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記憶覺醒

第五章 記憶覺醒

貓爺自然不會聽到王詡的牢騷,此時他正忙著別的事情,其實他本來是想留在事務所幫助王詡的,但是突發的情況讓他自己都應接不暇,他此時正在一幢高樓的天台和一位美女戰得滿身是血。.:這個是為了讓大家不要對剛才那句話產生不必要的誤解

「開膛手,很久沒有見面了啊,你好像變得更有男人味了哦。」

「啰嗦……小鬼才愛聽這個,我這種大叔喜歡聽的是『你一點兒都沒變』之類的。」貓爺說著點一支煙,血不停地從他的袖口流出來,但他似乎毫不在意,依舊一副睡眼惺忪地樣子,慵懶地吐著煙。

「不過你的身手好像大不如前了呢,酒色過度么?」稱貓爺為開膛手的美女又說道,她身似乎沒有任何傷痕,但是嘴角卻明顯溢出過鮮血。

「啊……那個,我倒是擔心你落到我手以後我真的會酒色過度。」他說色字的時候還特意加了重音……

美女把披散到腰際的長發用手中銳利的鋼針盤起,她的臉色比貓爺還要蒼白,也不知是因為受了內傷還是天生如此,「我今天已經沒有興趣再打下去了,開膛手,我還會來找你的,我要奪回本屬於我的東西。」

「切……真是任性的女人啊,都五年了,你還執著於『貓爺』這個稱號么,你不是已經得到了其他城市的最高稱號了嘛,我記得應該是叫『千風』,該不會是單純得想對我糾纏不清而找的借口?」貓爺知道對方如果下定決心逃跑他是斷然追不的,所以只能用他一貫的伎倆去激怒對方。

沒想到美女卻沉默了幾秒,然後眼神凝重地說道:「我只是不想輸給你,僅此而已。」說完便縱身一躍,從高樓的天台跳了下去,接著便真如化作千風一般消失在了空中。而貓爺隨即坐倒在地大口抽著煙。

「好像還是很在意那件事呢……本來我們其實也不是沒有可能…爺用他好像永遠睜不大的雙眼看著星空長吁短嘆。也不知過了多久他才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顯然他受傷不輕,走路顯得非常艱難。

他走到牆邊又靠牆坐了下來,然後打開手機,發現已經是凌晨兩點了,「也不知道那小子怎麼樣了,靈識目前似乎還沒消失,現在先簡單治療一下去幫他一把好了,如果那時他還活著的話……」心裡這樣想著,他打開了手機的里的一篇文檔,那文檔的標題居然是「遁甲天」。

遁甲天即華佗所撰《青囊》,分中下三冊,冊《人遁》,中冊《天遁》,下冊《地遁》,相傳此在三國時代已被燒毀,只有一兩頁殘頁中的醫術得以延續。

也有傳說遁甲天實已非人間醫術典籍,除了人遁是華佗所寫的醫術以外,其他兩冊並非華佗所撰,而是他自仙人處所得,有呼風喚雨,降妖伏魔的大神通,所以傳聞當時燒毀的只是《青囊》而非真正全本的遁甲天……

如今這寶物竟然被貓爺這個無良的大齡青年存在手機文檔里,如果華佗在天有眼,不知作何感想……

話分兩頭,此時的王詡已經是精疲力竭,疲於奔命。雖然憑藉他的宅男生物鐘,基本是通宵的老手了,但在這種神情高度緊張的逃亡中,疲勞程度和網不可同日而語。

兩個小時前王詡還氣勢洶洶地要屠神滅魔,結果他發現這世的事情實際操作起來果然是和他的理想差了不少。首先,那匕首的確可以砍到鬼,但那畢竟是匕首,不是大砍刀,一刀劃下去,很好,很強大,留下一道傷痕,然後這鬼叫喚兩聲好像就沒事了,接著身邊前赴後繼地來幾十個……王詡還是得逃跑。

