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九、1拳打死!!

一百三十九、1拳打死!!

煉血境!!!

馮廣白心中冰冷一片,他倒是沒有想到,會在與姚七越捉對廝殺的關鍵時刻,受到一尊煉血境武者偷襲。

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現在,馮廣白的處境相當不好,可謂是腹背皆敵,就要被兩尊煉血真君圍殺!

危險!

危險!

念頭乍起乍滅之間,馮廣白立刻做出決斷,手中長劍拋上半空,鏗鏘之聲作響,一道道無形劍氣分化而出,宛若瀑布一樣,垂流而下。

轟轟轟!!

剎那而已,劍氣洪流便沖向背後之人。

只是。

哪怕是馮廣白果斷防禦,但還是有些晚了,魏方精心偷襲之下,這位真空劍宗宗主根本沒法抵擋。

霎時間,就被魏方一拳轟中了后心。

咔嚓!

咔嚓!

咔嚓!

驀然之間,馮廣白的身軀變得僵硬,表面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痕,就像是一面鏡子,驟然遭受巨力打擊時那樣,即將破碎。

這便是北斗府鎮派神功——鏡月梨花煉血真經中的特殊勁力,可以將人像擊打鏡子那樣打碎。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慘叫聲,從馮廣白的口中發出,此時此刻,他感覺自己彷彿被割裂成無數片,就要徹底崩潰,成為一塊又一塊不同的個體。

難以言喻的痛苦,仿若海嘯那樣,一波又一波衝擊着他的心神。

「鏡月梨花勁力!

「北斗府門徒!」

作為真空劍宗宗主,作為姚七越的老朋友,馮廣白自然對北斗府的鎮派神功有所了解,立刻就知道自己遭受到了鏡月勁力打擊。

而這。

也讓馮廣白意識到,身後偷襲他的煉血境武者不是別人,而是北斗府門人。

這個念頭,剛一生起。

馮廣白內心便產生了無盡的恐懼:

北斗府竟然有兩位煉血境武者!

這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

「身後這位是誰?難道就是那位負有盛名的天驕人物——北斗府第一真傳弟子?」

馮廣白覺得,自己的這次行動,似乎有些魯莽了,不該就這般草率的。

而且,他甚至覺得,圍堵姚七越這次行動,反而像是一個陰謀:

一個針對他的陰謀。

想到這裏,馮廣白立刻深深吸了一口氣,口中爆喝一聲,頭頂的劍光盛開,宛若雪崩一樣,轟隆隆的迅猛砸下,將魏方淹沒。

他這是使用了某種秘法,強行提升了劍法的威能。

以馮廣白對鏡月梨花勁力的了解,他剛剛也只是承受了鏡月勁力的攻擊,如果不做抵擋,梨花勁力便會接踵而來。

到那個時候,他的身體恐怕真的會四分五裂。

而且,馮廣白努力擋住魏方,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北斗府主姚七越遠還在旁邊虎視眈眈,肯定不會放過這次圍攻他的機會。

他得抽出空擋,做出防禦!

……

……

無窮無盡的劍光好似天河倒卷,一下就將魏方徹底包裹起來,但卻也沒有真正傷害到他。

所有的劍光,在距離魏方周身一寸之時,便被他掌心凝聚的「黑洞」扭曲牽引,絞的粉碎。

只是。

這樣一來,魏方也暫時沒了更進一步的機會,沒法將真空劍宗宗主偷襲成重傷。

「機會!」

果然,姚七越敏銳捕捉到了機會,雖然因為局勢發展太快,他並沒有清魏方的模樣,還不知道魏方真正的身份。

但是。

現場的局勢非常明朗。

偷襲馮廣白之人,絕對是一位煉血層次的大高手,而且與姚七越而言,是友非敵。

否則的話,

也不會這般巧妙的給自己創造機會。

煉血境武者都是武道大宗師,雙方之間,哪怕之前沒有合作過,但短短瞬間,雙方也產生了默契!

姚七越沉澱所有情緒,握住面具邊緣的手掌微微用力,面具便被他一把扯下,隨手扔到了天上。

下一刻,他睜開了眼睛。

頓時,一個極端不對稱的、讓姚七越厭惡的、只想毀滅的世界,通過他的眼睛,映射到了心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遽然之間,姚七越全身都不自然的顫抖了起來,整個人的氣機再次暴漲數倍。

「毀滅!毀滅!」

此時此刻,姚七越心中只有這兩個字,趁著自身神智還沒有徹底被情緒淹沒,姚七越目光移動,盯住馮廣白。

咚!

