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結束

事情結束

(⊙o⊙)哇這就很陰間了身上的眼睛是怎麼回事?楊間您現在是人是鬼?

紅色光芒一閃,瞬間從那漆黑的地方轉移了出去。接着紅光消失,我們便出現在廁所外面。

除此之外,還有一具屍體也跟着出來了,那就是沒有腦子的方鏡此刻他死的可是一點都不安寧

渾身上下抽搐著不說,褲子還是又濕又粘,

顯然是死亡以後。大小便失禁的結果,就這麼一句又臭又騷的屍體,不知道楊間把他帶過來幹什麼。

外面仍然漆黑一片呢,黑暗猶如實質一般凝結在我們眼前。這個樓梯上傳來了一大陣腳步聲,

顯然有不少人從樓上下來了是人是鬼不知道。

先點起一根鬼燭點起蠟燭,綠色的光芒驅散了黑暗,此刻蠟燭上並沒有出現任何加速燃燒的癥狀,也就來的人應該不是鬼。

幾秒鐘后,只見一大堆人從樓上樓梯下來,似乎在躲避什麼東西。

看見我們兩個手上持着蠟燭,頓時有些驚訝,這不是楊間嗎?你不是被方鏡給推進去了?隨後便就慘叫一聲,

尤其是隊伍里的女生,看見方鏡沒有腦袋的屍體,全都發出了這人心魄的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想想看幾四五個女性在你面前發尖著嗓子喊叫,彷彿要把恐懼全部喊出來那種氣勢

我拿出格洛克手槍,對着天上連開三槍,子彈射在牆壁之上,居然直接消失不見,就像入了水一樣。

所以人給我閉嘴,尤其是你們這些女人,

如果再吵,我就把子彈射到你們頭上讓你變得和那具屍體一樣

看見我拿槍他們瞬間全部都後退而去,到後面傳來的腳步聲又使他們不斷的向前,

一時間左右為難你好像說的啊,靠近我不會開槍。還有躲在我的燈光下面

所有人都躲在蠟燭當中,雖然光芒有限,但有我擋在前面,那個恐怖的東西也不可能越過燈光攻擊到他們

我的蠟燭突然增高一點,顯然後面有什麼東西在追着他。

只不過有蠟燭在,他就不敢靠近。

楊間你應該有逃出去的方法吧,既然能從這個黑暗空間離開,就能離開這裏。

我現在成了驅鬼者。楊間的聲音冷淡異常,我要感謝你,還是應該憎恨你?

隨便這個也不是我想。都是意外情況嗎?而且如果你不得到這個眼睛,我們也不可能從那裏逃脫出來。看來楊間這個人和這個拿槍的傢伙很熟啊,

在這個國家拿槍怎麼看也可能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警察。又或者恐怖分子之類的,他們更應該相信我是警察。

其餘的人看到是我們兩個,以後也通通圍了上來,但也來不及說別的

楊間把所有人推開,說道我要從屍體里找樣東西,你們等我找完以後就送你們離開。

這句話給所有人吃了定心丸,那些人本以為自己把他推進了廁所,以為了楊間會憎恨他們,

沒想到楊間這麼優秀果然是個好聖聖母。

現在實體上摸了半天,終於發現了在屍體的褲兜裏面有一張沾滿了穢物的皮

因為大小便失禁的原因,所以導致這個情況呢。楊間有些噁心,只見他拿從別的女生手裏借過衛生紙,

擦乾淨以後,才發現這一塊褐色的類似於一種皮質產品,上面褐看起來就像屍班他有兩個巴掌那麼大。

拿起那個皮質的東西,把它攤開上面寫着我叫方靜,當你看到這句話,

我已經死了,我現在通過一些手段。

在和以前的自己對話,沒錯,我就是未來的你必須要小心那個叫楊間的傢伙,

是他讓你走上了驅鬼者這一條路,也是他把你推入了深淵,你必須要在這個時候幹掉楊間,這樣你才能夠掌握未來。

希望你能成功以前的我。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羊皮紙上的字慢慢地又消失了,

變成了你好,我叫楊間在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死了,我是未來的你。幾乎是一模一樣。

除了透露了一點和上面不一樣的信息和任務以外。什麼也沒改變。

我一把接過他手中的羊皮紙,我倒是想想我拿到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楊間也沒有反對,他估計也想知道。因為這件事的原因,作為恐怖氣氛都消失了不少,

