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出手

第十三章 出手

郭馳走到那個奄奄一息的殺手身旁,表情冷漠地問道:「發生了什麼?除了你還有其他生還者嗎?」

躺在地的殺手明顯已有失血過多的跡象,嘴唇發紫,兩眼暴突,他似乎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全身還在不停發抖。.

「人……所有人……都死了……我……我也死了……」

「你說什麼?」郭馳不解地問道。

「哈哈哈哈……你聽不懂嗎?」那人說著就狂笑起來,然後朝郭馳撲了過來。

縱然郭馳反應不慢,一時也猝不及防,被那人一口咬住了脖子。

站在後面的樊忠立刻一個箭步前,單手直取那人的左肩,順勢就把他的胳膊給卸得脫臼了,但誰知那人卻像絲毫不吃痛一般,依舊瘋狂地朝著郭馳的脖子咬去。

郭馳此刻兩眼凶光畢露,但見他腰間白光一閃,一把鋒利的軍刀如毒蛇吐信般襲出,那咬住他脖子的人瞬間就人頭落地,好似他那脖子如豆腐一樣好砍。

郭馳抹了抹脖子殘留的鮮血,推開那無頭屍體站了起來,臉色顯得很不好看:「你覺得這是什麼?讓人神智錯亂的毒氣嗎?」

樊忠搖頭道:「我從開始就覺得,這裡發生的事很可能不是科學可以解釋的。」

「難道你想說這裡鬧鬼?」

「眼前的情況也由不得我們不信。」

「哼……人也好,鬼也罷,子夜,不允許失敗。」

樊忠沒有再說話,他兩眼緊頂著郭馳脖子模糊的血肉,他看到那口子越來越大,那肉的縫隙中好似有無數蛆蟲在爬行,這場景讓樊忠噁心欲吐,但這世一向是沒有最惡,只有更惡,郭馳脖子的傷口竟漸漸長出了倒齒,好像他又多了一張嘴一樣,只不過這嘴更像是野獸的血盆大口。

樊忠的手本能地探向自己的腰間,從皮帶中抽出了一把軟劍,郭馳見他眼色不對,急忙後退,大喝道:「你幹什麼!」

樊忠被吼得一愣,眼前的幻覺消失,他連忙也退開幾步,背後冷汗直流,「你的脖子……剛才你的脖子……」

郭馳皺眉道:「你到底看到什麼了?!」

樊忠冷靜下來道:「如果這裡真有讓人精神錯亂的毒氣,我們可能已經被影響了……如果不是……那麼……」

郭馳不想再聽他的鬼怪學說:「別說了!總之接下來小心些就是。」

於是兩人陷入了沉默,他們就這樣一言不發朝著目的地前進。

這看似無盡的走廊和黑暗竟也是有盡頭的,那就是特里的房間,那扇門還在那裡,門口的麻袋已經不見了,留下的只有空氣中的寒意。

郭馳和樊忠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沒有破門而入,而是試著轉動了門把手,門被打開了,房間里也是漆黑一片,在不久以前,十一個殺手也是進了這扇門,而最後,他們沒有一個還活在這世……

…………

貓爺喝完了第三瓶酒,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差不多了,剛才那些殺手中靈識最強的兩人和譚海接觸了,我們現在出去收拾殘局。」

王詡關掉了電視,「搞定了這事兒,就可以睡個好覺了。」

特里驚慌地站了起來:「等等,你們要把我扔下?」

王詡又把他按了回去:「怕什麼,要殺你的人基本都玩完了,那鬼對你又沒興趣。」

特里覺得也有道理,稍微安心了一些。

威廉問道:「那我現在該怎麼辦?」

王詡道:「回去睡大覺唄,難道你還想到我床拉一堆屎不成?」

王詡對前天晚的事情耿耿於懷,威廉只好閉嘴走人。

三人陸續走出了房間,貓爺在臨走前回頭對特里道:「特里,我想在我走出這扇門以後,就不會再和你見面了,但如果有一天,我們再次相遇,我希望你沒有把這賺來的生命白白浪費掉。」

