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合縱連橫

三十三、合縱連橫

夜槐河畔。

陽光猛烈。

一艘擁有十幾層船樓的大船靜靜浮在水面上,隨波逐流,緩緩移動。

頂層。

天地門、清濤幫、小月會三家黑道大派首領,悄然齊聚,幾人在交流三幫派發生的兇案。

只是間隔兩天,三大幫派就同時有堂主級大佬被殺,兇手還疑似是一人。

天地門主程梵天坐在在一張椅子上,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神情肅然。

他環視一圈,說道:

「我這邊得到的情報就這麼多,只是知道那位神秘男子的部分特徵,知道他身材不高,手腳粗壯,行兇之時,帶著一個從路邊攤買來的土地神面具。」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

「這個面具並無特別,很多地方都有賣,依照這個,挖掘不出什麼特別有用的線索。」

清濤幫主趙星竹聞言,狠狠吸了一口茶水,將茶杯重重拍在桌子上,緊緊抿著嘴巴:

「我這邊毫無線索,宋大先生直接被殺死在自己的房間內,沒發出絲毫動靜,護衛們都沒察覺。

「能夠確定是面具人,還是宋大先生死前,以隱蔽的手段,留下了暗號,這才知道兇手是誰。」

清濤幫主一臉憋屈,幫派重要人物被人悄無聲息的幹掉了,他得到的線索,僅僅只是一個懷疑的對象,完全找不到發泄的地方。

實在惱火得很!

實際上,他這邊倒也不是一點線索也沒,有些兇手完整的腳印。

但只憑這個,想在諾大的蝶香城尋找兇手,簡直是大海撈針,想都別想。

趙星竹說完話后,視線移動,落在了對面小月會首領殷無霜臉上,主動問道:

「你那邊有什麼線索,可以說說。」

殷無雙臉色冰冷,啪嗒一聲,從腳下取出一隻畫軸,迅速展開,呈現出一個滿臉橫肉,額頭帶疤,眼神凶很的男人面龐。

她面無表情說道:

「這位到我們這邊時,因為戒備比較嚴密,共有三人與那位對上過,並僥倖打破了他的面具,看到了他的容貌。

「咱們或許可以憑藉這個,快速找出這位。」

程梵天順勢看去,仔細盯了一會兒,又突然搖了搖頭,說道:

「沒用。

「這張臉是捏的。」

趙星竹、殷無雙愣了下。

程梵天見他們不明白,無聲吸了一口氣,整張臉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骨骼肌肉重新組合,立刻改變了容貌,和畫像的那張凶臉相差不大。

他說道:

「可能有點兒不太像,但給我鏡子,一點點對照、一點點調整,肯定可以弄的跟這個相貌近乎一樣,你們難以分辨。」

趙星竹、殷無雙立刻懂了他的意思。

到了他們這種地步,調整筋肉,改變容貌,實在是太容易了。

殷無雙抬手一抹,就將這張畫收起,直接拋到窗外,扔到了水中,讓它慢慢沉浸下去。

這個線索也斷了!

她的臉色迅速陰沉起來:

「這麼說來,對方在咱們的地盤殺了人,咱們翻地三尺,居然沒法確定兇手的身份,不知道這位到底是誰,這如何報仇?」

說實話,這三個人中,她是最失望的那個,因為這位女性首領,之前還曾經抱過幻想,想要招攬對方。

讓其為小月會賣命!

只是未曾想到,短短一天過後,對方就出現在小月會的,將趙八夫人一舉擊殺。

這樣一來,殷無雙招攬的心思自然無了,隨之湧起的,便是要報仇雪恨的念頭。

這個時候,程梵天突然主動說起來一個話題,問道:

「你們覺得,這件事會不會尋星門的手筆?」

另外二人聞言,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

若是只是擊殺一個幫派的高手,尋星門或許值得懷疑,但三家的勢力的高手都被殺了,只有尋星門一家還完好無損,沒有傳出高手被強殺的消息,明面看去,尋星門的可能性更高了。

但在聰明人眼中,更覺得這是一場赤裸裸的陷害,或者說誤導。

誤導尋星門是兇手。

因為,尋星門即便真有野心,想對他們三家勢力有所圖謀,但也不能這麼蠢,連續強殺三大幫派的高手,同時惹怒三家勢力吧?

這得多蠢?才會這般樹敵?

況且,尋星門又沒有呈現一家獨大的態勢,勢力對比,四家都相當,沒有將三大勢力一口吞下的實力和能量。

完全不能夠一對三。

所以,尋星門不會做這種蠢事的。

除非真的沒腦子。

是以,尋星門看上去非常可疑,卻又大概率不是兇手。

這個時候,趙星竹懷疑般的看了程梵天一眼,說道:

「老程,你這個老狐狸有什麼想法就直接說吧。」

他可不認為,只要是聰明人都能分析出來的事情,陳梵天會想不到,即便他想不到,天地門的軍師也會適當做出提醒。

所以,趙星竹覺得,程梵天此刻故意提出這樣的可能性,一定有著別的含義。

「呵呵。」程梵天聞言,笑著倒了一杯茶,說道:

「你看,無論兇手是否真的屬於尋星門,但按照現在的局面來看,是咱們三家損失了一位大高手,而尋星們那邊,卻完好無損。

「咱們之間的某種平衡,或者說是高端戰力,已經不再平衡了。

「你們說說,哪怕是為了咱們四大幫派的平衡,尋星門該不該是兇手,該不該也損失一位堂主級高手呢?

