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無妄之災

三十四、無妄之災

尋星門。

白塔造紙廠。

作為尋星門重要利潤來源之一,白塔造紙廠位於城南夜槐河畔,有著多位尋星門門徒駐紮。

甚至,還有一位堂主級的高手在此鎮壓。

為的,就是保證這裡的絕對安全。

以維持尋星門在此地巨大的利潤。

但是。

今日。

白塔造紙廠的寧靜被打破了,由天地門、清濤幫、小月會三家門派組成的武者隊伍,野蠻沖入了白塔造紙廠。

這些人見人就殺,見錢就搶,見物就燒。

可謂是兇殘至極。

短短時間之內,就將白塔造紙廠的秩序完全摧毀。

「韓冰夏,盧千秋,你們這是準備好與我尋星門開戰了嗎?居然沒有絲毫理由,就這樣衝擊白塔造紙廠!」

負責鎮守這邊的黑道大佬十分憤怒,大吼道:

「你們死定了!你們絕對死定了,誰也就救不了你們,即便是你們各自的門主親自來說情,也救不了你們。」

他冷笑一聲,看著眼前的對手,就像看兩個死人:

「犯下這樣的罪行,誰也沒法救你們,我尋星們一定會將你們碎屍萬段,然後喂狗!」

尋星門高手李知夏內心十分篤定,白塔造紙廠對尋星門有多重要,他十分清楚,如今被這麼一搞,損失極其巨大。

尋星門絕對無法容忍這件事。

始作俑者,必然會收到慘烈的報復。

眼前這兩個傢伙,必死無疑!

「哈哈,哈哈哈!」來自天地門的盧千秋環顧一圈,彷彿聽到了一個極其可笑的笑話,在那裡大笑不止。

他目光兇惡的盯著李知夏,不懷好意的說道:

「李知夏,到了現在,你居然還在考慮我們會怎麼樣?與其這樣,不如多想一想,你到底能不能活著離開這裡。」

嗯?

尋星門高手李知夏愣了一下,情慢慢變得肅然,終於感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今天這事,看來並不是一場意外呀!

這些傢伙,似乎早有勾結。

他們是真的打算與我尋星門真正為敵!

而且,這兩個傢伙,居然想殺他!

李知夏心裡一突,旋即怒火燃燒,他沉聲問道,似在驗證:

「你們?真想與我尋星門開戰?

「真想找死?」

盧千秋聞言,先是點了點頭,然後又搖搖頭,無聲笑了笑:

「你猜?」

與尋星門整體為敵,那是不可能的,那真的是找死!

但。

今天確實得囂張一把,狠狠從尋星門這邊吃肉,更高層的博弈,就看門主他們了,他並不擔心。

這可是三家合作。

尋星門知道了,也得忍著,也得憋著。

牙打碎了,往肚子里吞。

不然,就是真正的三對一,這種後果,尋星門能承受?

不能!

不等對方反應,盧少千秋旋即又說道:

「你不用試探了,知道多少又有什麼用?無論如何,你都要死在這裡!」

能殺死眼前這位,讓尋星門損失一位堂主級高手,是三大幫派的戰略意圖之一。

「哈哈,哈哈哈!」

李知夏聞言,頓時笑了起來,手腕翻動,立刻從背後抽出一把細長尖銳的兵器,擺開架勢,說道:

「就憑你們兩個,就想殺死我?簡直是做夢!」

喝!

他大聲吼叫了一聲,

做出了拚命的狀態。

這讓讓盧千秋心生凜然,連忙後退一步,暗暗防禦。

李知夏唰的一下,就將手中的兵器甩了出去,精準投向盧千秋,自己卻沒趁機飛撲過去,攻擊對手,而是狡猾一笑,露出一副「你是不是傻?二打一老子怎麼可能會拚命」的模樣。

沖二人蔑視的笑了笑。

整個人旋即轉身,縱身一躍,撲通一聲,就跳入了夜槐河中,藉助渾濁的的水流,一下就失去了蹤影。

這個傢伙,確實狡猾。

也很明智。

不然的話,人家兩位堂主級高手圍殺他,很可能會因此隕落,即便真能強行突圍,也會受傷,何必呢,守著夜槐河地利,不利用一下,豈不是傻子?

「艹!這個膽小鬼,沒卵子的畜生,居然被他給唬住了!」盧千秋一把劈開兵器,看著滾滾流淌的夜槐河水,不由羞惱的罵了一聲。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

尋星門的這位高手居然如此沒有底線,連彼此試探一下都不做,就直接開始逃跑。

真是丟了黑道大佬的臉!