反而有些搞笑。哪怕用腳指頭也想,這個皮是有自己思想的,他的話說的對不對不知道,他肯定不能完全信。

方鏡就是個傻子真的會信,這哪來的一個東西就說自己是未來的你。簡直你媽扯淡。至少這句話是絕對錯誤的。

我自然也覺得好笑,沒想到來這一趟不僅碰到鬼,還碰到一個這麼個玩意兒。這個世界真是越來越瘋狂。

拿着這張紙的時候,上面的字跡果然也慢慢開始消散,只見一段話出現。

我叫李大牛,當你看到這句話的時候,

後面出現一長串的省略號,隨後便出現我不僅沒有死,我還嗨了起來。。。

後面全是省略號了

什麼鬼就這無所謂我將這個紙張也重新扔給了楊間此刻我倒不敢和楊間衝突,按道理這個紙張是我的戰利品,

畢竟方鏡是我乾的,但是他提前發現這個紙張的,

因此如果真的要掰扯的話,估計會有問題。但我現在不想和他衝突,

因為它是唯一有能力離開這裏的地方,一張來歷不明的紙根本不足以沒那麼高的價值。

其實他這人雖然看着這一幕很驚奇,但也沒有人敢去上前搶這個東西。我拿着手中的蠟燭有些奇怪,但他們還是說了,

後面有鬼跟着這個樓梯怎麼走也走不完,楊間你是怎麼從廁所里逃出來的?

好傢夥你們幾個知道楊連在那裏啊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樓上傳來了將腳步聲兒,這個腳步聲顯得有些僵硬而且詭異。

顯然不想活人,手中的蠟燭忽然之間又加快了燃燒速度。綠色火苗竄竄的往上冒,

不好有鬼在那裏。我想了想,趕緊躲起,

我看到後面走了,樓梯是不能去的,樓梯本來就走不下去了,也沒什麼用,想一想不如躲在旁邊教室也不行萬一和廁所一樣進去就出不來了呢?

楊間此刻只見它的頭頂上的眼睛慢慢地又稱了開來,瞬間一道紅光下來,

將張偉還有幾個學生全部裹了進去周圍一片紅色海洋向我湧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青灰色的影子從牆邊浮現,瞬間跳到了其中一個女生的手臂上面。

那個女生有一頭短髮,戴着眼鏡,身材凹凸有致,是個大美女。

時間很快,他來不及發出多少尖叫樓上的腳步聲音還在繼續

他每走一步,蠟燭速度就燃燒得飛快,這樣下去,估計連一分鐘都不到蠟燭就會被燃燒一空。

現在有兩個選擇,要不拿着蠟燭直接往後逃跑,把它們留下

我直接選擇前者,溜了溜了直接拿着蠟燭往後狂奔而去。

但是想了想又回來了,沒用啊,我即使拿着蠟燭逃跑了,

但是我又怎麼離開這裏呢?我不可能一直靠蠟燭活着點數也是有限的。

而且這裏不是還有楊間嗎?他可以利用他的眼睛直接帶人逃跑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貌似是能做到的。如果我現在逃跑,他帶人離開的話,

那我就徹底被困在教室里了。我可不認為他會冒着危險過來再救我一次。

我轉身砸挖擼多!

我離他並不是太選王珊珊只是在人群當中而已,並且因為被青色的東西拍在手上原因,

所有人都幾乎離他遠遠的。而我現在時停狀態一秒鐘的時間就可以跨過去在範圍后,一拳打飛那個傢伙就可以了。

其實不用時停音速足夠了我也只不過是安全青色的東西是個什麼?

都不知道保險一點也不錯一秒鐘時間直接跨過了他們,第二秒快要結束的時候,

才發現她手臂上青色的東西居然是一個嬰兒。

時停結束

世界毫不猶豫地打在了青色的嬰兒的臉上,瞬間一道尖嘯聲傳來,那個嬰兒像是被打痛了一樣,整個人倒飛進了牆裏

就在這個時候,楊間瞬間紅光一閃,在下一刻就出現在了。

操場當中除此之外,只有我和楊間兩個人

這就是你的眼睛的力量嗎?能把人瞬間移動?那你為什麼不直接移到外面去?還有那些人去哪裏了?

我可以把人移到外面去,剛才我已經把他們全部送到安全的地方。至於你的話,我覺得要額外收費。

哈???

還要錢啊這個無所謂只要不是獅子大開口

給我你的白骨燈我就送你離開拒絕能換一個哦比如然後拿出五根蠟燭,告訴他只要你送我出去

五跟蠟燭就是你的。你也看見了,這玩意對鬼有防禦效果。

雖然有用,但碰到鬼它的燃燒速度會非常快,因此在我看來不如你的白骨燈有用。

你在黑暗當中點了那麼長時間都沒什麼問題。

我此刻表現有些冷酷別說繼續獃著會發生什麼事,

即使你也無法完全使用鬼的力量的鬼如此可怕。

你都不怕呆在這裏太久,萬一那個鬼找過來,我們倆都死在這裏?

