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七、陰謀

二百四十七、陰謀

前線指揮部,後勤部駐地。

一座被嚴密守衛的白色三層小樓內。

砰!

一位腳踩皮靴,穿著作戰服,年紀約二十來歲的青年,狠狠將手中的茶杯摔到了地上,白色的碎片散落一地,滾燙的茶水四處飛濺,把這間原本看上去乾淨整潔的屋子,弄得一片狼藉?

只不過,這位青年卻絲毫沒在乎這些,依舊大口喘著粗氣,雙目血紅的瞪着電腦屏幕,看着今天下發的人員職位調整,尤其是瞪着第一大隊副隊長那欄。

目光想要殺人!

「為什麼?為什麼?

「第一大隊副隊長換了人,為什麼不是我?誰能告訴我這個左方方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我從來都沒聽過他的名字?

「為什麼,他要佔我的位置?」

年輕人在原地坐了一會,然後站起身,絲毫沒理會地上的碎片,越過這些東西,走了出去,來到三樓某個書房前。

這時。

他一身情緒終於平靜。

他略顯拘謹的敲了敲門,就走了進去。

這間書房相當開闊,但裏面的裝飾特別簡單,只有一張碩大的辦公桌,和幾把椅子。

在辦公桌後面,一位看上去四五十歲的男人正垂著頭,拿着筆刷刷刷的寫着什麼,即便是年輕人進來,他也只是隨意指了指旁邊的椅子,讓他先坐下。

青年選了最近的那張椅子坐下,默然無語,等著這位中年人忙完工作。

這個過程中,他腰板挺得筆直,不敢有絲毫懈怠,似乎比較懼怕這位中年人。

等過了好一會,這位中年人才忙完了手裏的事情,看着青年,說道:

「我感到你的情緒在劇烈的波動,你很憤怒,也很壓抑,你想發泄,說一說吧,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位中年人,就是第一大隊隊長:王遠山,而他面前的青年是他的侄子:王廷龍。

王廷龍點了點頭,略有些委屈的說道:

「大伯,你可能還不知道,剛剛後勤部發佈了一系列的職位變動名單,其中,咱們第一大隊有了一位新的副隊長,叫做左方方。」

說完這句話,他沒等王遠山有所反應,立刻就補充說道,:

「大伯,你之前不是答應我了,要把我推上副隊長的位置嘛,為什麼忽然就冒出了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咱們第一大隊,只能有兩位副隊長名,現在已經滿額了,那我該怎麼辦?」

聽到王廷龍的話,王遠山眼睛眯了眯,沒及時給他回應,而是打開了身邊的電腦,仔細看了看這次人員調整通告,然後,才對王廷龍說道:

「我似乎是明白怎麼一回事了,這件事,很有可能是咱們後勤部那位的手筆,咱們這位新上任的副隊長應該是走了她的門路。」

王廷龍立刻就知道了他大伯說的那個人是誰,頓時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他也給那個女人送上一筆錢就好了。

只是,他之前有他大伯做依仗,覺得即便不走那個女人的門路,也能拿到副隊長的職位,卻沒想到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不知道用了多大的代價,頂替了本該屬於他的位置。

王廷龍有些不甘心,要知道,他來前線指揮部已經有三四年了,在他大伯的照顧下,一步一個腳印,現在已經成為了一位小隊長,並且,在他大伯的運作下,履歷特別漂亮,完全有資格晉陞副隊長了。

但現在美夢破碎,第一大隊一共就有兩位副隊長名額,他要是想再拿到副隊長的位置,這可就千難萬難了,得等這兩位離任或調走才可以,而其他大隊的副隊長名額也非常難把握。

他咬了咬牙,還是不甘心的問道:

「大伯,難道這件事情就這樣算了嗎?我……我不想輸給這麼一位無名之輩,更何況,這個傢伙還是靠走後門送錢拿到的這個位置,如果輸給這樣的人,我不服氣!」

啪嗒一下!

王遠山合上電腦,看着一臉憤怒的侄子,慢悠悠的說道:

「淡定,淡定一下。

「你要知道,咱們這可是前線指揮部,是星河文明與母河文明交戰的最前線,每天都會爆發許多激烈的摩擦,相當危險,在我擔任第一大隊隊長的這些年,我身邊的副手換了一茬又一茬,他們有的人是調走了,而更多人確實在執行任務中犧牲了,我這麼說,你明白嗎?

