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父子

第十四章 父子

樊忠和郭馳倒下了,不過並沒有昏倒,他們的胸口分別遭到了重擊,讓他們一時緩不過氣來,武器也紛紛從手中掉落。。

周遭漆黑的環境又一次亮了起來,不過他們已經不在那幢別墅之中了,而是回到了酒店的走廊里,身邊躺滿了殺手的屍體。

「這怎麼……可能……」郭馳口中念道,倒不是因為突然的時空轉移讓他震驚,真正讓他不明白的是王詡這個看去弱不禁風的年輕人竟然可以將他和樊忠一擊制伏,這一拳的力道絕對是重量級拳王才有的水平。

王詡此時的表情卻嚴肅了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來了。」他這麼說著,就用靈視開始觀察走廊遠處,有一個身影正在慢慢逼近,這個輪廓他剛才也見過,正是譚海。

貓爺還是顯得睡眼惺忪:「那我們就看看他還有什麼花樣。」

地的樊忠和郭馳此刻感到了一種壓迫,精神和的雙重壓迫,他們的體溫迅速下降,連血液的流動都明顯變慢,恐懼,就這麼悄無聲息得降臨了。

樊忠看著依舊十分沉著的王詡和貓爺,又把那困擾他的問題問了一遍:「你們究竟是什麼人?」

但他依舊被無視了……

一股腐爛的惡臭從身後傳出,樊忠和郭馳回過頭去,正看到譚海從黑暗中走出,他的皮膚已經黑紫,但外面還是殘留著些許白色的石灰,一路稀稀鬆松往下掉,四肢和軀幹有著明顯的猙獰傷口,都是被斧子或者鋸子砍斷以後留下的。此刻的譚海看去就像一個被拆爛的人偶玩具,又被拙劣地拼湊了起來。

這噁心又可怖的造型讓兩位子夜的核心成員也嘆為觀止,現在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世有鬼了。

人對超自然的東西多少都是懷著些敬畏之心的除了王詡這種少數派,樊忠和郭馳知道這是他們無法應對的情況,而此刻能夠幫助他們活命的,只有身後那兩個神秘人。

郭馳往那兩人的方向爬了幾步,「救我們!」

樊忠也掙扎著往這裡挪動,他們現在就像在噩夢中逃跑,渾身使不力,站都站不起來,更別說自己逃跑了。

貓爺卻事不關己的樣子,邊抽煙邊輕鬆地說道:「你們再好好看看他的樣子,猜猜他是怎麼死的。」

他們忍住心中的恐懼再次回過頭去,兩人幾乎在同一時間想到了,眼前這個人也是被他們子夜的殺手所殺的!分屍,然後用石灰封住,藏在牆裡,事後銷毀所有證據,這是標準的做法!

即使在子夜內部,互通消息也是被高層禁止的行為,每次的行動,只要是不參與的人都一無所知,所以樊忠和郭馳並不知道三年前在這裡有過一次類似的行動,但此刻,他們明白了,那鬼魂的復仇終究還是降臨到了子夜的頭……

「這……這不關我們的事!這人不是我們殺的!」郭馳大聲吼了起來,譚海的鬼魂已經越走越近了。

貓爺目視前方,突然間那閑散的表情變得冷若寒霜:「那麼哪些人的死該由你們負責?」

郭馳沒有考慮這個問題,他甚至根本沒聽進去,因為對他來說,貓爺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見死不救。他憤然暴起,決定做最後的殊死一搏。

他撿起了掉在附近的軍刀,朝著譚海的鬼魂衝去,但當譚海的手觸到他的一剎那,他發現自己不能動了,他再也無法砍殺任何東西,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此刻的郭馳和任何一個被他殺死的人一樣無助。

王詡和貓爺平靜地站在原地,看著郭馳被譚海撕成碎片,人的內臟和骨頭竟也能像高達模型一樣被拆得這樣散,當真是奇景。

王詡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道:「這人到死也不明白呢……」

樊忠卻是明白了,他比郭馳這個死硬份子要清醒,因為他還有那麼些許的良心。

「我們殺人都是組織的命令!我今日替那些殺你的人對你謝罪!請放我一條生路!我定然將你好好安葬!」樊忠這樣說著竟跪在了譚海的鬼魂面前。

譚海的行動停止了,他用那張已經爛得不形的臉看著地的樊忠,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王詡問了貓爺這樣一個問題:「這個人要不要救?」

貓爺回道:「你要救就救,不用徵求我的同意。」

樊忠聽到這話時感覺有一盆刺骨的冷水從頭澆到底,聽這兩人話里的意思,譚海並不是在猶豫要不要放過他,而是在想:這人應該清蒸還是紅燒……

果然,腐爛的屍爪從樊忠的頭頂呼嘯而至,他已經無力躲閃,只能閉眼睛等待著顱碎人亡,但王詡卻在此刻出現在了他的身邊,抓住了譚海的手腕。

「你走。」王詡對樊忠說道。

樊忠頓感身的壓力一輕,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他只是記住了眼前這個人的樣子,然後默默離開了。

待他走入了黑暗中,貓爺開口道:「這可不一定是做了件好事。」

王詡掐住譚海的脖子把他拉到了貓爺面前:「我想得不如你多,所以很多事要問你,但也有很多事,你想得再多也不如我明白。」

貓爺仔細一琢磨,發現他這話也挺有道理,笑道:「那麼這次你又明白了什麼。」

譚海此刻現出了本來的面目,他穿著一身山寨西裝,似乎很沮喪的樣子坐在地,這個被裹在西裝名牌中的商界精英,在褪去了華麗的包裝后,也不過是一個平凡的男人。

王詡盤膝做到了他的面前:「你怎麼了?」

譚海在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哭了,這個大男人嗚咽著大聲吼道:「我想我爹!爹……咳……」

