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鴻門宴

第二章 鴻門宴

這天過得很快,王詡和貓爺是下午三點下的飛機,找酒店,安排行李,馬不停蹄地這麼忙著,很快就天黑了。。即便有寧楓和刑午陽開車送他們,兩人還是累得半死。

威廉直接被他們扔在了酒店負責去付各種賬單,途中刑午陽也問了他們那個威廉究竟是怎麼回事,兩人就閃爍其詞地解釋說是個一般朋,於是就把刑午陽給糊弄過去了。而寧楓心裡清楚的很,這兩位乾的勾當不是綁架就是勒索,反正絕不是什麼好事……

當晚七點,兩人終於來到了寧家的門口,眼前的豪宅只能用一句話形容:看不懂。

因為引入他們眼帘的這已經不是一棟屋子了,而是整座山。

「這裡全都算是你們家?」王詡問道。

寧楓理所當然道:「對啊,怎麼了?」

對王詡這種曾經以宅男為人生目標的人來說,很難想象僅僅一家子為何要住那麼大的地方,這有山有水,豪宅林立,風景如畫,設施齊全,說是個度假村他倒是相信。

貓爺倒顯得不以為意,寧家本來就是干房地產這行的,在蘇州的根基牢固得很,要追溯這個豪門的歷史可以一直查到幾百年前,考慮到他們家還有許多親戚,以及管家,傭人等等,這樣的陣仗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

沿著車道而行,兩人算是見識了一把什麼叫財大氣粗,周圍全是經典的歐式別墅,時不時又冒出一幢純中式的古典建築,讓人有一種時空的錯亂感,而這些豪宅和周圍秀麗的山水搭配起來絲毫沒有不協調感,反而讓人覺得別有一番風味。

正在王詡和貓爺滿腦子想象著今晚的接風宴會是如何的大餐時,寧家的家主,也就是寧楓的父親寧天德,已經擺下了鴻門宴等待著他們的到來。

要說他準備在這頓飯時幹些什麼,沒有人知道,反正是不懷好意的,當然了,下毒放瀉藥之類的事情他是不屑於去乾的,應該也就是藉機立威,出出王詡和貓爺的丑這種事情了。

之所以要這麼干,也絕對是有原因的。

首先,寧家在蘇州的狩鬼界向來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歷代都是人才輩出,同道見了寧家的人,多少也要給些面子。而城市的最高負責人「千風」的稱號,一般也是由寧家的人來擔當,說到這裡,問題就浮出水面了。

水映遙是何許人也?那個神秘的水家早在多年前已經家道中落,雖說近幾年出了水雲孤這個超級天才,但也實在是人丁單薄,看樣子很難再有東山再起的一天了,而水映遙本來在市待得好好的,傅定安死後所有人都以為她要接任「貓爺」的位置了,誰知到突然就殺到了蘇州,還大出風頭,正巧前任千風還在這個當口殉職了,水映遙憑藉著如日中天的實力和功績順理成章地接任了這個位置,前些日子竟還當了新的楚江王。

這一系列的事無疑讓寧家的頭的光環暗淡了不少,那麼這些該怪誰呢?答案呼之欲出——貓爺。

關於貓爺和水映遙的那檔子事兒,在狩鬼界也有著好幾個版本的流言,流傳最廣的版本是始亂終棄版,廣大的人民群眾對這種相對八卦的解釋還是十分喜聞樂見的。

而被認定為公認的官方版本傳言還是和傅定安的事件有關,似乎是因為貓爺這人事情做得不夠仗義,導致水映遙憤然離去。

反正知道真相的只有那幾個人,其他人也都是雲里霧裡地瞎猜,但這兩人理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是肯定的。

總之,水映遙來蘇州搶寧家的飯碗,貓爺要負主要責任。

還有另一件事,就是六年前那次新人評估了,段飛作為寧家年輕一代中最傑出的狩鬼者,以遠超同齡人的驚人實力去參賽,結果呢,遇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開膛手古塵,最後還一敗塗地,反而成就了他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讓寧天德對貓爺這個同行產生了非常不滿的情緒,作為家主,他肩有擔子,思想有包袱,心裡有壓力,適當發泄一下不爽的情緒是很有必要的,於是……鴻門宴。

