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三、穩健式偷襲!

一百二十三、穩健式偷襲!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金獅堡外圍,一座箭樓上。

一個年輕山賊腰桿筆直,一手執刀,緩緩踱步,眼神銳利的環視著周圍,仔細觀察附近環境,試圖發現蛛絲馬跡。

半晌之後,他什麼也沒有發現。

精神有所鬆懈,這年輕山賊旋即拉了拉身邊的簡略木椅子,坐了下來。

他側頭對身邊的夥伴說道:

」馬雄,該你值守了。

「我有點累,休息一會。」

馬雄,是個身形消瘦的男人,雙眼黯淡,整個人鬆鬆垮垮的縮在椅子里,顯得非常沒有精氣神。

此刻,聽到年輕山賊的話后,他張了張嘴巴,像一隻上了岸的魚那樣,無精打採的說道:

「知道了,知道了。」

他雖然應了下來,但卻一動不動,沒有絲毫警戒的意思,緩緩閉上眼睛,繼續假寐。

金獅堡位於鹿陽山脈深處,人煙罕至,哪怕離這裡最近的村落,也要走上一天一夜才可以趕到。

這種環境,怎麼可能會有外人來?

警戒?不存在的!

金獅堡設立這種箭樓,不過是形式而已。

況且,金獅堡只是一個山賊團伙,麾下這群山賊也完全沒有紀律可言,指望他們認真值守,這是不可能的。

年輕山賊紀平見馬雄毫不動彈,無奈的搖了搖頭,勸說道:

「今時不同往日,大堡主已經說了,咱們紅山匪主峰那邊正被北斗府圍攻,勢如水火。

「傳聞,是咱們匪主得罪了北斗府主,這個時候,還是要多加戒備的,如果真有敵人悄摸爬上山,咱們也能夠及時發現敵情!」

作為一個山賊新人,紀平心中,還是稍微有那麼一些責任心的。

馬雄緩緩睜開眼睛,不由嗤笑一聲,看了自己的夥伴一眼,說道:

「你在教老子做事?」

未等對方反應過來,他呸的一聲吐出一口唾沫,噴到了對方臉上,抄起鞋底就啪啪啪的拍在紀平臉上,狠狠罵了句:

「你小子才來金獅堡幾天,就想指派老子做事了?

「啊呸!狗娘養的,老子這輩子殺的人比你這輩子見的人都多,想指派老子做事、在老子頭上拉屎,你還嫩了一點。」

說完這句話,他不在理會紀平,就拉上兜帽,蓋上雙目,開始繼續閉目養神。

紀平雙臉紅腫,眼眸通紅,用殺人的目光看向馬雄,手掌緊緊握著刀柄,緊了又松,鬆了又緊,連續幾次以後,才不甘心的徹底鬆開了手掌。

對方雖然特別囂張,但有一句話倒也沒有說錯,別看馬雄這般弔兒郎當,但卻也是一個狠人,下山劫掠之時,最是兇狠殘暴,可謂是殺人如麻,老幼婦孺,都不放過。

馬雄的武功,在金獅堡,也算是一位好手。

紀平,只是一個新晉山賊,確實不是馬雄的對手,如果真的翻臉,馬雄絕對毫不留情,不會因為雙方都是山賊就饒過他,一定會將他殺死。

「我早晚要殺了你!!」

紀平恨恨地站了起來,抬眼望向遠方,試圖分散注意力,平復一下自身的情緒。

然而,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發現離著箭樓不遠處,一棵大樹樹冠上,陡然竄出一道身影:

那是一個男子,身穿玄甲,腳踩鹿皮靴子,此刻,這個男子正拉起大弓,瞄準了這邊。

「敵襲!」

紀平身子一抖,剛想喊出這句話,就覺血液變得冰冷,對面的男子已經送開了手指。

一隻長箭宛如流星那樣,唰的一下就穿跨越重重距離,一下穿透紀平的喉嚨。

噗嗤!

鮮血灑落長空!

