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民亂!乞活軍!

一百七十、民亂!乞活軍!

北州,源安縣城。

張十八靜靜躺在城牆投下的陰影中,雙眼略顯空洞的盯著天空,既麻木又絕望。

他餓了,非常餓,特別餓。

張十八已經好些天沒有正經吃過東西了,已經餓的沒了力氣,想到這裡,他接受本能的驅使,艱難的抓起了一把泥土,狠狠地塞入了嘴巴里。

泥土,並不能吃。

苦澀、乾燥,難以入口,其中還夾雜著某種不知名的草根,甚至還有股屎味,也不知這塊土地之前遭遇過什麼,

總之,根本難以下咽。

但是,即便是這樣,張十八還是將那把泥土吞了下去。

事實上,他也知道泥土土並不是糧食,吃了,也沒法活命,但好歹能讓自己產生暫時的飽腹感,這樣就可以抵消一點飢餓了。

西北大地,連年大旱,中等以上人家還有著一些存糧,還能夠勉強過日子,但是類似於張十八這種貧民,遭遇這種天災,根本就沒有抵抗的能力。

他們這些人,只能絕望的看著已經絕收的田地,然後背井離鄉去當乞丐,祈求獲得一點能夠活命的糧食。

但是。

最終,張十八還是走不動了,躺下了,躺倒在源安縣城下,身上已經沒了一絲一毫的力氣。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很快就會死去。

「餓啊,餓啊,真的好餓呀。」

「要是有好心人能給我一點能活命的食物就好了,無論他讓我做什麼事情,我都會去做。」

張十八漫無邊際的想著:

「我會給他當奴隸,當一輩子奴隸,我會給他賣命,我的後代,也會生生世世給恩人賣命,報答活命之恩。

「如果,我這輩子能有兒子的話。」

絕望之時,張十八心中又生出許多遐想,期待出現一位救苦救難的好心人,能給他一條活路,他心中也做下決定,無論是誰,只要給他一點糧食,讓他活下去,無論那位恩人讓他做什麼事情,他都不會拒絕。

哪怕是讓他去殺以前村裡的惡霸地主,去殺自己以前特別懼怕的稅吏,去殺山上盤踞的兇狠土匪,他都願意,不會猶豫。

不求別的,只是希望能獲得一點活命的糧食。

這般想著,張十八精神都有些恍惚起來,甚至,他都已經快感覺不到那種飢餓感了。

他心中明悟,知道自己快死了。

只是。

到了現在。

還是沒好心人過來幫助他。

張十八的心一點一點被黑暗吞噬,陷入了深深絕望,生死之間有大恐怖,就在他陷入絕望之時,內心忽然湧起了一股強烈的不甘:

「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

他確實不甘心,他恨,恨賊老天不給活路,恨朝廷不給活路,恨地主不給活路,很稅吏不給活路,他痛恨著世間的一切種種!

憑什麼?

憑什麼那些欺壓良善之輩,洗髓喝血之輩就可以好好活著,有糧食吃,有暖和的衣裳穿。

而他張十八,辛苦勞作半輩子,每天天未亮就下地幹活,天黑才回家,到了最後竟然一無所有,不但得背井離鄉出來乞討,甚至活了大半輩子,還沒個女人,沒個媳婦。

即便是已經很慘,老天還是不給他張十八一條活路,現在,他就要餓死了。

為什麼那些惡人能活?那些老爺們能活?

而他卻不能活?

他張十八,也是人啊!

活生生的人!

憑什麼?憑什麼?

「哈哈哈,如果還有的選的話,如果我還有力氣的話,我一定不會這麼窩囊的死去,我要趁著自己還有力氣,去將我們村子里那肥頭大耳的劉姓地主殺掉,

搶他的糧食,睡他的屋子,睡他的女人!都是人,我憑什麼要比他過的差?人活一世,我也願意轟轟烈烈活一次

「而不願像現在這般,窩囊的死去。

「我真的不甘心啊!

「如果……還有機會的話。」

滴答……滴答。

這個時候,一團水忽然湧入了張十八近乎乾枯的喉嚨,讓他本能的吞咽起來,受到這個刺激,他精神恢復,睜開了雙眼。

「來,兄弟,不嫌棄的話。

「將這個餅子吃掉,能活。」

不知何時,張十八身邊蹲著一個身材高大、滿臉絡腮鬍子的男子,他一副俠客打扮,看著張十八喝水的同時,表情頗為和善的遞來了一張餅子,說道:

「慢慢吃,我這還有。」

這張餅子,顏色暗黃,僅僅看上去,就知道這並不是什麼精細糧食製作成的,是那些粗糧製成,甚至,其中或許還摻雜了一些麥糠草根之類的東西,也許,還有野菜。

但是,即便是這樣,張十八含在嘴裡,也覺得這是人間美味,他似乎這輩子都沒有吃過這般美味的餅子。

餅子並不好吃,但這是可以讓他活命的糧食,是將他從鬼門關拉回陽間的糧食,對他來說,比黃金還要珍貴。

張十八來不及道謝,一邊喝水,一邊狂啃著手中的餅子,甚至還有著遠離絡腮鬍子男人的趨向,他這是本能的想要保護手中的食物,這個時候,張十八就是一個野獸,誰也沒法將他手中的食物奪走,哪怕,是他的恩人。