特里緊張地點頭,看著貓爺關了門,這段話和今天的經歷,成為了他人生中第二個轉折點,從而改變了他日後的人生……

「那些人都到哪兒去了,怎麼一點痕迹都沒有,還有譚海的屍體呢?」王詡出門后就丟出一連串問題。

貓爺問道:「威廉,我昨天畫的符還在嗎?」

威廉伸手摸向懷中,「在,我隨身帶著呢。」

「你走樓梯回自己的房間,路不要回頭,就算聽見我或者王詡叫你都不要理會,帶著這符,譚海是沒有能力觸碰你的,而且你看到的東西也都是『真實』的,如果看到地有那些殺手的屍體,你就別管直接跨過去,等回到房間,就關門睡覺,天亮就沒事了。」

威廉連忙點頭,按照貓爺說得離去了。

貓爺轉而對王詡道:「譚海比我想象得厲害一些,不過沒領悟靈能力的鬼魂終究也只有那點伎倆罷了,我想他現在一定附身到自己那要爛不爛的屍體里,正和那兩個子夜的殺手玩著呢。」

王詡聳聳肩,一副怎麼樣都好的樣子:「反正你帶路了,該送地府的送地府,該送公安局的送公安局,整完了我還能乘著天沒亮多睡會兒。」

貓爺也不多說什麼,走到了前面領路。

…………

在漆黑的房間中,樊忠拿出了打火機,微弱的火光下,他們略微看清了房中的狀況。

樊忠和郭馳發現自己身處的早已不是賓館的客房了,這寬敞的大廳似乎是某幢別墅的內部,屋內的一切都顯得整潔,一絲不苟,傢具都是統一的暗色調,擺設也中規中矩,兩人就像是在參觀樣板房似的。

突然,燈亮了,刺目的白光讓兩人一時無法適應,他們持著各自的武器背靠背站著,準備應敵,但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沒有什麼突如其來的攻擊襲來。

「歡迎兩位。」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從二樓走了下來,手中還端著一杯紅酒。

「你是誰?這是哪裡?」樊忠問道。

「我是譚海,這是我家啊,怎麼?兩位來找我談生意,卻連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嗎?」

郭馳不認識這個譚海,也不知道這個人的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麼葯,他只知道這次行動的目的就是殺死特里,凡是阻撓他行動的人,都得死。

「就是你殺死了我們的人手?你究竟用了什麼方法製造了這些幻覺?」郭馳說著就舉起了軍刀。

「幻覺?你們究竟在說什麼?還有,你們為什麼都手持兇器?難道你們是強盜!」譚海說著竟露出了驚慌的表情,手中的酒杯摔落,碎裂,他跌跌撞撞地逃向了二樓。

「你看這人是不是瘋了?」樊忠對郭馳低聲道。

郭馳面露狠色:「管他的,等刀架在脖子再問問題,他如果真瘋了,那就送他歸西。」

「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一個陌生的聲音從他們身後傳來。

另一個聲音回答:「誰知道呢,有些怨氣過重的地縛靈,自己的思想也會錯亂,他們有時是鬼,有時又以為自己還是活人,總之普通人接近他很危險就是了。」

樊忠和郭馳大驚,這兩個聲音不知何時已經到了他們背後,他們的注意力被譚海吸引,竟絲毫沒有防備。

兩人立刻轉身亮出了武器,樊忠道:「你們又是什麼人?和那個瘋子是一夥兒的嗎?」

貓爺冷笑一聲:「我警告你們,態度不要太囂張,今天你們運氣好了是送交法辦,運氣不好就是橫屍當場。」

郭馳已經按耐不住了,欲出手制住眼前這二人,但樊忠為人謹小慎微,他按住郭馳的肩膀,對貓爺道:「朋,你們究竟是哪一路的?」

還未等貓爺回答,王詡就跳了出來:「你!你的眼神太囂張了!」他根本不想和他們多廢話,在他看來事情很容易解決,就是全部打趴下,然後慢慢處理。

這麼一來那就是撕破臉了,也沒什麼好多說了的了,郭馳和樊忠拿著武器快速沖了來。

在這一剎那,房間的燈光突然又暗了下來,接著就傳出了兩聲悶哼……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三章 出手

2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