不用擔心,楊間你可以點你的蠟燭啊別告訴我,你要和我一起死在這裏。

閑話少說我就要你的燈為什麼我明明在那個時候后救過你的同學?

你就這麼跟我敲詐我的嗎?

但我還不是把你從危險的地方給傳送了嗎?我這個人是很講公平的。其實我也贊同你說過的話,人總得有點價值,

就像是在黑暗。在那個黑暗的地方,拿槍指着我的頭,讓我去替你探路一下,

我現在沒有任何想報復你的想法。畢竟你給我安全自然就要付出代價,

那麼現在輪到你了,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很公平你是正義的,那麼現在輪到你交保護費了,你為什麼就不肯?

我不能付款那個燈對我很重要,而且的話,現在它作用已經不大了,

那個燈已經你也應該注意到了,他從綠色光芒慢慢轉化成了藍色。最會發生什麼,

連我都不知道。你能不能換一個有價值的東西,

抱歉,我覺得最有價值的就是手中那個燈了,就算它改變顏色,我也可以自己慢慢去琢磨,

這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壞處,大不了就和你交易失敗,反正我也能隨時離開。

可惡幾秒以後楊間的身體就開始變成變成淡淡透明起來。

拿出一個手雷這個手雷散發着金色光芒,黑色的外表下。上面畫着一個鬼臉。

這個鬼臉看起來就像餓鬼一般,它的兩個眼睛冒着溜綠色的光芒。

防禦性手雷這玩意兒一旦使用以後,在兩秒鐘的引導時間結束后,就能形成一個能維持五分鐘時間限制的安全區域,

惡鬼不能靠近。這個東西應該足夠分量了吧?我從系統里找了半天,

也只找到了這個東西,這個東西畢竟和鬼燭是一個價格。那兩個人使用方式卻不一樣。

他不會因為惡鬼的數量或者靠近呃減少使用時間,而是固定的五分鐘不會改變。

唯一不同就是無法拿在手上隨意行走,只能暫時形成一個安全區域,

而且還有兩秒鐘的引導時間。呃,如果鬼想要攻擊你的話,那這兩秒鐘足夠殺了你了。

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同意,以他的思考量的應該很快就要發現

它的價值比起蠟燭也僅僅只是高了一點而已。他只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不會因為鬼而改變自己的持續時間,

但是兩個弱點也非常明顯,只能原地踏步而且還有引導時間。

但這是我唯一現在以自己點數能夠買的東西了。其他的商品像聖水耶和華的教典13顆該隱之刺

這些東西需要的點數都非常龐大,哪怕就是一瓶聖水,也需要13000點數。

我根本無法兌換今天此刻,楊間身體並沒有慢慢停下,下半身已經消失了。

我知道他這樣的原因就是為了逼迫我交出更多有限的道具。

像鈍刀割肉一樣慢慢在我邊刺激着我。一旦他消失,我將一個人留在這片黑暗當中

最後我嘆了口氣,說的那個燈我的確沒辦法交給你,但是的話,你也不想這樣空手離開吧,

我看你在這個情況下還用這種方式我想你也非常需要一些道具之類的東西

你剛成為驅鬼者不久,這些對你來說是很有用的,你這樣剛才的話只是想要迫使我把最好的給你,但很負責告訴你,

我不會給你的就算死你現在大可大笑着離開這裏,但你什麼也得不到,

但如果你帶我走的話,你雖然得不到最強的但這個蠟燭,還有這個手雷,

我完全可以送給你,怎麼樣?這對你來說也是個合適的買賣,雖然沒成為最高的利息但你也算是空手套白狼了

我拿起手雷和蠟燭在他面前晃着,是吧你別告訴我,你不想如果我死在這裏的話,

這些東西和你就毫無緣分了,你什麼也得不到,還浪費這麼多時間,

而且你使用力量也是有限制的吧?現在繼續使用你的力量對你身體很不舒服嗎?你也不想就這麼離開,我敢確定。

所以我覺得你一定會帶我離開下一刻,光芒一閃,我出現在了一個車水馬龍的街道,周圍還有其他七名學生正坐在花壇旁邊。

汽車涌動,不少人正在辛苦的上班。我這一點可以確信,我已經逃出來了。

大喘一口氣,終於壓抑的力量消失,一乾二淨

楊間此刻在一旁正冷漠的看着我,毫不猶豫地將五根紅色蠟燭和兩個手雷扔給他,這是我答應給你的東西,這也是我所有的存貨了。

不敢不給呀,萬一要是不給,對我來說沒任何好處,和他火拚啊,殺了他對我來說也沒什麼好處

而且他要是死了身體了,這鬼放出來的會怎麼樣?因為這件事我也經歷過

方鏡死了他的眼睛不就是我的了也沒消失兩個是不一樣的東西所以我肯定殺了他以後,他的眼睛仍然會從他身體里跳出來。

這個詭異的眼睛又沒有什麼作用,到時候出來以後該怎麼辦呢,

最主要的是我未必打得過他。眼睛太過詭異奇怪,不只能在時停當中移動

最主要的是它還能做到瞬移一或者別的什麼能力。反正看着很古怪。

如果我手中的東西以後,楊間冷漠地問着我,這些東西裝備都是從哪裏來的?你也和周正一樣是國際刑警嗎?

