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激怒

第二十章 激怒

王詡獨自在樹林中走著,他和另外三人走散已經有半小時了,別人的狀況他不知道,反正他是完全轉暈了。dUsHu001.cOm.

半小時前,他還在和貓爺邊走邊扯淡,誰知一晃眼的功夫,自己就進了林子里,周圍的人影全都不見了,然後王詡這路盲就轉啊轉啊,轉到現在,說得好聽這叫迷路,說得嚴重點這就是遇到了山難……

他心情非常鬱悶,倒不是因為自己迷路了,用貓爺的話來說,他早已迷失在了人生的道路……他此刻鬱悶的原因是根本沒人來理他,好像他就是那種靠陣法就能忽悠過去的角色,已經沒必要找人來攔了。

王詡見走來走去還是在這幾個地方徘徊,乾脆就一坐下,開始想些歪點子,炸山?他沒炸藥,放火?可能會把自己燒進去……喊救命?這個想法連王詡自己都被雷到了。

那怎麼辦呢?他還是想到了一個辦法的,他開始在樹留記號,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讓他更加確定自己是在原地轉圈。

「有沒有人啊?!老子是來踢館的!認真一點好不好啊!」他只能無奈地悲鳴著。

只手放到了王詡的肩。

王詡嚇了一跳,往往他害怕的表現就是一巴掌呼過去再說,所以他一把抓住那隻手,回頭就是一拳。

結果這一擊卻被對方輕易接住了。

「年輕人,不要怕,是我。」

這人王詡也見過,就是剛才在門口接待王詡的那位老管家,不過此刻王詡心裡想的卻是,你這老傢伙輕輕鬆鬆把我拳頭接住了,我還能不怕?

「哦,原來是您啊,這個……您來得正好,這樹林詭異得很,我迷路了,不如您給帶個路?」

「這個不急……我記得剛才還有人喊,要踢館什麼的?」

王詡聽了臉色立刻一遍,噌得一聲就跳開了三丈遠,「哈!我就知道你這個老小子不懷好意!要打就打,誰怕誰!」

老管家依舊毫無表情:「既然如此,老朽陪你玩玩便是。」

王詡其實心裡沒底,誰知道這老傢伙是不是少林掃地僧那種級別的瘋子,萬一被他一招秒殺,我這個新鮮出爐的新人評估第一名豈不是很沒面子。

於是他馬想到了拖延時間的策略:「且慢!你先報名來,我手下不打無名之輩!」

老管家語氣平緩道:「我只是寧家的一個下人,何必多問呢。」

「這不行,我鬼谷子王詡好歹也是名揚四海,流芳百世的角色,怎麼能欺負一個連名字都不敢報的老頭呢?」

老管家聽了他這無恥的厥詞竟也絲毫沒有動容:「那我就告訴你好了,老朽也算是在狩鬼界小有些虛名,山水判官王岩正是在下。」

「切……沒聽說過……」王詡的表情很是不屑,他說得倒是實話,根本沒幾個狩鬼者是他聽說過的……

山水判官王岩這個名字在二十多年前也是名動四方的角色,當年他是「琴棋畫」四大高手之一,使一對金色的判官筆,人道是「畫中山水盡在手,筆下性命判官留」。

若是換做水映遙遇這老頭,肯定會打起十二分精神,雖然此人十年沒有什麼大動靜了,但誰知道他如今的實力已經到了個什麼境界。

偏偏王詡這不知死活的人竟說出了「沒聽說過」這四個字,這簡直是一把尖刀直接插在了王岩的心,一個高手,什麼最痛苦?那就是「雖然你身在江湖,但江湖中沒有你的傳說」。

王岩此刻已經很生氣了,雖然他臉沒有過多表現出來,但心裡已經決定要眼前這小子好看了,誰知王詡的鬧劇還沒完……

「那……雖然你是個無名之輩,但我也姑且跟你報個名號……」他非常囂張地清了清嗓子不要問我清嗓子這一舉動如何做得非常囂張……

「不錯!我就是美貌與智慧並重,英雄與俠義的化身,迷倒萬千少女,端正社會風氣,新人評估的新科狀元,狩鬼界的一顆新星!鬼穀道術第二百五十代嫡系傳人,鬼谷子王詡!是也!」

王岩受傷了,他的耳朵和心靈遭到了無情的蹂躪,王詡瞬間刷新了王岩對無恥二字的理解,重新改寫了他的人生觀和價值觀,將自己的個人形象刷新到了前所未有的下限。

而王岩不知道的是,這僅僅是個開頭……

王詡見對方被他震在當場,立刻決定蹬鼻子臉,他繼續說道:「那個什麼……有詩為證!正所謂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他就這麼開始背起了足足三百字的正氣歌……

如果我是文天祥老兄,我肯定不會放過他……

王岩頭青筋狂跳,但他怎麼說也是個前輩,而且從剛才開始一直裝作一副高人形象,實在是不好發作,只能等著王詡把整篇正氣歌背完。

雖然王詡和這首正氣歌中的詩句扯不什麼關係,但他能夠背得出來的長篇詩詞實在有限,畢竟他只是在翔翼歷史系混日子的人,如果他去找個中文系的同學來,肯定能這樣念一整天。

終於,王詡念完了,王岩的耐心也幾乎到了極限,他沉著一張臉道:「那麼,現在,老朽可否討教幾招?」

「不行,我想拉屎……」

「你……」

「你要麼帶我出樹林,不然我就免費幫你們的綠化施肥了……」

王岩妥協了,他帶著王詡走出了陣法,王詡看到了久違的那條主車道,然後跟著王岩到一棟沒人的別墅里解決了問題。

當王詡十分「抖」地回到屋外的時候,王岩已經決定今天要把這小子揍一生活不能自理。

能夠把一個退隱十多年,已經年近六十的高人氣成這樣,絕對是一種本領,而最可怕的是,王詡絲毫沒有察覺到對方的憤怒……

「好,既然你這麼想打,我就陪你玩一玩,如果你輸了,就帶我去主屋如何?」

王岩回道:「可以,那麼如果你輸了……」

「哈哈哈哈!」王詡狂笑著打斷了對方的話:「老子會輸?你開什麼玩笑?」

王詡這次的虛張聲勢成為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王岩的血管都不知道爆了多少根,只見他兩手金芒一閃,一對判官筆順勢就朝著王詡襲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 激怒

27.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