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決戰將至

第三十章 決戰將至

(提供文字章節)已經是冬季了用古塵的話來說這天氣已經漸漸變得和世道人心一樣的冷。書.書.網

「你約我出來到底有什麼事?」水映遙對古塵說話的口氣還是不那麼友善。

古塵還是那樣一臉睡意:「約會。」

「我要回去了。」

「啊……那個……我開玩笑的……其實是想找你出來一起調查。」

「你這幾天難道不用準備最後的決賽嗎?」

「你會來看嗎?」

「我沒有興趣。」

「哦這樣啊……那我就更沒有理由做什麼準備了。」

水映遙也不想在這問題上和他多糾纏「先去哪兒?你有什麼線索?」

「我聽說附近有家店的川菜不錯……」

「我要回去了。」

「啊……那什麼你師父生前的住處先帶我去看看吧……」

「哼……開車黑貓酒吧。」

…………

古塵從側面的消防樓梯來到了黑貓酒吧的二樓門上貼著張已經有些泛黃的福字他從水映遙手中接過鑰匙推門而入。書.書.網

這是他第一次走進這間屋子凌亂的辦公室皮革褪色的沙破舊的電視辦公桌上堆積著紙張桌面上有許多被煙頭燙出的痕迹未洗凈的杯子里還留著咖啡漬。

「這裡的東西一直沒人動過?」古塵問道。

水映遙若有所思地看著這房間無數回憶湧上心頭似乎根本沒聽見古塵的問題只是站在那裡一言不。

一般來說往往是古塵無視別人別人無視他的情況還是甚少生的按照他的性格肯定不會放過無視他的人。

但這次他只是看著水映遙也不打斷她的思緒而是靜靜地觀察她那雙明亮的眼睛那眉宇間淡淡的憂傷那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還有動人的容顏古塵似是看得痴了不過他痴不痴臉上都是那渾渾噩噩的表情別人也看不出來……

「你又在看什麼!」水映遙回過神來又現古塵那樣看著她禁不住提高了嗓門問道。

「你又那麼激動幹什麼……」

「我……」她一時語塞自己也覺得有點反應過度$$..com乾脆轉移話題:「你剛才問我什麼?」

「我懶得重複一次你慢慢回憶回憶。」

「你!」

古塵微笑著轉身自顧自地四處查看了起來水映遙也不知為什麼看到他的笑容就渾身不自在那笑容彷彿在說:你心裡想些什麼我全都知道。書.書.網

片刻過後古塵突然又問道:「能不能說些關於你的事情?」

「我的事情?你到底……」

古塵知道她要說什麼直接打斷道:「你是你師父一手帶大的我想從側面了解一下他這個人。」

水映遙想了想說道:「我和我的弟弟雲孤本是水家的最後一代傳人我們這個家族和其他大家族不同人非常少所以到了我們這代只剩下我和弟弟了十多年前我們的父母神秘失蹤宋帝王余安爺爺收留了我們弟弟天資過人余安爺爺破例收其為徒而我則跟了當時的閻羅王傅定安也就是師父。」

「他以前是十殿閻王?」

「沒錯不過現在的閻羅王已經是我弟弟了也可以說是師父有意為之師父他為人謙和與世無爭只想做個最平凡的狩鬼者保護那些無辜的人。」

「那麼你小時候的日子是怎麼過的?不會和你師父一起住在這破地方吧?」

「我從小都是住在學校里的師父一直花錢供我讀最好的學校我平時有空就回來跟他學習我想等到完成了翔翼的學業就回來繼承師父的衣缽幫他擔負起貓爺這個稱號沒想到……」

古塵點上一支煙猛吸了一口:「不妙……相當不妙……」

「你說什麼?」水映遙正沉浸在哀傷的回憶中古塵突然來了這麼一個評價讓她心頭又是無名火起。

此刻古塵腦子裡可沒有那麼多的多愁善感他所得出的只有一些列的推論:先傅定安這傢伙很強可能比呂平還有黃悠都強而且死了已經有一段時間鬼魂狀態的完全靈體合一應該已經完成加上這傢伙生前「為人謙和與世無爭只想保護那些無辜的人」那他被殺以後的怨氣完全可以想象出來……

這樣一個鬼簡直是一個無論從精神上還是從戰鬥實力上都不可動搖難以戰勝的強存在最可怕的是現在還完全不知道他的報復會以何種形式到來古塵已經想象著整座城市正面臨著隨時可能到來的滅頂之災。

…………

「本年度新人評估最後五強的總決賽馬上就要開始了先非常感謝各位遠道而來……」孫朗的長篇大論開始了這段話的前半段無非就是謝謝ccTV,mTV之類的……然後把今年來參賽的所有新人全都誇一遍這些都不是重點眾人關注的都是今年的獎品是什麼還有最後的榮耀究竟會落到誰的頭上當然這也關係到外圍的賭注……

這次決賽的場地是在郊區一個廢棄的廠房裡這裡以前是造船廠地方大得驚人就是有一枚導彈在當中爆炸也不會對遠處的觀眾有太大影響。

古塵在人群里找了兩圈水映遙果然沒來看他的比賽雖然是意料之中但這也讓他心情莫名不爽起來所以他已經在計劃找個倒霉蛋來泄一下鬱悶的情緒了。

就在這時呂平這個不識時務的傢伙湊過來問道:「你今天一整天都跑哪兒去了?也不回電話我還想最後特訓你一下呢。」

古塵用他的死魚眼瞪著呂平從嘴裡擠出兩個字:「泡妞。」

呂平一聽就來了興趣:「哦?誰?難道是水映遙?怎麼樣?關係進展到哪一步了?是牽手親嘴還是已經……」

古塵又擠出兩個字:「悲劇。」

「哈哈哈!你小子不是說她其實挺喜歡你的嗎?果然是自作多情了吧?」

「反正情報收集已經做得差不多了私人上的事情也無所謂了看她的樣子有點像真的挺討厭我的……唉……算了從她和傅定安的師徒感情來看我和她早晚有一天要翻臉。」

呂平拍拍他的肩膀:「你也別想太多船到橋頭自然直先把這比賽贏了再說。」

「把你的爪子拿開……」

「你說什麼!」

「看你還能那麼開心地聊天我真的很高興。」段飛不知何時走到古塵身邊他把玩著手中的小刀非常認真地說道:「如果說這次比賽里有哪個人是可以與我一戰的也只有你了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古塵的表情依舊頹廢:「啊?你小子是不是咳嗽藥水嗑多了?敢在我面前放這等厥詞你信不信我一巴掌就呼死你……」

段飛對他這種沒品的回答實在是不知說什麼好只能冷哼一聲離開了。而此時孫朗也說道了關鍵之處大家的注意力被吸引過去只見他拿著手上的一把鐵傘說道:「這便是此次的獎品多年前五台山的一位長老贈予老夫的法器:百邪不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章 決戰將至

2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