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懸殊

第二十四章 懸殊

「真是慢呢……」貓爺看王詡的表情寫滿了鄙視,讓人完全看不出他只比對方早來三十秒而已……

王詡「切」了一聲,但也不好反駁什麼,乾脆轉移話題。。

「現在人都到了,我們是直接破門而入呢?還是按門鈴試試?」

王詡的這個問題又遭到了某人的鄙視:「我看你留在外面把風算了……」

「我知道了……我帶頭衝進去就是了。」

於是在王詡的帶領下,他們踹開大門直接沖了進去,但站在那裡等他們的人卻出乎意料。

空曠的大廳中,段飛看去形容有些憔悴,他聲音不高,卻可以讓所有人都聽見:「你們還是回去。」

貓爺像根本沒聽見一樣,反而道:「六年不見了呢……沒想到輸給我以後你小子一蹶不振,成了如今這般田地……」

他大言不慚地說著,段飛也不生氣,而是又重複道:「就當我請求你們,回去。」

水映遙面色淡然:「我有我的職責。」

韋遲還是說了老實話:「我聽從楚江王大人的命令。」

貓爺道:「我是來給人課的。」顯然他的理由很不靠譜,不過還有更不靠譜的。

「我是來打醬油的……」王詡憋了半天,發現另外三人都說得挺有氣勢,所以他也很有氣勢地說了這句廢話……

寧天德的身影出現在大廳的二樓,他緩緩走來,空氣中的靈子漸漸變得稠密,除了王詡以外,眾人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小飛,你退下,不請自來的客人,就由我這家主親自送走!」寧天德語氣冰冷,心裡卻是火氣不小,鎮山大陣和手下四個高手都沒能擋住這四人,他臉的面子快要掛不住了。

段飛嘆息了一聲,離開了眾人的視線,寧天德大袖一揮,背著雙手,儼然一副高手風範:「你們是一個個來,還是一起?」

此刻王詡心裡很想學倚天屠龍記里的「名門正派」那樣,前大喝一聲「各位同道,對付這種邪魔外道不需要講什麼江湖道義,只要我們一擁而,他內力耗盡便是死路一條」諸如此類……

但寧天德不是張翠山,他和貓爺也不是華山二老,所以事情朝著一個誰都沒有想到的方向發展了。

「哈!對付你還需要一起?一個人就綽綽有餘了!」貓爺這回答更是囂張,完全沒準備給對方留台階下。

王詡一見他如此自信,心想一定是貓爺閉關有成,要拿老寧開刀,於是他也很囂張地跳出來搭腔:「沒錯,爺要收拾你跟玩似的,什麼一起?你別雷我了!」

結果貓爺後半句話這時出口了:「所以我們這邊就由王詡獨自來對付你了。」

「好!就由我獨自來……啊?!」王詡的表情只能用兩個字形容——抽了。

他吐血了,並不是從嘴裡吐出來,而是內心在吐血,在不到四分之一柱香的時間內,他把貓爺全家下下十八代問候了數十次。

雖然王詡已經被貓爺陰過無數次,但是這一次,無疑是非常致命的……

寧天德可不知道他內心的想法,他對王詡的直觀看法是,一個靈識很弱,氣焰很囂張的新人,如此而已。

「哼,那就讓我看看,你鬼谷子究竟有何等本領!」他說罷就朝王詡逼近。

王詡知道這下要遭,這老寧人還沒過來,一種如泰山壓頂般的壓力已經襲來,估計自己被秒殺的概率非常高,不過他剛剛放完大話,現在可謂馬入狹巷,再難回頭了,於是王詡一咬牙一跺腳,決定拼了!

水映遙低聲問貓爺:「你這又是為何?」

貓爺悠哉地點煙:「這是我計劃的一部分。」

「難道你不怕王詡被打成重傷?」

貓爺笑著回答:「我和他真的不熟……」

聽到這種回答,水映遙著實無語。

寧天德一手抓住王詡的肩膀,磅礴的靈力朝他壓去,這一擊若是奏效,王詡半邊身子的骨頭都得碎掉,然後像個餅似的陷進地里,估計沒人拉他,是再也起不來了。

但正在寧天德施力之際,卻覺得手下一空,王詡竟高速閃開了,而且已經到了他的背後。

一股滾燙的熱力襲來,王詡全身的肌肉燒得發紅,如蒸汽般的紅色血霧在他周圍升騰著,他在戰鬥之初就立刻使出了靈識聚身術——改。

王詡的拳頭朝著寧天德的頸后揮去,寧天德對王詡的突然爆發雖然頗感驚訝,但也只是微皺眉頭。他快速轉身,用單手來接這一拳。

王詡的這一拳已經是他體術能夠發揮到的極限了,灌注了所有的靈力,使出了全身的力量,他知道對付寧天德這樣的對手,保存實力是毫無意義的。

當寧天德穩穩將王詡的拳頭握在手中時,王詡的腦筋一陣短路,他的最強一擊竟然在接觸到對方的手掌時無法再進半寸。

「還不錯,再加把力試試。」寧天德不屑地說道,然後抓著王詡的胳膊把他扔了出去。

王詡穿過開著的大門,直接飛到了屋外的庭院里,寧天德緊隨其後追了出去,他足不點地,飛掠而過,速度竟然還漸漸提升。

其他幾人也跟了來,貓爺問水映遙:「你覺得老寧的身手如何?」

「目前來看,就算不及十殿閻王,卻也差不了多少。」

「恩……很客觀,看來王詡真的不妙了。」

一旁的韋遲聽了心道:還不是你害他的……

王詡在空中很快調整了姿勢安然落地,顯然寧天德這一甩只是想把他扔出屋去,並不是什麼要命的殺招,只是剛才那句「再加把力試試」實在是太毒了,王詡心裡鬱悶異常,老子要是能再加把力,還輪得到你來扔我?

看來拼拳腳是毫無勝算了,王詡揮手就祭出了黑色短劍,但寧天德見狀卻依然是背手而立,那意思就是,對付你,我徒手就夠了。

王詡見自己又遭到了無情的鄙視,頓時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好像下了不小的決心,舉起了劍:「沒想到這麼快就要用第二次了……」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懸殊

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