絡腮鬍子男子站了起來,對張十八說道:

「慢慢吃,別著急,我這裡還有。

「另外,你估計是餓的很了,一次也不能吃太多,否則小心將你的肚皮撐破。」

說完這句,他邁開腳步,留下一句話:

「想要活命的話,就起來跟我走。「我這裡,倒是有讓你過命的辦法,不過,只要跟上我,以後可就要為我賣命了,這一點你要想清楚。」

張十八聽到這話,一邊吞咽食物,一邊用盡全身力氣歪歪扭扭的站了起來,艱難跟著絡腮鬍子走去。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在附近有許多和絡腮鬍子男人一樣打扮的人,正在派發食物,救助他這樣的人。

「我要活著,我要活著!

「只有跟著他,我才能活著。」

心中堅定了這個信念,張十八腦子一木,眼神就死死盯著絡腮鬍子的身影,慢吞吞的跟著那個身影走去。

實際上,他這時的身體極度虛弱,可能再次摔倒后,就有可能死去。

但是。

即便是這樣,張十八還是堅持跟隨著絡腮鬍子男子的步伐前進,因為,只有跟著他才有食物,才可以活下去。

生命是脆弱的,也是堅韌的。

宛如野草。

這在在張十八的身上完全體現了出來,他吃了餅子,喝了水,竟然恢復了精神,之後,求生的意志完全佔據了他的心靈,竟然堅持跟了下去。

此時此刻,張十八心中只有生存二字,所以,代表著糧食、代表著食物,代表著能夠活命的絡腮鬍子,就變成了張十八心中唯一的信仰。

而且,經過剛才的生死徘徊,張十八心中彷彿也放下了某些世俗的枷鎖,他暗暗發誓,只要這絡腮鬍子男人能讓他活下去,他就真可以為這個傢伙賣命,哪怕是殺地主,殺貪官,殺皇帝,他都會去做。

隨著絡腮鬍子男子在縣城之外遊盪,救助越來越多的人,跟隨他的人也越來越多。

僅僅一下午時間,便聚集了上萬人。

而且,莫看這些人身體虛弱,但實際上,這些人只要活命養起來,全是精壯男子,因為,那些老人,小孩,婦女餓到這種程度,早就死了。

絡腮鬍子男子走上一個用土堆臨時壘起來的高台,環顧一圈,大聲吼道,讓周圍的人盡量都聽到他的聲音:

「各位鄉親父老,某,源安獵戶張庶,自幼跟隨父親打獵,學的一身本領,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以前日子也活得下去,但近幾年惡官要稅太多,日子實在沒法過了,只能殺官造反了,今日,我來,一是救一救你們,而是帶你造反,反了這個世道,換一種活法。

「咱們這西北連年大旱,民不聊生,爾等也是苦命人,不得不背井離鄉乞討,但也沒有了活路,現在想要活命,想要一直活下去,就跟隨我造反,我帶著你們去搶!

「去搶那些惡霸地主、去想那些貪官污吏,去搶那些兇狠山賊,去搶那些所有對我們不好的人。

「搶他娘的!搶出一個活路!」

這個時候,他身邊已被人豎起一張大旗,上面白底黑字:

「乞活!」

絡腮鬍子張庶聲音變得更大了

」人活一世,應生來平等。

」憑什麼我等辛苦奔波半輩子,到頭來,卻落得如此下場,而那些豪族子弟,生來得要錦衣玉食,飯來張口,衣服來伸手,還享受著嬌妻美妾,這不公平!

「而今我就帶你們去要一個公平,這公平,老天不給,朝廷不給,豪族不給,那我們就自己去拿,自己去搶,自己去奪!我會帶你們換一種活法,從此以後,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痛快殺人,睡漂亮女人。

「想要轟轟烈烈過一場的兄弟,就跟我走,想要繼續活下去的兄弟,就跟我走!」

絡腮鬍子張庶的話,很直白,也相當直接,就是直接挑動這些活不下去的人與那些達官貴族的對立情緒。

但不得不說,他的話十分有煽動性,效果也非常之好,能在此地乞討的人,都是已經活不下去的人,大多數都是平民百姓,哪一個身上沒有悲慘的經歷?哪一個又沒有受到過欺辱?

所以。

張庶的話,很容易在眾人心中引起共鳴,也很容易得到眾人的認可,此時此刻,隨著他登高一呼,這些沉悶、壓抑、麻木甚至扭曲瘋狂的人們終於開始爆發,他們怒吼著,高喊著:

「殺地主惡霸,殺貪官污吏!