當王詡和貓爺走進那棟如城堡一般壯麗的主屋時,眼前富麗堂皇的盛大場面著實讓他們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香檳樹就擺在整個大廳的中間,已經有不少蘇州的狩鬼界同仁到場,基本都是西裝領帶,正裝出席,寧楓好像不是很喜歡這種人多的場合,或許也因為她心裡清楚自己父親打的是什麼算盤,所以很快就道別離開了。

引見王詡和貓爺的工作就由刑午陽來完成,兩人並不十分客氣地和寧天德打了招呼,這位五十齣頭,形象偉岸,彬彬有禮的家主,在他們面前,似乎面子還不夠大。

寧天德也萬萬沒有想到這兩人竟然是如此的囂張,自己雖算不德高望重,好歹也是很有輩分的,居然完全沒有被他們放在眼裡,看來今天不教訓教訓他們是不行了。

按照計劃,第一步是就這兩位的著裝來作文章,其實寧天德把晚宴搞得那麼隆重,又特意讓來的賓客穿正裝,就是想要讓王詡和貓爺顯得顯眼一些。

從機場馬不停蹄忙完過來的兩人肯定是沒功夫換正裝的,所以肯定會中招,但是,寧天德忽略了一點,他們兩個不管幹什麼,都會很顯眼……

這兩個穿得十分「休閑」的傢伙打完招呼以後就心急火燎地直撲向餐桌,香檳當作漱口水,龍蝦視為口香糖。

其實他們不是有意要對這位家主不敬,他們只是一進這屋子心就飛到吃面去了,他們的內心還是非常感謝這位請客白吃白喝的老寧的……

這兩人就這麼狼吞虎咽,完全不顧及形象,想要不引起注意都難,看他們如此奔放,其他狩鬼者反而覺得自己的行為太過斯文了,本來嘛,大家平日里就是打打殺殺的,還裝什麼流社會啊?

於是,著裝問題完全就構不成問題,王詡和貓爺肆無忌憚的行為完全把這種小事情掩蓋了過去了……

寧天德嘴角了兩下,決定實施計劃的第二步……

勺子敲擊酒杯的叮叮聲響起,吸引了眾人的視線,寧天德站在大廳的中間道:「各位,非常感謝今天光臨寒舍……」

客套話就那麼幾句,但你還是得說,就算你家裝潢得比英女王家裡還豪華,你也得說那句寒舍……

當眾人聽著這些廢話時,王詡和貓爺稀里嘩啦的就餐聲依舊不斷傳來,細心的朋可以注意到,寧天德頭的青筋正非常有力地顫動著……

終於,他的話進入了正題:「今天這次宴會,主要是給市來的兩位同道接風,這兩位相信大家也都聽說過,正是市的最高負責人貓爺,以及今年新人評估的冠軍鬼谷子王詡。」

他這話還真沒引起多大反響……因為這兩人早就成了焦點,不認識他們的人跟旁邊的人通通氣也就知道了。

「這兩位都是狩鬼界年輕有為的高手,可以說前途不可限量,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就,實在讓我蘇州狩鬼界汗顏啊。」他這話就是直接把這兩人放到了整個蘇州狩鬼界的對立面,可謂相當老辣。

話說到這兒,卻見王詡怪叫一聲就衝去勒住了貓爺的脖子,另一隻手死死扣住了貓爺的手腕,那手腕……拿著塊沾滿魚子醬的雞腿……

「我沾了半天,怎麼會讓你得逞……」王詡憋得臉都紅了,顯然在力量處於下風。

「因為你太天真了……才讓我撿現成的……」貓爺正奮力把那雞腿往嘴裡送……

他們兩人倒在地又換了個姿勢……

「老寧正在介紹你呢……現在不是吃東西的時候……你就不要擺架子了……快去和大家打聲招呼……」

「我怎麼聽他在介紹你呢……新人評估的新科冠軍……現在可不是和我搶雞腿的時候……你快點過去……」

這時全場的氣氛怎麼說呢……應該是真的汗顏了……

和這樣兩個人共同呼吸這世界的空氣已經足以讓人汗顏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鴻門宴

2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