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結束與開始

第六章 結束與開始

周圍的鬼魂四處逃散著,彷彿王詡就是這世間的活閻王,隨時可以讓他們魂飛魄散。k.

灰色的魂,如同混沌般暗淡,灰色的發,就如這個人的心一樣散亂,紅色的眼,凝視這世一切的生靈。此時此刻,王詡似乎被小時候的另一個自我靈魂附體,要知道「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這種狀態是無敵的!

他冷酷地望著面前的百鬼,只是單手一揮,就有一片鬼魂化為灰飛,他嘴角冷笑,收割著這些靈魂,讓他們全都魂飛魄散。他絲毫不知道自己現在做的事情有多麼可怕,即使貓爺也不敢在短時間之內消滅那麼多的靈魂,這樣做會破壞某種天地間的平衡而引發不可想象的後果。

而此時的王詡發現鬼谷子留下的伏魔篇他居然能夠看懂了,並不是能夠閱讀而已,而是完全可以理解裡面的意思,面記錄的內容另他嘆為觀止,他已經顧不得身處何地,而是拚命吸收著伏魔篇當中記錄的知識。

而他沒有注意到,隨著伏魔篇圍繞在他的周圍,他眼中的紅色逐漸消失了,他漸漸又變成了那個宅男王詡……

突然他覺得身體一沉,這種感覺……又有什麼在靠近!一頭如汽車大小的怪物自旁邊的建築物中突然撲出,直取那怪臉女鬼,那女鬼大驚失色,想要跑確是怎麼都來不及了,只見那異獸一爪就在路留下一個深半米的陷坑,把那女鬼死死按在掌下,撕扯著吃了下去,任那女鬼的叫聲如何凄厲,完全沒有絲毫憐憫。

山海經記載,猙:獸,其狀如赤豹,五尾一角,其音如擊石。

還未等王詡反應過來,讓他大吃苦頭的女鬼已經成了那異獸的腹中之食,而那頭猙獸似乎意猶未盡,又囫圇吞棗般吃了幾隻附近的鬼魂,接著轉頭朝著王詡的方向逼近了過來。

王詡卻用一種看白痴的眼神看著那猙獸,冷笑一聲:「你這是自尋死路!」然後左手在虛空中一握,掉在地的匕首居然就回到了他的手中,他口中念道:「天地無極!乾坤借法!」那匕首陡然光芒大盛,王詡手指訣一點,就朝猙獸飛了過去,就如古人操控飛劍一般隨心所欲。

接著讓人不可置信的事情發生了,那匕首飛到猙獸面前……被一口吞了……

「恩……我說……大哥,那個,能不能,還給我……」他一擊嘗試未果,瞬間被打回原形,剛才的高人形象蕩然無存,竹卷也恢復了本來樣子掉到了地。

這次換做那猙獸把王詡當做白痴來看了,它幾乎只一瞬就躍到了王詡面前,一爪就把他拍飛十幾米撞在了路邊的大巴,擋風玻璃被撞得粉碎,王詡直接就穿過玻璃摔在了駕駛座位。五臟六腑好像被翻了過來,這次骨頭是肯定斷了,而且疼得不知道斷了幾根,好像全身都碎了一樣。

王詡此時只想快點昏過去,然後醒來發現這都是一場夢,可惜那猙獸沉重的腳步越逼越近,每一步都好像踩在他的心臟面。他強忍全身的劇痛打開了車門,幾乎是滾下了車,剛剛摔到馬路,剛才所坐的駕駛席已經被你猙獸一爪給拍扁了,而且是自車頂一爪壓下,整個大巴的前面已經面目全非,朝著一邊凹了進去。

王詡的手腳都已經不能動了,他只能像只蟲子一樣在地爬行著,哪怕是遠離那猙獸一寸,自己生還的可能性就越大,已經拼到了這一步一定要活下去!

而猙獸也發現了他,一個凌空飛躍就撲到了他的身前,它張開血盆大口要享用這頓美餐,此時一個聲音卻阻止了它:「小猙,等等。」

接著一個帶著鴨舌帽的小男孩兒從黑暗中走了出來,他打量著地的王詡,然後轉頭說道:「小猙著那猙獸居然溫順地俯下身來讓他騎了去。

王詡看得是無名火起:「喂,你有沒有搞錯!你養條狗那麼大!還不栓緊,放出來到處咬人?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家長!」

當然王詡這一通廢話除了在對方心中降低自己的智商以外沒什麼作用,那小男孩兒回過頭來又看了他一眼,然後長嘆了一口氣,那樣子就像是父母在看一個不爭氣的孩子:「你們這個城市的狩鬼者真是奇怪,戰力時有時無,還用對付靈體的招數來攻擊我的小猙,而且……你還一身的邪氣……」說到這句的時候,他帽檐下的雙眼殺意又起。

「呵呵,倒不是每個人都像他那樣的,他算是特殊情況。」貓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一旁,那小男孩兒的身形明顯一僵,他沒有發現有人靠近,顯然此人實力非同凡響。

「你就是這個城市的『貓爺』?」小男孩兒的聲音明顯帶有了敵意,貓爺並沒有回答他,只是點一支煙笑了笑,然後背起了王詡,緩緩地離開了他的視線。

「哼……裝模作樣,反正我也只是路過,沒必要管太多。」小男孩兒拍了拍猙獸,後者朝著貓爺離去的方向低吼了一聲,然後載著小男孩兒跑進了黑暗……

王詡這漫長的一天就這樣結束了,這是他進入狩鬼者世界的第一天,也是他之後悲慘生活的開始,要是他知道自己醒來以後要從事的工作,估計他會選擇長眠不起。許多人的命運在這一天開始不同,許多本不相識的人在這一天有了交集,許多故事都要從這一天開始說起……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章 結束與開始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