咯咯咯……紀平狠狠抬起手掌,狠狠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想要堵住傷口,但鮮血還是從他的指縫之中流了出來。

一息之後,他軟軟倒地。

漸漸變得失去聲息。

「小子,你敢向我吐口水?」

馬雄半醒半睡之間,突然感覺有溫熱的液體落到了身上,他立刻大怒,覺得是那個小賊偷偷的在朝自己吐口水,一把扯起兜帽,下定決心好好教訓對方一番時,就眼前的這一幕嚇得驚呆了。

眼前,他的腳下,自己的同伴,剛剛還被自己教訓的年輕山賊已經倒在了地上,雙手緊緊蓋住脖子,但還是鮮血流了出來,染濕了整個箭樓。

馬雄一個機靈,立刻跳了起來,旋即抽出長刀,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不在如平時那般懶散,而是變得兇橫,隱約有一股戾氣環繞。

他環視周圍,瞳孔驟然一縮,恰好見到半空一道身影,彷彿飛天橫渡一般朝著塔樓這邊飛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

馬雄嘴中突然發出一陣鬼哭狼嚎的奇怪聲音,他目光死死盯著半空的身形,高高抬起手中的長刀,做出攻擊的姿勢。

現在,他沒著急進攻,作為一個經年老賊,馬雄戰鬥經驗豐富,他在等對方接近箭樓,身處半空沒法借力的時候,給對方來一個狠的。

在馬雄的預想中,即便對方武功高強,但因為身處半空沒法借力,他這一刀劈下去,對方是只能硬抗了。

這一刀,能夠殺死這位高手,最好殺不過,哪怕沒法殺死,能傷到對方,也可以接受,他的可以趁著這個機會逃跑。

並向金獅堡報信,這也是功勞。

……

……

來人是魏方,作為荀烈眼中的煉骨境武者,他得負責帶領一批人手,剿滅一個方向金獅堡的外圍力量,然後,再與其他小隊一起完成對金獅堡的合圍。

層層推進,進行地毯式絞殺。

荀烈的野心很大,想將這次剿滅金山堡任務做到完美。

剿滅金獅堡外圍力量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拔除金獅堡外圍的箭樓。

只是,站立箭樓,視野開闊,山賊們非常容易發現北斗府門人的行動,如果任由對方發現,向金獅堡那邊報信,這就失去了突襲的意味了,這次行動,將完全變成強攻,這並不符合荀烈的計劃。

是以,魏方他們這些領頭的武者,便擔任起了拔除箭樓的任務,畢竟,這些人武功高強,可以在拔除箭樓的時候,不給山賊向金獅堡報信的機會。

唰的一下。

魏方剛接近了箭樓,馬雄就狠狠一刀向劈來,時機掌握的恰到好處,顯示出了這位老山賊的見識。

嗚嗚嗚,刀鋒濺起一片冷光,割裂著空氣,發出嗚嗚的怪響。

魏方神色不變,閃電般的拍出一掌,狠狠拍在了長刀側面。

咚的一聲,長刀表面立刻變得扭曲,爆起一道環形波紋。

啊啊啊!!

馬雄立刻慘叫一聲,握刀的手掌都被那股震蕩大力扭碎,鮮血淋漓,骨茬外露。

他怎麼會,這麼強?

這時,魏方另外一隻手掌順勢握住了箭樓邊緣,腰背一彈,兇猛側踢,長腿宛如一根鋼鞭,狠狠踢在了馬雄的脖子。

咔嚓一聲!

馬雄連慘叫的機會都沒,就被魏方踢碎脖頸,身體摔下箭樓。

魏方穩穩站在箭樓之上,環視一圈,朝著外圍做出一個手勢。

唰唰唰!

數秒后,茂密的叢林邊緣,就有一道又一道的身影朝著箭樓方向狂奔過來。

魏方跳下箭樓,與這些人匯合,目光看向前方,重重的一揮手:

「諸君,隨我殺人。」

……

……

「殺殺殺殺殺!」

兩刻鐘后,整個金獅堡頓時亂了起來,殺聲震天,濃煙滾滾。

北斗府不愧是整個平陽道大勢力之一,麾下的武者個個都是同層次中的佼佼者,與這些金獅堡的山賊交手,剛剛接觸,便是碾壓,這就像是虎入羊群,壓的金獅堡山賊節節敗退,只能依靠各種地利、暗器進行防守。

但頹勢沒法挽回,只能被壓的一點一點朝著金獅堡山賊老巢方向退去。

砰砰砰!

