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八十六、命運逆流

二百八十六、命運逆流

蘭寧大學。

教學樓,15樓,階梯教室。

左圓圓站在講台之上,穿著得體的工作服,曲線優美,她在黑板上寫下最後一個粉筆字,轉過身環視一圈,眼神之中透露出熊熊的戰意,說道:

「好了,現在又到了大家都喜歡的提問環節,這次由誰來提問題?」

說完這句,她不給下邊學生反應的時間隔又補充說道:

「這次,我可是已經將教桉研究了很長時間,對可能存在的難題也做了預習,你們今天可以隨便提問,儘管放馬過來。

「如果,今天我還被你們的問題難倒,就請大家吃糖。」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下面的學生已經開始適應這個並不聰明的左老師,從排斥變為喜歡,畢竟,聰明的學霸老師遍布整個蘭寧大學,但是愚蠢的左老師,卻只有這一個。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左圓圓甚至在蘭寧大學名聲在外,有時候,不少其他慕名而來的學生,都跟過來聽課。

而左圓圓的課,最喜聞樂見的,就是提問環節,她的學生會故意提問一些比較難的題,想讓左圓圓出糗。

而在左圓圓上課之初,也確實因為沒法回答學生的問題,經常社會性死亡,不過,經過一段系統性的學習,左圓圓現在進步很大,已經能給學生講解大部分問題了。

等她話音落下,最前排,一個高高大大、長得很乾凈、帶著黑框眼鏡的男生站了起來,沒有給其他人機會,他笑呵呵的說道:

「左老師,我這裡剛好有一個問題,正好想要向您請教。」

見到這個男同學,左圓圓的鼻子不由皺了皺,這個傢伙叫做樊治,左老師對他印象深刻,當初,她第一次給大家上課的時候,就是這個可惡的傢伙向她提了一道難題,把她給氣哭的,可以說,樊治是她的老對手了。

左圓圓用力捏了捏粉筆,展顏一笑,說道:

「好,你儘管說!」

樊治點點頭,就將自己早就預備好的問題提了出來,而左圓圓這次,確實做足了準備,基本上沒多思考,就給了樊治一個正確答桉,而且,她還舉一反三,寫了多個解題方程。

嘩啦啦!

嘩啦啦!

這個時候,不知道是誰帶頭鼓起了掌,頓時,整個階梯教室掌聲雷動,這是鼓勵,也是接受。

左圓圓嘆了一口氣,終於笑了出來,迸發出驚心動魄的美麗,她退後一步,微微彎了彎腰,這是感謝。

感謝她的學生們對她包容。

而等階梯教室重新變的安靜,那個叫做樊治的男同學卻依然站著,他笑呵呵的再次舉手,說道:

「左老師,我這裡還有一個問題。」

左老師現在可自信多了,點了點下巴,說道:

「你說。」

她感覺,自己這個時候就是文曲星附身,已經和在場的學生們成了同一類人,也是一個學霸,任何難題都不畏懼。

只不過,樊治卻沒有提問相關學術的問題,而是說道:

「左老師,您教導我們這麼長時間,我對你的情況也有了解,知道左老師您現在依然單身,只不過,我現在更想知道一些細節,比如說,左老師對於未來伴侶,有著什麼樣的要求?」

說完這句話以後,樊治不給左圓圓反應的時間,當場比了一個心,說道:

「左老師,您看我合適嗎?

「我想要追求你!」

俗話說道好,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對於左圓圓這位年輕女老師。樊治察覺到她的水平很菜后,一開始,是相當排斥的,經常提問各種難題,將左圓圓氣哭,但隨著大家認識的時間長了,

他發現,自己這位左老師除了有些蠢笨之外,性格很好,長相甜美,竟然漸漸的被自己的老師吸引了。

而剛剛,左圓圓獲得大家認可的時候,露出的笑容,像一顆飛劍那樣狠狠擊中了他的心臟,看著他心馳神往,一時之間難以控制,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剎那而已,整個階梯教室開始喧囂,所有人都震驚於樊治的大膽,竟然敢向老師告白,也覺得親眼目睹這一幕,非常有意思。