姚七越抬腳,落下,重重踩了一下地面。

轟隆!

驚天動地的劇烈聲響傳遍四方,馮廣白所在的位置放佛有導彈爆炸,上百噸砂石瞬間衝天而起,在原地留下了一個碩大的坑洞。

而馮廣白與魏方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

做完這件事後,姚七越大手張開,一把抓住自己的面具,重新戴上。

他剛剛使用的這一招,並不是北斗府鎮派神功——鏡月梨花煉血真經中的招式,而是他自創的一招,叫做:

混亂地動殺!

這汲取的是姚七越想要毀滅世界的情緒力量,殺伐之力十分驚人。

「死了嗎?」

姚七越環視周圍,密切觀察著四周,試圖發現馮廣白的身影。

砰!

一聲爆響。

半空中一團灰黑色的泥土頓時炸開,馮廣白猛的吐出幾口鮮血,旋即電射一樣朝着遠方狂奔而去。

他受傷了。

而且受了極嚴重的傷勢。

本來,在與姚七越對抗時,馮廣白被魏方偷襲成功就受了傷,又在全身力量與魏方糾纏的時候,被姚七越捉住機會,施展了大招!

要知道,這個時候的姚七越,可是掀開了面具的姚七越,實力有了成倍的提升。

驟然攻擊下,這就讓馮廣白受了重傷。

此時此刻,他再也沒有繼續停留此地的底氣,趁著混亂,果斷離開。

即便是這樣,馮廣白內心也異常沉重,這一次行動算是失敗了,非但沒能殺掉北斗府那幾位煉髓武者,相反,自己還受了重傷。

而且,他還有預感,紅山以及自己帶來的那些煉髓,恐怕是活不了了。

損失慘重!

最重要的是,北斗府竟然有兩尊煉血層次的高手,這對真空劍宗而言,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馮廣白已經可以預見,北斗府的報復應該很快就會降臨,他得趕緊回到真空劍宗,封山,全力戒備!

「果然沒死!」

姚七越對於馮廣白能夠逃離,倒是沒有多大意外,煉血武者是當今天下最頂尖的人物,保命手段層出不窮,即便被兩位同階武者圍殺,也不是那麼容易隕落的。

等煙塵散去,這位北斗府主也終於看清了幫手的模樣,頓時愣住。

嗯?

陸雲主?

怎麼是他?

姚七越一下就愣了,怎麼可能是陸雲主啊?他怎麼會是煉血層次的高手?

姚七越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

要知道,陸雲主可是今早才從他那裏拿到煉血層次武功秘籍的,那個時候,他還只是煉髓武者。

總不能,就那麼短短一個時辰的空檔,魏方就突破煉髓瓶頸,晉陞煉血境界吧?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誇張了。

此人的天賦才情,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不過,這個時候,卻也不是寒暄的時候,姚七越壓下心中的種種疑問,對魏方說道:

「馮廣白已經被我所傷,而且傷勢頗重,咱們兩個倒是可以試試看,看看能否將將其永遠留在這裏。」

作為北斗府府主,姚七越自然也是一位殺伐果斷的人物,知道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既然真空劍宗已經開始敵對北斗府。

那麼,雙方彼此,便是敵人了。

對待敵人,卻也沒什麼好說的,全部幹掉,就是最好的選擇。

魏方點點頭,對於姚七越這這個提議,倒是比較贊同,他的性格也是如此,不會允許自己的對手好好活着。

那是對他們的不尊重。

魏方旋即回應說道:

「放心,他跑不掉,」

說完這句,他立刻轉身張開手掌,遙遙對準已經成為一個黑點的馮廣白,輕輕握掌。

噗嗤一聲!

正在遠方狂奔的馮廣白立刻慘叫一聲,摔倒在地,撞斷了幾十棵樹木才停下來。

這個時候,他周身血跡斑斑,皮膚皸裂,出現一個又一個巨大的豁口。

「梨花勁力!梨花勁力!」

「這怎麼可能,到底是什麼時候。」

馮廣白大聲吼叫着,他不明白,到底在什麼時候,魏方竟然悄無聲息的將梨花勁力打入了他的身體,暫時隱藏下來,到這個時候才引爆。

不但傷了他的身體,還阻礙他逃走。

「這個傢伙的實力,似乎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更強一些!!!」

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馮廣白強自支撐身體站了起來,就要再次飛奔逃離。

眼看魏方的實力如此強大,馮廣白要離開這裏的那個念頭就更加迫切了。

……

……

另一邊。

魏方甩了甩手掌,對姚七越說道:

「走。

「殺人!」

然後,他就直接沖了過去。

帶頭衝鋒!

