怕是陸家天女——陸人主也沒法與之相比,畢竟陸人主武功雖強,天賦雖好,卻也沒法幫別人快速提升武功。

魏方就可以,眾人已經見識到了他的能力。

陸千秋男腦海迅速做出計劃,他得充分利用好魏方在家的這段時間,將那些困在瓶頸的高手們都弄過來修鍊一遍,這樣以來,只要這些人突破,陸家就會在短時間內,收穫一大批的精銳武者。

至於那些武功低微的小傢伙,就算了,浪費時間而已,這個機會還是不給他們了,到時候,讓這些傢伙直接跟隨魏方去北斗府就行,時間還長。

只要再多給陸家一些時間,等陸家子弟個個都是煉膜、煉骨,王家又算什麼,屁都不是,即便是王家天才王真龍回來,這麼多小高手一起上,磨也能磨死。

這一刻,陸千秋覺得輕鬆起來。

家族傾覆的的沉重壓力消失了。

「八哥,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用邪功做出突破,身體沒留什麼暗傷吧?」

這個時候,陸千穆倒是比較清醒,更關注陸千秀這種由邪功輔助突破后的質量,害怕陸千秀雖然順利晉陞,但身體會留下暗傷,這就不好了。

陸千秀頓時笑了起來,聲音洪亮說道: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放心吧,我一點問題也沒有,我強壯的很,宛若新生。

「修鍊的過程中,倒是產生了一些暗傷,但有藥力輔助,就及時修復了,用著邪功突破,一點問題也沒有的。」

眾人聞言,紛紛露出了笑容。

這樣的話,量產高手的計劃,就可以真正實行了,而且,現場這些人也十分心動,也想讓魏方好好的將他們操練操練,提升一下實力。

能快速突破修為,這個誘惑,只要是武者,就忍受不住。

這個時候,陸冬主跳了出來,不合時宜的問道:

「八叔,我剛剛好像聽到你哭了。

「對不對?你就是哭了,我聽的很清楚。」

她眼神狡黠,透露出調侃的意味。

陸千秀聞言,臉色平靜,神情沒有絲毫變化,顯示出了高超的演技,笑話,他堂堂陸家鐵漢,怎麼可能會哭?

「你肯定是聽錯了,我,陸天秀,陸家鐵漢,被人砍上一刀都面不改色,怎麼可能會哭?」

陸冬主嘿嘿一笑,便不再說話。

反正她已經得到了答案,看到八叔鼻青臉腫的模樣,心中已經確定,八叔真的挨揍了,真的被雲主哥哥打了,她心理瞬間就平衡了。

陸千秀是長輩,魏方都打,她一個臭妹妹,被哥哥揍,也…很正常吧?

陸千秋瞪了陸冬主一眼,又對陸千秀說道:

「冬主肯定是聽錯了,只不過,剛剛那種聲音,確實像是哭泣聲,我想,這應該是雲主輔助你突破的時候,施展秘法造成的響動吧?

「不過,你也應該很痛吧?」

「啊,痛苦?」陸千秀剛想點頭,訴說一下自己的痛苦,但忽然又想起了自己設立的硬漢人設,鬼使神差的與陸冬主對視了一眼,不知怎的,嘴角就露出一絲蜜汁微笑,說道:

「痛,自然是有一些的,修鍊邪功秘籍,怎能不痛?

「不過,但也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痛,我之所以開始吼叫出來,那是因為剛剛鍛煉,還不適應,等真正適應了修鍊的強度夠后,那種痛苦也就不算什麼了。」

他頓了一下,誠懇說道:

「到時候,等雲主侄兒幫你們修鍊的時候,你們大概就懂了這其中的道理。」

呵呵,他怎麼會說出實話?如果讓大家知道修鍊邪功是那般痛苦,想必就會有人退縮了,那怎麼可以?

陸千秀知道,自己修鍊邪功痛的哭泣這件事,遲早會被人知道的,到時候,就是一個社死的局面,他陸家鐵漢的臉該怎麼放?

索性,讓大家都修鍊邪功,都品嘗痛苦,都痛哭流涕,都被陸雲主暴打,到時候,大家就都一樣了。

大家就都社死了,誰也別想笑話誰,。

「很好啊,很好!」陸千秋點了點頭,說道:

「那我現在就派人通知八叔公過來了,八叔公他老人家人老心不老,也想趁著這個機會,做一個突破。」

八叔公,這比陸千秋的輩分還要高兩倍,是陸家碩果僅存的長輩了。

是陸雷主、陸冬主等人的曾爺爺輩。

陸千秀聞言,立刻就捂住了臉,他很難想象,八叔公挨不住流淚哭泣、甚至被雲主侄兒暴打時的場面,那肯定十分精彩。

……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一十三、痛並快樂!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