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學招如吐痰……

第二十五章 學招如吐痰……

王詡深吸了一口氣,集中精神,然後發動了他的招式——共鳴。k.

寧天德突然感到心神一顫,一種古怪的感覺傳來,但他卻說不究竟是什麼,像他這樣身經百戰的頂尖高手都有一種直覺,那就是危險到來的預感,這預感無數次救了他的命,也曾經幫他打敗了許多像琴棋畫四大高手這樣的強悍對手。而此刻,他竟在王詡的身感到了這種危險的氣息。

「不可能……他的體術和靈識都不可能威脅到我,用的道術也都是作用於自身強化的,難道他有什麼驚人的靈能力!」寧天德心中閃過數個念頭,立刻就得出了唯一可能的正確答案,雖然他猜得沒錯,但無濟於事……

王詡「嘭」的一聲消失在了原地,空氣中只留下一片血霧,他又一次到了寧天德背後,舉起了手裡的短劍。

「哼……原來還是老伎倆罷了。」寧天德說著竟準備徒手去接王詡的劍。

王詡的嘴角勾起笑容:「天真!太天真了……」

寧天德的手沒有抓住任何東西,但他的膝蓋卻被王詡踢中了。王詡的這一劍只是虛招,好像早就知道了寧天德會伸手來接,而王詡真正的意圖是攻擊他的腿。

縱然寧天德能用手接下王詡所有的攻擊,但這不意味著他全身任何一個部位都是如鋼似鐵,因此,已經使出靈識聚身術——改的王詡的這一擊無疑讓他很不少受。

但高手畢竟是高手,一般人遭受這種攻擊以後會選擇先退到安全範圍外調整一下再戰,而寧天德卻是直接將被動化為攻勢,一把抓住了王詡的腿。

「結束了……」寧天德把王詡朝地甩去,估計這一砸下去他是鐵定玩兒完了,但出乎意料的事情又發生了。

在王詡的腳踢到寧天德的瞬間,幾乎在寧天德出手的同時,王詡就揮劍砍向了自己的腿,而此刻劍鋒幾乎已經觸到了寧天德的手背。

雖然吃驚,但寧天德還是及時作出反應,他放開了王詡的腿,翻轉手掌,竟是把王詡的劍握在了手中。

「我再踢!」王詡又好似未卜先知一般,他以短劍為軸來借力,迴旋身體一腳踹下。

因為剛才寧天德準備摔他,把他抬得很高,所以他自而下,又是沉重地一擊蹬在了寧天德的膝蓋。

「呃……」寧天德放開了王詡的劍,這次他顯然吃了不小的虧,所以很快退出了戰圈。

「想跑!」王詡追了去,打算乘勝追擊。

寧天德依舊不顯慌亂,雙手橫於胸前:「你還真是得寸進尺!」

這次換做王詡大吃一驚了,他的劍尖直刺到寧天德的手掌,對方居然連皮都沒破半點。

「恩……看來你的能力全在那雙手了……」王詡道。

寧天德也不隱瞞:「不錯,這『天掌』可以接世間萬物。」

「這樣啊,看來攻你下三路還真是對了呢……」

「那麼你剛才又是如何做到那些的呢?這種戰鬥中料敵先機的能力,應該是一個被稱作『瞬意』的狩鬼者才有的?」

「我和他不太一樣就是了……」王詡才不會笨到把自己好不容易掌握的新絕招泄露出去。

「他的能力,通過和你的靈魂共鳴,讀取你下一步的行動。」熟悉的聲音傳來,提醒寧天德人的竟是貓爺。

王詡驚呼:「喂!你有沒有搞錯啊!」

貓爺也不理他,繼續著他的解說:「這招的確和姜儒不同,姜儒可以看到未來的結果,而他只是讀取意圖。舉個例子,他打你一拳,你伸手去接,他只能知道你怎麼接,但不知道接得住還是接不住,如果是姜儒的話就能知道攻擊的結果。

而破解的方法有兩種,第一種較難,就是心無旁騖,完全靠本能戰鬥,對你這種老江湖來說恐怕不太可能,第二種簡單些,就是用盡辦法和他硬碰硬,就算他能預判你的想法,但總有些攻擊是躲不開的,正面的以力敵力,王詡肯定不是你的對手,以,解說完畢。」

