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老實的符王

第十五章 老實的符王

處理完了酒店鬧鬼的事件,王詡全心投入到了靈器製作的研究中去。.而隨著決鬥的日子越來越近,貓爺的「閉關」也越發徹底起來,達到了不吃不喝足不出戶的地步。王詡很難理解一個人如何可以做到如神仙一般不吃東西,所以他的推理是……貓爺在房間里吃屎……

當然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的,遁甲天的修鍊讓貓爺廢寢忘食,實力也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另一方面,寧家內部最近是起了巨大的波瀾,因為寧天德宣布了一件事,他要處決段飛。

寧楓私下追問了寧天德無數次,為什麼要殺死弟弟?而回答永遠只有一個,就是段飛和陰陽界的默嶺有勾結。

寧楓知道這不可能,這套說辭可以瞞過整個狩鬼界,卻也瞞不過她,因為她看到了父親眼中的無奈和悲傷。所以她決定救出段飛,靠自己的力量查明真相,但是……

…………

「千風大人,好久不見了,哦,對了,現在應該叫你楚江王大人,不知這次找我有何事吩咐?」

水映遙道:「韋遲,你可認識寧家的小姐?」

韋遲答道:「認識,就是您身邊這位。」

「那好,你替我照顧她一段時間。」水映遙說著就把昏倒在她懷中的寧楓推到了韋遲懷裡。

這美人兒就是昏倒了臉也帶著淺笑,那模樣美得讓人不敢直視,韋遲接住她時不禁老臉一紅。

「大人……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不必多問,她受了些傷,你好好照顧,待我辦完了事,自會來接她,如果她醒了自己要走,你也不必攔她,暗中跟隨保護就是。」水映遙交代了這幾句就要走,出門前又回頭道:「對了,如果她要回家,你就制伏她,把她帶回來。」

水映遙走了,剩下韋遲一個人獃獃地傻站在那裡,他只是蘇州狩鬼界的一個小人物,不屬於任何一個世家,也沒有什麼特別交好的朋,隨便從哪一點來看都是那麼不起眼,

四年前,二十歲的韋遲半路出家當了狩鬼者,因為他無親無故又很宅,非常符合干這行的要求……

結果他的師父在他參加新人評估的前夕一命嗚呼了,給人的感覺就是,這老傢伙知道自己時日無多,隨便找了根朽木來做傳人,然後就撒手人寰了。

而三年前,在劉航和齊冰這兩個世家的新人耀眼的光芒下,韋遲這個僅僅殺入前五十的新人沒給人留下任何印象。

他就是這樣一個很難給人留下印象的人,不過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的,韋遲也有他的人生理想,他有個獨特的興趣,就是研究道符。

就像每個瘋狂的科學家一樣,他日以繼夜地鑽研著自己的興趣,也不多與別人接觸,認識他的人只知道,韋遲是個傻傻的老實人,滿腦子除了符什麼都沒有,而他的綽號也成了「符王」。

這稱號乍聽之下好像很唬人,其實是因為他的靈能力和靈識一塌糊塗,實在想不到和符無關的稱號了。

直到幾年以前,水映遙在一次任務中結識了他,所謂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韋遲表現出的實力讓水映遙大為吃驚,雖然他基本算是個搞理論研究的狩鬼者,但出手卻是毫不含糊,可能正是因為他對研究道符以外的事情毫無興趣,才造就了這樣一個偏科的奇才。

而如今,事實證明了,韋遲這小子的腦子並不是除了符什麼都裝不下的,因為寧楓此刻就闖進了他的腦子裡。

美女就這樣安詳地躺在韋遲的床,而這床的主人卻是在房間裏手足無措地來迴轉圈,名副其實的坐立不安,他想乾脆出門去轉轉,轉念一想又不太放心,萬一有強盜闖空門咋辦?

於是他繼續在房間里沒頭蒼蠅似地亂轉,他此刻的心情形象些比喻就是,床放著一箱白粉,他連碰都不敢碰,但又不能弄丟了……

終於,在他轉了足足兩個小時以後,寧楓恢復了知覺,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枕頭和床單有著陌生男人的味道,女人總有種保護自己的本能,寧楓的腦子立刻清醒了大半,坐起身來警覺地看著在床邊傻站著的男子。

「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裡?你對我做了什麼?」這三個問題很經典,卻很難回答……

不過韋遲卻能夠回答,因為老實人說老實話:「我是韋遲,符王韋遲,楚江王大人將你送來我這裡,我什麼都沒幹……」

寧楓想起來了,這就是那個他老爸開宴會都懶得請來的同道韋遲,都是蘇州狩鬼界的同道,多少見過幾面,此人的風評不錯,也就是說老實巴交,實力一般,很難給人留下印象之類……

這個名字起得確實好,這人傻傻的樣子的確符合那個「遲」字,寧楓心裡莫名得蹦出這麼個想法,她搖頭把古怪的念頭趕出腦子:「我昏迷了多久?」

韋遲還是一板一眼地回答:「恩……從你到我這裡開始算,應該有兩個小時零九分鐘了……」

寧楓真是無言以對,她看了眼牆的掛歷,然後起身就要離開。

韋遲問道:「你要去哪兒?」

寧楓還在回憶昨晚的情景,段飛拒絕離開,父親親手打傷了她,直到她負傷逃到了水映遙那裡,她幾乎是脫口而出道:「我要回家。」

誰知她不說不要緊,一說出來,韋遲這傻小子就站到她面前攔住了她,「不行。」

寧楓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你說什麼?」

老實人還是老實地回答:「我說不行。」不過在旁人聽來,他這回答相當囂張。

「就憑你也想攔我不成?」寧楓心中有莫名的邪火升起,連你這不起眼的小角色也敢來攔我?她當即就準備出手教訓一下這個「符王」。

但這世間的事就是這麼出人意料,這麼有趣。

寧楓又被韋遲放到了床,他還十分小心翼翼地幫寧楓蓋好了被子,說了句:「你受傷了,注意休息。」

寧楓真是哭笑不得,這個小子的整個房間就像個大陷阱,隨手一揮就有幾十道定身符壓過來,而且哪張都不是一般貨色,換誰來了都沒轍。

她在床掙了幾下,發現完全動彈不得,於是開始使用女人有利的武器之一:「你放開我!不然我就喊了!」

韋遲撓了撓頭,然後又點了點頭,好像得到了某種提示似的祭出了一張靜音符……

此刻的寧楓真想吐血……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五章 老實的符王

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