姚七越旋即跟上,看着魏方的身影,目中的茫然漸漸消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嘿嘿嘿!

」我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給了我這麼大的驚喜,無論他是通過怎樣的方式,晉陞到煉血層次的。

「但,這就是一位實打實的煉血武者,這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北斗府真傳弟子之爭,倒是可以提前結束了,等紅山這邊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召開北斗府長老會議,確定陸雲主少府主地位,然後再過渡個幾年,就可以順利將北斗府大位傳給他了。

「到那個時候,我也就真的輕鬆了。」

想到這裏,姚七越心情越發輕鬆。

然後,他又微微搖頭,暗嘆一聲:

「第一真傳,倒是可惜了。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北斗府大位,只能讓最強的真傳弟子擔任,這最符合北斗府所有人的利益,即便是我,也沒法改變。」

本來,姚七越也十分看好第一真傳,希望他能儘快突破煉髓瓶頸,晉陞煉血,好接管他的位子。

是以,姚七越也像向第一真傳投入了大量的資源,而且,據他估計,第一真傳應該會在近幾年做出突破。

是以。

姚七月認為,第一真傳將來會是未來的北斗府至尊。

但是。

姚七越看着前方狂奔的身影,緩緩吐了一口氣:

「有妖孽出世啊。

」第一真傳雖然天資絕世,蓋壓同輩許多年,但卻命不好,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

……

沒過多一會,因為馮廣白身受重傷的緣故,很快就被魏方和姚七越團團圍住,二話不說,三人立刻開始了激烈的廝殺。

……

……

半個時辰過後。

砰砰砰砰砰砰!

魏方與馮廣白瘋狂對攻,短短時間打出上千拳,才終於破開了對方的劍光防禦。

轟隆!

魏方旋即一拳,狠狠打在這位真空劍宗宗主的眉心。

噗嗤!

馮廣白的頭顱頓時像西瓜那樣爆碎炸開,特別凄慘。

魏方旋即一腳,又將他的屍體踢的四分五裂,破破爛爛的摔到了地上。

呼!

魏方深深吐出一口氣,噴出一道白色氣浪砸在地上,炸開一個又一個深坑。

他平復氣機,認真評價說道:

「煉血武者果然非同小可。

「這位哪怕是深受重傷,竟然還與我二人纏鬥了這麼久。」

說完這句話,魏方立即彎腰,開始摸屍,這位可是煉血武者,身上肯定會帶着一些好東西,-他自然不會錯過。

過了一會,魏方在馮廣白屍體殘骸上找到了一部煉血層次的武功秘籍:

真空大劍道(上)!

也是真空劍宗的根本武功。

他將這部武學秘籍對姚七越展示了一番,旋即收起,說道:

「這門功法,我先看一看。

「隨後再交給絳陽殿。」

他倒是沒有據為己有的想法,只是想將這部煉血層次的武功秘籍魔改一下,修鍊后再送出罷了。

作為武道狂人,能夠接觸到新的煉血武功,魏方自然不會放過。

姚七越根本就不在乎對方手中那部真空大劍道,因為,北斗府的鎮派神功——鏡月梨花煉血真經,同樣是無上寶典。

此時此刻,相比於收穫這麼一門煉血秘籍,姚七越更對魏方此時的狀態好奇,於是問道:

「我倒是記得,你今早才從我那裏得到鏡月梨花煉血真經,這麼短時間,是如何參悟透徹這門武功,突破平靜的?」

他確實相當好奇,心中也做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猜測。

姚七越是覺得魏方可能得到了一個十分了不得的造化,才能讓快速突破。

只是,到底是什麼呢?

姚七越心緒流轉,腦海閃過一個又一個的傳說,但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想不明白魏方到底是獲得了怎樣的機遇。

因為,無論是何種機遇,在他的認知中,也沒法讓一個人,在短短一個時辰內就突破煉髓瓶頸,晉陞煉血!

這可不是見識少。

……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三十九、1拳打死!!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