左圓圓卻有些無語,覺得現在的男同學們實在是太大膽了,她可看不上樊治,畢竟他們兩個年紀相差五六歲,她更喜歡那種成熟穩重,氣質儒雅的男士,而不是樊治這個愣頭青。

她擺了擺手,正要拒絕。

這個時候,就有一陣突兀的廣播聲,傳入階梯教室,讓所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蘭寧大學教務處決定解聘左圓圓講師,特此通告,

「……下面,我再強調一遍!」

所有人聽清這些話以後,都不約而同的看向課堂之上的左圓圓,目光之中有著震驚,有著茫然,有著關切。

而左圓圓聽到這則廣播以後,直接愣住了,就在前幾天,她的閨蜜想要給她安排一場去蘭寧理工大學的講師應聘的時候,她還委婉的拒絕了,並得意洋洋的向對方透露了自己的一些背景,告訴自己的閨蜜,自己有弟弟罩著。根本不會被開除。

但。

她卻沒有想到,蘭寧大學的某些人,竟然真的做出了這樣的決定,這讓她一時之間根本沒有反應過來,木然的站著,雙臂支撐在桌上,像是一個沒有生機的凋塑。

……

……

噠噠噠~

噠噠噠~

魏方漫步在蘭寧大學的主幹道上,是周圍都是朝氣蓬勃的大學生,這讓他有些感慨,想起了自己在蘭寧大學短暫執教的那段經歷。

雖然。

這才過去了短短時間,但對他來說,卻又很長很長,這與他在星河前線指揮部的經歷有關,這段時間,他有了很大的成長。

魏方一步一步朝前走著,動作悠然,而以他為中心,一道又一道的靈性之線朝著四周擴散,將整座蘭寧大學包裹,將整座城市包裹。將c10星球上的大部分區域包裹。

短短時間。

魏方就已經找到了左圓圓現在的位置,略微偏轉角度,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天阿降臨》

只不過,還不等他真正接近那裡,就聽到了一個突兀的廣播:

「……蘭寧大學教導處決定解聘左圓圓講師。

「……下面,我在強調一遍!」

聽到這句話,魏方眉頭皺了一下,但又很快平復,一根粗大的靈性之線在他的意志作用下,很快慢延到了蘭寧大學廣播室,將一位坐在話筒前面的教導處幹事穿透。

下一刻,這位積極向新來副校長靠攏的教導處幹事,雙眼一白,整個人失去了所有的表情。

接下來。

他自然不會再讀出第二遍廣播了。

做完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以後,魏方加快腳步,剛剛走到教學樓二樓,就有一個身影閃過,冬的一下,撞到了他的身上。

魏方垂下目光,就見自己老姐正捂著額頭,坐到了地上。

顯然。

她剛剛的撞擊,並沒有給魏方什麼傷害,反而自己在反作用力的推動之下,摔倒了。

魏方伸出雙手,將淚眼朦朧的左圓圓拉了起來,故作調侃的說道:

「左圓圓,我親愛的姐姐,你這都多大年紀了,怎麼還這麼莽撞,像一個小孩子那樣,走路都不認真看嗎?

「難道就不怕跌下樓梯?摔成重傷。」

左圓圓本來摔到地上,感覺自己的屁股都快被摔成兩半了,心中很委屈,現在她已經被蘭寧大學教務處開除了,這已經夠倒霉了,卻沒想到,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剛剛拐過樓道口就撞到了人,結果,被撞之人沒有什麼事,她反而跌倒了,摔的全身劇痛。

這個時候,左圓圓心中更委屈了。

淚珠從她眼中噴涌而出,滴滴答答的向下垂落。

只不過,還不等她真的放聲大哭,就有一隻溫暖的手掌,握住了她的小手,將她拉了起來,然後,她就聽到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這是她的弟弟:

左方方的聲音。

然後,姐姐就不哭了。

她使勁揉了揉眼睛,就見到魏方正站在她的面前,含笑望著他。

姐姐愣了幾秒,快走兩步,一個飛撲,就揉到了對方的懷裡:

「嗚嗚嗚~嗚嗚嗚嗚~」

她哭了起來,而且,還哭得很大聲,之前魏方沒有在她的身邊,左圓圓一直都是一個人,還比較堅強,現在見到了自己的弟弟,覺得已經有了依靠,女人性子中的那副柔軟天性,立刻爆發。

於是,她大哭了起來。

明明白白的告訴魏方,你姐姐現在受欺負了,非常難受。

魏方單手落下,環著左圓圓的腰,另一隻手,則拍了拍她的肩膀,站在那裡沒有說話,任左圓圓在那裡放聲哭泣,發泄情緒。

過了好一會,左圓圓才慢慢止住了哭聲,掙脫了魏方的懷抱,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對魏方說道:

」怎麼今天回來,也不通知我呀?

