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緣盡

第四十一章 緣盡

分散在城市四方的四人正在高速往傅定安的所在地移動,即使在非常遠的距離,他們也感覺到了那裡驚天的靈力波動。

市其他的狩鬼者也逐漸往那裡聚集,想要查明這可怕的力量究竟是什麼。

…………

文森特和伍迪還是未動,因為古塵依然沒有斷氣,這兩個傢伙看來是準備圍觀到底了。

傅定安卻是不急,他走到牆邊,把古塵從裡面扯了出來,順手往地一扔,「你不必害怕,你只是第一個而已,很快,這城市所有的人都會陪你路的。」

地的古塵已是出氣多進氣少了,但他沒有昏迷,依舊艱難地睜著眼睛瞪著傅定安。

傅定安走到了他的身旁舉起了沙漏,只要這一擊落下,古塵的頭鐵定是被砸成一堆碎肉,那便是真的死透了。

可是,傅定安卻沒有注意到,就在他說話的這幾十秒內,古塵的呼吸逐漸變得均勻,他內臟受到的傷害正在飛速復原,這短暫的緩衝,已經給了古塵充分的恢復時間。

黃色的光芒劃過,混凝土的地面被砸得粉碎,赫然出現一個大坑,但古塵並不在裡面,他出現在了傅定安的身側,眼中閃爍著暴戾的光芒,雙手的八支手術刀紅芒激增,變得如短劍那樣長。

他身微曲,低吼一聲,身形再次消失,紅光一閃之間,他已到了傅定安的另一側,攻擊就在這剎那完成。

「嘿嘿嘿……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金剛狼啊,久仰久仰。」伍迪怪笑著在一邊吐槽,不過古塵此刻可沒有餘力去理他。

傅定安不知道金剛狼是誰,他只知道自己把一個人想簡單了:「原來如此,高速恢復的法術,直接傷人臟腑的武器,還有剛才的……冥動,你能贏新人評估也是情理之中。」

他這應該算是誇了古塵兩句,不過接下來他話鋒一轉,意思立刻就成了自吹自擂:「但是,你依然遠不是我的對手!」

傅定安在說話間,嘴角已經溢出了鮮血,顯然內臟已經受創,但他依然自信如故,他的自信是有依據的,那就是……

…………

當水映遙趕到的時候,已經有眾多狩鬼者倒下了,幾乎都是被一擊致命。

她看到了傅定安,這個昔日的恩師,父親,早已應該逝去的親人。

此刻,她似乎應該百感交集,應該潸然淚下,但她沒有,她尋找著什麼,是古塵,古塵在哪裡?他還活著嗎?眼前的一切都不重要,在這一刻,她最擔心的只有那個睡眼惺忪的傢伙。

「別擔心,他還沒死,只是太快了,你看不見。」

說這話的人竟是文森特,他只是閉著眼睛靠牆而立,卻似乎知道一切,掌握著一切。

「我的傻徒弟啊……你遇了一個比你更傻的小子……我也算是放心了……」傅定安站在那裡仰頭說道,他好像釋然了,臉帶著淡淡的微笑,語氣中透出的只有平靜,他的沙漏落在地,光芒變得暗淡,裡面的沙子也已經停止了流動。

「師父……」水映遙走前,好像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該說什麼。

但她不必說了,因為傅定安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音了,即使是那一聲遲來的道別……

手術刀的紅芒劃過了傅定安的脖子,幾乎就在人頭落地的同時,傅定安的身體和頭顱一起逐漸化作靈子消失在空氣中。

古塵出現了,他手術刀的血仍未冷,但他的眼神卻冷酷無比。

「你……為什麼……」水映遙哭了,她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出來,她從未哭得如此傷心,即使是父母失蹤,即使是得知師父的死訊,她都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堅強,但此刻,她的心卻是這般的痛楚。

在那一刻,水映遙心中有了一種感覺,就像是一種預感,即將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卻又無力去挽回的預感。