「好了!逃就逃了,即便真的動手,咱們也不一定能留下這位,萬一這傢伙狗急跳牆,逼急了,非要拚死一個,也不是好事。」

小月會的韓冰夏倒沒覺得沒完成目標,會是多麼惡劣的是,反倒是安慰了盟友一聲。

堂主級的高手,不是那麼好殺的。

真的逼急了,施展同歸於盡的武功,他們兩個,也不好受,萬一陰溝翻船,那就慘了,二人身居高位,沒必要太拚命,完不成任務,自家首領也不會多說什麼。

這個盧千秋,真是有點看不清。

傻叉一個,還和愣頭青一樣。

她心底做出一個中肯的評價。

她環視一圈,看著已經被大火吞噬包圍的白塔造紙廠,提議說道:

「還是趕快安排人,將這裡的財貨都運走分掉吧。」

盧千秋頓時回過神來,神情漸緩,說道:

「好!」

……

……

事實上。

並不只是白塔造紙廠遭受了攻擊。

今天,尋星門還有多處產業都遭受了三大勢力的衝擊,等消息傳到尋星門總堂后,直接造成了巨大的震動。

群雄震怒。

「天地門、清濤幫、小月會,這是想做什麼?想與咱們尋星門真正開戰嗎?」

尋星門門主李希照腰身站的筆直,站在高高的干案上,目光冷漠,內蘊殺機。

在他下方,多位副門主、長老、執事也都被這個消息衝擊的有些回不過神。

這三家勢力,怎麼就彼此勾連約定好,一起對付他們尋星門了嗎?

難道?

尋星們的勢力已經膨脹到了這樣的地步,讓三家忌憚了?

他們作出猜測。

李希照目光下移,定在那位前來報信的尋星門徒身上,詢問說道:

「孔昭,你與天地門的那些人照過面,這些來侵奪咱們的地盤,有沒有說過什麼話?」

到了四大幫派這種層次,彼此之間攻伐,至少得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不會像小幫派那樣,說動手就動手,想干就干。

這也是位格。

孔昭早有準備,拱了拱手:

「那些人是說了,說是要為那位天地門赤龍堂主——李廣陵報仇,說咱們是殺害李廣陵的兇手!」

「無稽之談!」李希照甩了甩袖子:

「李廣陵之死,和咱們尋星門有個屁的關係,天地門這是想找茬、借故生事。」

李希照先是暗自罵了一聲,接著很快想通了某些事情,展開了大腦風暴,連忙問道:

「那清濤幫、小月會,同樣也在侵佔咱們的地盤兒,理由是不是與天地門一樣,也是為那兩位死去的堂主的高手報仇?」

孔濤愣了下,暗探一聲門主腦子快,點了點頭,回應道:

「對,他們確實是這麼說。」

那三家幫派的堂主級高手,絕對不是尋星門動手殺的,這個李希照可以保證!

相信另外三家心裡也有譜。

那麼,三家就這般認定兇手就是尋星們,甚至都不上門質問一聲,就直接組織人手開始搶地盤兒,這種行為……可謂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又或者說。

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在尋星門的利益。

三位堂主之死,紐帶而已,由頭而已。

李希照閉了閉眼,頓時明白了三家幫派這瘋狂行為是什麼意思?無非是想借這個事件為契機,找個理由,一起對付一下尋星門,趁機弄點利益罷了。

為的是,平衡!

四大勢力的平衡。

因為這兩個字,四大幫派這幾年,彼此聯合、敵對,發生了很多事了,李希照有經驗的。

若只是一家,尋星門肯定不怕,一定會大動干戈,真刀真槍的干一場。

但。

三家聯手的話,尋星門就真的要考慮考慮了,真要動真招的話,李希照真的怕打出真火,那麼,恐怕事情就可能會演變成三家聯合,滅掉尋星門的趨勢。

這事,確實可能會這麼發展。

有可能的。

艹!

這真他媽的是無妄之災!

我們也在戒備那位神秘高手殺人啊……李希照心中憋屈,卻也只能憋屈著,沒法釋放,猜透了三家的意思,他更沒法大幹一場了,本來對方只是抱著占點小便宜的心思,但打瘋了,對方真的下狠心,那就難以控制了。

艹!他又狠狠罵了一聲。

「媽的,這次可能得吃個啞巴虧了!」李希照閉了閉眼,作出安排,說道:

「傳令下去,告訴各個據點的執事、管事們,就說,可以做有限度的抵抗,但如果對方人多,可以允許放棄地盤,保命撤退。」

……

Ps:求月票,求推薦票!

Ps:求收藏,求加書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三十四、無妄之災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