「走,咱們現在去超市,我給你去做點好吃的飯菜。」

見到親人的喜悅,抵消了左圓圓內心的悲傷,她現在不想思考那麼多問題,只想給自己弟弟做份好吃的,為他接風。

魏方笑了笑,做出解釋說道:

「之所以沒通知你我來蘭寧大學,這不是準備給你一個驚喜嗎?」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語氣變得低沉:

「只是,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在蘭寧學這邊竟然還受到委屈。

「吃飯,倒是不急,我先給你出氣。

他說著話,抬起手掌,做了一個捕捉的手勢,然後,張烈這位蘭寧大學新上任的副校長,就一臉懵逼的從辦公室,來到了教學樓走廊。

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剛剛。

魏方已經通過自己的靈性之線,解決了那位宣布解聘左圓圓的教導處幹事,從他的意識之中,提取了一些內容,自然知道這一切的根源,都在這位新上任的副校長身上。

是他刻意在針對左圓圓。

要不然的話,左圓圓一個小小的蘭寧大學講師,即便能力不行,也很難會被蘭寧大學的高層注意。

短暫的驚訝之後,張烈將內心所有情緒壓在心底,臉上努力做出威嚴的姿態,看向魏方,問道:

「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做什麼?」

其實,張烈副校長同樣也是一位覺醒者,雖然層次並不算高,但他卻有一位最初貴族作為靠山,見識,是足夠的,能夠理解將他從辦公室一下抓捕到教學樓走廊,代表著什麼?

這代表著,眼前的這對青年男女的某個,有著遠遠超越他的力量,要不然的話,也根本沒法在他毫不知覺的情況下,做到這件事情。

所以,他現在雖然努力做出威嚴的姿態,但內心卻相當忐忑。

現在,不過是色厲內荏罷了。

魏方並不在乎眼前這個小人物到底是什麼想法,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左方方,旁邊這位女士叫做左圓圓。

「我想,對於她的名字,閣下應該並不陌生吧,畢竟,將我老姐解聘,似乎就是你的意志。

「那麼,我現在有一個疑問,我想知道閣下為什麼要針對左圓圓女士。」

聽到魏方的話,張烈頓時就知道了,他背後之人要等的那位,已經來了,他之所以故意針對左圓圓,為的就是要見到眼前這位。

他臉上立刻做出憤怒的表情,說道:

「為什麼要針對左圓圓?

「我壓根就沒有針對她,是她違反了蘭寧大學的紀律,我只不過是逢其會、發現了這一點,這才給她相應的懲罰,這難道也有錯嗎?

「呵呵,我也知道,你既然能將我的位置挪移,看來,應該是一位強大的超凡者了,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胡作非為,畢竟,即便是超凡職業者,做錯了事,也會受到星河文明律令的懲罰。」

張張烈現在要做的,就是一個字:

「拖!」

只要能夠暫時穩住魏方,將他的情報報告給自己的背後之人,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他多操心了,自然有人會對付魏方。

魏方聽到張烈的話,立刻就笑了:

「我和你談事情,你竟然和我律令?

「既然你想談的話,那我就給你機。

「跪下,咱們慢慢談!」

魏方話語落下,張烈頓時覺得自己的下半身,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失去了掌控,撲通一聲,就跪在了魏方的面前。

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然後。

魏方又搖了搖頭,已經失去了與這位副校長說話的興趣,伸出手指,一下點在他的眉心:

「就讓我看看,到底是誰通過你來設計我。」

剎那而已,魏方施展出了先知權柄,逆流命運之線,很快就找到了對自己有威脅的那根:

「很好。

「竟然破壞我休假的心情,找死!」

……

大家晚上好~

推薦一本書哦。

《那年十八在娛樂圈亂殺》,又名《那年十八當天後的爸爸》

一位大老寫的,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八十六、命運逆流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