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人一鬼

第十章 一人一鬼

王詡熱火朝天地干著挖掘工作,威廉靠在門口把風,而特里懷著局促不安的心情看著眼前事態的變化。.

很快,意想不到的事情又發生了,特里瞪大了眼睛,看著王詡從牆裡掏出一樣東西:一條左臂。

這條胳膊的外面被石灰完全封住,已經成了雕塑一般,經過那麼多年,這石灰殼裡的手臂應該早已沒有肉了,這應該是一個空殼和骨頭架子。

王詡抓起身旁準備好的麻袋就把胳膊往裡一扔,手臂外層並不算厚的石灰在落地時碎了,一股惡臭立刻撲鼻而來,胳膊的腐肉露了出來,還有一股膿血往外冒。

特里也見過不少死人,但這分屍的陣仗還是頭一回遇,這麼噁心的屍體他也是前所未見,當即就吐了一地,門口的威廉算是比較有公德心的,還衝進了衛生間再吐。

「恩……這個大概是怨氣太重,凝聚在屍身導致死而不腐。」王詡自言自語地分析著,這次他確是蒙對了。

「你……你們到底……是什麼人?」特里用一塊手帕捂住口鼻,退到了房間的一角,根據他自己的推斷,眼前這位應該就是一變態殺人狂,回到案發現場處理屍體來了。

「你有病啊?同一個問題問三遍?我不是說了嘛,我是電工,這種在牆壁里挖到屍體的情況是時有發生的,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王詡這無恥的狡辯顯然很奏效,因為對方實在是無言以對了。

他把麻袋口紮緊,讓威廉抱工具就準備離開,出門時又回頭望著特里說道:「希望你不要亂說話。」

特里緊張地點點頭,他絕不會亂說話,他準備等這兩個瘟神一離開就收拾行李結賬,這地方實在太可怕了。

王詡說完就想走,但他的心中卻有了一種莫名的感覺,一種怪異的顫動,他再次回頭看向特里,這感覺越發明顯。

於是王詡乾脆又回到了房間里,特里剛剛放下的心又提了起來:「你……你還想幹什麼?」

「這倒是很有意思呢……我好像看見了一些東西。」王詡這樣說著,眼睛一直盯在特里的身。

特里看著王詡色眯眯的眼神,本能地退後,眼前這個殺人狂,該不會還有那種嗜好……

王詡當然沒有那種嗜好,他又抖了個包袱:「你就要死了,我看到了你的『死相』。」這句話無疑是重磅炸彈,讓特里感覺如墜冰窟一般。

「我明白了,你是要錢嗎?我可以給你,你開個價……」

「你沒聽明白嗎?」王詡直接打斷了他的廢話,「我說你要死了,又沒問你要錢。」

完了,這下完了,這個變態殺人狂連錢都不要,就想殺人,看來今天是死定了。特里心裡幾乎已經絕望了。

「哎,雖然你不是什麼好鳥,不過我還是有義務救你的,跟我走。」

特里不明白他的意思,反正人家說走就走,出了房間說不定還有機會逃跑。

不過王詡沒給他這個機會,直接一肘子打暈了特里,一肩扛起,另一手抓著那個裝屍體的麻袋,風風火火離開了房間。

…………

陰陽界,萬骨城。

三十二級浮屠最高層。

吳游的臉看不出任何感情:「已經證實,夢魔和天笑崑崙的鬼高晉勾結,企圖謀反,好在他們兩個實力不足,最終被狩鬼者所殺。

這次我本想給夢魔一次戴罪立功的機會,誰知他仍然執迷不悟,實在是死有餘辜。」

羅義的臉在陰影之中,他雙眼緊閉,聲音說不出的冰冷:「我都知道了,你且退下。」

「遵命。」吳游轉過身,嘴角露出了冷笑,得意地離開了。

「我的老啊,你放心,總有一天,我會親自提吳游這狗賊的人頭來見你的……」羅義心中早已下定了決心。

門口的鬼兵進來道:「稟將軍,施將軍和曹將軍求見。」

「讓他們進來。」

「是。」

白虎將施虎和玄武將曹夢一同走了進來,他們支開了那個鬼兵,確認了四下無人以後,施虎開口道:「關於夢魔的事情,大哥可都知道了?」

羅義又恢復了王者應有的冷靜:「已有定論,無需多言。」

施虎和曹夢相視嘆息,施虎接著道:「既然如此,那我便說另一件事,有傳言,默嶺正計劃發動『召魔陣』!」

羅義猛的睜開雙眼:「你可確定是召魔陣?!」

曹夢的聲音很低沉,他接過話頭:「默嶺這些年研究的『心』病毒,其實並不是我們所想的做武器用途,那個只是他們大計中的一環,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召魔陣』作準備。

我放在默嶺的卧底因為身份不高,直到最近才接觸到這個核心內容,默嶺研製病毒就是為了那苛刻的條件中的『十萬生祭』,而其他的條件,他們也已經基本齊備了。」

羅義思索了一會兒:「不對,當年漢末的張角,在兵敗之際也曾想過要用召魔陣來挽回局勢,他法力高強,還有太平要術的輔佐,卻仍然沒有成功,因為那些苛刻條件中有一項幾乎是不可能的。」