「我們要吃肉,我們要喝酒,我們要住大屋子,我們也要睡漂亮的女人,我們也要讓人為我們傳宗接代。

「殺殺殺!!」

這是吶喊。

來自於底層的吶喊。

他們這些人,已經被逼迫到了生死邊緣,而生死之間卻有大恐怖,所有人都不想死,所以,為了活命,他們也必須得爆發。

張庶聽到四周的怒吼聲,嘴角一勾,不由微不可及的笑了笑,他忽然回頭,望向依舊巍峨的源安縣城,看到上面的官兵雖然裝扮精銳,但行動之間卻十分慌亂,他們正全神戒備著,生怕這群已經被煽動的亂民立刻爆發,攻打縣城。

「土雞瓦狗!」

張庶鄙視般的笑了一下,就轉過身來。

如今這源安縣城,城高池深,就憑手下這些只有情緒,卻還只是赤手空拳的傢伙們,還是沒辦法直接攻打縣城的,上去就是送死。

但是。

張庶現在也沒有攻打縣城的想法,手臂下壓,全場緩緩變得寂靜,他旋即振臂一揮,說道:

「走,去鄉下殺那些土財主。」

」咱們去喝酒、吃肉、睡女人!」

柿子要撿軟的捏,他們這群人是烏合之眾,暫時拿源安縣城沒辦法,但是對付鄉下那些土財主們來說,卻沒問題了。人群浩浩蕩蕩離開縣城。

此時,這些近乎絕望卻又有希望之人,雖然個個衣衫襤褸,身體虛弱,甚至有人在半路堅持不下去,砰的倒在地上死去。

但,這個隊伍內部,卻醞釀了一種瘋狂的氛圍,此時此刻,這群人已經不是人了,而是一群野獸。

整整三天時間,這群亂民開始掃蕩源安縣城周圍的鄉鎮,將盤踞在本地數十年、上百年的土財主們全部斬殺殆盡,也做到了他們一直想做的事情:

「喝酒,吃肉,睡暖和屋子,享受漂亮的女人。」

做了這些事以後,這些亂民的精氣神都不一樣了,少了那種作為平民那種畏畏縮縮的感覺,彷彿卸下了某種心靈的加鎖,這個時候,他們已經不覺得那些高高在上的老爺算什麼了,這些人若是敢欺負他們,他們肯定不會像以前那樣,逆來順受,而會直接提刀砍人,這是一種氣質的轉變。

等這支隊伍重新回到源安縣城的時候,雖然依舊把隊形擺的歪歪扭扭,但看向源安縣城的的眼神已經變得不一樣了,充滿了貪婪與**。

卻單單沒有了畏懼。

張庶立刻下令:

「乞活軍。

「攻城!」

隨著他的命令傳下,上萬人開始一窩蜂的工程,這幾天,他們已經製作了簡易的攻城器械,宛如蝗蟲那樣爬上城牆,這時候,這些亂民多數都是興奮的神色,他們現在是瘋狂的,宛如野獸,心中想的是攻破縣城后,殺更多的人,獲取更多的財富,吃更香的肉,喝更香的酒,睡漂亮的女人。

源安縣城上面官軍,都是精銳,哪怕是以一敵十,對付這群亂民也完全不成問題。

但是,官軍的人太少了,而這群亂民的人卻又太多了,俗話說的好,蟻多咬死象,再加上這群亂民近乎無間斷的攻城,亂拳打死老師傅。

一個時辰以後,官軍精銳竟然崩潰了,他們紛紛奔下城牆,回到自己的家中,帶著一家老小打開另外一側的城門,開始逃命。

事實上,這些人官軍精銳,若是真的想守城死戰的話,或許還能夠保住源安縣城安全幾天,但如果真要做到那樣的話,他們當中肯定會有很多人會死。

而這些官軍,大部分都是家中的頂樑柱,上有老下有小的,真要是死了,對於一個家庭來說,就是災難。

人都是有私心的。

況且,這些官軍即便堅持守衛個一天兩天,也沒用,如果援軍不很快到來的話,源安縣城也是守不住的,畢竟這群亂民打劫了那麼多的土財主,糧食充足,能夠堅持,但周圍可沒什麼援軍此時南蠻大軍壓境,大量精銳都在邊境。

所以,這些官軍精銳並沒有死戰之心,覺得事不可為後,便很有默契的棄城而逃。

源安縣城,輕易破了。

亂民們隨即如野獸那樣湧入,一時間,城內喊殺聲一片,煙火衝天,已成為了人間煉獄。

「很好,大事成了!」

張庶見到這一幕,眼中沒有絲毫憐憫,從背後取出一隻大弓,崩的一箭射向源安縣城城頭牌匾,一下將牌匾洞穿,顯示出了極為好深的武道修為。

這根本不是一個獵戶該有的武功。

張庶揮了揮手,對麾下說道:

「走吧,咱們進城。

「進咱們的城!」

隨著源安縣城陷落,張庶手下的勢力急劇膨脹,短短時日,就已經打下了整整五座縣城,半郡之地,聲勢浩大。

受此影響,整個西北大地這個火山口立刻爆發,宛若燎原之火,各地起義軍層出不窮,西北大地一下就亂了起來。

……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喜歡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請大家收藏:()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一百七十、民亂!乞活軍!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