「副隊長的位置,我說是你的,就是你的,那個女人即便能量很大,但第一大隊這裏,我說了算他,她是沒法插手的,既然有人提前拿了你的位置,那把這個人處理掉,不就可以了。

「年輕人,遇到事情不要總是抱怨,得開動腦筋,想想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見到後勤部的職位變動通告,王遠山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中也有怒火,不過,後勤部書記處的那位女人能量太大,實力也比他強,他是惹不起的。

但。

卻可以拿捏一下這位剛剛晉陞的副隊長。

畢竟,那個女人的性格他也了解,只是拿錢辦事而已,雙方交易一旦結束,就不再有關係,所以。他想拿捏魏方的話,那位書記官閣下是不會管的,除非這位新晉陞的副隊長還有錢,依舊可以請那個女人幫忙,這樣的話。他也無話可說。

不過,第一大隊副隊長的職位,無論如何也得是他侄子王廷龍,那個女人雖然能力很大,但在這第一大隊,還是他王遠山說了算的,無論是誰,在第一大隊,都沒法違背他的命令。現在,既然有人沒有遵照他的意思,就爬到了副隊長這個位置,拿到了本該屬於他侄子的職位,那麼,就讓他消失好了,反正這種事情,他又不是沒有做過。

王廷龍聽明白了大伯的話,頓時就懂了,他的目光變得兇狠,說道:

「既然這樣的話,大伯你給我安排一隊精銳人手,我今天就找機會辦掉他。」

王遠山擺了擺手,有些不高興說道:

「你這是什麼話?

「人家無論如何,也是咱們後勤部第一大隊的副隊長,即便是死,也得死在戰場上,死於敵人之手,懂了嗎?

「這樣才是最穩妥的方法。

「記住我的話,不要私自選擇動手,如果出了差錯的話,到時候,我也兜不住你。」

他說完這句話,就拿起一封文件在上面刷刷刷的寫了幾筆,又扣了一份公章,就喊來了一個下屬,吩咐他將文件送到那位兩位副隊長那裏,然後,他又對王廷龍說道:

」你看,直接安排一個危險任務不就好了,到時候,咱們後勤部頂多損失些人手、一些飛船、一些物資罷了,但這對咱們來說毫無影響,我想用不了幾天,你就能成為第一大隊的副隊長了,這下,你總該滿意了吧?

「我說過,你會成為副隊長,就一定會成為副隊長,這個結果,無論是誰,都改變不了……」

……

……

第五小隊駐地。

這時,這裏倒是比較熱鬧,得到魏方晉陞第一大隊副隊長的一些人,尤其是第一小隊到第十小隊這些直接受魏方管轄的小隊長與副隊長們,大都紛紛過來拜山頭、送禮物,表達親近的意思。

對於這些人,魏方讓自己以前的骨幹,把名字都記了下來,這些人既然選擇向他親近,有投靠的意思,那麼,這些人也是能發展成自己人的,而這次沒來拜訪的小隊長與副隊長,就進入了魏方的黑名單,他可不管這些人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不來。

總之,這次不來就意味不想跟他進步,以後肯定會被清理掉的,至於是遭受意外還是被排擠走,就看這些人進一步表現了。

而等這些人走後,第五小隊駐地又來了一位重量級人物,第一大隊的另一位副隊長,這個人叫做白夢華,是一位長相平庸,氣質圓滑的男人,看到這個人,無論是誰,心底總會出現三個字:

牆頭草!