只是,剛剛壓退山賊數里,就出了意外,魏方這邊北斗府弟子正殺得性起,對方山賊中就突然就竄出六道身影。

這幾人與金獅堡這邊的山賊穿著不同,個個穿著紅色衣衫,手中握著一柄柄重型兵器,或是狼牙棒,或是鐵棍,或是重刀,一看就知其兇悍。

這些人加入戰鬥,一下就擋住了北斗府門人的推進,甚至開始反擊,幾隻重型兵器宛若推土機一樣,開始橫掃,打的北斗府門人筋骨碎裂,鬼哭狼嚎。

短短時間,就損失慘重。

魏方注意到這邊的情況,雙眼眯了下,覺得有些意外:

「哦?竟然有六位練骨境武者?」

這似乎有些不對,他們剛剛挖掘了金獅堡的情報,知道這裡只有四位煉骨境武者,一位煉臟境武者,這種實力,對於一個紅山匪勢力分支而言,就已經是很深的底蘊了。

但是。

現在,單單就是他負責的這一路,竟然出現了六位煉骨境武者,這實在是有些離譜。

不過,無所謂了。

魏方長嘯一聲,身體一縮又猛的炸開,一下彈動就來到了那六位煉骨境山匪跟前。

嘭!

響聲震耳,氣流呼嘯,魏方肩膀發勁,揮動肘部,甩開小臂,連續打出六拳,先是三拳震飛三人的兵刃,隨後又是三拳打在三人頭顱。

宛若西瓜爆碎,三個煉骨境山賊的腦袋旋即炸開,血霧飛散。

隨後,魏方沒有停頓,前踏一步,兇狠一靠,便將一位還來不及反應的山賊撞的四分五裂。

這個過程中,他順手抓起對方掉落的兵器,猛的一甩,又將一位煉骨境山賊武者砸掉半邊身子。

喝!

魏方大吼一聲,迅速來到最後一位煉骨境山賊跟前,肌肉緊繃,啪的一下錘出一拳,對方立刻七竅流血,口中噴出各種內臟碎塊,倒地而死。

短短几息時間,這幾位煉骨境山賊就被魏方乾淨利落的殺死,展示出了他強大無比的力量。

兇殘,太兇殘了。

跟著魏方的北斗府門人激動起來,原本,遇到這六位煉骨境山賊襲殺,他們已經有了崩潰的跡象,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魏方就已經一拳一個小朋友,將這幾人全部殺死。

「這……這似乎根本就不是煉骨境的力量。」

很多人都意識到了,他們這位臨時頭領似乎不只是煉骨境武者,而是一位境界更高的武者。

魏方環顧一圈,立刻吩咐說道:

「你們繼續負責向前推進,所有山賊一個不留,我去金獅堡老巢那邊看一看。」

僅僅是這一條路線,就出現六位煉骨境武者,魏方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害怕出現大的意外,索性直接沖向金獅堡老巢。

要是荀烈以及洛彩敏陰溝翻船,這樂子就大了,出現這種傷亡,他還賺個屁的功勞。

……

……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命在我。」

金獅堡老巢,大堡主秋信狠狠劈出一掌,將荀烈重新逼回包圍圈,不由大聲笑了起來。

他內心確實非常興奮,覺得自己這次確實是運氣足夠好。

紅山匪主峰那邊剛剛渡過來一隻前鋒隊伍,目的是從虎尾山這邊下山,偷襲北斗府大營,暫時在這邊落腳。

這個時候,竟然有一隻北斗府小隊偷襲了金獅堡,這其中還有兩位煉臟境武者。

秋信又是害怕,又是慶幸。

若非有紅山匪主峰下來的前鋒隊伍抵達這裡,他很可能,會被這兩位來自北斗府的煉臟境武者圍殺。

恐怕真的會凶多吉少。

但是。

現在不同了,這次紅山匪主峰下來的隊伍之中,同樣有兩位煉臟境武者,這還不算,根據這兩位煉臟境武者敘述,他們只是前鋒,後續還會有山匪繼續下山,這次的統領,是一尊煉髓境絕世高手。

當然,那尊煉髓境武者還沒降臨。

但是,有現在這兩位煉臟武者相助,也足夠了,這北斗府門人這次偷襲金獅堡,倒是像自投羅網了。

此刻,在金獅堡三位煉臟高手圍攻下,荀烈、洛彩敏已經盡顯頹勢。

秋信已經在布下天羅地網,下決心要圍殺荀烈、洛彩敏。能夠修鍊到煉臟境修為的,都是北斗府內門弟子,而且還是其中的佼佼者,殺死這麼兩位高手,想來也會給北斗府造成一些麻煩,他還能在紅山匪主峰那邊,撈取一份不大不小的功勞。

……

……

「混蛋!

