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相親

第二十六章 相親

「有話便說罷,你們要把小飛帶走也可以,但你們一定會後悔的。.」此時寧天德和眾人已經坐在了一間寬敞的會客室里,寧楓和段飛也在貓爺的要求下被叫了過來。

他還是習慣性地點一支煙:「還是那句話,別把自己太當回事兒……」

寧天德雖然比王詡要強,但勝負這種事情就是那麼奇妙,他剛才偏偏就輸了,所以現在遭到貓爺的數落也只能忍著。

不過貓爺接下去的話才讓他明白了其真正的含義:「召魔陣的發動條件,你應該全部知道?」

寧天德看了他一眼:「是的,那又如何?」

貓爺冷笑一聲:「你覺得讓萬魔臣服這個條件,憑鍾清揚有可能做到嗎?」

寧天德反問:「如果他做不到,又何必策劃這召魔陣,而且還在N市親自埋伏小飛企圖抓走他?我想他一定已經湊齊了所有條件,只等時機成熟……」

貓爺直接打斷了他:「你大錯特錯。」

「什麼?」

「讓萬魔臣服的條件,憑鍾清揚絕對不行,他可能自以為可以,但事實,他不能。」

「你怎麼知道?」

「哼……這個不能告訴你,我有我的消息來源,不過這絕對可靠。」

寧天德知道追問也無用:「那你的意思是,他這次註定要失敗?」

「除了天的神仙,地獄的魔頭,這世還有四個傢伙能讓萬魔臣服,不過這四個人沒有一個會去幫鍾清揚的,因此段飛根本沒有你想象得那麼重要,他不必死。」

段飛問道:「那麼這四個人都是誰?」

「陰陽界的鬼王,行蹤飄渺的兩個邊緣人,星龍和鳳仙,還有一個……」貓爺說到這裡,竟指了指王詡。

所有人都震驚地看著他,王詡被他們瞪得莫名其妙:「不會?我啊?」

貓爺點頭:「沒錯,主宰的力量,只要你的本我覺醒,讓萬魔臣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王詡表情一變:「等等……那我不是很危險,萬一那什麼默嶺打我的主意呢?」

貓爺笑了:「放心,我可不會殺了你。」

「我知道……你可以把人直接玩死……」

王詡的吐槽被眾人無視了,但寧天德知道貓爺的話是在挖苦自己。

他沉思良久,終於開口道:「我明白了,對小飛行刑的消息我不會發出去了,這段日子小楓和小飛你們就待在家中,一是養傷,二可以禦敵,如果默嶺真的要來搶人,我寧天德自然不會坐以待斃的。」

貓爺熄滅了煙:「你能明白就好,所以說凡事不能做絕,人不能亂殺……」

…………

一輛豪華林肯從寧家豪宅駛出,還是由刑午陽負責開車來送走這些不速之客。

「你們能勸下妹夫真是太好了,其實他也不想殺小飛,但他這家主肩的擔子太重,聽到小飛和召魔陣有牽連就失去了判斷力。」

「還不是老子用武力解決問題,所以說,這世不服就得打到服再談。」王詡現在意氣風發,十分囂張,好像車裡另外三人鄙視的目光被他自動屏蔽了一樣。

貓爺對水映遙道:「說起來,你怎麼會管這事,不像你一貫風格啊?」

對方依舊不給他好臉色看,而且還是話裡有話:「我只是不想看到,一些人,作出讓他們後悔終身的決定。」這話直接把貓爺弄閉嘴了。

王詡見氣氛有些尷尬,於是想轉移一下話題,他突然想到了什麼,手往懷裡摸去,然後拿出了幾塊鐵制的牌子。

「對了,那個韋遲啊,我看你好像是個搞研究的,幫我看看,這是我自己做的首批靈器。」

貓爺只瞥了一眼就道:「你今天最初來找我就是為了讓我看這些垃圾?」

「什麼垃圾!知道就這些我做了多久嗎?」

水映遙看著這堆東西,每塊鐵牌子面還寫了一個「斗」字,她立刻想到了什麼:「你這些東西想用來做什麼?」

王詡想也不想就答道:「這就是這次驚天決鬥的門票,是也……」

水映遙立刻板著臉問貓爺:「這事你也有份?」

貓爺聳聳肩:「考慮到,這東西確實可以帶來一定的盈利……」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打了一頓。