直到後來,她終於明白了,這天,她之所以流淚並不是因為失去了師父,而是因為失去了古塵……

「為什麼?簡直是廢話。」古塵的語氣充滿不屑和冷淡,他從未這樣對著水映遙說話。

他點煙:「傅定安是冤魂,我是狩鬼者,你還需要更多理由嗎?」

「可是……可是……」水映遙漸漸泣不成聲。

「可是什麼?可是他是你的師父嗎?真是天真的女人,既然你已經蠢到這種地步,就讓我再告訴你一些不知道的事情好了。」古塵頓了一下,嘴角泛起冷笑:「其實我早就查出了傅定安的死因,之所以不告訴你,就是為了不讓你礙手礙腳,另一方面,通過接近你,博取你的信任和好感,這樣我就能更多掌握傅定安的弱點,而我殺他的時候,他也會因為我和你的關係手下留情。

果然有你這樣的笨徒弟,師父本人也不怎麼樣,你也看到了,這個蠢貨到死的時候都沒明白,還說什麼放心了……可笑,哈哈哈!真是可笑之極!」

水映遙跪坐在地抽泣著,古塵的話像刀鋒一樣,每一句都剮在她的心。

她低聲帶著哭腔重複地念著:「別說了……別說了……」

古塵卻根本不予理會,接著說道:「你不是曾經說過要繼承師父的衣缽成為市的貓爺嗎?可惜已經不可能了,因為解決了傅定安事件,還有贏得了新人評估的第一名,我馬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成為這座城市的最高負責人——貓爺。」他說著一腳踢開地的一具屍體:「還有這些躺在地的廢物們,竟企圖來搶我的功勞,簡直是找死。」

水映遙停止了哭泣,她用袖口拭去了臉的淚水,站了起來,聲音略顯沙啞道:「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在場還有意識的人也只有文森特和伍迪了,顯然是在問他們,文森特閉口不言,於是伍迪笑道:「嘿嘿嘿……在二戰的時候,我們把這叫做軍火力……」這個回答的意思很明顯了,人都是他殺的,但是你沒有證據,古塵完全可以把罪名都推到傅定安身,最後功勞都歸自己。

水映遙伸手到腦後,摘下了盤在頭髮中的一支鋼針,她的長發披散到了腰際,從她身後看,這青絲如鏡,完全可以去代言個把洗髮水廣告,不過這事兒暫且不表,她的武器已出,看來是準備動手了。

「怎麼?你師父變鬼都輸了,你還想來送死嗎?」

水映遙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說道:「我本來以為,遇到了一個值得去愛的人,但是我錯了……如果今天我輸給了你,我會離開這座城市,對今天的事閉口不談,你可以如願以償,但如果我贏了,我決不允許你這種人來玷污我師父生前最後的稱號——貓爺。」

…………

這一天,古塵贏了,從此他不再是開膛手古塵,而是貓爺,但他其實沒有贏得任何東西,反而失去了太多,犧牲了太多。

當我們把時間的沙漏倒過來,也許,可以看到已經逝去的真相。

二十分鐘前……

傅定安又擊中了古塵,即使在冥動中,古塵依然無法躲開這攻擊,這究竟是怎樣的速度,為什麼他可以做到這樣的事情?

這些問題困擾著古塵,但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因為不斷地修補身體,他殘存的靈力已經不多了,離油盡燈枯已是不遠。

終於,戰局出現了轉機,一個狩鬼者闖入了,可惜這位仁兄剛剛亮相,還未通報個名號,就被沙漏砸碎了腦袋。

傅定安站在他的屍體,甩乾淨沙漏的血跡:「現在的狩鬼者,的確是一代不如一代,這個人的靈識竟然比你還差,連躲開要害都做不到。」

古塵喘息著站起,額前被汗濕的頭髮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用近乎冷酷的語氣問了傅定安一個問題:「你有覺悟了嗎?」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緣盡

2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