曹夢道:「大哥可是說那『讓萬魔臣服』的條件?」

羅義點頭表示肯定,曹夢卻道:「默嶺的鐘清揚雖然靈識登峰造極,但依然不及星龍、鳳仙這兩個怪物,所以他沒有那種讓萬魔低頭的氣魄。

但目前世還有一人一鬼,肯定可以滿足這個條件。」

羅義的神情陡變:「那鬼定然是『鬼王』,那人是……」

曹夢給出了答案:「他就是殺死夢魔的狩鬼者,鬼谷子王詡。」

…………

「你醒啦?跟我說說,環球發的特里先生,你究竟幹了什麼,為什麼有人要殺你?」

特里剛醒來就看到一個叼著煙的頹廢男子坐在沙發向他提問,他晃了晃疼得快要裂開的頭,反問道:「你是什麼人?和那個殺人狂是一夥的嗎?你們究竟要幹什麼?」

貓爺通過對這個人隨身物品的分析還有推理,基本已經猜出了他乾的勾當,於是也不跟他多廢話,右手的指縫間手術刀齊出,頂住了特里的脖子:「本人金剛狼洛根,剛才抓你來的是食人魔漢尼拔,我們要幹什麼你沒必要知道,現在你唯一的選擇是回答我的問題。」

特里吞了口口水,冷汗貼著臉頰流了下來,他知道眼前這個人說得沒錯,強者才有選擇權,所以他此刻唯一的選擇就是與他們合作。

「我……我想可能是有人要搶我手頭的商業文件。」

「你說的是你貼身帶著的那疊垃圾?」

特里以為貓爺不知道商業文件的價值,於是他故作鎮定地解釋道:「有了這面的內容,就可以預測全球好幾家巨型企業的股價,是非常有價值的!」

貓爺坐回了沙發,重新點一支煙:「特里先生,說句實話,你偽造商業文件的手法非常拙劣,你騙人的演技更加拙劣,我唯一佩服的就是你的膽量。

你可以誤會我是一個無知的殺人狂,向我解釋商業文件這種東西的價值,也可以天真得以為我會被你說服,把注意力放到這疊一文不值的紙從而放你一馬。」

他說到這裡的時候,特里心中震驚得無以復加,他所有的心理活動竟都被眼前這人說中了。

貓爺頓了一下,繼續說道:「但是你竟敢為了被我認定是垃圾的一堆東西而辯解,實在是膽大包天,如果我真是個殺人魔,很可能會因為你糾正了我的無知而捅死你。」他抽了口煙:「所以說,你這人實在是不算聰明,至少你的智慧在我面前耍花招是遠遠不夠的。那麼現在,請你坦誠地回答所有我感興趣的問題,免得我失去耐心讓你承受的痛苦。」

特里從小到大第一次被人這樣教訓,尤其是從未有人說他不夠精明,但眼前這個和他年齡相仿的殺人狂卻把他說得心服口服,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已經輸了,在這個人的面前,他只能是個渺小的存在。

讓人從心底臣服,往往比拳腳相加更有用,於是,特里非常坦白地交代了一切,就連那幾個和他交好的黑手黨老大每天陪哪個老婆睡覺都交代了。

貓爺聽完,想了幾秒,口中念道:「那小子的主宰能力竟然還有這種功能……」

他丟給特里一支煙:「之前你看到的那個小子其實有特異功能,如果有即將會死去的人出現在他面前,他可以看出來,你就是這種情況。」

看過貓爺的手術刀以後,也不由得特里不信,他立刻緊張地問道:「那麼……你們其實是想幫我?我現在……有危險?」

貓爺把頭往沙發一靠:「根據我的推理,其實我們是沒有義務幫你的,因為要殺你的並不是鬼,而是活生生的人,那小子看到你的『死相』把你帶回來,也是以為你今晚會被鬼魂所殺罷了。但是這次的事件,那些要殺你的人也牽扯在其中,我看,就順便幫你一把好了。」

特里聽了連聲道謝,雖然那些神鬼之說他聽不明白,但至少可以肯定,對方是想救他而不是害他。

這時,王詡和威廉開門走了進來。

王詡順手就推開了衛生間的門,裡面立刻散發出一陣惡臭,他把譚海屍體的最後一部分扔進了門裡,然後關。

「都在這兒了,靠,這活真不是人乾的。」

威廉本來想說,其實王詡後來去的幾個房間,都是一開門直接把人打暈,或者房間里根本沒人的情況,但怕自己也遭受同樣的命運,所以還是把話憋了回去。

「我回房間洗個澡睡會兒,等晚鬼出來了叫我,或者你自己搞定也行。」王詡說完就走了,威廉也跟了出去。

特里看這幾位的對白,看來鬧鬼的事情不假,他緊張地問道:「你們……干你們這行的,都像他那樣厲害嗎?」

貓爺輕蔑地笑了:「他還差得遠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 一人一鬼

2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