「什麼狗屁以啊!你究竟是哪一邊的!」王詡真沒想到這種時候又被貓爺給賣了,而且最離譜的是,他好不容易練成的絕招就這麼輕易被他看穿了。

「看到你能把主宰能力用出來一點點我還真是高興呢,所以我一時興起想給你也一課。」

「喂,老寧,不如我們聯手把貓爺幹掉……」王詡的吐槽又來了。

貓爺依然毫不在意:「這一課的課題就是……決鬥結束前再使出新的靈能力。」

「靠!你以為研究新招數跟吐痰一樣?說來就來啊?!」

寧天德這時調整好了氣息,再次搶攻前:「閑聊就到此為止了!」

王詡本可以避過這一掌,但他沒有,此刻他的怒火已被點燃,干出任何瘋狂的舉動也都是理所當然的。他解除了共鳴和靈識聚身術——改,硬是接了寧天德的一掌,而其結果非常嚴重……

貓爺用手捂著臉搖頭:「真是慘那……」

水映遙和韋遲異口同聲道:「你是最不配予以評價的人……」

王詡吐血了,這次他真的吐血了,天掌之名可不僅僅是因為叫著好聽,而確實是因為非常得狠,對寧天德的這雙手來說,開碑裂石就跟揉麵糰差不多,要不是王詡的身體經過改造,而且具有靈體合一的體質,估計已經被打成一堆爛泥了。

「躺在地跟爛泥似的,真難看呢……」貓爺一臉頹廢地俯視道。

王詡嗖得一聲竄了起來,狂人本質完全爆發:「我先把他收拾了,再跟你慢慢算賬!」

寧天德不屑地冷笑:「明知沒有勝算,你為何還要站起來呢?」

「老子沒勝算?讓你看看我剛才趴在地裝死時……啊呸!是蟄伏待機時潛心思考出來的絕招!」

王詡幾步大跳拉開了距離,好像要用什麼遠程的招數,寧天德也不去追他,而是面無表情地說:「不管你要做什麼,我就用我最強的一招來讓你死心好了。」

王詡的短劍燃起了黑炎,他把劍橫在腰間原地自轉了起來,這似乎是他之前對付王岩時用的黑炎圓舞。

而寧天德單掌舉起,澎湃的靈力匯聚起來,不管他要做什麼,這招的威力絕對驚人。

王詡停止了旋轉,黑炎沒有擴散出去,而是形成一個稠密的黑圈圍繞在他的身邊,他舉起了短劍,黑圈升到了他的頭頂,顯然王詡的絕招也準備好了。

「黑炎飛輪!」

「五指山!」

兩人同時出手,一個巨大的虛無掌印從寧天德身前印出,掀起狂暴的靈力朝著王詡壓了過來,而王詡的攻擊就像一個扁平的黑色圓盤朝著寧天德飛去。

兩者在空中交加,寧天德毫不懷疑自己的攻擊會勝出,因為他的「五指山」可以防住所有的攻擊,火焰,冰霜,純粹的靈力,或者是純粹的物理攻擊,擋在他這招前面的東西都會被粉碎。

但這次,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那黑色的圓盤輕易就撕開了五指山,徑直朝著寧天德飛了過來,那虛無的掌印先是中間裂開一條口子,然後漸漸被黑火燃盡,消失在了空中。

寧天德絕沒想到自己最強的殺招會輸給對方,但此刻不允許他想太多事,他倉促避過了這本來不該到達他面前的攻擊,吃驚地看著眼前的王詡。

如果說他的天掌是無比堅固的盾,那王詡的黑炎就是無堅不摧的矛,這矛盾之爭看來是王詡略勝了一籌。

「哼……還沒完呢!」寧天德依舊不服,他的實力要強過王詡很多,縱然能力和招式不如對方,但只要他認真出手,王詡還是會敗下陣來。

「錯!已經完了!」王詡的臉浮現了自信的笑容。

一旁的貓爺笑道:「還真是有兩下子。」

寧天德的心中產生了強烈的不祥預感,究竟是什麼?他為什麼這麼有信心?

突然,他看到了王詡的劍,劍的黑炎還未熄滅,而且他還保持著剛才出招后的姿勢。

當寧天德意識到什麼時,已經太晚了,黑炎飛輪從他身後飛了回來,在他的肋下劃破了一道不算深的傷口,這一擊,就已經定下了勝負。

「嘿嘿,沒想到,老子這招還可以控制方向!」王詡說完這句,非常帥氣的收招,他的光輝形象剛剛保持了兩秒,就兩眼一翻,往地一躺,然後喘得跟條狗似的……

貓爺搖頭道:「可惜控制其飛行要消耗大量靈力,而你靈識實在太差。」

「羅嗦!等老子喘氣來就收拾你這二五仔!」

貓爺不再理他,而是走到寧天德身邊,「老寧,我們現在可以坐下來心平氣和地好好談談了?」

寧天德沒有回答,只是嘆息一聲,揮手示意他們跟著他進屋。

他們三個就這麼跟著老寧進去了,好像忘了地還躺著個人……

王詡一個人躺在地狂喘:「喂!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啊!喪盡天良啊你們!喂!……」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 學招如吐痰……

2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