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訪者

第八章 夜訪者

貓爺給王詡的第一個任務是去一所學校調查二十年前的一宗殺人案,當時那個無頭案件最後不了了之,也正因為如此,引發了二十年後的今天這一樁樁一件件新的血案……

「什麼!你讓我去翔翼讀!」在王詡驚呼著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貓爺知道,他已經鉤了。。

翔翼是坐落在市的一所大學,而且已經不僅僅是一所大學了,他幾乎是這個世界的一棵智慧之樹,是一種精神象徵。能夠進入這所歷史悠久的學府本身就可以證明一件事:要麼你真是個可以通過非人類水準入學考試的天才,要麼你家中有錢有權有勢,而且不是一般的有……

每年從翔翼畢業的學生幾乎活躍在全世界各個領域的金字塔尖,無論醫學,化學,天,教育界,商界,國家機構,甚至軍事和神學領域都得承認這所學校的傑出貢獻。那裡的圖館可以讓不列顛圖館相形見拙,那裡的師資力量讓教授這個頭銜平民化,那裡的教學設施可以讓全世界所有的五星級度假村高山仰止,那裡的鑽石王老五和漂亮的小富婆可以讓明星偶像自慚形穢。優秀的學生在翔翼就是平凡的學生,平凡的學生在翔翼不存在!無數達官貴人都不遺餘力地把自己的子女想方設法送入這所學院鍍金,彷彿這所學校的畢業證就是超人一等的一張護照。

在貓爺極富煽動性的解說下,王詡原本拍拍走人的計劃被深深動搖了……

「那……你說的任務……有沒有什麼危險?」王詡試探性的問道。

貓爺低頭點煙,他的頭髮遮住了臉,此時在王詡看不到的陰影里有著一個奸詐無比的笑容,「哦,也沒什麼,不過就是二十年前有些個痴男怨女感情糾葛,最後弄了個你死我活,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又出來嚇人而已。其實這任務很容易搞定的,你就權當作是去渡個假,體會體會貴族般的生活,順便練練你那鬼穀道術的基礎,那裡的圖館里應該能查到戰國時的一些文字,你就慢慢翻譯慢慢學好了。」

王詡此時顯然已經被說動了,但他總覺得有些蹊蹺,貓爺會給他占那麼大的便宜,肯定有問題,「那麼簡單你怎麼不去?為什麼非要我去?」

「呵呵……我已經是奔三的人了,我這種大叔冒充大學生不太妥當。抓鬼這種事情一般都在晚,我要是直接潛進去的話也不是不行,但是那裡的保全工作可是保衛國家元首級別的,再說我去一次還不一定能解決,天天晚去蹲點明顯是不現實的,所以由你冒充學生混進去要方便得多。」

見王詡沒有說話,貓爺又說道:「你兩個月前高中畢業,同時從那個地下賭場洗手不幹,現在是宅男一個,而且年齡正好是入學年紀,你在學校里的生活費我會幫你先墊的。」貓爺走過去拍著王詡的肩膀:「再者……幫你搞定警察的關係費,搞定房東的封口費,幫你治傷的費用,樓下酒的伙食費,住宿費,你的衣服,還有許多其他支出……相信以你在賭場工作地經驗,應該知道欠我這種人的錢不還會有什麼後果……」

於是在貓爺恩威並施之下,王詡根本沒有聽到關於這次鬼怪的任何細節就答應了這次任務……

當天深夜,貓爺的事務所里來了一個人,他似乎比貓爺更加不修邊幅,如果說貓爺的鬍子是沒刮乾淨,那這個四十多歲的大叔就是根本沒刮,他頂著一個雞窩般的髮型,穿著破T恤和沙灘褲就敲響了貓爺的門。與此同時樓下的武叔在台後擦著酒杯的手停了下來:「稀客啊……」他突然說了這麼一句以後就繼續做他的事情。

「啊……我知道我知道……」打開門以後貓爺就有氣無力地說了起來。

「我還什麼都沒說呢你知道什麼?」邋遢大叔踢開地的雜物坐到了沙發,他掏出了煙,貓爺走過去幫他點,然後坐到他的旁邊自己也點一支。

「你是想說一個星期前大規模屠鬼的那件事,我知道。」貓爺吐了第一口煙接到。

「那你有什麼解釋嗎?」

「我這裡最近來了個新員工,那件事情是我對他的測試,不過似乎過火了一點,我全權負責,如果面有什麼處罰我一力承擔。」

邋遢大叔深深吸了一口煙,「古塵,聽大哥我一句,我現在不是以你司的身份來責問你,而是以你好兄弟的身份提醒你,你太過感情用事早晚會害了你。」

貓爺聽他這麼一說就知道這事兒算是壓下去了,「呵呵,反正有你五官王血鏈幫我頂著,我還怕什麼。」

血鏈卻不住地搖頭:「不,最近情況有變,宋帝王你還記得嗎?」

「怎麼不記得,那個老奸巨……哦,是那位老謀深算的大人,我以前可受了他不少關照。」

血鏈卻也不在意貓爺的態度,接著說道:「宋帝王他老人家前不久失蹤了。」

「什麼?失蹤?十殿閻王會失蹤?」

「不錯,而且無論陰陽界還是人間界都毫無他的音訊,好像憑空消失一般。」

這個消息無疑是爆炸性的,「十殿閻王」全都是狩鬼者當中的佼佼者,凌駕於每個城市的負責人之,往來於陰陽界和人間界的狩鬼者最高力量,管理著狩鬼界的秩序,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讓他們毫無聲息地失蹤,那東西的實力是不可想象的。

貓爺沉默了數秒,這次深深吸了半根煙,「那麼跟我這次事情又有什麼關係?」

「狩鬼者應儘力將鬼魂送至另一個世界,不到萬不得已不可將其魂魄毀滅,否則將忤逆天道。」

「喂喂……你突然跟我讀什麼破規定啊,這條有誰照做了?人家都射門了滅幾個也很正常,一夜之間殺十個八個的情況誰都碰到過,送鬼西天哪兒有那麼容易。」

血鏈回答的時候神色頗有些怪異:「這不是我要對你說,而是楚江王叫我轉告你的原話,還說這次有五官王替你求情可以放你一馬,下不為例。」

「啊?那個老太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囂張了?」貓爺這下被搞得莫名其妙起來。

「不是那個老太婆,新的楚江王在就在屠百鬼那件事發生后不久任,而且現在她還暫時兼任宋帝王的職務,表現很優秀,解決了不少大事。」

「那她是新官任三把火,準備在我這個反面典型身撒把煙烤一烤?」貓爺心裡得出了這個結論,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去喝茶几不知何時就放在那裡的冷咖啡。

血鏈對貓爺擺出了憐憫的表情嘆道:「哎……她現在還兼任蘇州的最高稱謂『千風』。」

「噗」的一聲,貓爺把半杯咖啡完完整整地噴到了血鏈的臉,然後倒在那裡不住地咳嗽著,血鏈完全有理由相信貓爺準備直接這樣把自己嗆死,反正他就是活著,以後的日子也相當不好過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夜訪者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