白夢華過來拜訪,也只是禮節性的拜訪,只是想與這位剛剛晉陞的同事認識一下,順便探一探魏方的底,想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來頭,畢竟,能拿到一個大隊副隊長職位的人,身後怎麼也有一定的能量。

不得不說,白夢華這個人雖然略顯油膩,但卻是一個交際高手,無論什麼話題都能跟得上,倒是與魏方交談甚歡。

只不過。二人還沒有深入交流,就見到一位後勤部工作人員走入了第五小隊的駐地,這位工作人員見到兩位副隊長都在這裏,敬了個禮,就直接說道:

「白夢華副隊長,左方方副隊長。」

他說着話,就把兩份文件分別遞給了魏方與白夢華,接着說道:

「這是咱們大隊長這次分發給兩位的任務,說是要你們運送一筆物資,這個任務非常急,需要兩位立刻動身。」

說完這句話,他再次敬了一個禮,就轉身離開。

魏方接過文件,沒怎麼在意,但身邊的白夢華臉色別變了,他捏著這封文件,全身顫抖了起來,目光中既有怒火,也有懼怕,彷彿見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魏方見他這個樣子,很不理解,才拿起那封文件,見到那位素未謀面的大隊長分給他的任務是將一批重要物資運送到前線最前沿,那裏,星河文明的作戰隊伍正與道德宗、真空教兩大勢力瘋狂廝殺,戰事吃緊,需要後勤援助。

這時,他已經意識到,這應該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任務,畢竟是將物資運送到最前沿,這很可能會遭到母河文明強者的襲擊。

白夢華才回過神來,認真的看了魏方一眼,才詢問說道:

」左副隊長,恕我冒昧的問一下,你是不是與咱們大隊長有仇啊,要不然的話,怎麼剛剛上任就被他安排這麼一個危險的任務。

「將物資送到戰線最前沿,說實話,這肯定會遭受母河文明強者的襲擊,可謂是九死一生。」

魏方輕輕一笑,彈了彈手中的文件說道:

」大隊長不也是讓閣下一起去了嗎?

「為什麼要說我與大隊長有仇,我與大隊長素未謀面,以前也不認識,不會有什麼仇怨的,而咱們後勤部也確實擔任運送物資的任務,去前線運一次特殊物資,這似乎也很正常吧,應該不算被刻意針對吧。」

這個任務,在魏方看來,確實有些危險,但他也不覺得那位素未謀面的大隊長會刻意針對他,畢竟,這些運送任務有輕鬆的,就肯定有危險的。

白夢華卻搖了搖頭,說道:

「你不明白。」

然後,他指了指文件中的某行,說道:

「看了吧,只給咱們派運輸隊員,卻沒申請任何防衛力量,這說明什麼,這意味着咱們一旦遇到母河文明強者的襲擊,基本上沒有抵抗之力,只能被狠狠宰殺,我倒是覺得,我這次應該是被你連累了,隊長想收拾你,順便把我給加上了。」

聽到白夢華這麼說,魏方眼神變得認真,從這次的行動安排中,察覺到了不妥,按照道理來講,運送這麼一筆重要的物資了確實應該申請星河文明強者跟隨,這是為了應對母河文明強者可能的襲擊,但那位大隊長確實沒有申請強者守衛,這麼說的話,這位大隊長確實是有些不安好心了。

魏方心裏記下這一件事,招手把自己的骨幹成員叫來一位,吩咐他拿着這份文件去收拾物資,沒有星河文明強者的守護,這在魏方看來,又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他們運送這麼一大筆物資,還沒有強者守護,半路中被母河文明強者襲擊,全軍覆沒,應該也是合理的吧,那他完全可以將這筆物資再交易掉,拿着交易回來的錢,繼續買官,繼續拿更高級的超凡方程,掌握更強的超凡力量。

這麼看的話,這位大隊長倒是一位好人了,十分用心的給魏方準備賺錢的機會。

隨着魏方的命令下達,第一到第十小隊所有人都行動了起來,尤其是原第五小隊的成員們,各個乾的十分賣力,因為他們已經知道跟着老大混的好處了,這次運送的物資比上次要豐富十倍,這要是換成了錢,那得買多少官發多少錢?

他們這些人時時刻刻都想着進一步呢!

送走唉聲嘆氣的白夢松副隊長,魏方沒在第五小隊駐地停留,而是決定去第一大隊隊長家裏散散心,看看對方是否不安好心,他是個好人,自然也不願意冤枉別的好人。

當然,如果白夢松隊長的猜測是真的,那魏方自然得回報大隊長正義鐵拳了。

……

求票!

喜歡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請大家收藏:()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四十七、陰謀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