此刻,他從頭到腳都不像是什麼成功人士,而是一個話都說不清楚的傻兒子。

…………

第二天,蘇州郊區。

「就這裡了,那棵老樹還在呢,旁邊還有口井。」王詡提著一個大包袱從車下來。

坐在前排的貓爺讓出租司機停在路等他們,自己也跟了過去。

兩人走到了一間尋常的農家老屋前,敲響了屋子的門,開門的是一個蒼老的老太太。

「你們找誰?」

王詡回頭看看貓爺,這傢伙把頭偏到一邊,似乎不想說話,王詡嘆了口氣道:「請問譚山老爺子是住這兒嗎?」

老太太也深深嘆了口氣:「死啦,早死啦,孩子不見了,他也病倒了,兩年前就這麼撒手去了……」

王詡又回頭看看貓爺,那傢伙的脖子好像都快扭斷了,硬是不往這邊看,好像自己就一過路的。

王詡無奈又問道:「那您是?」

「我是他老婆子,你們兩位還有什麼事嗎?」

王詡提起了那個裝骨灰盒的包袱:「我們……我們是公安局的,您的兒子……找到了……」

…………

四十年前,就在這個地方,有個男孩兒出生了,譚山高興地在村子里來回跑了兩圈,生怕鄉親們不知道他生了個帶把兒的,等到老丈人把他逮回去才想起來自己還沒給孩子起名字。

他這孩子打小就聰明懂事,白天自己走幾里地去學,晚還能幫家裡幹活。鄉里的老師說這孩子今後能大學,初中得去城裡念,譚山二話沒說就把家裡的牛給賣了,又借了不少錢,送孩子去了城裡,誰知這一去就是十多年。

譚海初中住在城裡的老師家裡,每個月譚山都會寄生活費給他,這對當時城鄉差距巨大的農村來說是不可想象的,但他堅持了整整三年。

直到譚海考高中那年,寫了一封信回來,那信里有三年裡所有的生活費,還有一句:爹,娘,你們受累了。

自那以後,譚海自己勤工儉學,每個月反而能寄些多餘的錢回家,全村人都羨慕譚山生了個這麼出息的兒子。

時過境遷,當譚海在另一座城市的名牌大學畢業,直接被一家跨國企業錄取時,他回到了家鄉,這時距他離開已經整整十一年了,如大樹般健壯的父親已經顯出了老態,母親臉也多了些皺紋。

一切看來都很美好,但時間終究會改變一些東西,懂事的譚海變了,在這個物慾橫流的世界中他漸漸變成了另一個人。

最初他每個星期都會給家裡寫信,慢慢變成了每個月,最後就是一整年都毫無音訊。

而信里的內容也從幾千字的噓寒問暖,變成了簡單的幾句問候,直到有一天信封里有的只是那一張張冰冷的鈔票。

錢越來越厚,情越來越薄。

譚山卻沒有忘記這個兒子,他每個星期都會給譚海寫信,雖然他只參加過掃盲班。

年近六旬的他,為了給兒子寫信可以徹夜翻著那本已經破破爛爛的新華字典,而即使翻爛了字典,他的字裡行間也只能表達出最簡單的問候和關懷。

譚山從不知道,早在十多年前,譚海就吩咐他的秘替他看這些信,如果沒有什麼特別情況,只需要按慣例寄錢過去就是。

中國的文字博大精深,能表達出的意境遠比二十六個字母豐富百倍,但即使是這世最出色的作家,用最華麗的語言,也無法傳達譚山要傳達的東西,那就是最質樸最簡單的父愛。

幾年後,譚海失蹤的消息傳到了家裡,諷刺的是,他們可能是最晚得知這消息的人。

譚山第一次動用了兒子寄回來的錢,他出去尋找自己的兒子,即使這是大海撈針。

這個高大的父親,此時已經是個傴僂的老人了,他來到了譚海失蹤的酒店,即使遭受別人的白眼,即使被罵作神經病,他依然拉住每個從這裡走出來的人詢問自己兒子的消息,直到保安把他趕走。

譚海在多年以後又看見了自己的父親,只是此時此刻,他們已經人鬼殊途。

譚海看著自己的父親一次次被人推開,甚至推倒在地,他想過去攙扶他,但他不能走出這酒店一步,他的鬼魂痛哭流涕,大聲喊著父親,但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沒有人能聽到。

最終,譚山離開了,在外尋找兒子幾個月後,他終被悲傷和病痛擊倒。

他回到了家裡,從此一病不起。

譚山生在這裡,也在這裡走完了最後的生命,或許在旁人看來這只是個平凡的老人,但譚海的眼中,他永遠是那個高大而慈愛的父親。

…………

王詡和貓爺坐在計程車里,回去的路氣氛很是悲愴,那老太太險些沒有哭得昏死過去,失蹤和死亡,這兩個假公安的到來就像是給老太太心中那唯一一絲希望判了死刑。

「不好受?所以我就叫你別來。」貓爺搖開車窗點了一支煙。

「說到底,最後你不也跟來了?就算你極力掩飾,其實你也不好受!」

貓爺「切」了一聲:「等你看到計價器的車錢,估計會和我一樣難受……」

王詡不想和他在這問題多糾纏,忿忿不平道:「要說這姓譚的自己也不是個東西,他在公司里位以後就忘本了,甚至隱瞞了自己老家有父母的事情。」

貓爺吐了口煙,用意味深長的一句話結束了談話:「譚海,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而且我想只要他肯回家,他的父親一定會原諒他的。」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父子

2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