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王7公子!

八十七、王7公子!

太陽落山,天色漸漸暗了下來。

魏方剛剛接近自己的住處,還沒真正到達那裡,就聽到那邊傳來有陣陣慘叫聲、喝罵聲、嘲笑聲,十分喧囂。

「嗯?這聲音聽著耳熟,似乎是陸雷主和陸冬主聲音,怎麼回事?難道是正在挨打?有人上門,到我的院子里搗亂打人?」

當初,那位陸家家主也並不是只將陸雲主一人送到了北斗府,還有他的弟弟妹妹一起,分別是:

陸雷主。

陸冬主。

這般想著,魏方眼睛一眯,一個俯衝,整個人就開始狂奔,捲起煙塵,朝著自己的住處跑去。

然而,他也只是跑了百多米,就突兀停下,一個后躍,再次站定。

咚的一聲。

魏方原本的位置,一個巨大石塊從天而降落了下來,砸出了沉悶的響聲,砸的地面一陣顫動,濺起灰塵。

「啊哈!看看,看看,這是誰?

」這不是就是陸雲主嘛,咱可等你多時了。」

一個身材瘦小、臉色陰沉的灰袍男子從一顆大樹上跳了下來,手中拿著一根包漿厚重、顏色暗紅的粗大木棒,直接就向著魏方狂奔過來,臨近之時,木棒高高豎起,繼而狠狠劈下,砸向魏方的腦袋。

「嘿嘿嘿!」這男子瘋狂大笑:

「這裡有四個路口,卻只有我走運遇到了你陸雲主,只要將你狠狠打一頓,王七公子就會送我一顆鍛煉筋脈的靈丹妙藥。

「所以,對不住啦,雖然咱們無冤無仇。」

聽到這男子的話,魏方就已經能夠確定,剛剛聽到的慘叫聲,確實是來自於自己的弟弟妹妹,他們真的是在挨打。

那位陸家家主,只是想著將他們兄妹三人送到北斗府避難,卻沒有考慮更多的細節,這北斗府,同樣也有王家子弟!

記名弟子,在北斗府地位低下,真的只是記個名而已,甚至都不被北斗府視為真正的宗門門徒,平日哪怕有了爭鬥,受了傷,執法殿那邊也不會理會,除非巡邏遇到,才會管一管。

所以,陸家三兄妹,算是倒了霉。

剛剛來到北斗府沒多長時間,就被王家子弟盯上了,刻意針對,經常挨打,日子十分凄慘。

嗚嗚嗚。

粗大的木棒很有分量,又是被一位鍛煉過皮肉、已經是第二境的武者揮動,簡直化成了殘影,又快又沉,這種力道,若是打在普通人的腦門上,只有一個結果:

腦袋迸裂,直接死掉。

哪怕是原身陸雲主挨一下,也得重傷,會暫時失去抵抗的能力,會被更殘忍的毆打、羞辱。

但,現在不同了。

魏方几乎沒怎麼蓄力,完全憑藉條件反射,直接握緊拳頭,后發先至,一拳轟出。

啪!

完全憑藉境界碾壓,靠著強大的力量,魏方一拳就擊碎了木棒,木屑紛飛中,變拳為爪,身體略微前傾,一把抓住對方的脖子,將對方硬生生的提到了半空。

他五指用力,直接捏的著男子手臂亂舞,雙腿亂蹬,臉色漲紅,脖子發出咯咯咯的聲音,像是一隻缺氧的公雞。

這個瘦小男子都快窒息了。

砰!

魏方將這個傢伙一把摜到地上,沒等對方反應過來,快走兩步,抬起腳掌,狠狠地踩在了對方的半張臉上,將他半個腦袋鑲嵌到了土裡。

他伏下身子,又迅速抓起地上掉落的半截木棒,咚咚咚就乾淨利落的打了男子腦袋三棒,打的對方鮮血直流,

整個人都懵了,才慢條斯理的問道:

「誰在我院子里?」

瘦小男子喘著粗氣:

「是王七公子。」

魏方眼眸微轉,又問:

「只有王七來了,他兩個哥哥沒來?」

瘦小男子昏沉沉的點頭:

