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我要給你上一課

第十九章 我要給你上一課

這是王詡他們第二次來到寧家豪宅的門前了,只不過他們這次沒有受到邀請,所以被阻在了門外。.

即使是寧楓在一行人之中也無濟於事,顯然寧天德已經下了死命令,不讓進就是不讓進。

「小姐和諸位請這邊來,家主有令,要先和各位說幾句。」管家面無表情地說道。

寧楓的家規森嚴,雖說之前為了救段飛已經犯了不少,不過此刻知道了真相,她還是選擇了服從,而王詡和貓爺這兩個混世魔王似乎很是不以為然,不過看在兩位女士都沒意見的份也就沒再多說什麼。

之前提到過,這寧家豪宅建在山,可以說是一個巨大的別墅群,一次王詡進去的時候是刑午陽開車帶路進去的,如果沒人開車送,先不說王詡這路盲會不會迷路,就是他沿著車道也得走個大半天。

此刻他們來到了建在山門附近的一幢小樓中,這整幢別墅起得僅僅是接待室的作用。房間中間擺著一個巨大而醒目的液晶顯示器,很快,寧天德的臉就出現在了那裡。

「幾位,很感謝你們將小女送回來,不知要見我有何貴幹?」寧天德語氣不卑不亢,除了韋遲這個沒有什麼印象的同道以外,另外三個可以說都是冤家。

王詡直接開門見山:「我說老寧啊,你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大作戰,我們都已經知道了,反正大家都不是外人,你也沒什麼好瞞的了,貓爺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計劃的細節,畢竟對付召魔陣我們也想出份力。」

寧天德神情依舊冰冷:「既然你們都知道了,那我也直說,段飛是我寧家的人,對付默嶺時諸位要來幫忙可以,但目前來講,希望你們不要插手。」

坐在後面抽煙的貓爺冷笑一聲:「啊……果然是這樣呢……你是真的想殺了段飛?」

「什麼!?」寧楓驚道。

貓爺繼續說道:「本來我就在想,以你的智慧想要布一個萬無一失的局是很困難的,到時會有很多意外情況,比如默嶺根本不你的當,不派人來;又或者是鍾清揚親自出馬,這下又變成我們這邊可能守不住段飛的情況了。

想來想去,只有一個笨辦法可以做到必然破壞召魔陣的準備,就是你在處刑那天當真動手殺了段飛,這樣一來,如果默嶺吃定你不捨得殺兒子,就會導致計劃失敗;如果他們來了,在跳進圈套的同時,段飛也死了,他們同樣失去了目標,而且會遭受更大的損失。」

寧天德臉表情未變:「即便你說的沒錯,又如何?段飛是我寧家的人,而且確實是召魔陣中的一環,他自己也有了求死的覺悟,你們這些外人只要看著便是了。如果沒有別的什麼事,恕不遠送。」

寧楓憤然站了起來,她衝到顯示器的跟前:「父親!你怎麼可以殺死小飛!他是您的兒子、我的弟弟啊!」

寧天德的語氣還是很冷漠:「小楓,你昨晚也試過要救他了,我想你最清楚,這件事,不管是誰都無法阻止了。」

寧楓無言以對,水映遙走前,寧楓撲到了她的懷裡抽泣起來。

「寧家主,段飛是你寧家的人沒錯,不過他也是狩鬼者,作為十殿閻王也好,作為這個城市的最高負責人也罷,我有權利干涉你的行為,如果我認定你的所為違反了狩鬼者的規矩,你應該知道後果。」

寧天德的回答卻是:「奉陪到底。」

貓爺哈哈大笑起來,看他的樣子是從來沒見過這麼好笑的事情,他掐滅了煙頭:「哈哈哈哈……老寧啊老寧,今天我要給你一課。」

寧天德冷哼一聲:「就憑你?」

「這課的主題就是——人,最好別把自己太當回事兒。」他微笑著說道。

「喂喂……那個……所謂有話好好說,這氣氛是怎麼回事……」王詡想要出來打個圓場。

結果寧天德卻道:「難道就憑你和鬼谷子兩個小混混,就妄想對我寧家挑戰么?」

王詡的臉瞬間就沉了下來:「你叫誰小混混?」

寧天德接著道:「在我寧家門下竟還敢口出狂言,如果你真有什麼要教我,就憑實力走到我面前試試!」

「哇噠!」王詡一個飛腿就把對話用的顯示屏給踢了個粉碎,嘴裡罵罵咧咧的:「你爺爺的,老子給你三分顏色就敢開染坊!」

貓爺又恢復了睡眼惺忪的表情:「這個東西萬一要賠,你到時自己掏錢啊……」

「喂……造成翻臉的明明是你?」

「我讓你拆人家的傢具了么?」

「恩……」

坐在一邊的韋遲問道:「現在該做些什麼?」

水映遙嘆息著:「當然是打進去,然後和寧天德當面談了。」

「正合我意!」王詡又來了精神,跳起來摩拳擦掌。

貓爺道:「寧楓傷勢未愈,就留在這裡好了,韋遲跟我們一起去。」

寧楓卻道:「不,我也要去!你們沒我帶路是絕到不了主屋的。」

水映遙想了想:「也有道理,那麼保護寧楓的任務還是交給你,韋遲。」

韋遲還是獃獃的樣子,木然地點了點頭。

於是這五人就走了主幹道,開始向主屋的方向進發了。

寧家所在的這片山林,格局內藏陰陽風水、奇門遁甲之術。此刻寧天德已經下令發動了陣法,一般來說,如果是一般的小毛賊,只要踏進這座山,那麼恭喜你,在陣法消失以前你是肯定走不出去了,就直接做好野外生存的準備。

但王詡他們畢竟是狩鬼者,再說還有寧楓帶路,要走出去也並不是難事,因此寧天德還同時幹了另一件事,就是派人攔截。

寧家這百年的世家絕不是浪得虛名,那是真正的高手如雲,就是隨便出來個打雜的或者管家都比王詡厲害一些,再加主場作戰,要和水映遙周旋也不是不可能的。

很快,攔路虎一號就出現了,正是寧楓的舅舅刑午陽。

不過他似乎不是來動手的,而是很無奈地說道:「幾位,我也不想與你們為敵,只是家主現在火冒三丈,我總得出來露個面,好有個交代。」

「我說老刑,那你現在也露過面了,可以讓路了。」王詡問道。

「不行,我得把小楓帶走。」

寧楓道:「父親肯見我了?」

刑午陽道:「只是你,他們不行。」

寧楓猶豫了,但是貓爺立刻道:「你去,我想等你們父女把話說開了,我們這邊也能被『請』進去了。」

寧楓走了,沒有帶走一絲雲彩,所以,周圍的陣法依然存在。

「你這又是為何?難道你真覺得寧天德會改主意?」水映遙問道。

貓爺點煙:「他當然不會,寧楓在,陣法困不住我們,寧家的人也不好對我們出手而已,不過現在問題全解決了。」

「靠!你明知這樣還讓她走?」王詡又不明白了。

貓爺笑了:「有些事情,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又怎麼會明白呢……」

王詡好像也明白了什麼,所以他也笑了:「哦~這樣啊……嘿嘿……也就是說現在就算我把這山拆了,也算是正當防衛的一種……」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九章 我要給你上一課

2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