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短暫的重逢

第七章 短暫的重逢

這走廊好像在無限延伸著,總也走不到底,譚海的鬼魂也沒有要出來的意思。k.王詡就這麼一直沒頭沒腦地走著,周遭的寒意沒有讓他冷靜下來,他的火反而越來越大了。

終於,在黑暗中出現了一個人影,王詡走近細看,卻發現是個女人,心想原來這裡還有個女鬼,他抄起手中的竹卷,漸漸靠近她,伸手就要打。

那女人瞬間轉身抓住了王詡的手腕,王詡的手竟動彈不得分毫,他心裡震驚,這鬼的出手之快力量之大讓他嘆為觀止。

王詡剛想認真起來玩命,那女人的臉卻從黑暗中露了出來。

「他就是這麼教你的?你在黑暗中就不會用靈視了?」水映遙放開了王詡的手腕,語氣像在教訓小學生。

王詡自然知道那個「他」指的是貓爺,立刻喊冤:「大姐頭,你這可就誤會了,我和他也就是一僱用關係,最多還有點債務關係,根本不算朋,更不要說師徒了,他怎麼可能教我東西呢。」

水映遙完全無視他的狡辯:「你幫他開脫也沒用,身為你的介紹人,他沒有負起應有的責任,這肯定是要追究的。還有,你對我的稱呼要改。」

「怎麼改?照你那意思,我該叫你師娘?」

水映遙只用了一拳就制止了王詡的吐槽。

「楚江王大人,或者水前輩都可以。」

「完全沒有問題……」王詡打不過她,只好乖乖就範。

「那個……水前輩,不知今天大駕光臨有何貴幹啊?」

「明知故問。」水映遙依舊沒什麼好臉色給他看,因為王詡和貓爺的關係,遭到遷怒是很正常的,寧天德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哦……難怪貓爺這傢伙整天都憋在房間里,原來每天晚你都摸黑進去找他……」

這次王詡的言論換來了一對熊貓眼。

「我是這座城市的負責人,自然是來解決這個鬼魂的,他是不是在這裡,和我無關。」

王詡心裡不屑地冷笑,你就扯淡你,誰知道這裡鬧鬼多久了,現在貓爺一住進來你就來了,還想撇清關係,天真,實在是太天真了!

當然,他也只敢在心裡這樣數落水映遙,說出來可能會遭拳腳相加,所以王詡表面還是恭恭敬敬地點頭哈腰,請水前輩親自指導抓鬼技術。

此刻,在貓爺的房裡。

貓爺正在翻著手機中的遁甲天,當初他花了整整一年才陸陸續續把整本記載到了手機里,在這個過程中,他幾乎已經把整本給背了出來,不過面的法術他卻沒有認真去學過幾個,只是挑了些有興趣的研究了一下,可以說他和王詡在懶惰這點還是非常像的。

而最近幾個月,他翻看這本的次數卻不斷增加,和狼人何家睦的戰鬥,讓他認識到自己體術的欠缺,和高晉的戰鬥也讓他看到了新的領域,即把幻術和體術結合起來戰鬥的方式,這樣實力可以提高數倍。

貓爺不得不重新思考一個問題,這個世界的對手,可能並不是他想的那樣,光靠動腦子就可以打敗的,就像六年前,那個念斬紅羽就險些要了他的命。

丟掉思想的包袱,貓爺開始認真思考如何提升自己實力的事情,他知道,自己「回歸」的能力非常強,甚至可能如當年那兩個地獄使者所言,也是一種威脅到「神」的力量,所以這個力量最好不要深究下去,免得文森特或者伍迪哪天來找他喝茶聊天,然後裝作不經意間說一句:「你跟我們回地獄轉轉。」

這可是長期旅遊,基本就沒有回來的日子了,顯然這是貓爺不願意見到的,所以他要增強實力只有走另一條路。

當年鳳仙留在遁甲天中的手記都是最精闢、最有效的戰鬥技術和心得總結,貓爺雖然不肯拜他為師,卻的確受了他很大的恩惠,這些都可稱得是無價之寶。

這些手記和遁甲天所記載的內容就是貓爺所有的籌碼,也是在不久的未來,和陰陽界那些強者對戰時制勝的關鍵。

正在他專心「閉關」的時候,水映遙的靈識卻突然出現在了附近,同時出現的還有一個鬼境,這就讓他沒法兒再靜下心來了。

雖然基本可以猜到外面發生的事情,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出去摻和一下。

其實貓爺的心理覺得這樣做不是很合乎邏輯,也沒有什麼重要的理由,但他的內心深處就是想出去看看……

「哼……來了嗎……」水映遙低聲哼道。

王詡不知道她指的是什麼,此刻他正非常認真地用靈視去觀看鬼境,他不太擅長一心二用,所以不知道貓爺的靈識正在靠近。

「我說水前輩,這辦法還真不錯嘿,像戴了夜視鏡一樣,我以前怎麼沒想到。」

水映遙真想說,因為你小子太不長進唄,不過基本做了十殿閻王的人,都是要顧及一下高人形象的,除了水雲孤這種情商太低的少數派,其他人還是很注意自己言行的。

「這個鬼的怨氣很重,靈識不低。而且屍體非常分散,他的靈也分裂成許多個,主靈只有一個,可以任意轉移位置,不把那些分散的靈完全消滅,他就可以在另一處殘存下來。」

「那我們分頭行動?」

「沒有意義,我要走了。」

「啊?喂!你開玩笑啊,你今晚到底來這裡幹什麼的啊?」王詡還沒問完,水映遙的背影就消失在轉角,一絲靈識都沒有留下。

「她當然不是開玩笑。」貓爺的聲音從王詡身後傳來。

王詡回頭,愣了兩秒:「哦……原來她是怕見你。」

貓爺看著水映遙離開的那個轉角,好像想要用他的眼睛留住那個背影,幾秒后,他嘆息了一聲:「你的辦法的確沒有意義,其實她分析的很對,事情很簡單,天一亮,你把屍體從各處挖出來,然後拼在一起,到晚再動手便是,那時靈就全部聚集在一處了。」

王詡又問道:「喂!為什麼要我挖啊?」

貓爺也轉身便走:「天亮以前你就一個人研究研究,如何靠自己的力量找到鬼境的出口,我也走了。」

沒人回答王詡的問題,甚至沒人管他了,結果臟活累活他都一個人包了,還要遭人數落。

「哇靠!你們還是不是人!欺負老子不會用靈識是!惹毛了我就把牆給拆了!」

…………

天亮了,王詡終於走出鬼境回到了房間,他沒有靠拆牆的辦法走出鬼境,也沒有找到什麼出口,他能走出來的唯一理由就是……天亮了。

反正他本來就成了熊貓眼,倒也不在乎黑眼圈了,只是被譚海的鬼魂玩了一整夜,讓他鬱悶不已,而且他此刻還不能睡覺,如果不乘白天把屍體挖出來,到了晚他又要到鬼境里去轉悠了。

威廉打開房門就看到了王詡,他倒是睡了個安穩覺,心中對貓爺是佩服得五體投地。

「王詡啊,你別說,那個貓爺真是高手啊,隨便在餐巾畫道符就能驅鬼了,實在是厲害。」

王詡眼角一跳,黑著一張臉湊到威廉面前:「你!跟我走,現在!」

威廉聞到了不妙的氣息:「去……去哪裡?」

「去城裡轉轉。」

「哦……原來是這樣。」他鬆了口氣。

「然後買幾把鐵鏟回來挖屍體。」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短暫的重逢

2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