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對不起,富岳

第67章 對不起,富岳

就在鶴間信為死了的宇智波頭疼的時候,活著的宇智波也因為自己選擇的路而頭疼。

「這群老鼠一樣的東西,就不會消停一下嗎!」

宇智波稻火隨手扔出一把苦無,精準的擦過兩個流浪忍者的喉嚨,煩躁的說著。

噗通,作為背景的兩個流浪忍者,無力的倒地。

自從離開木葉三天後,這樣前來送死的流浪忍者就一波接著一波,根本沒有盡頭。

最開始的時候,一群自覺懷才不遇,被村子拘束在警備部隊的宇智波還挺高興。

覺得終於有機會證明自己的實力,證明宇智波的強大。

到現在,他們已經用無數流浪忍者的鮮血和生命證明了自己和宇智波的強大。

但是,他們卻沒有一點兒開心的意思。

有的,只是越來越麻木,越來越疲倦。

到現在,只剩下煩躁。

「好了,稻火,別發牢騷了。」

「現在這樣,已經是因為旗木卡卡西替我們分擔了左邊的壓力。」

「你這樣做會被笑話的。」

「忍耐一下!等到了族裡的秘密基地,布置好結界和陷阱,情況應該會好轉。」

宇智波鐵火對著稍微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哥哥,然後和其他人一起往遷徙的大部隊走。

很快,大約六十來人組成的隊伍,出現在他們眼前。

除了四十幾個小孩子外,還有一些女人和老人。

這些人,再加上宇智波稻火這十幾個成年男性,就是現在宇智波的全部人口了。

不過,作為家主遺孀的宇智波美琴,少族長宇智波佐助,卻並沒有在象徵著領導地位的前方,又或者最安全的中間。

而是被安排,或者說排擠到了隊伍的最後面。

夜幕降臨,宇智波一行人在一處旅店住下,但沒休息多久,預警結界就發出尖銳的警報聲。

和衣而卧的宇智波成年男性,立馬跳了起來,在黑夜中展開獵殺。

但是——

「實力很不錯啊!」

「你們這群躲在老鼠後面的野狗,終於肯露面了?」

一個宇智波吐出豪火球,被敵人成功躲避后,發泄似得嘲諷著。

敵人卻保持沉默,游弋在他的左右,只是偶爾攻擊一下。

很快,作為首領的宇智波稻火發現了不對,連忙喊道:

「這是拖延時間!」

「他們的目標是後面的孩子!」

一群宇智波,扭頭一看,果然在一些不容易發現的死角,看到了查克拉的痕迹。

他們試圖後撤,但沉默的敵人立刻糾纏過來,阻止他們脫離戰鬥。

下一秒,爆炸聲響起。

嘭!嘭!嘭!

糾纏上來的敵人,面色頓時一變,而試圖撤退的宇智波臉上,卻一個個露出冷笑表情。

「你們這些傢伙,還真不把我們宇智波一族放在眼裡啊!」

「這種低劣的聲東擊西,以為我們會中計?」

「現在,給我去死吧!!」

借著敵人一愣神的功夫,宇智波稻火等人展開了瘋狂的殺戮。

只是一瞬,前來糾纏的敵人就被一掃而空。

「這下應該能消停幾天了吧!」

殺戮完成後,宇智波稻火看著正在檢查屍體的弟弟宇智波鐵火,帶著一點期待說道。

宇智波鐵火沒有回話,只是皺著眉頭,自顧自的說著。

「屍體上沒有任何能夠表明身份的痕迹,

敵人很小心。」

但就在兩人以為今晚的戰鬥已經結束的時候,忽然身後傳來一陣金屬交擊的聲音。

宇智波稻火瞬間變色。

「怎麼回事,難道有人突破了我們布置的起爆符陣?」

宇智波鐵火也連忙站了起來,往身後一看,眼睛不經意的瞥了一眼隊伍中的某個人。

「是美琴和佐助的房間。」

被他盯著的人頓時露出尷尬的表情,辯解道:

「這兩天太累了,布置起爆符陣的時候,難免大意。」

「我也不是故意的。」

周圍的其他人聽到這話,都沉默以對。

宇智波稻火和宇智波鐵火對視一眼,露出無奈之色。

宇智波滅族一夜,在場所有人都有親人,都有好友慘死。

在這些倖存者看來,造成這一切的,毫無疑問是村子和宇智波鼬。

如果不是宇智波鼬當著一群人的面發表了一通關於『弒親開眼』的言論,恐怕早就有人在遷怒下悄悄殺了宇智波美琴和宇智波佐助。

但就算因為宇智波鼬的發言,打消了遷怒。

可不代表他們對宇智波美琴、宇智波佐助這母子兩有什麼同情的心理。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他們精心布置守護美琴和佐助的起爆符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但是——

「起爆符陣是一體的,美琴那邊被突破,其他人照樣會受到威脅。」

「你這樣,和殺死大家有什麼區別!」

宇智波稻火不滿的指責著『大意』的宇智波。

對方則依舊保持沉默。

宇智波鐵火見此,連忙開口緩和氣氛。

「算了,稻火,大家的心裡想法你也知道,以後駐紮的時候,美琴和佐助那邊的起爆符陣我來負責就是了。」

「現在,還是先回去救人要緊。」

「畢竟,就算是再不喜歡,宇智波也輪不到被外人殺戮!」

聽到最後一句話,其他宇智波的臉色稍稍好了一些,跟著稻火一起,向會趕去。

……

另一邊,旅館。

宇智波佐助緊緊握著苦無,身子貼著旅館的房門,透過門縫觀察著外面的敵人。

敵人一步步逼近,讓宇智波佐助越來越緊張。

不是因為初次與敵人交戰而緊張,而是緊張自己不能擊敗敵人。

緊張自己再次失去親人!

失去自己的母親!

但就在這時,一聲輕微的『嘭』聲,在他背後響起。

佐助下意識的扭頭,他的媽媽解開了封印著他父親宇智波富岳屍體的捲軸。

「轉過身去好嗎,佐助!」

宇智波美琴感覺到自己兒子的目光,顫抖著說道。

佐助下意識的轉過頭,但沒一會兒,他又因為一種不祥的預感,悄悄的用眼角餘光往身後瞥了一眼。

月光下,一滴一滴鮮紅的血從宇智波美琴的臉頰滴落。

她的手,顫抖著在宇智波富岳的屍體上摸索,尋找眼睛的位置。

「對不起,富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在木葉肝經驗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我在木葉肝經驗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章 對不起,富岳

0%
目錄
共78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