韋遲端詳了一小會兒,把鐵牌還給了王詡:「這……的確可以稱為靈器,但是太……恩……怎麼說呢……粗糙……」

王詡道:「你有話直說……」

韋遲點頭:「好,這鐵牌只是附著了一點點靈力,可能不出兩天就會完全散去,物體本身的靈力完全沒有被喚醒,到了明天,這就是一堆隨時可以偽造出來的鐵塊而已,簡單的說,就是垃圾……」

「你小子講話那麼婉轉,我還真得謝謝你了……」

…………

於是乎,由於水映遙的武力威脅和王詡自身能力問題,給決鬥賣票的計劃就此夭折。

回到酒店以後,王詡去大吃了一頓,而貓爺也結束了他不吃不喝的神仙日子,加入了王詡的行列,眼看決鬥一天天臨近了,兩人卻好像依舊毫無危機感。

而與此同時,在市,發生著一些事,一些足以讓王詡發瘋的事情。

尚翎雪正要去見一個陌生人,雖然她個人不是很願意,但因為很多原因她不得不去。

她要去相親……

一張桌子,兩個坐墊,滿滿的一桌菜,淡淡的清酒酒香,這家日式料理店顯然是個相親的好去處。

尚翎雪和一個青年分別坐在餐桌兩頭,房間里的氣氛有些壓抑。

「你好……」

「你好。」

兩人互相打了招呼,尚翎雪顯得頗有些尷尬,而男方卻很自然地微笑。

這個男人的微笑很迷人,他俊美的容貌可以讓女人瘋狂,甚至是嫉妒,舉手投足間的貴族氣息表露無疑,就算是喝一口水都顯得如此優雅。

只要是女人,在這個男人的面前,她們的心理防線都會徹底崩潰。

「你可以叫我卡斯蒂安。」

「你不是中國人嗎?」

「我有四分之一的中國血統,這給了我黑色的眸子和頭髮,我很喜歡。」卡斯蒂安答道。

尚翎雪「哦」了一聲,她沒有興趣打聽對方的另外四分之三血統來自哪裡,其實剛才那個問題也是沒話找話,如果不是父親一定要她來相親,如果不是出於禮貌,她很想立刻就離開。

「翎雪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卡斯蒂安突然問道。

尚翎雪瞪大了眼睛,「為什麼這樣問?」

卡斯蒂安又笑了,那笑容就如剛剛開瓶的美酒一樣讓人心醉神迷:「戀愛中的女人很美,而你是最美的。」

尚翎雪被他說得臉紅了,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卡斯蒂安站起身來:「還有一些生意的事情要處理,今天就到這裡。」

這卻是尚翎雪沒有想到的,兩人只是互相認識了一下,還未說幾句話,對方居然就要離開。

卡斯蒂安走到門口時停了下來:「我也戀愛了,所以,請你允許我將你放在心裡,我希望有個公平競爭的機會。」

尚翎雪沒有立刻說不,對方也沒給她機會說,因為卡斯蒂安已經離開了。

回到車的尚翎雪顯得心事重重,如果說王詡第一個闖入了她的世界,那麼現在又有一個人走了進來。

她猶豫了,她從來沒有感情的經歷,所以她一直不知道自己和王詡之間究竟是不是愛情,當一個各方面都明顯比王詡優秀的男人出現時,她不禁會去思考,也許在卡斯蒂安出現以前,她根本沒有選擇,而現在,她是否該去選擇那個顯而易見的白馬王子……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鬼喊抓鬼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鬼喊抓鬼 鬼喊抓鬼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六章 相親

28.72%