「是。」

這王七公子,正是陸家的對手,王家的子弟,平日經常欺負、毆打陸家兄妹三人。

當然,這王七公子只是一個小角色,和他一樣,也只是記名弟子,不值一提,真正難纏的,是他那兩位哥哥,王松、王柏,這二人都是外門弟子,算是北斗府正式的門徒,武功高、地位也高,陸家兄妹根本沒法抗衡。

這個時候,瘦小男子漸漸緩過勁來,哪怕被打的如此凄慘,竟然沒有服軟的意思,哇哇叫道:

「陸雲主,王七公子讓我打你,你居然還手了,居然敢打我?你知道嗎,你死定了,你的弟弟妹妹也死定了!

「我一定要將這件事告訴王七公子,讓他狠狠的懲罰予你,將你、你弟,你妹三人的骨頭全部打斷。」

他狠狠叫囂著,十分兇惡。

魏寧聽完這話,神情沒有絲毫波動,只是捏緊了那半截木棒,閃電般的打出了四下,打在了這男子的四肢位置。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四聲響動之後,這男子的四肢骨頭全都被他打斷。

魏方扔掉木棒,平靜說道:

「你似乎不是太聰明的樣子,難道不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都是我的手下敗將了,還不知求饒,這難道不是找死?

「看來,我得給你一點教訓,讓你知道以後,應該如何做人。」

「啊啊啊啊啊!」瘦小男子痛苦哀嚎起來,不敢再說狠話。

而且,他也反應過來,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這陸雲主的武功和他相差不大,但剛剛二人對抗,對方卻輕易將他打敗,那般信手隨意的出拳,就能這樣厲害,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陸雲主的武功,已經遠遠超過了他,這說明陸雲主已經突破了。

瘦小男子終於害怕了,開始服軟:

「陸公子饒命,我錯了,這可都是王七指使的,我也只是聽命行事,你也知道,他那兩位哥哥都是外門弟子,比記名弟子地位高,王七扯了虎皮,我卻是不得不聽從他的命令,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放過我……」

魏方不為所動,搖了搖頭:

」我還以為你的骨頭會有多硬呢。

「不過,能服軟求饒,這說明你還是能聽進我的一些道理的,雖然我並不打算饒過你。」

說完這句話,他一把捏住這瘦削男子的脖子,將其拎了起來,走向自己的院子。

……

……

此時此刻。

魏方的院子已經是一片狼藉,涼亭被推翻,花池一片渾濁,花園的草地上,陸雷主、陸冬主兩人滿身狼狽的靠在一起,衣服髒亂,鼻青臉腫,十分凄慘。

陸雷主護住妹妹,整個人瑟瑟發抖,卻還是鼓起勇氣,沖著王七大聲吼道:

「王七,你這次過分了,竟然敢衝進私人宅院,肆意毆打他人,看來是沒將北斗府的門規放在眼中,這件事情,我一定會上報執法堂,讓你狠狠被懲罰。」

「呵呵呵。」王七公子手中捏著一把扇子,輕輕展開,搖了搖頭,說道:

「不懂門規的不是我,是你啊。

「陸雷主,你就不想想,你和你身後這小賤人到底是什麼身份,是記名弟子!記名弟子知道嗎?竟然談什麼門規!

「門規,門規,那也得入門才會被門規約束、庇護,在北斗府,外門弟子、內門弟子、真傳弟子,這才是入了門的弟子,這才是正式弟子,才可以真正談門規。

「記名弟子,只是有資格在北斗府卷宗留個名而已,不是正式弟子,哪裡配與門規有交互?不配被門規管束與庇護,你隨便上報,我倒是想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執法弟子們,到底會不會管這件事情?」

唰的一下,王七公子將扇子一收,對左右說道:

「去,將這二人的腿打斷。

「這次也算他們兩個不幸,我本來是想過來收拾一下陸雲主的,讓他不要總是四處串聯,結交朋友,妄想對我王家不利。

「卻沒想到,陸雲主竟然不在家中,那就將這兩人的腿打斷,先給陸雲主一個警告。」

……

Ps:求推薦票,求月票!

Ps:求加書架,求收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開局:我有無數玄幻世界
上一章下一章

八十七、王7公子!

0%
目錄
共32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