他拼盡全力殺出一條血路,當然這些還是他自己的血……都是被抓咬而傷的。也許又有人要問了,王詡這一天下來兩次摔車,現在又被鬼追殺,到底流了多少血?他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其實也沒有多少,估計比一次無償獻血的量多那麼一點,但肯定不致死,而且他這種沒有女的宅男一般氣血過剩,因此流點血還可以降些虛火。

也許王詡自己還沒注意到,他已經比一般人強出太多了,如果毫無靈識的人遇到這種情況可能光嚇就嚇死無數回了,那種恐懼的感覺並不是因為這個人有多膽小,而是沒有靈識的人遇到鬼彷彿是沒穿衣服站在雪地里一樣沒有任何保護,精神和大腦都會被鬼魂製造幻象所控制,稍微強些的也許可以抵抗,但被靈接觸到身體以後就無法動彈,喉嚨也發不出聲音只能任人宰割。

王詡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他此刻已經是慌不擇路,顯然他又進入了某種鬼打牆的狀態中,而且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解除的方法,他在一條條無人的街奔跑,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不在市這座城市裡了,周圍的建築里連燈光都沒有,只有一盞盞昏暗的路燈還在發揮作用。而他根本不能停下來休息,每轉過一個街角都可能有張恐怖片里才會出現臉湊來,一邊鬼叫著一邊對他進行襲擊。

王詡越跑越火大,為什麼這些鬼魂可以碰到他的身體,但他卻不能主動攻擊到對方,而只能靠著物品的保護逃跑。為什麼只能暫時殺傷這些靈體,但無法徹底將其消滅,他想知道的事情實在太多,但這種時刻胡思亂想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因此王詡的心情越發得煩躁起來,此時要是有什麼東西把他瘋子般的報復欲激起肯定會被他碎屍萬段。

偏偏那怪臉女鬼不識好歹,在這時出現在了王詡面前,而且她背後的馬路居然站滿了鬼魂,幾乎是站的密不透風,根本不可能通過,王詡想回頭再跑,卻發現後面的追兵也不比前面少,當真是把他逼到了絕路。

「老子跟你同歸於盡!」王詡喊叫著,此刻他已經陷入了瘋狂之中,右手持匕首,左手掄著竹卷呈雙揮之勢朝那女鬼沖了去,「衝鋒」「斷筋」「血性狂暴」「致死打擊」此時的王詡用出了某網游中戰士的經典起手套路,當然那是他自己認為,在旁人看來也只不過是一套王八拳而已。

王詡瞬間就被淹沒在了鬼潮之中,匕首已經掉在了地,竹卷似乎也失去了作用,應該是他的神經已經到了極限,就像是一根繃緊的弦突然就斷了,王詡躺在地被百鬼所咬,對身傳來的痛楚也漸漸麻痹,此時他想的是就這樣死了也許也是種解脫,這世本就沒有什麼他好留戀的東西,然後就閉了眼……

突然間漆黑的大街一道白色光芒衝天而起,鬼潮中靠近王詡身體的鬼魂瞬間如氣化般消失,王詡站了起來,「伏魔篇」完全展開,這展開的竹卷似乎超越了物理的定律,如同鎖鏈般出奇的長,懸浮在王詡的周身空,還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王詡在生死一線的時刻想起了很多事,他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那時的自己有一雙和別人不同的眼睛,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但是他從未告訴過別人,甚至自從懂事以後就不停地否定自己。那時他沉默寡言,眼中總有模糊的紅光,別人總覺得這個孩子性格怪癖,因此同學老師都敬而遠之,他連個朋都沒有。

直到他父母的先後去世,他看到了他的母親,父親,看到他們還陪著自己,而沒有去另一個世界。一個月以後他發現父母其實都很痛苦,他們並不是不想離去,而是被束縛在自己身邊,他明白了,他有著很強大的力量,不僅可以看到,甚至可以主宰別人的靈魂,於是他對自己的靈魂使用了這種力量,他忘記了有關靈的一切,對自己進行了催眠和封印,變成了一個無神論者。而現在,他的眼中又一次出現了那種模糊的紅色,如同鮮血在眼眶裡打轉。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記憶覺醒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