周正,是誰沒聽說過啊這些裝備的話,你為什麼要知道他們的來歷,拿給你用不就足夠了?

我只是有些好奇,連作為大昌市負責人刑警周正。這麼個官面上的人物,他都沒有這些裝備,你是如何裝備得了的?

我只是覺得有些害怕而已,外面這些裝備是從不良渠道購買的,那豈不是能坑死我

所以你最好說實話,否則我不會讓你離開。話說完以後,只見他瞬間出現在了我面前

淡定看着我,似乎不想讓我繼續前進了。

砸挖擼多!

周圍一片灰暗,我發現我前面的。楊間消失不見,此刻楊堅正在我身後30米開外的地方。

想走過去幾乎是不可能的。瞬間世界猛地轉身,

兩秒時間來得快去得也快。我淡定的繼續向前走去,絲毫沒有再管前面的楊間

從他身邊繞過去后,楊間什麼話也沒說。沉默地站在那裏。

走過一段距離,我說到楊間你應該會保守我的秘密的,對吧?你也不希望自己被查到,

至於這個東西的來歷,你就不用打聽了。他不是出自於官方

我轉身離開來到街邊,打了輛計程車然後消失在這條大街上面。

花壇上的其他同學眼睛都看呆了,這十幾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只見他們眼前那個楊間消失不見,接着紅光一閃,真正的楊間從30米外走了過來

只是他的身上貼著一塊塑膠炸彈,這個炸彈還在冒着紅色光

所以人臉色都是一驚張偉連忙走了過去,說道你怎麼躲在這裏?你是超人嗎?

不管了以後我你這條大腿我就綁定了,還有我一直有個秘密告現在我不裝了,

我就是個富二代。我爸是整個大城市建築工地。

排行第一的楊大腿,一定要我狠狠的抱你啊,只見張偉跪爬了下來,瞬間抱住陽間的腿。狠狠的蹭著

這一下瞬間周圍車面上不少人都看在這裏,奇怪地盯着楊間。此刻楊間只想把張偉一腳踢死算了,

太讓我社死了吧同時他也有些忌憚李大牛,剛才自己躲在30米開外,

已經是自己能力極限。那個男人,他自己的實力貌似也是瞬間移動之類的東西,但是有範圍限制,因為他每次攻擊,

即使殺死方鏡的時候,也得靠近對方才能做到,否則他為什麼要做無用功?

因此他躲非常遠,而且很謹慎,但沒想到卻沒有什麼用處在一瞬間的功夫,

甚至連眼睛都沒眨一下,那個紅色炸彈就出現在自己的胸口,現在唯一自己知道的,將張偉從自己腿上掰開,

這傢伙應該三四米是他的極限,如果真的能攻擊到,也不用什麼塑膠炸彈。

它可以直接在幹掉我,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我的能力之下,紅光裏面他也能發現我的準確位置。分析了一波以後,

他覺得繼續打下去對自己也不利,而自己胸口上的炸彈自己也不敢碰,

萬一要是碰了一下,他就炸了。散發着紅光的炸彈上面有個顯示屏,

就像計算器一樣,上面顯示着手動引爆,也就是說現在決定權在他手裏,

只要我敢動手,他一個引爆,我就會被炸成碎片,甚至用靈異力量轉移

這力量不僅可以把人轉移,甚至可以把物品轉移掉自己不敢因為不知道他還有什麼手段,

他既然能在紅光當中看到位置,那為什麼就不能在我轉移他以後瞬間察覺到了?

他能把炸彈扔我面前就能第二次,到那時候能怎麼辦?

而我卻發現不了他是怎麼把炸彈扔到我面前的。

也就是說只要我敢動手,下一刻就會引爆。所以高下立盤,他又不是個傻子,

反而他非常冷靜,自己無非也就想知道一些情報,沒必要和他來一次生死決鬥,

何況現在自己感覺並不好,獲得的眼睛就使用了好幾次力量

他都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開始火熱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神秘復甦里的替身使者
上一章下一章

事情結束

0%
目錄
共22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