「我們怎麼救這麼倒霉。」

荀烈快速鬆開手掌,旋即又緊握,環視一圈,臉色變得凝重至極。

他與洛彩敏背靠背,相互依靠,彼此合作,一邊與金獅堡三位煉臟周旋,一邊尋找破綻,嘗試突圍。

只是,金獅堡老巢已經被一層又一層的山賊圍繞,而在這些金獅堡山賊之後,更有一群身穿紅色衣衫的山賊,這些山賊,又與金獅堡山賊有些不同,個個神情冷厲,目光淡漠,一看就知道,是一些狠角色。

這次圍攻洪紅山匪,荀烈作為內門弟子中的佼佼者,自然也知道這些身穿紅色衣衫山賊的身份:

這些人來自紅山匪主峰!

是那位紅山匪主的嫡系。

只是不知道他們不在主峰那邊對抗北斗府主力,偏偏到了這裡,荀烈本能覺得,這裡面蘊含著一個大的隱秘,一個大的陰謀。

當然,現在還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

還是得想辦法逃離這邊。

只是,二人又拼殺一陣,還是沒破開包圍圈,自身反而受了輕傷,在三位煉臟武者以及數不清的山賊圍攻下,還能堅持到這個程度,已經顯示出二人的不凡。

「洛彩敏,咱們這次可能栽到這裡了。」

荀烈喘著粗氣,呵呵笑了一下:

「真是沒有想到,我荀烈十五歲煉肉,十八歲煉膜,三十歲練臟,將來甚至有衝擊煉髓的可能,今日卻要死在這裡了,無法成為天下至強者,真是遺憾。

「我好好痛啊!!」

「閉嘴吧!」

駱彩敏緊緊盯著周圍的山賊,不由啐了一句:

「你胡說八道什麼,給我打起精神,你想死在這裡,我可不想。」

下一刻,她臉頰頓時變得猩紅一片,頭頂散發出肉眼可見的水蒸氣,整個人冒出宛若實質的血氣,叱吒一聲。

主動進攻!

「艹,你這個臭娘們真拚命啊。」

荀烈罵了一句,眸光沉靜,同樣欺身而上。

……

……

「果然,這邊真的出了意外。」

金獅堡老巢,魏方穿著一身山賊打扮的衣衫,頭髮散亂遮住了面容,悄無聲息的混了進來,一眼就見到荀烈、洛彩敏這兩個倒霉蛋,正被山賊一層一層的包圍絞殺。

「一個,兩個,三個。」

三位煉臟高手……難怪……魏方眼睛眯了下來,認真想了想,頓時有了主意,主動加入了包圍序列,一點一點朝著三位煉臟境山賊靠攏過去。

雖然,他可直接表明身份加入戰團,以三位煉臟境武者的實力,衝殺出包圍圈也不難,但那樣的話,很難保證他們三人不會受傷。

畢竟,這裡是金獅堡老巢。

有著三位煉臟境山賊,以及數不清的山賊高手,所以,他這次做事要穩健一些。

半刻鐘后,魏方很穩健的來到了金獅堡大堡主秋信身後,這段時間,他已經從周圍嘈雜的信息中,知道了這位的身份:

金獅堡大堡主。

嘭!

秋信與荀烈對了一掌,腳步略有虛浮的後退,正巧到了魏方跟前。

「機會!!」

魏方微微一笑,這就是運氣啊:

「隔山打牛!」

砰的一掌,就打在了秋信後腦殼上,讓這位金獅堡主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

宛若崩天裂地的力量,從他的手掌發出,震蕩這金獅堡主秋信的腦殼,將他的腦漿震成漿糊,那股力量旋即再次爆炸,他的腦袋就毫無預兆的崩裂,腦漿四散,顱骨紛飛。

整個金獅堡頓時寂靜。

魏方收回手掌,對全身皮膚血紅的洛彩敏笑了笑,找了個招呼:

「洛師姐,這是被煮了?」

……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最新章節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全文閱讀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txt下載地址:https://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手機閱讀:https://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24章穩健式偷襲!)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二十三、穩健式偷襲!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