這是權謀,這是合縱連橫,這是要追平損失,我倒霉了,你也得倒霉。

無所謂尋星門是不是兇手,我覺得尋星門該是的時候,那就得是!

不是也是。

只有這樣,才有借口對付尋星門。

還是三家一起。

殷無雙頓時懂了程梵天的意思,緩緩點頭,表示支持。

程梵天見此,笑了笑,說道:

「那咱們就詳細謀劃一下,看看怎麼能從利用這件事情,扯下尋星門一塊肉來,以彌補咱們的損失。

「即便沒機會殺一位尋星門高手,也得占點地盤。」

趙星竹自然同意這事,但卻對另外一事有所猶疑,說道:

「別胡亂更改話題,那位隱藏暗中的高手怎麼辦?不解決這位,實在是如鯁在喉啊!」

雖然同意對尋星門聯合動手,但他卻更關注如何對付那位神秘人物,事實上,如何對付這個連殺三位堂主級武者的存在,才是本次聚會的主題。

剛剛,樓有點歪了。

程梵天聞言,嘆了口氣:

「這事當然得解決。」

他重新理了理思路,說道:

「剛剛,我對那位的身份,突然有了別的猜測。」

「什麼?」趙星竹、殷無雙側目。

程梵天說出自己的想法、猜測:

「一位高手,絕對不可能無中生有,會這般突兀出現,畢竟,人過留痕雁過留聲嘛,那位如此功力,真要是本地人的話,不可能隱藏的這般隱蔽。」

趙星竹挑了挑眉:

「你是說。

「兇手不是本地人?」

程梵天點頭,在錯誤的猜測道路上越走遠遠,興奮為自己的猜測勾畫細節:

「如今咱們三大家合力,雖然沒有發現關於這位的線索,但是,沒有線索,從某些方向上,也是一種線索。

「實際上,這位突然殺人的高手,大概率不是蝶香城本地成長起來的高手,若不然的話,從他出手種種特徵,也能判斷出這是什麼武功,繼而依此為線索,判斷兇手的身份。

「畢竟,咱們三大堂主的武功不弱,蝶香城能勝過他們的人是有,但不多,只要確定了幾人死於什麼武功,基本上兇手也就確定了,只要那位是本地人。」

但是,這個思路,並不適用現實。

因為,三位堂主雖然死於同一個對手,但這位每次用的武功都不盡相同,一次屬性是穿透,一次是以至強之力碾壓,一次是以大金剛手力拍死。

而蝶香城,同時將這三門武功修鍊到這個層次的。

沒有。

一個也沒有。

所以,這個思路不行,程梵天找不到目標。

所以,他才判斷,兇手應該是外地人,這很合理!

趙星竹接受了這個說法,畢竟邏輯性不差,但他提出另外一個疑問:

「那位為何只是動手殺咱們三大幫派的人,尋星門就沒事?」

程梵天再次自圓其說:

」其實我這裡,還有另外一個猜測,那就是,那位行兇之人可能是某位替天行道的俠客,路見不平,立刻拔刀!

「所以,才對咱們的三位堂主動了手。」

這倒是一個共同點,這三位被殺的堂主,都是三個黑道大派中名頭最大的。

在蝶香城,惡名能夠直接嚇哭小孩。

是那種超級大惡霸。

人們恨不得喝其血、吃其肉,日日拜佛,希望這幾日能早點死。

是以,真有人替天行道。

這三位可是明晃晃的靶子。

誰也沒法忽視的那種。

至於為什麼只針對三大幫派,-不去對付尋星門,是因為,雖然尋星門平時做的壞事兒也不少,但大都只搞錢,更多傷天害理的事,做的不多,是以,從惡名上來看,確實沒人能夠與那三位堂主相比。

這簡直是丟了四大幫派的臉。

所以,真有大俠初來乍到,要殺人刷名氣的話,當然得殺那些惡名最大的人物。

趙星竹、殷無雙默默點頭,沒有再反駁,覺得這也是一種可能。

程梵天最後說道:

「其實這都是猜測而已,沒法真的確定,但那位身份成謎,行蹤不定,咱們現在能做的,也只是加強戒備,暫時沒有特別好的辦法。」

這倒是實話。

「所以啊。」程梵天笑眯眯說道:

「還是先把握能拿到的那一部分利益吧,再商量商量,如何割尋星門的肉吧?「

李廣陵的事情,已經過了三天,除了憤怒,程梵天卻也沒太多情緒,畢竟,天地門人人自危,但他又不怕,真要來襲,定讓狗賊有去無回。

他對自己的實力,比較自信。

而且,程梵天覺得,李廣陵被殺,似乎也不全是壞事兒,至少,自家的府庫收藏的,又豐富了不少。

另外,李廣陵留下的的那些美嬌娘們,也都被瓜分,他分到了幾個,滋味還不錯。

現在,還能利用這事,吃尋星門的肉。

真可謂是,一人三吃。

……

Ps:二更晚了,但有理由。

2000章節寫成了3400,這不求得表揚,加個收藏嘛!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三十三、合縱連橫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